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德拉科马尔福和恋爱中的折磨

Chapter Text

臭名昭著的傲罗德拉科·马尔福,爱上了自己的目标。

一切都脱离了掌控,一切都太糟糕了。

德拉科痛苦的觉悟使事情在两方面都无法维持。因此,第二天早上他带着两个目标起床,而这两个目标让他充满了不同的恐惧。

首先,鉴于这不再是可控的、可平衡的或可控制的,他需要和唐克斯谈谈,正式从格兰杰的任务中请辞。

其次,在摆脱了他们职业关系的束缚后,他要去找格兰杰,向她袒露自己痛苦的灵魂。

而且,如果进展顺利的话,他还形成了一个模糊的第三目标,即与她亲热直到生命的尽头。

(同时也要与她做爱到生命的尽头。但首先,吻她。他毕竟是个绅士。)

那天早上,德拉科来到办公室——好吧,比较早地,来到了办公室——发现波特正准备进行WTF更新。他问唐克斯,会后他是否可以和她谈谈。她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点了点头,然后示意他坐下——波特要开始了。

波特列举了WTF那一周取得的一些有限的成功,德拉科排练着与唐克斯的讲话。他将说,他将接受她先前提出的退出格兰杰任务的提议。他将坚持让格兰杰保留戒指,但将自己从任何官方的任务身份中撤出。他将建议格兰杰在他退出后依旧留在庄园,因为那里对她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

唐克斯完全有权利向他施压,要求他好好解释一下在这个相当关键的时刻退出的具体原因——而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他会冷静应对。这没什么,真的。只是一个小问题,不值得一提。什么问题?哦,只是他,你知道的,爱上了赫敏·格兰杰。大概率已经好几个月了。目前他正为此事在极度的痛苦中挣扎。唐克斯的办公室里有垃圾桶吗?他或许有点想吐。

波特和韦斯莱现在正在展示涉嫌团伙成员的照片。德拉科上下抖着腿。如果他们能一直说下去那就太好了,这样他就可以更快地结束那个可怕的忏悔,然后爬到一个黑暗孤独的地方,像只动物一样死去。

突然,戒指在他的手指上亮了起来。格兰杰的心率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一波相应的恐惧传来——然后就是求救信号的灼热。

每个人都在盯着德拉科,他已经跳起来了,手里拿着魔杖。

“格兰杰。”他喘着气说。

现在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唐克斯、波特、韦斯莱、汉弗莱、巴克利、布林布尔。“怎么了?她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但现在,透过戒指,德拉科除了一片寂静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他试图幻影显形,结果一无所获——格兰杰的戒指没有回答;他不知道该去哪儿。

他盯着自己的手,大脑终于慢慢理解了发生了什么。“他们已经抓住了她。他们对戒指做了些什么——使其失效或破坏了它——”

咒骂着,德拉科施展了他的追踪咒。一张地图出现在他面前,上面有格兰杰的发夹在发光。当忧心忡忡的傲罗们聚集在他身边时,他正检查着每一个点。圣芒戈、三一学院、小屋、庄园——

“那里!”布林布尔指着苏格兰外的一簇标记点说,“外赫布里底群岛。”

德拉科举起魔杖准备幻影移行,但唐克斯按住了他。

“别逞英雄了,马尔福。你要幻影显形到该死的苏格兰?别傻了。在我们都一个个跳进火坑迎接死亡之前,给我们秒钟制定一个战略。”

德拉科此刻并不关心任何跳进火坑的血腥死亡,他只关心格兰杰的死亡,如果有必要,他会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死亡来交换。波特和韦斯莱正推搡着去拿各自的魔杖,看起来和他的感觉一样疯狂。

唐克斯从会议室里伸出头,叫来了蒙乔伊和戈金。“装备好然后赶快滚过来!”

当蒙乔伊和戈金手忙脚乱地跑过来时,她问:“谁在实验室和赫敏一起值班?”

