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434双线】所谓最终

Chapter Text

陈巍第四次从房间门口路过。他穿了高领毛衣,金牌余出来的丝带用朝陈楷雯借的夹子固定在脖颈后面,圆盘的形状在堆叠的织物下隐约可见。有点扎紧了,他想。不然怎么会呼吸困难。

美国队的深蓝色羽绒服还穿在陈巍身上,理智告诉他应该快点敲门进去。可他紧张到手心出汗。自己干的事情自己知道有多混账,他本来想gala结束就直接离开,让这四年间心照不宣的疯狂或暧昧的回忆在退役后随时间消散,结弦还是那个所谓的花滑王子,而自己也还是自己阳刚的男大学生。

但结弦来抱了他。为什么?他会怎么看自己?自己戴着金牌来找他,是迎合了他的意思还是自作多情?今天又会怎么被罚--

陈巍猛的抬头,门开了,羽生结弦探出半个身子,脸上是他那标志性的、介于可爱与惊讶之间的表情。

“陈桑是在等着记者报道新科奥运冠军深夜挑衅花滑goat吗?”

“……”

陈巍一下子觉得自己刚才的担心就是矫情,本以为名次的差距多少会影响到情绪,结果真是茶得一如既往。四年了,从平昌那次高高在上的体贴,到后来被夺走冠军时的虚假的尊敬关怀,只要不进入正题,他永远都有戴不完的面具,无论超越几次都始终破不了他的防。

“还是老规矩,陈桑脱好衣服跪着等我,只能叫先生,安全词是paper,但陈桑应该知道自己暂时还不配使用它,是不是?”羽生的声音伴着洗手的水声传出来,他总是这么有针对性地洁癖发作。

我当然知道,陈巍把队服一件件脱下来,在地上跪直,将有些蹭松的夹子重新夹紧,然后背过双手抓住对侧手肘,我甚至不配得到教训。地毯的毛很软很厚,膝盖陷进去时有种被包裹的感觉,没有对话只有水声的时间显得格外长。

羽生终于从卫生间走出来,陈巍没敢抬头,但他用余光瞟见羽生在看到金牌时真情实感地做了个Wow的表情。他莫名其妙有点高兴。

羽生把手按在他的卷发上,“要开始了。”

“这是你的狗链,是不是?”羽生将那枚扎眼的奖牌提起来颠了颠,吊环在喉结上下碾过,奇异的恶心和轻微的痛感让陈巍硬了起来。

羽生伸手到他的颈后把夹子往后挪了挪,“张嘴,”他命令道,把金牌拎出来放到他牙齿之间,拍拍他的脸,“叼好你的狗牌,不能掉下来也不能留下痕迹,否则就别想得到释放了,明白吗?”陈巍没法说话,低头蹭了蹭对方的大腿以做回应。

“准备好自己了吧?”

陈巍含含糊糊应了一声,他当然要做好清洗润滑好才来,结弦的性格在那摆着,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为自己服务。

冰凉的道具没什么阻碍地被塞进体内,陈巍从重量判断它是金属材质,需要用力夹住才能不滑脱。轻微的震动本来并不算刺激,但抵在敏感点上就让人有些招架不住,他刚想咬牙便感觉到奖牌的存在,只得将肌肉绷紧以抵抗强烈的快感。

“真是被人操熟了啊,”他听见结弦嘲讽地说道,“还没开始就想射了吗?”陈巍在心里暗暗咒骂,说得好像不是你每次拦着抱我一样,抱一下就要被调一次,四年的时间,连猴子都他妈能被训熟了。

“今天惩罚手。”羽生带着从衣柜里翻出的皮带走近,把他的手从身后拉出来,摆成一个掌心向上、手臂伸直的上托状态。他坐在了陈巍身前的床上,翘着腿,皮带被折叠,带着劲风毫不留情地击打在手心里。

皮带第十几次或第几十次--疼到记不清数目--落在手上时,陈巍终于没忍住将手臂往后缩了缩。过度的疼痛、不知道下一次落在何处力度如何的紧张、还在分散精力的牙齿和后穴,无一不折磨着他的神经。他直到此时才感觉到结弦压抑在平静表面之下的崩溃,被自己的穷追不舍逼到坚持练习一个不可能完成的4a,最终练到受伤、又因为种种原因甚至未能得到奖牌,他怎么可能不恨?

然而就在他惧怕于自己的退缩会引起何等怒火时,听见了结弦轻轻的叹息,接着冰凉的皮带被放到手心里,痛苦灼热的缓解几乎让他想要感叹出声,但长时间举着的手臂却将重量的增加迅速转化为酸痛反映向大脑。“坚持一会,”过度的疼痛中结弦的声音听着甚至有些模糊,“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呼吸,陈巍告诉自己,以前也不是没有这么疼过,只是手心的疼痛太难以产生快感而已。呼吸,你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带着奖牌来找结弦,你很清楚自己亏欠了他多少,而这是最后一次偿还的机会了。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下去,太娘了,他想,怎么能这就疼哭了呢。

在陈巍的意识陷入越来越迟钝的黑洞时,结弦终于取下了他手上的皮带,紧接着奖牌也被从嘴里拿了出来。他被拉上床瘫坐着,头抵在结弦的锁骨处,无法遏止地轻轻发抖。结弦紧紧搂住他,轻拍他的后背,轻声夸奖他做得很好,不断揉捏他的手臂以缓解酸痛……这是结弦这些年来第一次给他aftercare,也会是最后一次。断头饭做得这么好吃,还叫人怎么安心去死呢?

