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构造体会梦见电子指挥官吗

Work Text:

在漫长得看不见尽头的冬天里,唯一永恒的只有寒冷。
渡边捡了几根树枝生火,然后蜷在火堆旁等待快要凝固的循环液回暖。
他侧头望向他心心念念的目的地。那是一块几乎完全被大雪盖住的石头,露出的顶部似乎还刻着字,但已经看不清了。
灰鸦指挥官是个传奇人物。手刃感染体,直面升格者,在意识海里力挽狂澜,这些做到一件就足以吹嘘一生的成就在他身上多得数不清,更不要说他还是“传闻中罪孽深重的人”,凭一已动俘获一众构造体的芳心。
然而这都是过去时了。数十年前在一次行动中灰飞烟灭的人,早已和曾经那个喧嚣的地球一起从人们的记忆里消逝了。
渡边对此不置可否,只是在“粽子”哭着问他为什么不一起离开的时候说了一句“不想忘记”。
他呼出一口白气,感觉到循环液不再成块地挤压着年久失修的循环液管道,便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开始清理盖着石头的雪。
清理完已经是深夜了。渡边靠着墓碑坐下来,仰头看着依旧璀璨的星空,感觉到有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渡边转过去看了一眼,是灰鸦的指挥官。但是指挥官早就死了,所以大概是他的幻觉。
构造体也会看见电子指挥官吗?渡边觉得自己的猜想有点好笑。
“你还记得吗,指挥官。”渡边也不想管那到底是不是幻觉了,他自顾自地开口说:“在空间站我驾驶着飞机撞开主通道大门的那天,星空也是像今天一样美丽。”
“指挥官”笑了一声,“忘不了,一辈子也忘不了帅气的渡边先生潇洒地炸了一架飞机的英姿。”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夙星。”“指挥官”似乎也很怀念,“机动性与隐蔽性兼具的机体,线条流畅又不失力量感。嗯……我愿称之为灰鸦指挥官心目中最漂亮的机体。”
“当然,抱在怀里的时候最舒服。手感一流,温度适中。”“指挥官”认真地说。
渡边笑了笑,没有接“指挥官”的话。夜刃机体的能源在永冬刚开始没多久就消耗殆尽,他只好换成夙星机体,需要修补时就把夜刃机体上的零件拆下来。然而就算如此,这么些年过去夙星机体也已经变得破破烂烂,虽然还能动,但“指挥官”喜欢的流畅线条和高超的机动性早就和他本人一起消失了。
“不过,有时候我也希望夙星机体的性能不要太过优良。”指挥官说,“仗着性能优良就敢追着异聚核心跑,还给我放了一个大烟花……天上地下,再找不到比你更大胆的人了。”
“哼,这还需要天上地下地找吗,更大胆的人明明就坐在我面前。要不你自己说说,你在普利亚森林公园遗址的过滤塔里做了什么?”
“唔,呃,哈哈哈……”
两人同时被对方揭了短,一时之间也不再说话。
渡边看着“指挥官”熟悉的侧脸,忍不住伸出手去用手背轻轻碰了碰。
当然不会碰到任何东西,倒是引起了“指挥官”的注意,转过头来笑着说:“哎呀,碰到还是有点难度的……”
“你是什么?”渡边的手背还停留在对方的侧脸上,声音却没什么感情,“是帕弥什制造的幻觉,还是我的程序bug?”
“我说我就是本人你相信吗?”“指挥官”说,“好吧,我自己也觉得没什么说服力。”
“这件事我也说不清楚,总之等我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你的意识海里。”指挥官稍微侧了下身子,露出石碑上模糊的字来,勉强能辨认出上面写着“空中花园执行部队灰鸦小队指挥官”。
“刚醒来时我还很虚弱,也没有人教过我要怎么在没有开放权限的意识海里构建信道和你沟通,所以我稍微花了一点时间……喂,你那是什么眼神,从零开始只用了这么几年已经属于我天赋异禀了。”
“现在你看到的和听到的,就是灰鸦指挥官耗费数年的研究成果。”指挥官哼哼地笑着,“通过我的意识修改你的视觉模块和听觉模块,就能让你认为在现实中看到了我!”