“费恩斯比。”韦斯莱说。

“汉弗莱斯——和蒙乔伊一起,去实验室——看看费恩斯比发生了什么。布林布尔——叫来所有可用的傲罗和DMLE特工。你们所有人,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支援我们。我有一预感,我们就要走进狼人窝了。”

“好的。”

“最近的飞路是勒沃堡。”布林布尔指着地图说。

他们挤在走廊里,朝傲罗办公室的飞路炉走去。德拉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在他的嘴里雷鸣般地跳动着。

当他们跑过唐克斯的办公室时,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示敌镜上。唐克斯冲格雷伯克比了一个“V”。

“都幻身上。”唐克斯说着用魔杖敲了敲自己的头。每个人都照做,一个接一个步入了飞路。

勒沃堡的一个旅店老板困惑地听到一群幻身者从他的炉子里走了出来。他还没来得及给他们一品脱,这群人就幻影移行离开了,只留下脆响把他的玻璃器皿震得哗哗响。

傲罗们幻影显形到了外赫布里底群岛中的一个小岛,该岛在德拉科的地图上发着光。他们出现在了一片平坦的绿色海岸线上。四周没有一丝人影。德拉科并不感到惊讶——他之前感觉到幻影移行因为反幻影显形结界而偏离了路线。

在他的脑子里,无数尖叫声一起叫喊着:她在哪里?她在哪里?她在哪里?

戒指里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当傲罗们用保护咒和转移咒将自己包裹住时,他向岛的中心施放了探测咒。

形势急转直下。“看起来有三百个人,甚至更多。”当远处的人影亮起来时,德拉科说。

“该死的。”韦斯莱说。与此同时,一句“妈的”从波特口中爆出,唐克斯则“艹”了一声。

德拉科再次施放了他的追踪咒。在这个距离上,咒语能够产生一幅更详细的地图。地图显示格兰杰正位于地形中一个碗状洼地的中心,外围有一高高的山脊。

“防御结界如何?”唐克斯问。

“就平常那几个。”德拉科说,“反幻影显形和警报,沿着这个凹地周围的山脊都有。唐克斯,她在所有包围的中心——我们需要一部分人来分散注意力。”

“你对付好防御结界。巴克利、戈金——你们负责分散注意力。从西部边缘吸引火力。”

唐克斯集中注意力于一个特定的变形上。透过幻身,德拉科看到她的五官变小了,宽阔的肩膀变窄了。他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幻身的格兰杰。

“一步险棋。”戈金说着摇了摇头。

“但不失为妙招。”波特说。

“波特、马尔福、韦斯莱——跟我走。”唐克斯说,“坦布林的潜入方案【1】。我们去找赫敏。如果我们能带着她全身而退,那再好不过。如果我们不能,我就换她。你要在他们注意到交换之前把她救出来。等她安全了,发射一个火花——然后我们就可以好好玩玩了。”

德拉科开始对付起山脊顶部的防御结界。他破解出一块足以让傲罗们挤过去的地方。

戈金和巴克利的幻身形态向左边冲刺而去。

从他在防御结界罩内的新位置,德拉科可以看到等待着他们的混乱局面——无疑至少有三百个狼人。格雷伯克全部的余党可能都在这里了——他们是那些狂热者,那些真正的信徒。他们有的站着,有的蹲着,看着人群中心的某处。

在他们所有人的中间,靠着一块巨大的石头,是格兰杰。她仍然穿着她的白大褂。

德拉科被一种不顾一切地冲进去并直接开始发射诅咒的欲望控制住了。他拿着魔杖的幻身的手抽搐了一下。

唐克斯看到了这个动作。她捏了捏他的肘部上方。“你到底怎么回事?”她低声说,“你会害死她的。带我过去找她。”

格兰杰看起来几乎没有知觉,脑袋没力地垂着。韦斯莱低声咒骂着。

他们到底是怎么找到格兰杰的?她一直在实验室里。德拉科急切地想告诉她,他来了。从她转动戒指到现在,大概过了5分钟。

他们四名傲罗在人群中小心翼翼地前进,幻着身,他们厚重的视而不见咒*抑制了狼人感知他们的能力。即便有人真的注意到了什么——朝他们的方向看了又看,或是嗅了嗅空气——他们就会被一个无声的“昏昏倒地”“一忘皆空”击中。

待他们接近了这群人的中心,他们可以听到格雷伯克嘶哑的声音正对格兰杰吐着一些幸灾乐祸的言论。感谢诸神——感谢诸神,他足够愚蠢,足够傲慢到会浪费时间在这里幸灾乐祸。

“应该选择别的东西来治疗的,不是吗?”他的声音传来,甚至比战争期间的声音还要沙哑。“我看起来像需要治疗的样子吗?看着我,女孩儿。我有什么不舒服的吗?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自战争以来,德拉科还没有施过不可饶恕咒而。此刻,杀咒看起来是一个如此合理的选择。当格雷伯克的脏手放在格兰杰的下巴上时,他哪里还有心思在乎自己的灵魂?