后穴未曾拿出的道具震动幅度突然加大,伴随着因疼痛逐渐减轻而渐渐引起快感的手掌,他再也无法忍受,微微蜷起身体,阴茎抽搐着将精液释放在结弦黑色的裤子上,颜色的强烈对比使得这种场面显得格外色情。

 

高潮带来的失控让他大脑空白,意识回归的时候才发现结弦还在抱着自己,在自己耳边不断轻声重复些类似错不在你的话,呼吸打在耳廓上,陈巍后腰一阵发麻,忍不住轻轻挣了挣。

羽生留意到他的动作,最后拍拍他的背便伸手放了开来。

“先生,我不是--”结弦的温柔太难得也太稀少了,他一点也不想离开。

羽生指了指脚下的地面,刚才的温和一扫而空,那种因被人疼爱关怀而安心的感觉仿佛是一场虚幻的梦境,乍一看流光溢彩,接近去触碰时却会瞬间破裂消失。“回去跪好,”他说,“好狗狗怎么能光顾着自己爽呢?”

金牌被重新塞回牙齿间,上面还带着先前留下的唾液。这次结弦把它塞得很深,陈巍能感受到自己的嘴角被扯开,像是拔牙时用到的扩嘴器,放置时间太长嘴角都会破裂。舌根被边缘压住,激起轻微的呕吐反射,他用舌尖舔舐奖牌上密布的纹路以分散注意力,在主人面前不能发出无礼的声音,他被教得很好。

羽生将他摆成跪坐的姿势,又抬脚把他的头踩得极低,这才满意地吩咐道:“用手为我服务,不许喊疼,这可是你的荣幸。”

 

羽生结弦其实没有想过要和陈巍从此分开。

人在有捷径可以选择时总会暴露自己的劣根性,他相当清楚这一点。更何况在陈巍心里,花样滑冰永远不会是排在第一位的愿望,他或许会在意外得到大考题目后选择继续复习,但却不会在pcs已经相当客气时潜心打磨自己的节目。

他知道他们的粉丝因为种种原因吵得势不两立,他很理解,但她们有太多不知道的真相。他同陈巍可远远不只是水火不容的对手。平昌颁奖后的夜晚,那个尚且青涩的混蛋来敲自己的门,口口声声宣称短节目发挥太差希望偶像能为他调整心理状态,却在自己示意性地肢体安抚过后满脸通红地起了反应。从那个时候起,他们的关系就变得复杂而暧昧起来。他第一次将自己惯常掩饰在谦逊面孔下的的掌控欲痛痛快快地发泄出来,而陈巍,他能看出来,也相当沉醉于偶像的“教导”。他们约定拥抱为暗示动作,在之后每一次同台竞技的夜晚分享他们见不得光的秘密。他有时候甚至会自嘲地想,陈巍一次次超过自己是否算是自己亲手造下的孽,毕竟他似乎是真的在自己的调教后将心理状态稳了下来。

他当然也会不甘心,自己一生追求,愿意为之付出健康甚至生命的事业被另一个人如此草率地对待,谁能不感觉憋屈呢?他于是在每一个暧昧的晚上将这些情绪尽数砸到他的身上,但看着他一次次默默承受自己所有的怒火,一次次端正地跪在地毯上用始终不变的敬仰眼神看着自己,一次次用勃发的欲望证明他从未背叛过自己。他们的关系从王者与骑士变成旧王与新王,情感也在发酵中慢慢升温。爱会改变一个人多少?羽生不知道,但他知道在自由滑过后,自己最终放下了一切纠葛。他知道陈巍也爱自己,狗狗不会说话,但眼神是做不了假的。退役在即,他想跟他谈一场正常的恋爱了。

于是羽生在gala退场前拦住并拥抱了他,等待着他给自己发消息确定地点,然后在无人的角落里揭开彼此的面具,他褪去虚假的体贴,他抛掉淡漠的伪装,相拥、亲吻,像一对真正的情侣一样互诉衷肠。

但他直接来到了他的门口。狗狗太蠢了,他想,永远不可能懂得自己的一切暗示。他站在门后,通过猫眼清晰地看出他的紧张,这还叫人怎么坦白呢?酥麻的感觉电流般流窜过全身,一个天生的捕猎者怎么会放过找上门来的动物。

 

游离的思绪回归现实。

羽生终于不在衣冠楚楚,他将硬得发疼的阴茎释放出来,抓着陈巍刚被打到红肿的手放到上面。他的手真的很漂亮,不是男生常被称赞的手指修长、指节分明,而是女孩子一般柔软灵活,或许是小时候练习舞蹈的后遗症,他在比赛时总会带着芭蕾手型晃来晃去,简陋服装塑造出的一点阳刚之气便被尽数从柔软的指尖散去。

陈巍跪坐在地上,双手举高拢住结弦的性器,用掌心缓缓摩挲粗大的柱身。他手臂的肌肉仍在因之前的长时间前举而酸痛,掌心的疼痛本来已经转化为一阵阵钝感的麻痒,却在被强迫进行碰触后重新开始火辣辣地发疼。他禁不住发出破碎的嘶声,破过一次防之后泪水变得不值钱起来,此时正伴着疼痛和莫名其妙的委屈涌出来,低头时视野中复杂的地毯花纹被模糊成了一团。

