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n thin ice

Work Text:

on thin ice

 

*

暗黑骑士像云雾街的幽魂。

 

龙骑士早就听过这个说法,不过太久没回到这里使他放松了警惕。

这就是为什么他在拿钥匙开门的时候被身后背着大剑的沉默身影吓了一跳。

 

这不能怪暗黑骑士,龙骑士团的统一装备太过扎眼,虽然知道龙骑士不像神殿骑士那样喜欢来云雾街给平民找事,但是作为云雾街的保护者,他有必要过来搞清情况。

 

“我想你搞错了什么,”他单手把龙骑士团配发的头盔掀下来,露出一张疲惫的脸,“这是我家。”

 

暗黑骑士对这张脸有点印象,所以相信了他的话。既然已经明白了事由,他也就不打算多做停留,却被龙骑士叫住了:“我之前被派驻到西部高地驻扎了一年有余,这房子居然没遭偷抢,也有你维持云雾街秩序的一份功劳……虽然是想请你进来坐坐,但是我得先打扫一下屋子,之后有机会再说吧!”

 

*

机会来的很快。

暗黑骑士依靠对地形的熟悉甩掉了围追堵截他的神殿骑士们。他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在云雾街受到各家的照顾才得以平安长大,在见识了正教的不义之后决心成为一个暗黑骑士,为了保护这里和这里的人而作战,他融入错综复杂的云雾街就像一条鱼融入海洋。

他知道他们找不到他自讨没趣之后过会儿就会离开,毕竟他们也很忌惮云雾街这个鬼地方。

所以暗黑骑士现在也不想抛头露面,他只想敲开一家的门,请他们让自己进去待一会儿——云雾街的大家感激他的庇护,大多愿意为他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看到开门的是龙骑士的时候暗黑骑士心里觉得要糟,他不确定这个人会不会愿意让他进屋避避风头。

好在龙骑士同意了,暗黑骑士不得不提醒他:假如神殿骑士找上门来,他这就算包庇异端,也要去裁判所的。

 

“那就去呗,”龙骑士很无所谓地说:“反正我家就我一个了,我也不在乎,干脆你以后也别去别人家躲了,别牵连平民。”

 

暗黑骑士意识到龙骑士是个好人,真觉得有些感动。在等待追兵离开的时间里他们迅速熟络了起来。龙骑士跟他讲了自己才买下这间小屋子不久就被派驻到了西部高地,“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我才买的房子!我一定要活着回去住!’”。而暗黑骑士也讲了自己之所以没有一个固定的住所是担心被故意找茬的神殿骑士蹲点,索性住在旅馆或者找一家请求借宿一晚。

 

听到这里龙骑士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兴致勃勃地问他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吃晚饭。

不是“今天”,而是“每一天”。

迎着暗黑骑士诧异的眼光,龙骑士继续解释到:因为一个人的饭很难做,把一道菜的材料备齐能做出好多来,但又吃不了,很浪费,只好选择多花钱去买晚餐;两个人的话,起码可以开火做饭了!也省钱!

龙骑士说着还把备用钥匙翻找出来交给他,告诉他以后直接开门进来就好了。

 

暗黑骑士有些发愣,他觉得不应当,但一时间也觉得龙骑士说得很有道理不好拒绝,最后竟迷迷糊糊地答应下来了。

 

*

他们从这一天开始一起吃晚饭。

 

事出突然,所以龙骑士家没有储备食物,暗黑骑士本来想提议要不明天再说,但是龙骑士很坚决地表示如果今天不开始的话以后暗黑骑士肯定也不好意思来找他吃饭,于是就跑出去买食材了。

 

灵灾之后急剧变化的库尔扎斯的气候相当不适宜动植物生长,所以可选的食材非常有限,也很难出现有新意的做法。

总之,他们今天吃的是炖菜,简单好做,虽然称不上多么美味但是胜在份量足,也是他们日后想不好做什么的时候就会考虑的菜品。

 

在龙骑士烹煮炖菜的时候暗黑骑士突然想到这是否是一个陷阱,于是他主动到炉边帮厨,看看龙骑士有没有在汤里或者他的碗里动点什么手脚。

并没有。

有的只是很普通的炖菜。

……看来龙骑士确实不负责管理城内的事务,暗黑骑士边喝汤边想。

 