德拉科要杀了他。

在他进入射程之前,他们至少还有十米的距离。人群越来越密集。德拉科已经看不到波特和韦斯莱幻身的身影了,唐克斯则在他身边。

格雷伯克还会幸灾乐祸多久?从现在到成功换人之间,他随时可能扭断她的脖子。

他穿过他的族人,陶醉于他的胜利,问他的手下是否觉得他们需要治疗?毕竟他这里正好有个小治疗师供大家享用?

小心翼翼地,小心翼翼地,傲罗们穿越了前线,悄悄地靠近了格兰杰被绑着的巨石。

干扰来了。

唐克斯并没有要求一个隐晦的干扰。于是,一场地震在德拉科的脚下轰隆作响,然后爆炸声传来。德拉科感觉到了它的热量,一股灼热的风吹过他的脸颊。听起来好像戈金和巴克利发明了一种全新的、有火山规模的“爆爆破”,并决定在这个过程中尽可能多地干掉狼人。

当狼人在混乱中散开时,幻身的傲罗们从侧面包围了格兰杰。

对这一切毫无察觉的格雷伯克,指了指一周围的一群人。“你们这些人——看着这个女孩。”他咆哮着向爆炸处冲去,“他们到底他妈怎么知道我们在哪里的?我都把那个该死的戒指毁掉了。那儿有多少人?”

波特和韦斯莱的身影向看守推进,以便在德拉科和唐克斯完成交换时,及时将他们拦下。

德拉科跪在格兰杰身旁,她全身看起来像是被熄灭的火的湿灰覆盖着。他解除了几个匆忙施放的警报防御结界。

格兰杰半睁着眼睛,盯着他们的大概位置。她的嘴唇裂开了,脸上的伤痕说明她受到了重击。她的一只手有些不对劲——德拉科想,她的手指应该是骨折或脱臼了,是被别人猛烈扯下戒指造成的。

他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但他控制住了它。

唐克斯坐在格兰杰旁边。随着她照着格兰杰的衣服改变,她的幻身颤抖着。

看守们因为努力想要看看是什么导致了场地另一边的爆炸,有些心不在焉,只是偶尔才看向他们的囚犯。

德拉科切断了格兰杰的束缚,用用魔法幻化出同款绑在了唐克斯的胸口。在唐克斯取消自己的幻身的同时,他将格兰杰幻身了。

格兰杰被从巨石上拉开。唐克斯滑进了她的位置,魔杖紧贴着她的腿。

正好——看守中的两个转过了身来,查看那个看起来很像格兰杰的女人。

而真正的格兰杰,隐去了身形,正瘫软在德拉科的怀里。德拉科低声说了句“重轻如羽(Gravitas Penna)*”。他把她几乎没有重量的身体像一袋格兰杰状的土豆一样甩在肩上,以保持他持有魔杖的手臂的自由。

两个看守来到了对于波特和韦斯莱来说过近的距离,下一秒就分别被一个“昏昏倒地”击中,德拉科看着他们的眼睛因为咒语而渐渐失去了焦距。

另一个看守对他们说了些什么,但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只有几句咕噜。

“嘿。”他对另一个人叫道,“这两人他妈怎么——?”

一个昏迷咒击中了他。

“走。”唐克斯尖声低语。

剩下的看守纷纷开始叫喊着提醒其他人。

按照唐克斯的指示,波特和韦斯莱尽可能不引起别人注意地,从德拉科侧面陪同格兰杰离开了战场。德拉科感觉到波特更新了他身上的视而不见咒*。

他们都向后看了一眼唐克斯,为不得不将她留在那里而愤恨担忧。

交换起作用了。剩下的看守在唐克斯-格兰杰身边就位,举起了魔杖,但没有片刻思考过这个女人到底是真正的格兰杰治疗师,还是什么别的东西。

另一次爆炸震动了整个场地。咒语现在正呼啸着飞向天空,朝着戈金和巴克利的方向飞去。

“确定我们不应该有人和唐克斯在一起吗?”韦斯莱问道,他们在奔跑的狼人中缓慢而小心地走着。

“她的魔杖还在——如果我们不按她说的做,她会用‘霹雳爆炸(Confrigo )’轰掉我们的屁股的。”波特说。

德拉科是当然不会留下的。他肩上可背着世界上最宝贵的担子,而他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不被发现地离开这里。格雷伯克的突然死亡可以等。