羽生看着陈巍蜷在地上轻轻吸气,疼到浑身绷紧却不敢丝毫怠慢手上的动作,他的身体反应不可控制地加重,本不至于被手活引起的快感顺着后腰攀上,迅速覆盖全身,性器前端的孔隙翕张,吐出点乳白的液体。

羽生心中不禁暗暗叹气,果然已经没法完全狠下心来了,以前自己可没在他示弱时这么心软过。

“抬头吧,我允许你用脸配合你的手。”

陈巍在忙碌间惊讶抬头,眼圈还有些红。他太爱结弦的身体了,从纤细到不盈一握的腰肢,到生长得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再到与外貌身材反差相当大的生殖器官,说不好是因为仰慕结弦而爱上这样的身材,还是因为身材才会甘愿成为他的忠实的看家犬。

他渴盼地跪立起来,金牌还叼在嘴里,于是他微微闭眼,侧过头用脸颊急切地蹭着龟头,将液体尽数转移到自己的脸上。手也还在坚持工作着,从手心到手背 ,红肿到白皙的过渡相当明显。明天一定要记得全程戴好手套,他不合时宜地走了神,不然怎么解释得清自己做了些什么。

陈巍的手指在阴茎上缓缓摩挲,不时加重力道握紧按压,使得掌心的疼痛愈发加剧。羽生从来不愿在床伴面前刻意掩饰自己得到的愉悦,于是他眯起眼睛,随着对方的动作昂起头轻轻喘息,尖牙碾住下唇,偶尔随着握紧的动作哼出几声。薄汗从额头沁出来,将发丝润湿成一缕一缕。

不过其实不算太爽,他在心里暗暗评判,看来这几年来虽有长进却也不大。正想借机调笑几句以便欣赏许久不曾见过的羞窘姿态,却感受到冰凉的硬物在前端摩擦--陈正用金牌的吊环轻戳自己的龟头,不曾对反应加以控制的结果便是轻颤着嗯出长长一声,勾得身下正在奋力讨好那根东西的陈巍喉咙发干。

他从极致的享受中回过神来,伸手将五指深深插入陈的发根处,稍加用力便让他昂起头来。脖子上的丝带本就被系短到只够陈巍勉强衔住金牌,此时被迫突然昂头,来不及反应之下奖牌便骤然磕在下排牙齿上,他吃痛下意识张开嘴,刻上牙印的圆盘随即坠回到胸前--一切发生得太快,他被抓住头发,抬眼便看到结弦似笑非笑的神情。完了。他感受着自己还挺立着的阴茎,最后一次同结弦上床的机会就这么被自己在几秒之间摧毁殆尽。

“……算了,不全是你的错。好好利用你的喉咙,表现足够好的话,我会原谅你的。”

Not all your fault.

陈巍对这句话几乎产生了ptsd。他太多次在精疲力竭的时刻听到yuzu轻轻咬字将这几个词吐出来,或许是真心,又或许只是被服侍舒服之后的虚假奖赏。但无论如何,它总警醒着自己,让自己不得不面对现实--自己亏欠了结弦太多。

陈巍迎向结弦打量又隐含期待的目光,选择在行动上做出偿还。他张大因为叼住金牌太久而酸痛的口腔,微抬起头,缓缓将一整根家伙顺着角度纳入其中。喉口几乎被完全堵塞使他近乎窒息,于是只得努力改变角度,将呼吸放得轻而缓,试图从空隙中汲取生存所需的氧气。平稳悠长的呼吸同样使他有机会对抗呕吐反射的来袭,过滤掉会引起主人不快的多余声响,吞吐时只剩下肌肉不受控制的收缩,同有意为之的吞咽一道带给结弦极致的刺激。

伴着拖出长长音调的呻吟,结弦最终还是射在了自己的嗓子里。陈巍毫不意外地呛住,匆匆咽下一部分便伏在地毯上咳得喘不过气来,却始终不敢将白浊真正咳出来。

羽生从床边滑下来坐到地上,搂住陈巍轻拍背脊,亲吻他的发丝和脸颊,告诉他自己为他克服本能的努力而感动,为他尽心的侍奉而愉悦。他会给他更好的。

骗子。陈巍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意料之中地看到羽生一改方才的温和,踢踢自己的小腹示意重新摆好跪姿,之后便爬回床头,有些百无聊赖地从柜子上捞起有javi签名壳子的iPod摆弄起来。

他酸得牙根发痒,明知不该对结弦的事情过多质疑,却忍不住咬牙切齿地从唇缝间一字一句地往出蹦词:“他究竟哪点好?”自己究竟比不过他什么?年少时在陪伴中产生感情固然可以理解,但从泄露节目到评判找借口,为什么一次次的背刺还不能让他从莫名其妙的敬仰中清醒过来?

嗯?羽生敷衍地应了一句,大概是在忙着看什么消息,过了好一会才从屏幕里抬起头与他对视:“怎么了?”

