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43】此刻静止

Work Text:

此刻静止

“羽生结弦确认参演本次Faoi北美冰演。”

陈巍正开着购票网站,票价已经从昨天的打折变回了原价,门票也肉眼可见的迅速减少。

“冰演票买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同样参演Faoi的周知方给他发来了信息。

自从米兰退役以后,他们两个的关系逐渐回温。和一直活跃在冰场上的周知方不同,因为忙于学业,陈巍彻底离开了冰场为了成为一个医生而努力。因为花滑而结识,没有花滑反而让他们关系更好了。

陈巍没有回信息,手机屏幕从购票软件切走。他答应了要去看周知方的冰演,前提是没有羽生结弦。

他一直自诩是一个理智冷静的人,可每次涉及到羽生结弦都让他兵荒马乱。他能在媒体采访的时候亲密的叫着他的名字,却会在两个人独自相处时手足无措。会看完他在赛场上完美发挥,担心自己表现不好和他差距过大而搞砸比赛。一次又一次的只能在台下仰望着他摘得桂冠,为此不得不去看心理医生,疯了般看他的比赛来治疗。直到看到他表演的越完美,自己才能发挥的更好,也算是一种讽刺。

他的花滑生涯充满了羽生结弦,从年少之时的仰望到青年时期的竞争,他年少时的人生如同藤蔓一样被这四个字缠绕。但是他现在已经离开冰场了,他们不需要再有交集。

“这是什么?内森,你还有时间去看这个。”一旁的同学扫到他手机界面问道。

陈巍摇摇头,熄灭了手机屏幕,开始认真的听课。医学生的课程满满当当的,等到他再次打开手机已经是夜深回到宿舍之时。

他看着手机上早已失效的网址,想了半天打开购物软件预定了周六送达冰场的花篮。只是作为曾经的粉丝祝他冰演顺利,花篮上不会有他的名字,不会有人想到他会给羽生结弦送花篮。

充实的学业把他的生活塞的满满的,他没时间去想其他的,结果他收到了周知方寄给他的冰演门票。

这门票就像潘多拉的魔盒充满了诱惑,而他控制不住自己不被引诱。

陈巍戴了帽子和口罩进入冰场,在门口看见自己送的花篮,和众多花篮一起整整齐齐放在门口看不出区别。就像此时的他和普通的观众挤在一起进场,没人知道他曾经也在冰场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阔别冰场太久,陈巍看了一下节目单发现冰场上有些选手他甚至都不认识。

终于到了羽生结弦的冰演,万众瞩目的焦点,天生的花滑巨星。身旁的粉丝都激动的尖叫了起来,却因为羽生的一个动作安静。看着羽生的表演,陈巍感觉自己被魅惑了。他的目光无法抽离,他的心绪随他所动。他的思绪回到了少年时代,那个时候自己也是如此仰望着他。

时光变迁,他还是他,而自己却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小孩。他们从赛场离开,就像两条平行线再也没有相交。他们的关系理所应当如此 可是陈巍却不希望如此。

他从少年时代就渴慕仰望这个人,哪怕控制自己不去搜索引擎上搜索他的名字,远离冰场彻底不和他有交集,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也没办法控制爱意从心口涌出。他爱慕着、向往着,想得到这个人。行为可以被控制,可是心却不行。爱意可以被隐藏,可是情不行。

直到表演结束,观众席上的人都陆陆续续离开,陈巍也还没走。他想做点什么,他想和羽生结弦说些话,如果可以他甚至还想上冰。他往冰面的方向走去,他有理由可以说自己是来找周知方的。

“内森选手,要来试试吗?”

他看见早已退场的羽生结弦,再次回到冰场,趴在边栏笑容满面的看着他。

他想我永远无法拒绝他,就像他永远能那么轻易看穿自己一样。他无法控制内心的渴望走了过去,穿上羽生结弦递给他的冰鞋。

不顾及还没彻底离场的观众,以及正在收拾的工作人员。就这样跟着他在表面上滑行,像之前比赛和冰演结束一样却又不一样。毕竟那时候的他在赛场上,而现在的他已经永远离开了自己曾经热爱的冰面。

滑了两圈他就和羽生结弦一起到了后台,周知方看着他说:“我就知道你会来。”

