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德拉科马尔福和恋爱中的折磨

Chapter Text

art by catherine7mk, poster by nikitajobson

~~~~~

 

作为一名十分富有的男人,德拉科·马尔福本可以选择像他的父亲那样过一种悠闲的,充满政治干涉和随意敲诈的生活。可惜,威森加摩在宣布他无罪释放的同时,还强烈建议这位年轻的马尔福先生为公益、利他主义和公共的救赎等类似的值得称赞的追求而奋斗。

缘此,经过几年在整片大陆上四处乱搞(并收获许多咒骂)的生活后,德拉科回到了伦敦。在那里,他以极短的时间完成了他的傲罗培训——三年缩短至一年半,提醒你一下——并成功加入了这个高大上的部门。当然,德拉科在事业的选择上十分有策略:傲罗的工作既提供了恰到好处的英雄气概来满足正面新闻报道的需求,也提供了恰恰足够的被魔法部批准的谋杀行动来让他保持对于这份工作的兴致。

德拉科是一名出色的傲罗——几乎成为一名黑巫师的经历给予了他对于顽劣男女巫师思维的洞察能力。而能力过于出众的后果就是被傲罗部门的负责人(某位尼法朵拉·唐克斯女士)赏赐着越来越复杂的案件。

于是乎,故事在这样的场景下拉开序幕——在一月份的某个周一早晨,在傲罗办公室灰暗的小隔间里,唐克斯正如同一名充满报复心理的圣诞老人将本月的A级任务分配给她最优秀的傲罗们。

“蒙乔伊——你去赫斯普尔。三名麻瓜儿童被发现死亡,肝脏被切除。那个来自斯托的老女巫会可能已经重新集结了。”一个装着案件材料的文件夹被拍到蒙乔伊的桌子上。

“巴克利——疑似死灵术和其他犯规行为,马恩岛。”巴克利做着鬼脸接过递来的档案。“你需要带上汉弗莱斯。我警告你,做一名好导师,不要带给她太大的创伤。”

唐克斯绕过拐角来到下一个隔间。 “波特,韦斯莱——你们继续山谷中的吸血鬼的案子,但如果你们没有进一步进展的话,我将会亲自参与调查。以现在这种速度,结案的时候半个约克郡都被吸干了。戈金——某个白痴正在对格伦卢斯的麻瓜妓女进行幻化酷刑试验。如果你最后把一个缺少了某些部件的他带进来,我会选择视而不见。”

现在,唐克斯停在了德拉科的办公桌前:“马尔福。 基于你上周在拉纳克疯子的案子中的优秀表现,我允许你在两瓶毒药中自由选择。”【notes:原文是pick your poison,意思是在两个糟糕的选项中做选择。我不知道中文当中有什么俚语或者短语是同样的意思,所以加上了“两个”的意思但保留了“毒药”的比喻】

德拉科警惕地盯着唐克斯——“毒药”不太可能是夸大其词。“我有什么选项?”

唐克斯把两份文件丢到德拉科的桌子上。 “选项一,一名巫师被指控与巨怪有不当行为——这案子绝对是真正的感官享受。 或者选项二——应傲罗部长要求保护一个知名目标。”

“不当行为?”德拉科重复道,把文件夹拉向自己。

“我不知道你的容忍度如何,但我已经完全没有胃口了。”唐克斯将下巴点向最右边的文件夹。 “里面有照片供你启迪。”

德拉科不明智地打开了巨怪文件夹。 他拧出一声厌恶并再次关上了它:“我选保护任务。”

“好吧。”唐克斯说着将巨怪文件夹和里面丑恶至极的内容从德拉科的桌子上扫走。“那这只巨怪虫子就分给芬斯比了。芬斯比!过来。“

芬斯比从远处的隔间里走了出来。唐克斯把文件夹拍到他胸前:“你要去莫佩斯了。我听说每年这个时候的北海都十分美好。”

如果芬斯比对一月份在北海边逗留的美好持有任何保留意见,他没有表露出来。和唐克斯争论几乎没有任何好处。

“周一早上我要在我的办公桌上看到进度报告!”唐克斯向整个办公室喊道。听到这个要求后傲罗们嘟嘟囔囔地表示了了解。

唐克斯意味深长地看了德拉科一眼:“期待你的,马尔福。我对那个任务有着一定的好奇——所谓的目标正在从事某些绝密项目。他们甚至都不告诉我是关于什么的。”

唐克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做到了只在途中踩到一个毫无戒心的同事的脚。

德拉科,成功被激起了好奇,将文件夹拉向自己。保护要求直接来自部长办公室,沙克尔要求进行安全审计、防御性防护结界、所有巫师界已知的增强机密性的措施、“护送”(如果你愿意的话)和保护性监视——总之,血腥的工作。

任务还没开始德拉科就感到了一丝厌烦——这听起来像极了“大工程”。

而请问又是哪位阁下值得这般奢侈的待遇?

德拉科又翻过几页部长的要求直到他终于,找到了目标。

并发现她是赫敏·该死的·格兰杰

她的照片被钉在了一份简短的人物生平信息的顶部——就好像今天活着的人有人不认识她和她那头发一样。她认真地看着德拉科,对他眨了眨眼,然后离开了画面。

德拉科抓起文件夹,朝唐克斯的办公室走去。和她争论鲜少有意义,但这个案卷值得一次特别尝试。

“唐克斯——我不能接受这个。你得把它交给别人。”

唐克斯从那张正被她用羽毛笔攻击的羊皮纸上抬起头来。她的头发变成了古怪的紫红色。“为什么不能?”

“格兰杰。目标是她。你没看到吗?”

“然后呢?”

“我们并不怎么合得来。”德拉科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是在告诉我,十五年前的一些上学期间的不愉快会影响你完成这项任务的能力?“唐克斯问。

在她身后的示敌镜(FoeGlass)【1】中,一道道幽影聚集在四周,仿佛急切地想要偷听这出戏剧。

“我们有一段相当不愉快的历史。”德拉科说道。

“比你和波特还要糟糕?”

对此,德拉科思考了片刻。最后,他回答道:“在某些方面。”

“行吧。”唐克斯吸了吸鼻子,“和与芬斯比换吧。我敢肯定,他只会很乐意将巨怪爱好者的案子换成一个轻松的保护小工作。”

“…就没有什么别的任务我可以接吗?”

唐克斯带着震慑意味地盯着他,她那双变成危险的、鹰眼一般黄色的眼睛更强调了这种震慑:“我刚刚才分配了这个月的任务,马尔福,我不会让你的格兰杰情结像个多米诺骨牌一样捣乱整个安排。”

“我没有格兰杰情结。”

“很好。那你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走吧你。”

唐克斯挥了挥她的手,随着她的动作而慢慢关上的办公室门将德拉科挤了出去。

德拉科大步走回了自己的桌子,几乎要去向芬斯比交换——然而,从芬斯比的隔间里传出的恐怖的咯咯声足以改变他的想法。

行吧。他会做这个格兰杰任务。无论如何,这在任何方面都跟巨怪色情片沾不上边。

 