……没什么。陈巍秒怂,慌乱地收回目光。结弦似乎是选择不再去纠结,陈巍松了口气的同时却不禁更憋屈了。

“上床来,今天可以给你一次正式的。”

陈巍惊喜地抬起头,直起身来便往床上爬去,随即却因为跪得太久肢体僵硬在床边绊了一下,被结弦不加掩饰的嘲笑声羞得满脸通红。等到终于爬到床头,结弦扯住金牌把他的背抵到床板上,随后又松开夹子摘下它,放在手心翻来覆去地摩挲打量,宇宙星辰一般的精致雕刻纹路在灯光下微微闪光。

“我其实很喜欢今年的设计,”他轻声说,似笑非笑地扫了陈巍一眼,“可惜一块也没拿到。”

陈巍心慌了一刹,正想说些什么,却见结弦玩腻了似的将奖牌扔到一旁的床头柜上,把原本只拉下一角的运动裤完全褪去--他的股间黏黏腻腻地被透明液体覆盖上一层,脱下内裤时它们拉出长长的丝线,惹得结弦嫌弃地啧了一声。

陈巍震惊到眼神发直,他们之间的暧昧向来止步于手指或唇齿,他也一向习惯于准备好自己以便结弦借助道具进行教训……突然间想起进门后漫长的洗手声音,他恍然醒悟,原来眼下的场面并不是没有预兆。

羽生为他震惊的反应感到满意。他并没有做bottom的经验,只在曾经刷到科普视频时得到过些许理论知识,今天的准备也不过是看到陈带着金牌上门后惊喜之下的心血来潮。他来到陈的身前,对好角度缓缓坐了下去。有点疼,他想,进度慢得叫人不耐烦,看来视频里并不是危言耸听。不过怕疼的人当不了运动员,更当不了两届奥运冠军得主,于是他松懈掉大腿支撑的力气,任身体下落的重量将陈的另外一半纳进体内。

陈巍不知所措地将手环上结弦不盈一握的腰,刚想提供些支撑就见他堪称狠心地一下坐实,结果被痛得攀住自己的肩膀大口喘息,肛门括约肌保护性地收缩,从未经历过如此刺激的自己险些不经允许直接早泄出来。

他强忍激烈的欲望轻拍结弦的背,等待他从疼痛中缓过神来,劝他慢些动作以免伤到自己。结弦不置可否地应了声,很快又重新动作起来,起伏间大腿的肌肉绷出惊人的线条,原本吃痛的喘息在两人渐入佳境后也变成了绵长黏糊的低吟。结弦似乎是极易出汗的体质,陈巍看了那么多次比赛,几乎每一次都能在录像末尾看到如同刚被从水中捞出的他。此时也是如此,汗水浸透了他的整张脸颊,一颗颗水滴汇聚在下巴尖上,随着频繁的起落动作被摇晃下来,砸在自己的身上。

陈巍在享受之余为这种毫无互动的性爱略感无奈,结弦投入于自我取悦的行为仿佛是把他当成了一根按摩棒,然而就在陈巍忍不住开始配合他挺身时,结弦已经开始颤抖着身体收紧后穴--他第一次便用后穴达到了高潮。陈巍被绞紧的动作逼得再也忍耐不住,来不及将阴茎抽出便射在了结弦身体里面。

羽生精疲力竭之下脱力倚在陈巍身上,狠狠掐住他的侧腰来惩罚他未经准许的内射。陈巍闷哼一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话来不及说完,结弦已经喘匀了气息,毫不留恋地翻身从他身上滚下,股间透明与白色液体缓缓溢出。

羽生伸手捞过金牌的丝带,看也不看便往后甩去,陈巍匆忙起身抓住以防砸到墙上磕出痕迹,还来不及收起,另一个物件又迎面扑来。

是那个签着费尔南德兹名字的iPod壳。

本打算死缠烂打留下来,在这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结弦好好清理,看他睡下再离开的心思瞬间被抛之脑后,陈巍将早已变黄的软胶壳攥在手心,脑子一片空白地套好衣服,走出房间时几乎要同手同脚。

结弦是什么意思?是想起太久没换iPod壳顺手托自己帮忙丢掉?今夜真的如他所想是最后一次吗?还是--陈巍不敢想下去,希望诞生后再迎来的失望总会格外令人痛苦。他只是在回到自己的酒店房间之后辗转反侧,数次拿起手机想要发消息问清楚,又数次放了下去。

陈巍在第二天的清晨顶着黑眼圈踏上返回国家的飞机,告诉每个询问的人自己在gala后过于激动以致失眠到深夜,起飞在即,他最后一次按开手机刷新消息,看到了来自yuzu的三条未读。

“陈桑昨天那么爽,晚上一定睡得很好吧:p”

“这可不会是最后一次见面呀,我猜Ilia需要一个滑行教练,陈桑觉得呢🧐”

“陈桑现在是没有女朋友的吧?”

-end-

Chapter Text

陈巍第四次从房间门口路过。他穿了高领毛衣,金牌余出来的丝带用朝陈楷雯借的夹子固定在脖颈后面,圆盘的形状在堆叠的织物下隐约可见。有点扎紧了,他想。不然怎么会呼吸困难。

美国队的深蓝色羽绒服还穿在陈巍身上,理智告诉他应该快点敲门进去。可他紧张到手心出汗。自己干的事情自己知道有多混账,他本来想gala结束就直接离开,让这四年间心照不宣的疯狂或暧昧的回忆在退役后随时间消散,结弦还是那个所谓的花滑王子,而自己也还是自己阳刚的男大学生。

但结弦来抱了他。为什么?他会怎么看自己?自己戴着金牌来找他,是迎合了他的意思还是自作多情?今天又会怎么被罚--

陈巍猛的抬头,门开了,羽生结弦探出半个身子,脸上是他那标志性的、介于可爱与惊讶之间的表情。

“陈桑是在等着记者报道新科奥运冠军深夜挑衅花滑goat吗?”

