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hen Passions Trance Is Overpast

Work Text:

After the slumber of the year,
The woodland violets reappear[1].

 

这是Lou Reed在这个废弃农场住下的第五年。
那年他离开家庭,偷了一辆吉普车,没有驾照,一路摇摇晃晃地开上高速,然后翻车。他顶着流血的额头从车里爬出来,漫无目的地走,不想死也不想活;像只野羚羊,枯萎地在异地里游荡【2】。然而天无绝人之路,他发现了这个废弃的农场。
他也不知道前任主人去了哪,然而有房,有院,有地;房里有壁炉和床,院里有农具和水井,地里有杂草和长野了的果蔬。第一天他拿挖出来的野土豆埋在落叶里烧了填肚子,第二天他就开始拖着钝了的铁犁犁地。第三个月的时候屋后的菜地连成了一片,第五个月的时候设的陷阱抓住了兔子。第二年他开始种罂粟和大麻。

现在是他在这个废弃农场住的第五年。第一年的时候还有些试胆的大学生在农场门口探头探脑,被他用屋里找到的散弹枪吓走【3】,之后再也没人来过。他自得其乐,养了四条狗,两条加纳利两条波尔多,东西南北,驻守四方。他养了狗,养了鸡鸭和鹰,然而一直是独自一人。他的日子像个克莱因瓶,混作一团,不分内外。他有时候登上房子的屋顶,喝着去城里换来的酒,一边驱赶探头探脑的乌鸦一边望着远方。他的脚下是一片鲜红的罂粟花海。
David Bowie就穿过这片花海而来。

那天是个春日,正是罂粟花的花期,蝴蝶在花丛中蹁跹流连。四条狗同时叫起来,Lou在屋顶上喝住了他们,眯起眼睛。他看见一个人,背着画架,一身刺绣白衣,戴着一顶宽沿帽,卷发里织满了属于神代的阳光与黄金。他穿过鲜红的花海和斑斓的蝶群,罂粟花在他脚边温顺地倒伏下去,好像摩西伸出手杖分开了红海。他走到Lou Reed面前,抬头一笑,鲜红和翠绿都在这个笑容里退远。Lou Reed在这个笑容里看到了圣母,看到了尘世之上才能建起的人的天国【4】。鲜红的花瓣显得他圣洁又罪恶,好像索多玛城外曾经是人的盐。
David是个画家,不算有名,在城里开过几次画展,比起画家更像个流浪汉。他有时候画油画,有时候画水彩,这次带到农场来的是一套辉柏嘉彩铅。他整日整日地坐着画,画罂粟花,画狗,画乌鸦,有时候也画人。他画画的时候Lou就坐在屋顶上看他,万籁俱寂,就连乌鸦也不叼狗尾巴,好奇地蹲在画架前面。
David会对狗说话,会对乌鸦说话,也会对鸡和鸭说话。然而两个人之间很少交谈。Lou Reed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个人。他远离城镇,每个月平均下来说的话不超过五句,本来就社恐,这下语言功能也一起退化,只会蹦单字像个刚会走的小孩。David也不来打扰他,他只有一开始问了一句“我可以在这儿画画吗”,之后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他吃自己的干粮,喝自己打的井水,安静得也像个野地里的幽灵。但是他很美,是荒原上的紫罗兰。他对动物笑起来的时候像个圣母,而偶尔看向Lou的那几眼,好像藏着一个万物生长的初春。

Lou以为他很快就会走,然而罂粟的花期过了,蝴蝶不再,David却仍旧留了下来。于是夏天下雨的时候Lou邀请他进门,他们面对面坐着,David支着画板给对方画像,而Lou只是看着他,然后抽烟。雨停了之后他们顺着梯子上了屋顶,看着树、飞鸟和远方,看着被雨洗过的星空,看着月亮。农场的主人试图亲吻画家,画家没有拒绝。他得到了允许,得到了一个月亮一样清冷的沉落的吻【5】。当天晚上他们就上了床。

Lou Reed觉得这个世界好像一个克莱因瓶。农场没有围墙,野草和田地交错,延伸到远方,内外上下都不分明。他在这个地方生活久了,又看不到人,觉得自己和世界相接,内外也不分明。然而David Bowie来了。他一开始是个异物,是眼里的沙,是蚌中的石,克莱因瓶分出了你我,分出了内外。然而他们相处久了,他们之间的界限也开始不甚分明。
他没说过爱他。但是他总觉得对方知道,因为对方在回答爱。在那些洇满汗水的金发里,在闪烁着星光的眼睛里,在笑纹的嘴角和温热的皮肤里,在主动的牵手,亲吻,和床单上交缠的手脚里,当然,也在无数的绘画里。Lou Reed能感觉到爱,他以心向着爱【6】。他们溶解在一起,融合在一起,再度不分你我,不分内外。

夏天、秋天、然后是冬天。David在春天用瓶子捕捉蝴蝶,把它们钉在屋子里的一面墙上。他们在墙下面做爱,墙上睡着一千个蝴蝶的骨骸【7】,结束之后接一个大汗淋漓的吻。画家把脸靠在斑斓的墙上,脸颊上可爱地沾满了磷粉。他的脸温柔,安静,淫乱,又纤细地闪光。Lou抓住他的脸,用舌头舔去泪水、汗水、和磷粉的混合物。味道苦涩而酥麻。David笑着再次亲吻了他,眼角弯起,满溢着幸福与爱,仿佛身后墙上的蝴蝶也瞬间扑动起无数色彩斑斓的翅膀。从窗户望过去是一片茫茫的白,然而他们的墙上有着春天。David在这个冬季里复活了春天。
冬天里有春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乌鸦和黑狗睡在一起,世界和农场一片茫茫的,不分你我的白。星空,白雪,树和乌鸦和狗,世界狭小而广大,最后无数蝴蝶从墙上复生,高高地、高高地洒下磷粉,成群结队地穿过月亮。在这个克莱因瓶里,内外你我生死,统统交错,都不分明。
Lou Reed在废弃的农场住下的第六年,他失去了David Bowie。