~~~~~

 

德拉科给格兰杰发了一个冷漠且公事公办的便条,说他很乐意尽早在她方便的时候与她会面,以讨论部长的保护请求。

格兰杰回了一封同样冷淡的信,表示部长的要求完全是他自己的过激反应,她很快就会处理它,请忽略它。

德拉科没有回复,他选择享受一个下午的休息时间,而不是立即通知唐克斯这个幸运的发展。

但格兰杰再次写信毁了这一切。信中表明令她失望的是,部长没有改变主意,而是在推进这个(她认为不相称且不合逻辑的)行动计划。并询问德拉科这个星期四九点是否有空见面?格兰杰实验室。三一学院,剑桥。【2】

当他把信扔进火里时,德拉科想道,当然是剑桥。对于格兰杰,我们怎么可以抱有比这更低的期望呢?

 

~~~~~

 

那个星期四,在该死的九点钟德拉科就到达了三一学院。门口的看门人并没有对他的巫师长袍多看两眼——许多四处游荡的麻瓜都穿着黑色长袍——但当他说他是来看格兰杰的时候,他反而怀疑地审视了德拉科一眼。

“格兰杰医生。”看门人纠正道,“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有的。”

“姓名?”

“马尔福。”德拉科回答道。

看门人查阅了一张表。显然他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因为他随后挥手致意德拉科进门前往三一学院绿意盎然的方庭(quad)。(“这不是‘方庭’,在剑桥我们称之为‘庭院(courts)【3】’”,守门人这样对几位游客说,但德拉科并没有理会他——当他看到一个方庭,他便知道且确定它一个方庭。)

根据格兰杰信件中涵盖的进入学院魔法区的指示,德拉科来到了方庭南端的一扇用魔法隐藏起来的门前。一块麻瓜牌匾表明国王学堂(King's Hall)【4】曾经矗立在这片土地,但在16世纪被催毁。德拉科按照格兰杰的指示用魔杖敲击青铜牌匾,看起来已不再存在的国王学堂出现在他面前。德拉科认为格兰杰在他最初的安全评估中获得了十分之二的分数——至少流氓麻瓜们不会立即找到她。接着,怀着这个大度的想法,他大步走进了魔法剑桥。

上班时间九点钟的国王学堂里充斥着忙碌于学习魔法知识的学术巫师们。德拉科曾在巴黎大学度过了数年,获得了炼金术学士学位和武术魔法(决斗)的研究生学位,但他从未涉足过英国的高等学府。国王学堂保留了其16 世纪的氛围——黑暗、过度雕刻的木头和烛光——在纯哥特式和文艺复兴早期的装饰之间摇摆不定。

当他打量着面前的人群时(他们有着不同程度的好学和古怪),德拉科想知道全英国巫师的脑力有多少聚集在这些神圣的学堂里。无论如何,该处所至少有一个天才大脑。迷失在一楼的五个楼梯间,他决定找人打听打听怎么才能找到那个天才大脑。

“嘿,你,”德拉科叫道,将他的下巴伸向一个满脸粉刺的年轻人。这个男孩子看起来22岁左右,神情严肃,胸前紧紧攥着一本关于高等理论算术的课本。

“你好?”年轻人问道。

“我在找格兰杰。”德拉科回复。

男孩不悦地朝他皱起眉头:“是格兰杰教授。她的办公室在三层,和其他的研究员在一起。”

“谢了。”德拉科说,想知道关于格兰杰宝贵的头衔他今天还要被纠正多少次。

爬上楼梯,经过走廊,他发现了各种有趣的东西:教室、休息室、阅览室、办公室、药剂师、咖啡馆,还有一个看起来像小动物园的地方。最后,他来到一扇门前,门上只简单地写着:“格兰杰。有事请按铃。”

看见了没?“格兰杰”,没有任何过分热心的头衔。

德拉科按响了门铃。

随后他透过门边狭窄的窗洞往内凝视,并且几乎就要转身离开。门内远处的实验室显然属于一名麻瓜,他一定是在哪里走错了方向,只不过门上面确实正写着“格兰杰”。