陈巍给了他一个拥抱,他迫切需要来做些什么缓解自己的不自然。

他的社交达人属性仿佛在这一瞬间就回归了。他和认识以及不认识的选手亲密交谈合影,甚至答应了一起共进晚餐。

晚饭吃的是什么陈巍已经记不得了,他维持着最完美的笑容交杯换盏,完全不像一个外人一样。然而谁也不知道他的神经紧绷着,因为他一抬眼就能看见羽生结弦,但是两人一旦有相交的趋势,他便会不动声色转头与周知方闲扯,只敢用余光偷看他。他心里想我太没用了,想说的话根本说不出口。

晚饭结束,两个人在厕所相遇。羽生结弦低头洗着他纤细的手指,随口道:“内森君,要去我房间看看吗?”

这是个暗示,对于后续他烂熟于心。但是他无法拒绝,陈巍亦步亦趋跟在羽生结弦身后,去奔赴理想的温柔乡。完全忘了,他在饭桌上答应周知方一起回去这件事。

进了房间,陈巍挂上外套,就开始解衬衫的扣子。他低头看了一下腹部尚存的肌肉,心里想幸好这些年身材一直保持的很好。

羽生结弦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说:“内森君,在做什么?我们不是来聊天的吗?我看你好像有话要和我说。”

这时候电话响起来了,羽生结弦看着上面跳跃的周知方的名字。

“电话不接吗?文森特找你。”

陈巍的手还停留在衬衫上,扣子处于半解不解的状态。他有些慌乱的拿起来手机挂了电话,给周知方回了条晚上有事。

“那看来内森君是准备和我好好聊聊。”羽生结弦的表情有几分满意。

“能不能先去洗澡?”陈巍慌乱的脱了衣服,走进浴室。

进了浴室以后,陈巍想到羽生结弦刚刚的问题,聊聊他们关系。他们还有其他关系吗?只能说做过几次异国炮友。一次世锦赛晚宴两个人酒后乱性以后,好像就养成了这样约定成俗的性爱关系。

每次都是在羽生的房间做完,他很有默契的不会要求留宿,收拾干净就离开房间。他们做过很多次爱,却没认真聊过一次天。有时候羽生会好心的让他留下来,可是他却不敢。

对于独处,害怕又期待,无话可说还不如用身体去交流。爱不是做出来的,但是做爱却能掩盖住很多未竟之言。他们更适合用身体去交流,才能掩盖住他这颗不受控制的心。

磨砂的浴室玻璃可以看清楚陈巍的所作所为,他沉默着给自己做好清洁,方便待会做爱。

羽生结弦在经过陈巍身边的时候,低头凑近他的耳垂说:“内森君,每次都很主动的做好一切准备,真贴心。”

徒留面红耳赤的陈巍一人在房间,他实在是无聊打开了手机。他手机一直在震动,全都是周知方发来的消息。他并不想回,在ins搜起今天的冰演评价。看见不少人提起后来出现在冰场上的他,说他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羽生是理想与梦的实践人。羽生至今还在自己热爱的冰面上,而他只是把花滑当做人生的捷径。退役以后完全不接触花滑相关的任何东西,根本不像一个奥运冠军。

没错,花滑对于他们两个人而言的意义本就不同,但是就算是捷径他也付出了热爱的得到了满身的伤痛。

“在看什么,那么专心?”

“没什么,看了你今天冰演的评价。评价都很好,很美很梦幻。”

羽生坐到了他旁边说:“谢谢夸奖,你总是不吝啬于言语上的赞美,却不愿意付出实际行动。比如说喜欢我的风格,可表演风格和我完全没有相似之处呢。在媒体记者面前谈起我滔滔不绝,可是每次看到我却又只敢偷偷靠近。我有那么可怕吗?”

陈巍不知道说些什么,看了眼他半抬头的欲望,主动半跪下去用生涩的口舌开始了舔弄。听着羽生结弦轻笑着说:“这种事倒是一直很主动,不过还是一直这样生涩。所以做爱对于内森君来说是什么?对谁都可以这样吗?”

陈巍想说什么,嘴巴被堵住不能吐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音调。

陈巍吐出了羽生的阴茎,却被一把拉到床上说:“今天有点累了,你坐上来自己动可以吗?”

