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聽說人在生病時,會特別想念某個人01

Chapter Text

*設定箱根學園是住宿制的
*時間設定在開學後,黃金周前

一如往常的,在下課後進行社團活動,並在一定的時間內完成練習。騎在最前頭的福富率領三年級的成員先回到社團休息室。最先走進去的福富打開屬於自己的櫃子開始更衣。隨後進去的新開則是坐在椅子上吃著營養棒。第三個進去的荒北則是坐在椅子上擦汗。最後進去的東堂,大家本來以為東堂又要跟平常一樣,邊擦汗邊打電話給總北的卷島。

出乎意料的是,東堂今天並沒有進去休息室就打給總北的卷島,而是坐在椅子上發呆。感到奇怪的荒北覺得訝異,不同於以往吵鬧的東堂,今天安靜過分的東堂讓荒北覺得東堂吃錯藥了。休息室的門被結束練習的真波和泉田打開了。開門後沒有以往的說話聲讓真波感到訝異,隨即脫口說出:「今天的東堂學長是不是怪怪的?」

經真波這樣一說,泉田和新開也察覺到東堂今天的確和平常不一樣。即使被真波這樣說,東堂依舊沒有任何話語更讓全休息室的人感到訝異。終於忍不住的荒北起身走到東堂面前,對著東堂狂說:「喂喂東堂,你今天怎麼了啊?怎麼不像平常一樣打電話給總北的卷島啊?」

東堂仍舊沉默。

終於受不了的荒北拼命的搖著東堂的身體,但東堂也因為荒北的搖晃而就此躺在椅子上,臉上還微微泛紅看起來挺難受。即使是這樣的東堂,依舊喊著:「小卷、小卷⋯⋯」看到倒下去的東堂,大家都停止自己原本的動作,圍在東堂附近。

「靖友,你欺負東堂啊?」看著倒下去的東堂,嘴裡仍是吃著營養棒的新開得到一個結論。
「蛤?誰欺負他了啊?你有點眼睛看一下好不好?這傢伙是自己倒下去的。」荒北指著倒下去的東堂對新開說。他確實沒欺負東堂沒錯,只是稍微搖晃東堂的身體而已。

感到奇怪的福富,在荒北跟新開說話的同時,將手伸到東堂的額頭摸一摸。「好燙⋯⋯」

「東堂學長是發燒了吧?」泉田看著倒下去的東堂,總算說出比較像正常人的答案。看著躺在椅子上的東堂,眾人得到一個結論,他們決定把東堂送回宿舍。
「那要由誰來揹東堂(學長)阿?」不知誰說的這句話,讓眾人不約而同地想用猜拳來決定。

最後⋯⋯

「這傢伙真是吵死了,生病就生病的還一直說著小卷小卷,到底是有多愛他啊?」荒北揹著東堂,新開負責拿兩人的書包,於是眾人朝東堂的房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