他们差点被一群正朝看守们小跑而去的狼人撞上。波特和韦斯莱施放了一个“速速退去(Depulso)”,将他们撞开去,然后把他们都石化了。

他们听到看守们喊着命令,让他们去找那些在巨石边上用“昏昏倒地”“混淆视听”将他们的同僚击中的人。

“妈的。”波特喘着粗气说,把另一个“混淆视听”送到一个试图调查她倒下的同伴的女巫肩上。

“就快到了。”韦斯莱说。

德拉科朝另一个跑得太近的人弹了一个“全速击退(Flipendo)”

他们在山脊上走了一半。从那里,他们可以看到戈金和巴克利——还有,感谢诸神,新赶来的汉弗莱斯、蒙乔伊和费恩斯比,以及与他们一起的其他十几个傲罗和DMLE特工,他们在空地的西侧加入了战斗。

然而,这三名傲罗石化咒和迷惑咒的轨迹已经被注意到了。他们不再能在混乱中自由前进。其他人开始有规律地寻找他们了。“咒立停”和“人形显现”在他们周围交错,咒语在不能被躲过的时候被他们转移。

韦斯莱被击中了,他又一次幻身了自己,并与四个狼人陷入了一场混战。

该死的。德拉科他妈讨厌死现在的处境了。

“继续走。”波特说,“他能照顾好自己的——我们得把她救出去。”

在山脊的顶端,现在站着一排人。

在他们身后,一位女巫正在修补德拉科撕开的防御结界裂缝。她苦兮兮的脸有些熟悉。

波特的手按住了德拉科的肩膀。德拉科停止了动作。波特是对的:他们寡不敌众,而德拉科的负担太过宝贵,不能在这里硬碰硬。

另一个戈金-巴克利爆炸被引爆了。

德拉科和波特转身向山脊下退去,希望能在更远的地方找到一个位置,再次打开防御结界。

他们犯了个错误,他们不该回头看向唐克斯的。现在,格雷伯克正站在她身边,周围有十几个人,看起来正准备把她从巨石上扯下来,然后——只有上帝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一个“咒立停”向他们的方向飞来。

波特被击中了。

德拉科向波特施放了一个“速速退去”,把他从一个飞驰而来的诅咒的轨道上甩了出去。他从山脊上磕磕绊绊地滚下,远离那些现在正向波特聚集的狼人。

在这场战斗中,他们的兵力严重不足,其唯一的好处就是,狼人们无法在不伤及战友的情况下,幻身自己将他们包围。

波特再次幻身了自己,从众人视线中消失,并动起了真格。他的“粉身碎骨(Reducto)”把格雷伯克的人或多或少卸下了四肢,并甩开了。

德拉科决定,波特也可以照顾好自己,于是继续拼命地在反幻影显形结界的边境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这样,他可以在那里把格兰杰放倒,然后破开一条路。

他向戈金和新到的增援部队发送了一个守护神,请求在战场的这一端提供援助。波索尔犬冲刺而去,留下一条银色的轨迹。

他肩上的格兰杰动了动。

“你没事了。”德拉科说,“我来了——我们马上就出去了。”

“魔杖。”格兰杰说。

德拉科不愿意和自己的魔杖分开。他发现了一个被石化的巫师,低声道:“魔杖‘飞来’。”

一根粗短的魔杖飞到了德拉科的手里。

“放我下来。”格兰杰说,“我可以走。”

“你确定吗?”

“确-确定。”

从德拉科在幻身下能看到的情况来看,格兰杰还有些懵。她看向她被绑住的巨石。“哦——他们已经把它熄灭了...当然已经熄灭了,不然的话,那就太——太容易了,不是吗?”

“扑灭它?扑灭什么?”