那天David只是要走。他说他的画画完了,然而这并不是个理由。他只是厌烦了,就说他要走。谁能不相信圣母的爱,谁又能不被圣母欺骗?他们在屋顶上吵架,很快变成了搏斗;Lou掐住David的脖子,David就抬脚去踢他。那是冬天,屋顶有雪,被阳光照得化了,很滑。David的身体向后倒去,而Lou下意识地推了他一把。
画家从屋顶坠落。黑色风衣像是翅膀,鼓满了风,与被惊起的漆黑飞鸟交错。有一瞬间他好像悬浮在空中,Lou甚至能看见他震惊的表情和眼角的泪。他全无血色,表情苍白;像是冬天换毛的野兔,又像是迷失在林中的鹿,又像是死了人那些晚上的,纸片一样不堪一击的月亮。世界被无限地,痛苦地,仿佛一线般延长。Lou扑过去向他伸出手,然而David已经坠落了下去。
他听见一声巨响,仿佛夹杂着某种玻璃碎裂的声音。血溢出来在白雪地上。

Lou Reed那个冬天都没有出门。他没看见David的血流在地上,发热,催出了一整片越冬的罂粟花,又在大雪里枯萎,满地都是刺目鲜明的红。白色的月亮罩着白色的雪,红色的血渗进红色的花,黑色的乌鸦盖着黑色的人。他错过了,都没看见。
他只知道墙上的蝴蝶碎了,撒下来,一地剥落的碎片,空寂墙壁上一盏熄灭的残灯【8】。令人晕眩的激情已经逝去,他却并不哭泣【1】。他只是很茫然。他总觉得哪里不对,总觉得David其实没死,他还在这里,或者在哪里。他不知道,然而觉得没死。他总觉得他会,也应该永生。

春天的时候他才跌跌撞撞地出门。四条狗都围过来,被他赶走。他只看见一具被吃空了的白骨,唯一残余的一株罂粟花颤颤巍巍地,坚强地长在眼窝里面。花上面停着一只早春的蝴蝶。Lou跪下,伸出手想去碰那只从白骨眼眶里长出来的蝴蝶。蝴蝶抖了抖翅膀,飞走了,像飞走一个自由而美丽的灵魂。农场主人失魂落魄,抬头看了看四周;万物复苏,都是春天,一季沉睡后再现紫罗兰【1】。
他又低下头,动作间听到一声脆响,他跪碎了一根肋骨。经过一个冬天的冰冻,变得脆弱的肋骨间长满了挤挤挨挨的草叶。他扒开草叶,看到了一颗尚未解冻的,完好无损的,乌鸦遗留的心脏。
他把那颗心脏捧在手里,像捧着刚出生的幼狗。Lou好像还能听到它跳动的声音,和大雪的夜晚从对方胸口听到的完全一样;他好像着了迷一样把心脏贴近脸颊。然后他张开了嘴。
很脆,很凉,有些涩口,还粘着一些枯萎的罂粟花瓣作为调味。Lou Reed机械地咀嚼,感觉没什么味道,只是恍惚回忆起很多事情,栩栩如生。他回忆起花田里的青年,回忆起壁炉前的画架,回忆起一千个蝴蝶骸骨的墙,回忆起屋顶上的星空,然后是惊惶的坠落的脸。他捧着一半血肉模糊的心脏又哭又笑。他发了疯。
他不想思考,只觉得这样David就能在自己的身体内复生。他在自己体内,他还能笑,他会回来,他还在,他将永生。他不想思考,也不想承认,他觉得生和死与世界一样,只是一个内外并不分明的克莱因瓶。死亡是个通向人世的出口,而同时也是入口;春去秋来,罂粟的种子在花里花在果里,蝴蝶也会在幻想里复生。所以只要有回忆和爱,他们就将永远相伴。他们都将永生。
而他现在有回忆,有骨骸,还有心脏。激情褪去,他的爱将使他永生。

 

这世界只是个克莱因瓶,内外你我生死,统统交错,都不分明。
你爱谁,他们就会永生【9】。

 

 

【1】When Passion's Trance Is Overpast。雪莱。
【2】我们必得枯萎地游荡,终于在异地里死去。野羚羊。拜伦。
【3】 I live out in the wilds of nowhere, out in Jersey. Even there, there’s sometimes problems. College students like journey out there and show up at 11 o’clock at night, on my porch, looking into the door not saying anything. My wife and I are sitting there; it’s really creepy.I’ve gone out with my shotgun. This is hunting country out there. You better run.
【4】人的天国应该建立在尘世之上。撒旦日记。安德列耶夫。
【5】伟大的宁静沉入了大地,沉落到了人间,月亮清冷的吻碰了碰我冰凉的额头。撒旦日记。安德列耶夫。
【6】人当以此心向着爱。自深深处。王尔德。
【7】一千个蝴蝶的骸骨 睡在我的墙上。死于黎明。洛尔迦。
【8】您面对的是空寂墙壁上一盏熄灭的残灯。撒旦日记。安德列耶夫。
【9】撒旦日记。安德烈耶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