Actions

Work Header

Gag order

Chapter Text

向荣调到毒品调查科行动组的第一天就接到了一个大案子。
从会议室出来他端着杯子直接进了茶水间。
“哇,你还记得我们的暗号吗?”
刘sir等在那,朝他挤了挤眼睛。
“当然记得了,刘警官,我们在警校自己编的那一套嘛。”
向荣倒了一杯咖啡,笑着说:
“怎么样,有什么好料照顾我?”
“照顾你就不敢了,但是这次行动你信我的,一定要多加小心。”
刘建明喝了一口,皱起了鼻子:
“你们NB的咖啡真是难喝死了。”
“和CIB比不了。”
向荣灌了一大口,反正都是为了提神,味道无所谓的。只有刘建明和他那班CIB的同事才这么讲究,刚刚开会的时候他看到几个人喝了一口就放下了,还觉得有点好笑。
都是警察,毒品调查科的人都格外不会享受生活。
“喂这就是你们不对了,”刘建明放下纸杯,用手帕擦了擦嘴角,朝他站近了些,“对生活呢,要有要求的,没要求,怎么有动力呢?”
向荣只是笑笑,一口喝光了咖啡。

 

晚上八点的庙街街口热闹非凡,向荣坐在车里,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声音。
“火爆哥,这个妞你要不要啊,很棒的!”
“有多棒啊,来,试试!”
都是些男人的污言秽语,和女人放荡的笑声,他静静的听着。CIB和情报组的情报来源不同,但内容一样,在这个旧楼里面,属于华声的马房,今晚会有毒品交易。
“Gordon,水。”
志成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上车,递给他一瓶苏打水。
向荣也没扭开,就放在手边。
他多多少少有些紧张。
这里情况太复杂,人群密集,楼宇林立,巷道繁冗,如果一旦发生枪战,很容易伤到无辜市民,也容易被嫌犯逃脱。
当然这也是毒贩选择这个时间地点交易的原因。
联合行动由NB总督察胡sir负责,他也算向荣的恩师,在会议上说的很清楚:
这次行动的重点不是抓人,重点是跟上华声的毒品线。
每个香港的社团最终都会走上贩毒这条路,向荣在学校的时候写过这个论题的论文,驱使古惑仔们变成毒贩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利益。
为了利益人到底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每个警察在警校见到的,可能比普通人上大学读社会学见到的多的多。
“不用紧张,胡sir交代了不用抓人,我们只要看住不要丢了线就好了。”
志成比他年长,自然看得出他的不安,在他肩上拍了拍。
向荣朝他笑了下,继续专注于耳机里的声音。

“Gordon,你喝点水,没关系的。”
刘建明的声音突然在耳机里出现,慢悠悠的说。
“你怎么知道我没喝水。”
向荣笑了,扭开水瓶,对着车子前面灯柱上的摄像头示意了一下。
“我当然知道了,你一紧张就不喝水,怕跑厕所啊。”
刘建明笑嘻嘻的说,他总是这样,两个人从警校毕业开始,虽然几乎从没在一个警区,一个部门公事,但关系一直很好。
向荣喝了一口,马房里还是没有异常,才对他说:
“还是你们部门轻松啊不如我申请调过去好了。”
“好啊,不过你电脑成绩不过关,恐怕要先上个补习班。”
还没等向荣回话,监听目标单位那条线骤然安静了下来,只有电流的沙沙声。
“糟了。”
向荣拉开车门朝大厦跑,志成和其他同事紧跟在后面。

凌晨三点,向荣才从NB总部大楼走出来。
他们到楼上的时候那除了妓女和嫖客什么都没有,但是从未被破坏的监控画面看,确实有可疑人物到过,但如何消失的,他们无从得知。
胡sir没责怪任何人,毕竟这次是他们低估了对手,华声初涉毒品行业,没想到做的这么周到,足可以看出他们在这行发展的信心和野心。
他上车系好安全带,到觉得有点饿了。