一个穿着白色外套、戴着奇怪的半透明面罩的生物响应了他的门铃。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那个生物问道。

“我找格兰杰。”德拉科回答道。

治疗师格兰杰不接受外来人员拜。”生物说,并警惕而僵硬地挺直了自己的后背,“她在等你吗?”

“她在。”德拉科边说边将这个新的头衔添加到那越发离谱的不断变长的列表中。

“好吧。”生物带着些许怀疑的神色说。但由于那眼神掩藏在护目镜之后,德拉科说不太准。“她的办公室在右边。”

生物又走开了。从声音上,德拉科现在几乎可以认定那是一位人类女性,但是那一身装备让人难以辨认她。无论如何,德拉科进来了。他对格兰杰安全措施的初步评估下降到十分之一。

给格兰杰打一个当之无愧的可怕分数让他感到十分愉悦;而为了让这个地方的安全指数达到标准所需要的工作量却并不让他开心。

他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请进。”格兰杰的声音应道。来自过去的熟悉感如同一股巨浪打来——清脆、生硬、不耐烦。

德拉科走进办公室。格兰杰正坐在一张整洁但或许堆积了太多东西的桌子后面。

他们带着明显的尴尬凝视着彼此。这对于德拉科,一名如今完全合格且相当危险的傲罗来说已经许久未体会过了——从她表示着不悦的嘴巴来看,或许格兰杰同样也是。

时间或许可以治愈所有的伤口,但对于他和格兰杰来说,两人之间有太多需要治愈的了。现在看来,从他们还是孩子,在战争中为相反的阵营作战至今,一共十五年的时间一下子显得有些微不足道。德拉科不记得他上次面对面和她说话是什么时候了,但他确定他从来没有和她单独待在一个房间里过。

格兰杰站了起来。“马尔福。”她以这样的语气迎接他。

“格兰杰。”德拉科以同样的语气回应。

她指了指桌子对面的椅子。当他走向它时,德拉科发现自己正在被她审视着。她的目光从他的头发,掠过他的脸颊,掠过他胸前的傲罗徽章,掠过他的黑色长袍,最后落到他的靴子上。

发现他们不再在乎礼节之后,作为回报,德拉科无耻地审视起了她:头发(一头卷曲的头发高高盘在她的头顶),脸(比他记忆中的更瘦,更严肃),和那个生物一样奇怪的白色斗篷, 黑色牛仔裤(如此麻瓜),休闲运动鞋。

德拉科开口准备做一些含糊的开场白——一些关于剑桥的闲聊,或者波特和韦斯莱,或者其他诸如此类的废话——但格兰杰直奔主题:

“这绝对是对傲罗资源的浪费。”

缺乏谈话技巧可以说是格兰杰的代名词。有些事情从未改变。

德拉科在提供给他的那张椅子上安顿了下来:“再给我一点信息,我可以借此向沙克尔提出申请,请求他撤回他的要求。我不想出现在这里的程度丝毫不亚于你。”

格兰杰对着他噘起嘴唇。德拉科很想知道麦格教授什么时候幻影移形到了格兰杰的椅子上,而格兰杰现在又去了哪里。

“好吧。”格兰杰终于说,“两周前,我向沙克尔更新了某个研究项目的进展情况(补充一下,是一个研究项目,不属于魔法部的职权范围,也不是由它资助的)。我只是与一位老朋友兼导师分享我认为的一些好消息,只不过他恰好是魔法部长。显然,这个消息好的过分了。 沙克尔因为该项目将对某些人群产生影响而担心其会带来的一些隐患。”

“什么影响?”德拉科问,“什么人群?”

“我宁愿不说,因为我希望你除了现在这次见面不会被进一步牵涉。沙克尔反应过度了。我这周会再和他谈谈,并说服他将我置于傲罗监视之下完全是多此一举。”

“傲罗保护。”德拉科纠正道。他这种级别的傲罗是不会被指派到无意义的监视工作的,谢谢。

“随便你怎么称呼它。”格兰杰说。

“沙克尔有他的缺点,但习惯于过度反应绝对不是其中之一。”德拉科说。(他和魔法部部长之间并没有相互不满,反而存在一定的尊重。)