“……”

陈巍一下子觉得自己刚才的担心就是矫情,本以为名次的差距多少会影响到情绪,结果真是茶得一如既往。四年了,从平昌那次高高在上的体贴,到后来被夺走冠军时的虚假的尊敬关怀,只要不进入正题,他永远都有戴不完的面具,无论超越几次都始终破不了他的防。

“还是老规矩,陈桑脱好衣服跪着等我,只能叫先生,安全词是paper,但陈桑应该知道自己暂时还不配使用它,是不是?”羽生的声音伴着洗手的水声传出来,他总是这么有针对性地洁癖发作。

我当然知道,陈巍把队服一件件脱下来,在地上跪直,将有些蹭松的夹子重新夹紧,然后背过双手抓住对侧手肘,我甚至不配得到教训。地毯的毛很软很厚,膝盖陷进去时有种被包裹的感觉,没有对话只有水声的时间显得格外长。

羽生终于从卫生间走出来,陈巍没敢抬头,但他用余光瞟见羽生在看到金牌时真情实感地做了个Wow的表情。他莫名其妙有点高兴。

羽生把手按在他的卷发上,“要开始了。”

“这是你的狗链,是不是?”羽生将那枚扎眼的奖牌提起来颠了颠,吊环在喉结上下碾过,奇异的恶心和轻微的痛感让陈巍硬了起来。

羽生伸手到他的颈后把夹子往后挪了挪,“张嘴,”他命令道,把金牌拎出来放到他牙齿之间,拍拍他的脸,“叼好你的狗牌,不能掉下来也不能留下痕迹,否则就别想得到释放了,明白吗?”陈巍没法说话,低头蹭了蹭对方的大腿以做回应。

“准备好自己了吧?”

陈巍含含糊糊应了一声,他当然要做好清洗润滑好才来,结弦的性格在那摆着,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为自己服务。

冰凉的道具没什么阻碍地被塞进体内,陈巍从重量判断它是金属材质,需要用力夹住才能不滑脱。轻微的震动本来并不算刺激,但抵在敏感点上就让人有些招架不住,他刚想咬牙便感觉到奖牌的存在,只得将肌肉绷紧以抵抗强烈的快感。

“真是被人操熟了啊,”他听见结弦嘲讽地说道,“还没开始就想射了吗?”陈巍在心里暗暗咒骂,说得好像不是你每次拦着抱我一样,抱一下就要被调一次,四年的时间,连猴子都他妈能被训熟了。

“今天惩罚手。”羽生带着从衣柜里翻出的皮带走近,把他的手从身后拉出来,摆成一个掌心向上、手臂伸直的上托状态。他坐在了陈巍身前的床上,翘着腿,皮带被折叠,带着劲风毫不留情地击打在手心里。

皮带第十几次或第几十次--疼到记不清数目--落在手上时,陈巍终于没忍住将手臂往后缩了缩。过度的疼痛、不知道下一次落在何处力度如何的紧张、还在分散精力的牙齿和后穴,无一不折磨着他的神经。他直到此时才感觉到结弦压抑在平静表面之下的崩溃,被自己的穷追不舍逼到坚持练习一个不可能完成的4a,最终练到受伤、又因为种种原因甚至未能得到奖牌,他怎么可能不恨?

然而就在他惧怕于自己的退缩会引起何等怒火时,听见了结弦轻轻的叹息,接着冰凉的皮带被放到手心里,痛苦灼热的缓解几乎让他想要感叹出声,但长时间举着的手臂却将重量的增加迅速转化为酸痛反映向大脑。“坚持一会,”过度的疼痛中结弦的声音听着甚至有些模糊,“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呼吸,陈巍告诉自己,以前也不是没有这么疼过,只是手心的疼痛太难以产生快感而已。呼吸,你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带着奖牌来找结弦,你很清楚自己亏欠了他多少,而这是最后一次偿还的机会了。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下去,太娘了,他想,怎么能这就疼哭了呢。

在陈巍的意识陷入越来越迟钝的黑洞时,结弦终于取下了他手上的皮带,紧接着奖牌也被从嘴里拿了出来。他被拉上床瘫坐着,头抵在结弦的锁骨处,无法遏止地轻轻发抖。结弦紧紧搂住他,轻拍他的后背,轻声夸奖他做得很好,不断揉捏他的手臂以缓解酸痛……这是结弦这些年来第一次给他aftercare,也会是最后一次。断头饭做得这么好吃,还叫人怎么安心去死呢?

后穴未曾拿出的道具震动幅度突然加大,伴随着因疼痛逐渐减轻而渐渐引起快感的手掌,他再也无法忍受,微微蜷起身体,阴茎抽搐着将精液释放在结弦黑色的裤子上,颜色的强烈对比使得这种场面显得格外色情。

 

高潮带来的失控让他大脑空白,意识回归的时候才发现结弦还在抱着自己,在自己耳边不断轻声重复些类似错不在你的话,呼吸打在耳廓上,陈巍后腰一阵发麻,忍不住轻轻挣了挣。

羽生留意到他的动作,最后拍拍他的背便伸手放了开来。

“先生,我不是--”结弦的温柔太难得也太稀少了,他一点也不想离开。

羽生指了指脚下的地面,刚才的温和一扫而空,那种因被人疼爱关怀而安心的感觉仿佛是一场虚幻的梦境,乍一看流光溢彩,接近去触碰时却会瞬间破裂消失。“回去跪好,”他说,“好狗狗怎么能光顾着自己爽呢?”