陈巍从酒店床头柜掏出避孕套,套在羽生结弦的阴茎上。手指捅向已经有几分柔软的后穴,进行扩张。

“说真的我对陈巍选手的心情一直都很复杂,有些时候是真的很讨厌。讨厌你把花滑变得那么难,讨厌你的言行不一。有些时候却也很喜欢,因为你的出现激发着我的进步。告诉我如果不全力以赴是会输的丢掉冠军的,结果果然还是输给你了。”

陈巍一边扩张一边面红耳赤的说:“不是的,不一样的。结弦很完美,艺术且有美好,并且一直如此。”

羽生结弦的眼神变了,他一把将陈巍拉下,翻过身开始用力的抽插了起来。低头给了陈巍一个深吻。

“喜欢吗?”

“喜……欢……”

“是喜欢做爱还是喜欢接吻?”

“是只喜欢你……”

两个人从床上做到了地上,床边丢满了用过的避孕套,到后来陈巍的嗓子甚至叫的有了几分嘶哑。直到体力用尽,浑浑噩噩的入睡。

陈巍醒来的时候,羽生结弦还在睡觉。他看着他恬静的睡颜,小心翼翼的起床,结果浑身酸痛差点没起来。浴袍早都不知道被丢到了哪里,他只好光着身子洗漱拿走已经清洗好的衣服换上离开。

昨天是他们做爱那么多次以来,他第一次主动留宿。虽然说男人在床上的话都不能相信,但是陈巍还是没忍住吐露了心声。还是太久没见面了,不然他不会如此克制不住自己。没有管住自己心的异国炮友,应该是不会再见了吧。

毕竟对于他的表白,羽生没给予任何回应。像自己这样喜欢他的人应该很多吧,唯一的不同是他睡到了偶像,已经足够让人羡慕了。

他穿戴好衣物站在床头,低头吻了一下羽生结弦的侧脸。这吻别似覆水难收,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他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现实不允许他贪心。

陈巍浑身酸痛的开车回了耶鲁,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睡觉。躺在宿舍的床上却睡不着了,他在想结弦醒来会怎么样,想着想着反而睡着了。

等到他醒来已经是下午,他打开手机发现羽生结弦给他发了条消息:有兴趣带我逛逛耶鲁吗?

时间是半个小时前,他立马起床,回了条信息:你在哪?

“很漂亮的樱花树下。”

陈巍快速洗漱好拿好手机出门,他远远看见羽生结弦半靠着樱花树,些许花瓣飘落到他的发间衣角。

他从少年到青年时期藏在心里最深沉的渴望,此时就沐浴在阳光之下微笑的看着他。他甚至都不愿走近改变这幅画面,若此刻静止,时光该有多美好。

羽生结弦摘掉肩膀的落花微笑着说:“没睡醒吗?我还以为内森君迫不及待的回来是为了学习呢。看来宿舍的床比五星级酒店的更舒服呢。”

陈巍走了过去,看着他说:“你怎么来了?”

“来看好学的内森君。顺便内森君告完白就跑让我很困扰呢。”

陈巍觉得整颗心都悬了起来转移话题道:“不是说要逛逛耶鲁吗?我给你带路。”

“是暂时不想听我的回复吗?那我们就先看一下,那栋楼是什么?”

陈巍一边走一边给羽生结弦介绍耶鲁内部,时不时说些自己在学校的一些事情。

“内森君的校园生活很充足呢。不像我,很少去学校,基本都在冰场。学校花了很久才毕业呢。”虽然这样说,但是他的语气里并没有什么遗憾。

“专业不一样吧,学校在这方面管的比较严。”

“耶鲁的研究生好申请吗?”羽生结弦随口问道。

“有奥运金就挺好申请的。”陈巍低头看着地下的草坪略有几分紧张的说。

羽生结弦看着他说:“是吗?那我有两块呢。内森,现在想听我的回答了吗?可是我却不清楚内森昨晚是认真的还是单纯的性之言。”

陈巍抬起头鼓足勇气看着他说:“我爱你,不止曾经现在还有未来。”

“我也爱你,明年还要一起来看樱花哦。”

他们已经在针锋相对的冰场上领略过美好的风景,现在要携手去看更遥远和之前完全不同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