“不,这的确不是他的习惯之一。实际上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他决定让你的部门参与进来而感到相当惊讶——实际上,沮丧或许更恰当一些。”

“或许他并没有过度反应?”

格兰杰盯向他的眼神显然不是很友好。“不可能。”

“所以你并不认为这个突破,或者说发现,会让你面临任何新的风险?”

“至少目前不会。首先,除了沙克尔本人和我的员工(他们有不同程度的参与和了解),没有人知道这一发展。他们都是我绝对信任的人。其次,虽然我取得了突破,但我还没有完全解决这个问题,而这至少需要一年的工作量。我不会出现在预言家日报的首页求着第二天被谋杀。”

德拉科的眉毛猛地抬高了:“沙克尔认为你会被谋杀?”

“他认为(或许这样认为是正当的),有些人不会对我的突破感到高兴。”

德拉科决定他需要和沙克尔谈谈,也许他不会像格兰杰一样如此守口如瓶,并向分配给她的傲罗透露一些有用的信息。他发现自己现在真心对这个伟大发现感到好奇。

由于不想诋毁到格兰杰的血统(上帝保佑,他在这方面已经是如履薄冰),他仔细斟酌了下一个问题的措辞。但不能否认的是作为麻瓜出生,有些事她难免不太了解。“有没有可能沙克尔知道某些巫师值得让人感到担心的偏好或偏见,而你并不知晓?”

格兰杰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唤起自己剩余的耐心。“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解决了世界饥荒,或者某件同样美妙的事情,你会停下来去担心个别反对者可能的动作吗?“

“一个反对者就足以杀死一名热衷于做好事的研究人员,尤其是一名用三流封锁魔咒和一些细软无力的铁丝网来保护她的实验室的研究人员。”

格兰杰开始上下抖动她的某个膝盖,让人想到一只正在恼火地抽动尾巴的猫咪。

“所以你做到了吗?“德拉科问。

“做到什么?“

“解决世界饥荒?”

“没有这么伟大的事,我刚刚只是举个例子。”

“你把你的研究发现都存在哪里?”德拉科问。

这回轮到格兰杰挑起她的眉毛了,这是她对于德拉科的问题唯一的答复。

德拉科举手示意了一下他周围的办公室和门另一边的实验室。“仅仅在我走过来的所耗费的五分钟里面我就已经发现了十几处漏洞。如果我想找到它,我宁愿认为我可以。”

“是吗?”

“是的。”

看到格兰杰得意的笑容简直是…完全另一种感觉。但它很快消失在嘴角。“如果我们在谈论人身安全的问题,我得说直到最近,我才完全有理由将其提高到超出常规措施的范围。 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有超越封锁咒语的能力来保护我的实验室——并且确保我的数据的安全。”

“完美。”德拉科说,“请继续你的计划。几天后我会回来做入侵测试。如果你成功了——并实施我建议的任何额外措施——我们或许可以说服沙克尔你和你的研究是安全的,这之后我们就能把这个任务抛在脑后。”

这个挑战的提出中仅仅包含着极其少量的傲慢(在他看来这相当值得称赞)。

格兰杰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意味着这项挑战被认可并接受了。“好吧。这个所谓的‘入侵测试’将在什么时候进行?”

“我是不可能给你预警的,”德拉科站起身,“你觉得在现实世界中的威胁会?”

“好极了。”格兰杰边回答边随着德拉科起身,语气中的讽刺让她的话显得粗粝,“我确实喜欢惊喜。”

他们没有握手,她也没有送他出去。

 