格兰杰陷入了沉默。她在为自己疗伤。德拉科看到她幻身的手朝她的头、她的手、她的一只脚踝施法。

“他们有多少人?”格兰杰声音虚弱地问。

“三百。援手已经在赶来了——但我们人还是太少了。我正在寻找一个地方,让你离开反幻影显形结界。他们已经意识到我们在突围了——他们现在已经沿着防御结界设置了一圈人墙。在把你带到安全的地方之前,我们将不得不进行战斗。”

“他们人太多了。”格兰杰说,她四处张望,眼神中的无望与德拉科心中不敢承认的那种无望相呼应。

波特和韦斯莱已经联手,在山脊下的狼人中引起了一些相当强烈的骚动。一个诅咒向德拉科和格兰杰飞来。他扔了一个“盔甲护身”抵挡住了它。

这个“盔甲护身”被发现了。山脊顶部的巫师队伍开始缓慢地走向德拉科和格兰杰,用毒咒地毯式清理着自己前方的土地。

他们被包围了。

妈的。”德拉科从牙缝里咒骂道。

“我需要生个火。”格兰杰说。

“不,你需要离开这里,而不是生个什么该死的火——”

怎么出去?我们已经被包围了。”格兰杰的幻身形态跪在了地上。“给我争取三分钟,我会让他们后悔自己从娘胎里跑出来了的。”

上方向他们逼近的巫师已经距离太近,而且人数太多了,让人心里极其不安。

“我操你妈的。”德拉科说,“就三分钟。”

还有,他会先让他们后悔自己从娘胎里跑出来了的。

他在格兰杰身上施放了一个密集的“空气保护”,取消了自己的幻身,以把敌人的火力引向自己,然后开始投入战斗了。

在银色的防御结界下,格兰杰点燃了她的火焰。

前三个接近德拉科的狼人被撕开了喉咙。一个由魔法刀刃组成的漩涡刺穿了接下来的两个人,而“阿卡索之箭*”则刺入了下一个人的胸膛。向格兰杰举起的每一只魔杖都遭到了“统统定身(Immobulus)”的攻击。而如果德拉科有时间的话,他还会用爆炸的方式帮对面的巫师将自己麻烦的四肢炸掉。

波特和韦斯莱正试图向他走来,但无奈被一群狼人围住了。

诅咒被扔向德拉科,被抵挡,并以窒息、破裂或肢解的方式被反击。

第一个不可饶恕咒被施放了,一个杀咒就落在他的脚边。

那个人被斩首以作回礼。

德拉科引起了敌人的注意。本来就要以一敌众,而现在更是有更多的对手正在赶来。他无法使用他的摄神取念,无法施展冗长的背叛者恶咒*,无法制定战略。他只有时间做出反应。一个诅咒碰到了银色的防御结界,并被无害地弹开。它本不应该到达防御结界的。德拉科本应该把它挡住的。

他感到了恐慌的情绪开始发芽——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她。他的施法开始变得仓促、鲁莽。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事情在傲罗和他们的目标之间是被禁止的。

另一个杀咒向他闪来。德拉科召来了一只狼人来挡在了面前,然后把他的攻击者从山脊上扔了下去。

波特和韦斯莱设法用一个联合的“粉身碎骨”撞开了他们包围圈,来到了德拉科的身边。

“她正在用火做什么——‘撕裂’ *!  ‘窒息’*!——她需要三分钟——”

“我们会给她三分钟时间的。”波特喘着气说,“‘速速退去’!”

一对狼人被打飞,另外三只及时补上。

‘窒息’*!‘一分为二’*!”德拉科说,向其中两只挥出一个窒息咒和一个割喉咒。

韦斯莱用一个橙色的火焰球击中了第三个人。“她要用这团火做什么?”

“不知道——内脏切除*’!——我相信一定是什么场面宏大的东西——”

十几个狼人从下面的混战中挣脱出来,开始爬上通往他们的山脊。

“他们人太多了。”当波特发现这群人时他说。

“在他们靠得太近之前减少他们的数量。”韦斯莱气喘吁吁地对德拉科说。

韦斯莱和波特在格兰杰的银色防御结界两边摆好了防御位置。德拉科不愿意相信他们,但是,面对向他们走来的人群,他没有别的选择。他幻身了自己,爬下了山脊。

他施放了两个“爆爆破”来削弱人群,然后,一手拿魔杖,一手拿刀,来到他们中间。他的魔杖碰到了喉咙,他的刀压在眼睛和下巴的软肋上。他是一个幻身的旋涡,其所到之处上只剩下内脏和喷出的血迹。