金牌被重新塞回牙齿间,上面还带着先前留下的唾液。这次结弦把它塞得很深,陈巍能感受到自己的嘴角被扯开,像是拔牙时用的扩嘴器,放置时间太长嘴角都会破裂。舌根被边缘压住,激起轻微的呕吐反射,他用舌尖舔舐奖牌上密布的纹路以分散注意力,在主人面前不能发出无礼的声音,他被教得很好。

羽生将他摆成跪坐的姿势,又抬脚把他的头踩得极低,这才满意地吩咐道:“用手为我服务,不许喊疼,这可是你的荣幸。”

 

羽生结弦其实没有想过要和陈巍从此分开。

人在有捷径可以选择时总会暴露自己的劣根性,他相当清楚这一点。更何况在陈巍心里,花样滑冰永远不会是排在第一位的愿望,他或许会在意外得到大考题目后选择继续复习,但却不会在pcs已经相当客气时潜心打磨自己的节目。

他知道他们的粉丝因为种种原因吵得势不两立,他很理解,但她们有太多不知道的真相。他同陈巍可远远不只是水火不容的对手。平昌颁奖后的夜晚,那个尚且青涩的混蛋来敲自己的门,口口声声宣称短节目发挥太差希望偶像能为他调整心理状态,却在自己示意性地肢体安抚过后满脸通红地起了反应。从那个时候起,他们的关系就变得复杂而暧昧起来。他第一次将自己惯常掩饰在谦逊面孔下的的掌控欲痛痛快快地发泄出来,而陈巍,他能看出来,也相当沉醉于偶像的“教导”。他们约定拥抱为暗示动作,在之后每一次同台竞技的夜晚分享他们见不得光的秘密。他有时候甚至会自嘲地想,陈巍一次次超过自己是否算是自己亲手造下的孽,毕竟他似乎是真的在自己的调教后将心理状态稳了下来。

他当然也会不甘心,自己一生追求,愿意为之付出健康甚至生命的事业被另一个人如此草率地对待,谁能不感觉憋屈呢?他于是在每一个暧昧的晚上将这些情绪尽数砸到他的身上,但看着他一次次默默承受自己所有的怒火,一次次端正地跪在地毯上用始终不变的敬仰眼神看着自己,一次次用勃发的欲望证明他从未背叛过自己。他们的关系从王者与骑士变成旧王与新王,情感也在发酵中慢慢升温。爱会改变一个人多少?羽生不知道,但他知道在自由滑过后,自己最终放下了一切纠葛。他知道陈巍也爱自己,狗狗不会说话,但眼神是做不了假的。退役在即,他想跟他谈一场正常的恋爱了。

于是羽生在gala退场前拦住并拥抱了他,等待着他给自己发消息确定地点,然后在无人的角落里揭开彼此的面具,他褪去虚假的体贴,他抛掉淡漠的伪装,相拥、亲吻,像一对真正的情侣一样互诉衷肠。

但他直接来到了他的门口。狗狗太蠢了,他想,永远不可能懂得自己的一切暗示。他站在门后,通过猫眼清晰地看出他的紧张,这还叫人怎么坦白呢?酥麻的感觉电流般流窜过全身,一个天生的捕猎者怎么会放过找上门来的动物。

 

游离的思绪回归现实。

羽生终于不在衣冠楚楚,他将硬得发疼的阴茎释放出来,抓着陈巍刚被打到红肿的手放到上面。他的手真的很漂亮,不是男生常被称赞的手指修长、指节分明,而是女孩子一般柔软灵活,或许是小时候练习舞蹈的后遗症,他在比赛时总会带着芭蕾手型晃来晃去,简陋服装塑造出的一点阳刚之气便被尽数从柔软的指尖散去。

陈巍跪坐在地上,双手举高拢住结弦的性器,用掌心缓缓摩挲粗大的柱身。他手臂的肌肉仍在因之前的长时间前举而酸痛,掌心的疼痛本来已经转化为一阵阵钝感的麻痒,却在被强迫进行碰触后重新开始火辣辣地发疼。他禁不住发出破碎的嘶声,破过一次防之后泪水变得不值钱起来,此时正伴着疼痛和莫名其妙的委屈涌出来,低头时视野中复杂的地毯花纹被模糊成了一团。

羽生看着陈巍蜷在地上轻轻吸气,疼到浑身绷紧却不敢丝毫怠慢手上的动作,他的身体反应不可控制地加重,本不至于被手活引起的快感顺着后腰攀上,迅速覆盖全身,性器前端的孔隙翕张,吐出点乳白的液体。

羽生心中不禁暗暗叹气,果然已经没法完全狠下心来了,以前自己可没在他示弱时这么心软过。

“抬头吧,我允许你用脸配合你的手。”

陈巍在忙碌间惊讶抬头,眼圈还有些红。他太爱结弦的身体了,从纤细到不盈一握的腰肢,到生长得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再到与外貌身材反差相当大的生殖器官,说不好是因为仰慕结弦而爱上这样的身材,还是因为身材才会甘愿成为他的忠实的看家犬。

他渴盼地跪立起来,金牌还叼在嘴里,于是他微微闭眼,侧过头用脸颊急切地蹭着龟头,将液体尽数转移到自己的脸上。手也还在坚持工作着,从手心到手背 ,红肿到白皙的过渡相当明显。明天一定要记得全程戴好手套,他不合时宜地走了神,不然怎么解释得清自己做了些什么。

陈巍的手指在阴茎上缓缓摩挲,不时加重力道握紧按压,使得掌心的疼痛愈发加剧。羽生从来不愿在床伴面前刻意掩饰自己得到的愉悦,于是他眯起眼睛,随着对方的动作昂起头轻轻喘息,尖牙碾住下唇,偶尔随着握紧的动作哼出几声。薄汗从额头沁出来,将发丝润湿成一缕一缕。