~~~~~

 

德拉科安排在那周晚一些的时候去拜访一下魔法部部长。在那天,他走过部长脸色阴沉的助手并好奇是谁在她享用PixiePuffs【5】的过程中惹恼了她。

沙克尔和格兰杰一样对细节保持沉默,但向德拉科强调了对于全体巫师的利益而言,确保格兰杰安全完成她的项目的重要性。所有的一切都非常宏大和模糊。

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沙克尔对于这项任务最终被指派的人是德拉科一事表露出了无疑的喜悦:“马尔福,我知道如果有人有恶意对她采取行动,你会毫不犹豫地采取必要的残酷手段。”

德拉科用一个作秀般地鞠了一躬,接受了这个委婉的赞扬:“你简直温暖了我的心,部长。”

沙克尔微微点头回应了这个鞠躬,但紧接着他脸色沉重了起来:“她可以让数百人,甚至数千人的生活变得更好。”

“然而,你们两个人都不愿意告诉我这个项目会导致什么。她是不是在透露任何信息之前让你立了一个该死的Vow of Secrecy(牢不可破誓言)?”

沙克尔举起双手,拒绝给出任何形式的回应。德拉科知道了他的答案。

“有这样的先见之明是她的风格。”德拉科边说边将一把飞路粉扔进沙克尔的壁炉里, “剑桥。”