一人当关万夫莫开。

待他爬回波特和韦斯莱身边时,他全身已经由于即将到来的魔力耗尽而开始发抖了。

“还有一分钟。”波特说。

当德拉科忙于屠戮时,在波特和韦斯莱周围,一个由狼人尸体组成的小斜坡已经开始形成。

在他们下面,仍然伪装成格兰杰的唐克斯正吸引着格雷伯克和他的随从们的注意力。她四处移动,用爆炸制造混乱,向地面施放“速速退去”,把自己从他们身边推开,并带领他们在战场上你追我赶。德拉科看着她向后跌倒,然后,带着恐惧,看到格雷伯克出现在她上方——然后她把一只战斗靴踹入了他的腹股沟,借机窜了出去,躲避着法术,咯咯笑着。德拉科想起,她同他一样,是一名布莱克。

巴克利已经重新与唐克斯汇合,充当着她的后卫,为假格兰杰做着他所能做的保护。

格雷伯克抬头看了看山脊。他看到了那个银色的防御结界。他把魔杖抵到喉咙上,用魔法放大声音,命令他的手下摧毁“他们在那东西下面搞得管他妈的什么东西”。

一波新的攻击者向山脊顶上的三名傲罗袭来。

他们现在正处在一场咒语风暴中。防御结界被反复击中,但却以金属的响声挡住了每一个咒语。在它下面,德拉科可以听到格兰杰喘着粗气念着长长的咒语。火焰在多面体之间闪烁着。

新一波攻击者是新加入的,数量大约有二十几个。傲罗们被迫转为绝望的、背对背的防御姿态,在格兰杰周围形成了一个三角形,除了抵挡之外,无法做更多事情。他们利用狼人的尸体来吸收向他们袭来的杀咒。

波特被某种震荡性的咒语击中,被扔进了一群狼人中。他在落地时施放了一个“爆爆破”。空气中随之弥漫起烧焦的肉的味道。

德拉科感觉到一个切割诅咒劈开了他的脖子。他跪倒在防御结界旁边,紧紧抓住自己的喉咙——然后感觉到伤口很快就被封住了,就像它打开时一般迅速。

是格兰杰。

五个逐渐逼近的狼人在他眼前消失了。

在他们曾经站着的地方,趴着五只虫子。

德拉科一脚踩在它们身上。

当他向另一个狼人扔出一个“速速退去”时,他感到魔力衰竭的颤抖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的施法。

一个巨大的、发光的符文从防御结界内出现,飘向一排从上面靠近的狼人。德拉科听到了一个命令的字眼。符文化为一团金色的细雾。

格雷伯克的手下在雾气中互相眨了眨眼——然后争相冲过去帮助波特。

是“颠倒的道德规则”*。

唐克斯-格兰杰在对抗他们下方的格雷伯克时表现得太好了。格雷伯克是一个残酷的决斗者,很少有人能与他对上几个回合——当然,15年内从未再次实战过的治疗师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格雷伯克抵挡着咒语,脸上血迹斑斑,他抬头看向银色的防御结界,看向围着它的德拉科、波特和韦斯莱,终于意识到他正在追赶的格兰杰——这位完美用自己的诅咒抵挡住他的每一个诅咒的格兰杰——是一个冒牌货

他朝唐克斯挥出一个杀咒,唐克斯躲开了它。“这不是那个该死的治疗师。杀了她。”

然后,随着一声充满愤怒的吼叫,他爬上山脊向他们走去。

格兰杰周围的银色防护罩开始闪烁。德拉科让韦斯莱掩护他,并气喘吁吁地准备再次施展那磨人的东西。

韦斯莱同时受到了三个诅咒的攻击。他避开了两个,被第三个击中,倒下了。

敌人真的太多了。

格兰杰幻身的身影现在正弯着腰看着韦斯莱。德拉科听到了一个治疗的咒语。他转身对她喊道,让她回到防御结界内的安全地带——但与此同时,防御结界发出最后一丝银光,消散了。

现在,在原结界的位置上,有一团火。这该死的火有什么特别之处?德拉科说不上来。它的底部有一圈符文在发光——德拉科对符文的了解刚好够用,可以读懂其中的保护魔法——不灭

incredible art by gingerhuneybee

他需要在格兰杰身上再次施放防御结界——那是她还没有被“终了结束”击中并被发现的唯一原因。

敌人数量真的太多了,而他还需要时间。

波特说:“小心!”并向德拉科扔了一个“盔甲护身”。它挡住了一个诅咒,但另一个紧随其后。

波特被击中了。

敌人数量真的太多了。

一个毒咒把德拉科的魔杖从他手里甩了出去。

另一个诅咒直接飞向正跪在韦斯莱旁边的格兰杰。

德拉科距离她太远了,无法将她撞开。他也没有魔杖。

他没有别的选择——对他来说这根本不用选择。他径直跨入了诅咒的轨迹。

他听到她惊呼着喊道“不!”