“德叔,炒一碟豉油面。”
他和相熟的夜排档老板打了招呼,找了张台子坐下,旁边还有两桌,一桌是五个年轻人,穿着打扮一望而知是刚从兰桂坊出来,大呼小叫,另一桌是个和他们差不多年纪的男青年,在凌晨的街头,穿着雪白的衬衫,锃亮的皮鞋,西装放在旁边的凳子上,看起来倒是格外的奇怪。
向荣只是习惯性的打量周围的人和事,警察的职业病,他看了一眼,虽然奇怪但是也没有可疑,多半只是金融圈打拼的小白领,他们加起班来也很恐怖,也没什么可疑的,便不再看他们。
炒面上来了,热气腾腾,他今天第一口吃到热的食物,感觉胃里一阵暖意。
“向sir,你们真是辛苦啊。”
德叔看生意不多,也拉了凳子坐在他身边,搭讪着说。
“这份工就是这样的了。”
向荣也不多说,随口回答道。
“不过多亏你们阿sir们啊,我们才有生意做啊,想想前几年,哇,社团横行霸道,每天都有几十个人来我这里收保护费……;”
向荣暗自笑笑,他知道德叔就是这样,一开始想当年就收不住,也不答话,自顾往嘴里塞面条。
他突然觉得有人看向他们,那视线落在自己后颈的皮肤上,他竟然忍不住微微的缩了一下脖子。
向荣放下筷子回头,那个独身一人的年轻人刚刚站起身来,德叔也看到他起身,忙迎过去。
那年轻人放了张一百块在桌上,没等找钱就走了。
向荣看着他的背影,他还是觉得他刚刚在德叔提到他是警察的时候看了自己,但现在看起来,他就在中环随时会遇到的一个陌生人,见面,擦肩,朝自己的方向继续走。
只是他的脚步有些踉跄,看上去像是穿了双不合脚的鞋,走路的时候拖着两条腿。
向荣觉得他只是看了很短的时间,但德叔已经收了钱和盘碗又回到了自己桌旁,他才意识到,他已经盯着那个年轻人的背影太久。
“怎么样啊向sir,你说,是不是就要有像我这样的好市民,配合你们的工作……”
“是啊是啊。”
向荣匆匆吃完最后一口,掏出零钱塞进德叔手里:
“下次不要放这么多盐啊,简直咸的袭警!”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又做了那个梦,但他没时间回忆梦的内容,洋洋已经从门口冲进来跳在他床上。
“爹地啊今天你送我上学吧。”
“怎么了,校车不好吗?”
向荣抱着他起来,朝浴室走。
“就是那个Eddie啊,他每次都抢我的位子。”
洋洋搂着他的脖子不放开,向荣干脆把他背在背上,一面挤了牙膏在牙刷上:
“他抢你的位子,为什么?”
镜子里洋洋扁着嘴,不开心的说:
“因为我的位子旁边是Rosa。”
向荣笑着吐出一口泡沫。
“Rosa?你们的幼儿园校花那个Rosa?”
“就是啊。”
洋洋挂在他脖子上,被他的洗脸水泼了一脸:
“爹地啊你送我去学校啊,他们知道我爹地是警察,就不敢欺负我了。”
向荣擦干了脸,顺便把洋洋的小脸也擦了几下,才把他从身上抱下来,放在地上。他蹲在他身前,认真的说:
“爹地是警察没错,但是警察是要去抓坏人,保护需要保护的人,你是男子汉,抢女孩子呢是不能靠爹地的。”
洋洋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早上的会只有毒品调查科的成员参加,胡sir露出了疲态,昨天在CIB的人面前没说的话今天都说出来了。
也是在向荣他们的意料之中,他和韦世乐隔着桌子对望了一眼,那小子今天刚刚也来报道,不过是在情报组,一到停车场就看到他得意的占了他的车位。
“喂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散会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对着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脸上仍然挂着那个得意的笑容的小子说。
“你别自作多情行吗。”
韦世乐翻了个白眼,走进来拥抱了他一下。
“我从美国学完FBI最新的监控监听课程回来,CIB巴望着我过去呢,我都没去,还不是为了来帮你忙。”
向荣拍了下他的脑袋:
“死小鬼,去了美国了不起吗。”
他在办公桌后坐下,韦世乐坐在他对面。
“是啊,我现在和你平级,怎么样?”
他一双眼睛和向荣印象里一样温暖,看的人暖洋洋的。
“你厉害,就快按胡sir说的,找回华声那条线。”
向荣捏着自己的鼻梁,真是头疼,他来的第一个案子首战不利,也不知道下次再有线索要等到什么时候。
“放心啦,不如你带我先去这些嫌疑地点转转,我找找灵感啊?”
韦世乐凑近盯着他,脸上根本不像是要去找灵感。
“要吃什么就直接说吧。”
向荣无奈的笑了。
“什么都行,在美国天天牛排汉堡,我真的够了。”
韦世乐说着已经站起来,完全不给他推脱的时间。
向荣推着他出了办公室。