不过其实不算太爽,他在心里暗暗评判,看来这几年来虽有长进却也不大。正想借机调笑几句以便欣赏许久不曾见过的羞窘姿态,却感受到冰凉的硬物在前端摩擦--陈正用金牌的吊环轻戳自己的龟头,不曾对反应加以控制的结果便是轻颤着嗯出长长一声,勾得身下正在奋力讨好那根东西的陈巍喉咙发干。

他从极致的享受中回过神来,伸手将五指深深插入陈的发根处,稍加用力便让他昂起头来。脖子上的丝带本就被系短到只够陈巍勉强衔住金牌,此时被迫突然昂头,来不及反应之下奖牌便骤然磕在下排牙齿上,他吃痛下意识张开嘴,刻上牙印的圆盘随即坠回到胸前--一切发生得太快,他被抓住头发,抬眼便看到结弦似笑非笑的神情。完了。他感受着自己还挺立着的阴茎,最后一次同结弦上床的机会就这么被自己在几秒之间摧毁殆尽。

“……算了,不全是你的错。好好利用你的喉咙,表现足够好的话,我会原谅你的。”

Not all your fault.

陈巍对这句话几乎产生了ptsd。他太多次在精疲力竭的时刻听到yuzu轻轻咬字将这几个词吐出来,或许是真心,又或许只是被服侍舒服之后的虚假奖赏。但无论如何,它总警醒着自己,让自己不得不面对现实--自己亏欠了结弦太多。

陈巍迎向结弦打量又隐含期待的目光,选择在行动上做出偿还。他张大因为叼住金牌太久而酸痛的口腔,微抬起头,缓缓将一整根家伙顺着角度纳入其中。喉口几乎被完全堵塞使他近乎窒息,于是只得努力改变角度,将呼吸放得轻而缓,试图从空隙中汲取生存所需的氧气。平稳悠长的呼吸同样使他有机会对抗呕吐反射的来袭,过滤掉会引起主人不快的多余声响,吞吐时只剩下肌肉不受控制的收缩,同有意为之的吞咽一道带给结弦极致的刺激。

伴着拖出长长音调的呻吟,结弦最终还是射在了自己的嗓子里。陈巍毫不意外地呛住,匆匆咽下一部分便伏在地毯上咳得喘不过气来,却始终不敢将白浊真正咳出来。

羽生从床边滑下来坐到地上,搂住陈巍轻拍背脊,亲吻他的发丝和脸颊,告诉他自己为他克服本能的努力而感动,为他尽心的侍奉而愉悦。他会给他更好的。

骗子。陈巍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意料之中地看到羽生一改方才的温和,踢踢自己的小腹示意重新摆好跪姿,之后便爬回床头,有些百无聊赖地从柜子上捞起有javi签名壳子的iPod摆弄起来。

他酸得牙根发痒,明知不该对结弦的事情过多质疑,却忍不住咬牙切齿地从唇缝间一字一句地往出蹦词:“他究竟哪点好?”自己究竟比不过他什么?年少时在陪伴中产生感情固然可以理解,但从泄露节目到评判找借口,为什么一次次的背刺还不能让他从莫名其妙的敬仰中清醒过来?

嗯?羽生敷衍地应了一句,大概是在忙着看什么消息,过了好一会才从屏幕里抬起头与他对视:“怎么了?”

……没什么。陈巍秒怂,慌乱地收回目光。结弦似乎是选择不再去纠结,陈巍松了口气的同时却不禁更憋屈了。

“上床来,今天可以给你一次正式的。”

陈巍惊喜地抬起头,直起身来便往床上爬去,随即却因为跪得太久肢体僵硬在床边绊了一下,被结弦不加掩饰的嘲笑声羞得满脸通红。等到终于爬到床头,结弦扯住金牌把他的背抵到床板上,随后又松开夹子摘下它,放在手心翻来覆去地摩挲打量,宇宙星辰一般的精致雕刻纹路在灯光下微微闪光。

“我其实很喜欢今年的设计,”他轻声说,似笑非笑地扫了陈巍一眼,“可惜一块也没拿到。”

陈巍心慌了片刻,然而没等他犹犹豫豫地说出些什么,结弦已经将丝带重新套到了他的脖子上,膝盖不轻不重地落在两腿之间碾了一下,随即抽身离去,一手撑着床沿轻盈地翻下床去:“狗狗的后穴还不够松软哦,让你准备好自己可不只是能勉强塞下玩具就可以了。”

巨大的信息量让陈巍一时缓不过神来,不只是要容纳玩具?那还有什么?结弦的……他抿着唇扭过脸去,甚至不愿将视线追在不知为何突然下床的结弦身上。虽然已经被调教了记不清多少次,他却始终逃避似的坚信自己应当是在上面的那一个--看看羽生纤细的身材和精致的考斯藤,再看看他玻璃娃娃一般易碎的、脆弱的、至今仍会时常犯哮喘的身体,他怎么会选择上了阳刚的自己呢?