“但是触觉就……唉,夙星机体的传感器太敏感,模拟信号有一点不对劲都没办法骗过你……”
“没关系,”渡边放下手去,和指挥官的“手”贴在一起,“能再见到你,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这么快就相信了?”指挥官问,“怎么现在不问我是不是帕弥什虚影了。”
渡边没有接指挥官的话茬,继续说:“我最后悔的事之一,就是没能和你相处更长的时间。”
“哈哈,毕竟灰鸦是前线部队嘛,一年到头都没个消停的。”
“真不知道该说是偶然还是必然,指挥官,很多次我们都擦身而过。”渡边的声音慢慢低下去,“仔细数来,我与你并肩作战的机会竟然只有寥寥几次,你来绿洲找我的次数就更少了。”
“我经常想,如果在空间站时我没有追着异聚核心离开,如果在九龙城我能到观星台去看一眼,如果我能早点到北极联合航线去支援,我是不是可以多看你两眼,在你离开后的冬天里,我是不是能更暖和一点。”
“可是这都没有如果。”渡边笑着呼出一口白气,“指挥官,这具机体的能源也快要耗尽了。”
指挥官下意识看向渡边胸口的能源核心,它原本应该被掩盖在厚厚的装甲下,妥善地保护起来,现在却裸露在外,半死不活地跳动着。
“渡边,”指挥官说,“和我讲讲我死之后的事吧。”
这几十年对于渡边来说实在是乏善可陈。灰鸦指挥官死在任务中之后,空中花园意识到帕弥什已经发展到了人类绝无可能靠自己战胜它的地步,但同时他们也观测到地球的平均气温在快速地下降——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进入冰河期的地球不再适合人类生存,同时也不再适合帕弥什繁衍。于是人类用了几年时间扩展了空中花园的规模,让帕弥什在地面上独自迎来冰河期。
渡边没有和其他人一起登上空中花园。对他而言,他的老师、挚友和爱人都长眠在这片土地上,哪怕身在永冬,也觉得像在伊甸园一般。
最初的十几年,渡边还能靠地面上留存的基站与空中花园保持联系。灰鸦有了新的指挥官,还是首席的迷弟;突击鹰不需要到处跑执行斥候任务了,史密斯家的小少爷得以登上政治舞台,实现他的抱负;比安卡每年像是循例一样联系他,在卡列尼娜暴躁的抱怨声中冷冷问一句“还没死吧”就断开信号;绿洲的遗忘者们倒是有很多话想和首领大人说,但是建立信道的价钱太贵,每个人只有说一句的机会。
然而地面上的基站在寒冬之中实在难以坚持,冰河期正式降临后不久渡边就和空中花园彻底失去了联系。
“都在空中花园啊,那说不定还活着。”指挥官笑着说,“虽然收复地球的目标没有实现,但是也没有牺牲流血了,那我的牺牲还是很有意义的嘛。”
“虽然让你等的时间有点长,但是渡边,我这不是回来了嘛。”指挥官张开双臂抱住渡边,“能和你再次相见已经很满足了,哪怕只有几天。”
“而且仔细一想不是还挺浪漫的。”指挥官凑到渡边耳边说,“嗯……在亿万年不变的星空下,在漫长得像是永远不会结束的寒冬里,一对情人相互拥抱着被大雪覆盖。这个开头怎么样?”
“不错,可以在黄金时代小赚一笔了。”渡边点评道。
星子的颜色慢慢变得浅淡,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夜晚过去,天要亮了。
渡边眯着那对猫儿一样的异色瞳,看着指挥官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感觉着自己的能量核心运转得越来越慢。
“晚安,指挥官。”渡边说。
“晚安了,渡边。”指挥官说。
天边的云微微收缩了一下,吐出一个金灿灿的太阳来,霎时间天地间都亮了起来。
灰鸦指挥官死亡后的第四十九年,渡边能量核心耗尽前的最后一天,他们再次相会于此,然后携手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