 

~~~~~

 

这会儿已经是周一深夜了,国王学堂静静地立在夜色中。德拉科猜想格兰杰或许去吃晚饭了,或者正在威逼某些无辜的本科生们。他站在她实验室的门口,若有所思地用魔杖敲击着下巴。然而,在他释放任何显形咒或者进行任何形式的窥探之前,格兰杰已经绕过拐角出现在了德拉科的视野中。

“马尔福。”她说。她看上去有些凌乱,气喘吁吁。德拉科将她及时赶到事在脑中存起来放到一旁,以备将来分析。以她的聪明才智这不可能是巧合——但是,他还没有施放任何一个能让他的存在被人知晓的咒语。

格兰杰换下了她的麻瓜服装,换上了绿色的治疗师长袍。她看起来既烦躁也不耐烦,这一项观察迅速被她接下来的问题证实了:“被你大肆吹嘘的考试时间到了,是吗?这需要花多长时间?”

德拉科并不欣赏她的语气,因为它好像在暗示这需要几个小时的功夫。“这取决于你的防护结界——我想最多一刻钟。”

这句话里面的自吹自擂成功让格兰杰的眉毛升了起来。“好极了。我刚刚才在A&E(急诊科)换了班,我现在简直累极了。”

她挥舞着魔杖,用一个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的变形术(并不是说德拉科有任何迹象表明他对此印象深刻)把她的一个发夹变成了一把光滑的木椅,接着坐到了上面观察着他。

德拉科不介意有观众,特别是当他正要彻底的消除这名观众想要将他拦在门外的企图,并教教她“谦逊”二字怎么写的时候。

德拉科将注意力转回到门上。“A&E?我以为你只是一名研究人员。”

“MNHS(魔法国民医疗服务体系)长期人手不足,所以我在圣芒戈轮班帮忙。这让我的治疗技能保持着灵敏。”

“你这人真好。”

“当然。”

几道显形咒之后,德拉科不得不表扬一下格兰杰——她显然完成了她的作业。这一点也不奇怪,真的。现在,她实验室大门的防护结界有很多,它们相当复杂并且施法优秀。

德拉科开始投身于工作,但在此之前他一定要嘲弄一番。“Caterwauling Charm(啸叫咒)?太侮辱人了。”

“我已经学会了从最低的公分母开始工作。”格兰杰干巴巴地回答道。

随后的基本防御入侵咒语在魔杖的几个挥舞之下被破解一空。Salvio Hexia(平安镇守)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热身。接着德拉科投入到了真正好玩的东西之中:Foribus Ignis(火之门)*Custos Portae(守门人)*;一个头发触发的Confundus(混淆视听)直直对准他的头射来,咒语仅仅在他剥掉另外两个结界的时候才显露出来;一个简直恶毒的潜于暗处的Blinding Hex(致盲咒);一个显然十分不道德的BaldingJinx(秃头咒);还有一个隐藏在门把手上,为任何傻到去触碰把手的蠢蛋准备的Confringo(爆炸咒)

德拉科在解除最后那一个的时候——诚实地讲,他随后马上就溜开了,并且他也确实出了一点冷汗——告诉自己如果他的脸被炸掉了,至少附近就有一个治疗师可以提供帮助。

门打开了。这一共只花费了四分钟。然而,格兰杰看起来却不为所动。

德拉科一把推开门,露出——一堵石墙。

“有意思。”德拉科说。

他没有让他内心的不安显露在脸上,但显然他刚才一直浪费时间在一个无可挑剔的诱饵上。他将魔杖挥动到墙下一米处,实验室真正的门出现了。

格兰杰耸了耸肩:“我需要我的员工能够进入。他们不是解除防护结界的专家,但他们可以应付一个Finite Incantatem(咒立停)。”

德拉科挺直腰杆进入实验室继续他的评估。他的观众挥动魔杖将她的椅子变回发夹,然后跟了上来。

“根据 Trinity的湿实验室规程,通常我会坚持要求我们穿戴适当的PPE(Personal Protection Equipment,个人防护装备)。”格兰杰说, “但我们今天已经收拾好了。我不认为你会因为任何事物伤害到自己。”

再一次的,德拉科没有在意她那认为他可能会不小心灭掉他自己的语气。

他忽略了占据大部分空间的无菌白色和钢质的表面,并来到了位于实验室一端的架子和橱柜。它们看起来像是实验室存储数据的地方。然而,里面组织良好的内容毫无用处——主要是麻瓜科学文献,包括格兰杰自己的一些出版物。看不懂的文字跃到德拉科眼前:细胞因子、单克隆抗体、嵌合抗原受体、T 细胞……

“我知道这个测试的目的是看你能走多远,并且能从中发现多少与我的研究相关的信息——但请一定把所有的东西有条理地放回去。”格兰杰夹杂着恼怒的声音传来。