炖菜的味道非常普通,可以感受到龙骑士并不精于烹饪,但他辩称他母亲煮的炖菜非常好吃,他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向母亲请教就——

戛然而止。

 

吃完晚饭,暗黑骑士提着他的大剑要出门去在云雾街四处巡视,这项工作一般会持续到夜里大部分人都睡着为止。

但是龙骑士正面对着汤锅里没有吃完的炖菜发愁,他问:“你明天早上要不要也来吃早餐……虽然只有剩下的炖菜。”

有的吃比什么都强,更何况可以吃一顿热乎的早餐(虽然是再加热的)再出门确实很有诱惑力。

“……我晚上可以回到这里来吗?”他比划着,“会很晚。”

“你随时可以回到这里来。”这个回答让他也搞不清楚龙骑士到底有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但他还是模糊地应下了。

 

*

彻夜燃着柴是贵族才会选择的做法,对于平民来说,在做晚餐时把屋子也弄的暖和,再就着那点未燃尽的柴火及其余温抓紧时间入睡会更经济一些,但也要小心,如果没有及时入睡,逐渐降下来的温度会弄得人难以入眠。

暗黑骑士回来的时候,炉子里的火已经熄了。

他一开门,冷风就灌进屋子里,也不知是温度的骤然变化还是开门还是他盔甲碰撞的声音弄醒了龙骑士,床上的人发出一阵轻微的、意义不明的声音。

 

“抱歉,”他下意识地道歉,“要不以后我还是……”去住旅馆吧。

“没事,我明天去找个旧帐篷,一个人住的时候不知道,晚上这风还挺冷……”龙骑士含含糊糊地回话,并且往里靠,给他留出点地方。

“不用了,我就和平常借宿一样,靠着墙坐着睡就可以了……有毯子吗?”虽然没有明白龙骑士为什么莫名其妙地提到帐篷,但暗黑骑士也困倦了,懒得去理会这种细枝末节。

龙骑士眼睛都没睁开,摸索着找到了床上的另一条毯子,扯了两下示意暗黑骑士自己拿。

 

暗黑骑士把毯子裹在自己身上,抱着自己的大剑,头靠着墙,看上去像是一尊雕像。

毯子挺厚,这是暗黑骑士迅速熟睡之前最后的想法。

 

*

在皇都的龙骑士团工作比起驻外最大的好处是工作时间固定。

暗黑骑士再回到那个屋子的时候龙骑士在努力地缝着布料。

“这是在干什么?”他不由得很好奇。

“拿帐篷布缝个门帘,”龙骑士手上缝纫工作不停,“我们在外面就住这里面,挺抗风的,这条已经破了不能再用了,我就要回来了,好在完整的部分够做个门帘,风就不会直吹进来了——顺便一提,那毯子也是我从龙骑士团拿回来的旧货。”

“你还会缝东西?”

“野外生存需要的技能我多少都会一点,有的时候补给不能及时到,这点技巧就会决定人的生死。”龙骑士轻描淡写地回答。

“……你枪和盔甲拿过来我帮你修修吧了。”暗黑骑士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也不想等着白吃白喝,他也决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这间屋子显然建于灵灾以前,没有为保暖需要做出任何考量,自然也就没有挂门帘的地方,于是他们两个把门帘钉在门框上方,总之是让它能够开始发挥作用了。

做完了门帘其实还剩不少布料,暗黑骑士提出留着铺在地上,这样他就可以打地铺了。

“这么说,你真的一直都那么坐着睡?不难受?”

“习惯了,”暗黑骑士摇头,含含糊糊地说,“毕竟也不能长久地在哪家借宿,一直住旅馆,被神殿骑士看到,也会给吉布里隆带来麻烦的……”

“现在无所谓了吧,不来床上睡?”