他被不远处柜门拉开的动静吸引,回过头去便看到结弦将春天来了的服装从衣架上扒下来,褪下T恤将考斯藤换了上去。“把拉链拉上来”,结弦回到床边,背过身,语气一如既往地颐指气使。

精准量着尺寸贴身定制的衣服并不很好穿,在为4A增肌后这身衣服便更显得紧绷。陈巍来不及再纠结上下的问题,手忙脚乱地寻找隐蔽的拉链头,又努力拢紧上部以便顺利拉上。结弦配合着他的动作向后开肩,本就明显的肩胛骨突兀地收拢起来,在浅粉布料的衬托下仿佛一只缓缓振翅的蝴蝶,美丽、瘦削,不知何时便会腾空飞起,消失在视线无法追及的天边。

他在结弦不耐的啧声中拢好最后一点距离,为方才大片的肌肤裸露和直白的皮肤接触而面红耳赤。算了,他想,以后大约再也见不到面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又有什么可计较的呢?

于是等羽生翻出手套戴好再回过身时,见到的便是一只手扯着被角掩住双眼、轻哼将另一只手的手指塞进身体里的陈巍。幸亏没有选择直接挑明,他在无法被看见的被子另一端高高挑起眉毛,露出个颇感惊奇的笑,不然可看不见这样自我攻略到默默接受的场面。

他走上前前去扯下那一层只能评价为聊胜于无的遮羞布,陈巍正努力扩开两指以充分扩张迎接他的进入,被迫直视逃避的对象简直羞愤欲死,却又在瞥见被薄纱衣物勾勒出的完美身材轮廓时喜欢到喉结滚动。然而正如许许多多次在赛场旁直面结弦,他又不争气地移开目光,僵直了身体,手指扩张的动作也不知所措地停了下来。

羽生戏谑地观察着他的一系列反应,为这人竟能在保持了四年ds关系后仍然如此纯情暗暗惊叹。他板下脸刻意扮出不满的神情,将套了手套的指节挤进陈巍的身体,润滑液浸透薄薄的布料,湿热的触感渐渐变得明显,“你在等什么?”他训斥道,“难道希望我为你的准备不充分等待吗?”

四根手指共同动作总归要比一个人努力容易得多,在被完全润湿了第二块布料过后,手套终于包裹着细长的手指离开了陈巍的后穴--它在那已被同化的材料撤开时伸出长长的拉丝试图挽留,却被其主人无情地蹭在陈巍柔软的小腹上断绝了关系。

羽生将还未反应过来的陈巍搡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尴尬地最后撤出手指,按照自己的要求趴跪在床上,“手伸过去握紧床头,不许松开,头也不许抬过手臂,明白吗?”

陈巍在真正被进入时并未感觉到多少疼痛,或许是运动员的阈值更高,或许是掌心的疼痛太过令人分心,又或许是准备工作确实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总之结弦壮观的性器颇为顺利地进入到软和紧致的肉穴之中,很快便借着渐渐加快的进出动作顶到最敏感的区域,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从交合处蔓延向全身,房间里压抑的轻哼再没有停下。

衣服下摆透明的花边并不柔软,随着进出一次次摩擦过身体,留下不少浅淡的红痕。羽生手上捏着他腰间的软肉,想到这样的体脂率居然能毫无压力地做到五四,不禁带着点酸意狠狠掐了几下。陈巍本就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再无法抑制发出声音的冲动,放开喉咙溢出了一声呻吟。

羽生为这从来没欣赏过的声音感到新奇--平时总压低嗓音迅速吐字的人竟然能在这时候泄出尖软的本音来。他于是恶趣味地试图逼出更多呻吟,被润滑液濡湿的指尖掐上乳头不停捻动,身下的动作也愈发针对而猛烈。像是打开便被水流冲击得再也无法关上的大坝,陈巍无法抵抗多方面的围攻带来的快感,呻吟声一声比一声大,哽咽着重复些表达衷心的话,请求结弦允许自己释放。

掐着阴茎根部的手指松开,陈巍在“come”的声音中抽动着射干净了最后一点汁水,羽生也随即释放在他的身体里,两人精疲力竭地瘫倒回床上,只安静地听着彼此尚未平息的喘气声,水钻紧贴皮肤,指尖流连于腰间。羽生扯下手套,将手指插进对方柔软蓬松的卷发间缓缓抚着,喜欢吗,他轻声问。

喜欢,陈巍的回答还带着哭腔,像是鼓起了这辈子最大的勇气,这可以不是最后一次吗?他轻轻问道。

羽生没有应声,只是抚着他的头发,无声地等待呼吸平稳下来,在陈巍自觉起身穿好衣服准备离开时凑上前去,于唇角落下了一个轻轻的、流于表面的吻。

“对了”,羽生小声嘟囔着,绕回到床头柜,卸下ipod壳塞到陈巍的手里,“你不提我都快忘了,这个随你处置吧。”

本想好好告别的心思被忘得干净,陈巍将早已变黄的软胶壳攥在手心,脑子一片空白地套好外套,走出房间时几乎要同手同脚。

结弦为什么会把它给自己?今夜真的如他所想是最后一次吗?还是--陈巍不敢想下去,希望诞生后再迎来的失望总会格外令人痛苦。他只是在回到自己的酒店房间之后辗转反侧,数次拿起手机想要发消息问清楚,又数次放了下去。

陈巍在第二天的清晨顶着黑眼圈踏上返回国家的飞机,告诉每个询问的人自己在gala后过于激动以致失眠到深夜,起飞在即,他最后一次按开手机刷新消息,看到了来自yuzu的三条未读。

“陈桑昨天那么爽,晚上一定睡得很好吧:p”

“这可不会是最后一次见面呀,我猜Ilia需要一个教练帮他提高滑行和旋转,陈桑觉得呢🧐”

“陈桑现在是没有女朋友的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