德拉科背对着她,允许自己健康地翻了个白眼——不过是一个文件错位了半英寸。他把它推回去。他对着整个收纳挥舞着魔杖来揭开变形咒语或隐匿咒语,但什么都没有。随后他有条理地对实验室的剩下部分做了同样的事情,寻找着任何隐藏的洞口或藏匿处,又或者——随着他的耐心渐渐耗尽——任何魔法痕迹。这里除了实验室工作台上整齐排列的各种小瓶子和试管里的内容物之外,没有任何充斥着魔力的东西。

“如果我偷走这些并把他们送去分析,我会发现什么?” 德拉科问。

他的咒语的光芒点亮了所提及的小瓶子们。格兰杰走向他们并指着说道:“伽玛δ T 细胞、抗原:MART-1、酪氨酸酶、GP100、生存素。它们是所有魔法的起源,这就是为什么你的咒语揭示了它们,但除此之外它们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我明白了。”德拉科说。他根本没明白。

“我不知道在你假设的这些瓶子被偷走以用来揭示我研究的内容的情境下,谁会来推进你所说的分析。但我可以告诉你,全英国只有极少数的人可以从它们当中得出有意义的结论。”

德拉科在这话语中感受到了一丝虚假的谦虚;很少很少,她可以说是根本没想谦虚——我周围全是白痴,我是唯一一个能理解这些名字可怕至极的提取物的人。

“那这些呢?”德拉科指着放在架子后排的一个巨大且看着十分熟悉的瓶子问道。

“你所虚拟的分析师会发现里面装着完美酿造的Sanitatem*。”格兰杰说。“一种治疗药水。”她补充道。完全是多此一举。

“真是一个在治疗师的实验室里面找到的重大发现。”德拉科说道,他的恼怒脱胎成为讽刺。

格兰杰的嘴角微不可察地动了一下,但被她迅速压了下去。

与此同时德拉科也在压制着,只不过他所压制的是愤怒。她在浪费他的时间。她明知道除非一个人拥有大约十二个博士学位,否则实验室里面的东西对这个人来说将毫无用处。但她却还是让他在门禁上花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只为了进来找到这些东西。

但她一定在什么地方记录了她的研究结果——她做事太有条理和一丝不苟了。

德拉科转而转向了实验室的一个他之前理所当然忽视了的角落。这是整个地方最麻瓜的区域——一张角落桌上被一个发着光的盒子占据着。格兰杰或许给这一堆东西施了一个Notice-Me-Not(视而不见)*【6】。有吗?不,她没有,他的检测咒没有显示出任何东西。完全是他自己的固有习惯的表现——他的眼睛几乎自然而然地避开了那些不属于魔法的、完全平凡的、特别特别麻瓜的东西。他得注意了,这明显是一个弱点。

他走向了那张桌子,并且发现自从他走进实验室以来,格兰杰第一次打起了精神并表现出了对接下来事情发展的兴趣。

“电脑。”德拉科从脑海中遥远的角落找到了当年麻瓜学习(Muggle Studies)这门课上学到的知识。

“真棒。”格兰杰说,那语气完全像是在赞美一个学习迟钝却准确识别出某种谷仓动物的孩子。

德拉科赏了她一个阴沉的眼神。她虽然面无表情,但她的眼神却出卖了她——她很好奇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但当然,对于接下来该怎么做,他除了对这个电脑施放恶咒(Jinx)直到它屈服之外没有哪怕一丁点的狗屁思路。不过从他的回忆看来,这些设备并没有感知能力。他站在这个发光的盒子面前,细细的线条在它上面毫无规律地移动着。

“…我会需要带一个麻瓜出身的巫师过来。”德拉科最后只得说。

“哦,是的,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格兰杰说。她看着自己的指甲接着说:“你还会需要找一个有点能力的黑客。我不确定所有的巫师中具体有多少个黑客,但或许英国还是有一两个的。”

“‘劈客’。” 【notes:hack也可以是劈和砍的意思,黑客(hacker)在德拉科看来可能是个专职砍人的家伙】

“是的。”格兰杰回答道,没有要对这听着十分暴力的名词做进一步的解释的意思。

“如果,就像我所怀疑的那样,你的发现就保存在这些东西上面,那么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一个大坏蛋——摧毁这些东西从而阻止你的研究继续进行?”德拉科问。

格兰杰耸了耸肩:“这没有任何影响,他们全部都存在云端。”

“‘云’。” 【notes:Cloud被用作“云端”,和德拉科不理解Hacker是一样的道理】

“是的。我只是需要额外为买新设备花点钱,仅此而已。”

所以对于一个不安好心的、普通标准的黑巫师,他在这里没有什么可以发现的。

“我想是的。”格兰杰说。

“门口的防护结界是个有意思的难题。谢谢你浪费我的时间。”

“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如同他们说的那么厉害。”