现在,他躺在那里,四肢受到瘫痪诅咒*的影响,嘴里滴着血,处于一场生不如死的梦中。与此同时,格雷伯克正一瘸一拐、血流不止地登上山脊。

少数仍受“颠倒的道德规则”符文影响的狼人向格雷伯克发起了攻击。他惊讶地后退,然后在他身后的人的帮助下击退了他们。

“拦住下面那些人。”他叫道,向场地打了个手势,“我来了结一切。那个该死的女孩在哪里——我知道她跟这几个混蛋一起在上面——”

德拉科、波特和韦斯莱通常可能对他来说值得在他们倒下后送上几个诅咒补刀,但当有格兰杰在场时,他们对他来说一文不值。一阵“咒立停”的爆炸声搅乱了他们周围的地面。

格兰杰被暴露了出来,颤抖的手紧紧抓着一根魔杖。

她刚刚完成了对格雷伯克发出的某种直接攻击。从她手臂的侧扫判断,像是启动了某种追踪咒。

她,一样,也已经魔力耗尽了。她跪倒在地。魔杖从她手中掉落。

寂静降落在战场,所有人都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一定会是件好事。德拉科,如今瘫痪在地,魔力全无,但坚信一定有好事将要发生。或许会是——一次巨大的爆炸。一场大规模的变形术。召唤该死的伏地魔。打开地狱之门。任何事情。任何事情。

格兰杰身后的火苗噼里啪啦地响着,毫无杀伤力的样子,仿佛它只是战场上一个随机的“霹雳爆炸”的副产品,而不是有史以来最来之不易的火。

狼人互相看了看。

什么也没发生。

一个接一个的狼人开始大笑起来。

“就…这?”格雷伯克问,他大笑着,呲着长长的黄牙,“这就是伟大的格兰杰所做的?这么聪明绝顶的她——生了个火?”

更多的笑声传来。

格雷伯克把他的魔杖砍向火堆,想把它熄灭。还有人施展了“清水如泉”。但火焰毫发无伤,依旧噼啪作响。

在格雷伯克下方,小规模战斗的声音在山上响起。德拉科听到了唐克斯的声音,还有戈金,以及巴克利的声音。看在上帝的份上,快点儿,唐克斯。

更多格雷伯克的人试图浇灭火焰,但都没有效果。格雷伯克向它吐了吐口水。“别管它了。”他转向格兰杰,“待这一切都结束,女孩儿,待我解决掉你下面的小伙伴,我要在你的小火焰上烤熟你的残骸,然后吃掉你。”

更多的叫喊声从下面传了上来。

格雷伯克越过肩头看了看,然后开始围着格兰杰踱步。“看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及我设想的那么,不过,我还是会好好享受你的每一声惨叫的。”

他把魔杖对准了她。德拉科知道这姿势。有一个“钻心刺骨”要来了。

格兰杰满身是血,因魔力耗尽而颤抖着,盯着他。她并不害怕。她的蔑视是如此令人印象深刻。

格雷伯克还没来得及施放诅咒,一阵魔法的颤动便传来打断了他。

格兰杰身后的火变成了绿色。一种特殊的绿色。一种属于飞路的绿色。

格兰杰笑了。

此刻,“嗖嗖”的声音传来。狼人们再次争先恐后地试图扑灭火堆,但显然在另一端有东西在增强它。它的大小增加了一倍,然后增加到三倍,再增加到五倍。

一个又一个黑衣身影从火中窜出,旋转着向上飞去。她们中的几十人骑着扫帚,尖声笑着。

格兰杰的笑容越来越危险,越来越自豪满意——那是一种囊毒豹在消灭整个村庄之前,可能会有的笑容。

狂笑的尖叫声充满了空气。

修女们赶来了。

 

 

 

文末注释

【1】坦布林的潜入方案 Tambling’s infiltration protocol:我没有找到资料,应该是类似三十六计这样的,是一种现成的战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