不得不说韦世乐还是办事很有效率的,他们吃了两顿,但也没耽误他载他去早先就已经确认属于华声的几个散货的场子附近兜了一圈。
“这些地方不行,找不到料”
韦世乐在车子上插起一块牛肚,烫的不行还是塞进嘴里,一边哈气一边囫囵的说。
“为什么不行?”
向荣挑起眉毛。
“我们要收风,这种地方都亮了身份是华声的场,怎么能收到对华声不利的风呢?”
向荣赞赏的看着他:
“啊看来去美国还是有点作用,你以前没这么多心眼。”
“你就记得我是愣头青嘛,我知道的。”
韦世乐耸耸肩,又吃了一块白萝卜。
“那你说我们应该去哪里?”
向荣已经发动了车子,在路口拐了个弯。
“先去几个其他社团的场看看。”

晚上刘建明和向荣一起给韦世乐接风,NB的那一顿单独算,这次只是他们三个。
刘建明和韦世乐酒量都不怎么样,没几瓶下肚就脸红舌头不顺,说话语无伦次,向荣也不管,就看着他们两个在那胡乱的划拳。
出了酒吧他喊了两辆计程车把他们分别塞进去,刘建明倒是老老实实,韦世乐从窗子朝他大喊大叫,嚷着要去吃宵夜,向荣一把关上车门,让司机开车。
他吹了点风,才觉得酒往头上涌,好在离家不远,他打算走着回去,路上正好去德叔那吃点东西,也让身上的酒味散掉一些。
德叔的档口现在热闹的很,都是刚刚从夜店酒吧出来的年轻人,偶尔有些附近的街坊,出来买外卖。他看没有座位,就也让德叔打包,靠着路边的栏杆等着。
他看那些在划拳吃东西的年轻人,吵吵嚷嚷的,他们每天都这样精力旺盛,把时间浪费在他们认为值得浪费的事情上,真是令人羡慕。
德叔生意很好,终于到他的时候,已经有些人开始散去了。
“不好意思啊向sir,让你等了,我私人多加一份腊肉给你啊。”
德叔满脸的汗,从炉火前抬头对他说。
“没关系的,谢谢了。”
向荣笑笑,突然看到在已经开始冷清的街道上出现了一辆豪华的礼宾车,加长的车身缓缓的从他们身边驶过。
“有钱人,啧啧。”
德叔也抬头瞄了一眼,又大力的翻炒着锅子里面的米饭。
向荣只是习惯性的看过去,车窗贴了不透光的膜,看不到里面的人。
这个型号的车在这个街区出现是有点奇怪,不过也没什么不正常的,香港的路上可能出现任何车子,车在街的另一头转弯消失,向荣笑自己职业病严重,正好德叔也收火出锅。
他付了钱,提着饭盒转身,没走出几步就看到了上次那个穿着正装衬衫的年轻人,他正从下坡的街尾走上来。
向荣能认出他,一是因为他是警察,有着很好的记忆力,二是因为,那年轻人穿的和上次见到基本没什么两样。
反正他分不出他的衬衫是不是有区别,只知道和自己身上的不同,看起来名贵的多,他又像是穿了不合脚的鞋,拖着腿往上走。
他们在斜坡中间相遇,交错而过的时候向荣看到了他的眼睛。
对一个男人来说,那双眼睛太引人注意了,但他似乎也知道,只是低垂着眼皮。
夜风温柔的吹过他们两个人,从德叔的夜排档传来的那些污浊的油烟,和四周纷乱的人声喧闹,统统被吹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