德拉科飞快地看了她一眼,想知道“他们”都是谁,因为他的确想听听他到底有多厉害。

格兰杰并没有如他所愿。

“我还有点关于毒咒(Hex)【7】和其它一些东西的想法。”她指着门口说,“但我还没有找到时间。”

“所以,当我没有发现任何被藏起来的东西或者书面记录,只发现了电脑,云……”德拉科看向格兰杰,“作为一个寻找信息的坏蛋,我接下来会做什么?”

格兰杰好奇地看着他:“会做什么?”

“把注意力转向你。”德拉科说。

他抬起他的魔杖,眨眼间他的魔咒正中她的胸口。

 

 

文末注释:

【1】示敌镜(Foe-Glass)是黑暗探测器的一种类型。它看起来像一面镜子,但不是反射,而是显示拥有者的敌人。这些人影以 "影子 "的形式出现,但随着敌人离拥有者越来越近,它们会变得更加清晰和明显。穆迪教授就有一个。

【2】Trinity College,三一学院:它是剑桥大学中规模最大、财力最雄厚、名声最响亮的学院之一,拥有约600名大学生,300名研究生和180名教授。该学院是由英国国王亨利八世于1546年所建,其前身是1324年建立的米迦勒学院(Michaelhouse)以及1317年建立的国王学堂。

剑桥大学的成就无疑是惊人的,在它的三十多个学院中,最负盛名的便是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就在这散发着浓郁历史气息的石墙尖顶的院子里,先后走出了32个诺贝尔奖得主和6位英国首相,牛顿、培根、拜伦、怀特海、罗素、维特根斯坦等人都是它的毕业生。(牛顿的苹果树就在三一学院的院子里)。

为了给优秀的学子们提供良好的学习环境,三一学院设立有全剑桥最大的图书馆,拥有30万本书的馆藏。不仅有供本科生和研究生学习用的书,还有大量中世纪书籍、手稿和地图。三一学院的专业主要是理科(数学专业最为著名)和法律(反而是国王学院主要是医学和生物方向)。

【3】Court VS. Quad: court,或者courtyard,在中文里面为“中庭”、“庭院”(个人认为“庭院”或许更恰当?),指被单体建筑或者建筑群围合而成的开敞空间,中西方建筑均有广泛运用。

quad,或者quadrangle,在中文里面为“方庭”,指一处形状为正方形或者长方形的开敞,通常四周或者大部分边缘由高大的建筑(或一群小型建筑)包围。通常在大学中将“庭院(coutyard)”称作“方庭(quadrangle)”。

【4】King's Hall, CambridgeKing's Hall(国王学堂)曾经是剑桥的组成学院之一,成立于1317 年,是最早成立的学院之一,仅次于彼得豪斯学院。国王学堂是爱德华二世国王为自己的执政提供大法官文员而建立的。与占据现三一大学院大院南部区域的迈克尔豪斯相比,它非常富有。

国王学堂已不复存在。它在 16 世纪中叶由国王亨利八世与迈克尔豪斯合并,这是亨利八世生前最后的几项改革之一。

国王学堂位于现在的三一学院大院北部,那里至今还矗立着一座同时代的建筑。它位于教堂旁边的大法院附近。钟楼本来自于国王学堂,但也被移走,有现在的日晷占据。三一学院的大门是在合并之前建造的,因此仍以拉丁文的国王学堂的名称命名。不幸的是,根据记录迈克尔豪斯的最后几栋建筑也随着大院南部的完工而被推倒。

king's hall 1575

the Great Gate

Clock Tower

【5】PixiePuffs:一种巫师早餐麦片,上面洒满了小精灵粉。

【6】Notice-Me-Not:据Reddit,Notice-Me-Not Charm(视而不见咒)是一个饭圈创造的咒语(不完全算太太自创),但原著中有足够的线索支撑它的存在,所以也没有人反驳(你可以理解为饭圈只是给了这个原著中已有的咒语一个名字)。基本上,如果你对于一个东西(应该是不能对生物)施放了这个咒语,那么就没有人(麻瓜或者巫师同理)可以发现它,除非被指给你看(哈利第一次去对角巷的时候需要海格给他指出破釜酒吧他才看见就是例子)。不同的文章里面这个咒语的强大程度和使用范围可能有不同。

【7】Hex, Curse, Jinx的区别:三个都属于黑魔法,但Curse属于诅咒,指最危险且不可逆的黑魔法,比如三大不可饶恕咒。 Hex程度介于三者中间,战斗的时候无论好坏巫师都会用到。Hex不确定是否都有反咒,但可以依靠“转移毒咒(Hex-deflection)”防御。 Jinx程度最低,大部分都是用于恶作剧这一类小把戏,并且都有反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