“不能弄醒你啊,你的工作很危险的,必须保持充足的睡眠才行。”

说的也是,龙骑士叹了口气,把帐篷布给他留下了。

 

今天的晚饭开的比较晚,龙骑士也懒得上心去做什么东西了,简单地煮了一点麦粥对付一下。

“好甜。”暗黑骑士喝了一口之后评价道,也不是不好喝,只是虽然皇都周边出产熔岩甜菜,但是由于气候变化产量下降,食糖价格飞涨,普通人家大概不会舍得煮麦粥的时候也放,况且他并不嗜甜,喝到这粥的时候难免有些惊奇。

“麦粥还得是甜的,”龙骑士满意地评价今天的晚餐,“我也没什么别的花钱的地方。再说,我留着钱干什么用,指不定哪一天就……”

他没有说出来,就好像有某种言灵会让出口的话变成现实。

 

*

灵灾后的伊修加德终年酷寒,难以辨认季节变化,但是和龙族的作战确实逐渐变得频繁起来,连驻扎在皇都的龙骑士也需要每天参与城外的巡逻了。

好消息是龙骑士有的时候会有机会在收队前猎一点兽肉带回来补充营养,还不花钱,这一点确实很令人满意。

 

今天更离谱,不仅有肉吃,他甚至还用自己的水壶装了些牦牛奶带回来,于是今天的炖菜荣升为奶汁炖菜。

 

甚至还配了面包。

暗黑骑士惊讶地看看面包,抬眼看看龙骑士,再看看面包。

“……今天有位老婆婆找到我,说之前受你照顾才没给抓去,知道你在这里吃饭,所以送了一小口袋小麦粉,新磨的。”

虽然不算多,但只有两个人的话还是要消耗一段时间,好在伊修加德气候寒冷而干燥,不愁保存。

 

*

暗黑骑士想要送一份礼物,作为对龙骑士一直让他蹭饭的报答。

 

准确的说,他是在看到市场上卖的熔岩甜菜之后才突然想到的。

被剩下的最后两颗甜菜品相不好,入不了贵族家负责出来买食材的佣人的眼,商家又不愿为这两颗剩菜劳心费神,就便宜卖给他了。

甜菜长成什么样,既不是甜菜也不是农夫选择的,然而还是在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标准被选择——

明明只要够甜就是好甜菜了,他忍不住想。

 

回到家的时候还是龙骑士的上班时间,以前他很少在这个时候有空,但是现在,他和希尔达组织的警备团协商了分工,压力变得小了很多。

这是暗黑骑士第一次独自面对这个灶台。

把甜菜尽可能切成细丝,放在锅中熬煮,把煮得软烂的甜菜丝捞出之后将汤汁尽可能收干——就变成了一小罐浓稠的甜菜糖浆。

粗糙,但是甜蜜。

 

龙骑士确实很喜欢这罐糖浆,他往煮开的牦牛奶里倒了一些,这成为了他们今天的佐餐饮料。

但总的来说,比起暗黑骑士预想的反应,龙骑士表现得兴致不高。

“有事?”暗黑骑士忍不住问。

“你喜欢住在这里吗?”龙骑士答非所问。

“还挺喜欢的……”

“喜欢就好,一直住着吧。”

被他把话题一转,暗黑骑士也忘了自己本来要问什么。

 

暗黑骑士准备出门去进行晚间巡逻的时候,发现难得的,龙骑士也换上了厚实的外套准备出门,他抬了抬眉毛表示疑问和惊讶。

“去病院看望一下今天负伤的同事,”对方简单地回答:“不一定救的回来……被龙爪把战铠都划开了……但好在是有这层盔甲才没当场毙命。”

听这样子像是很难救回来了,但暗黑骑士不敢说,只是在心里为那一位可怜的龙骑士祈祷。

 

*

负责做饭的人逐渐变成了暗黑骑士。

因为龙骑士已经变得太疲惫了,而暗黑骑士的下午变得比较空闲了,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接过这个任务。

 

龙骑士回家的时间变得晚了,也开始逐渐变得吃不下东西,他说自己太累了不想吃,回到家也经常是倒头就睡,几星时过后才起来吃一点残羹冷饭。

暗黑骑士很为难,他不知道该不该强迫龙骑士吃饭。他知道——作为武者他们都知道死亡的阴影已经笼罩在龙骑士身上——在消耗极大的对龙作战中,如果不能及时恢复良好的状态,就会被逐渐消耗,直至某一天露出破绽而死。

但他还是想尽力做自己能做的。

他找到希尔达,和她协调了晚间巡逻的时间,从而得以把晚餐时间后移——至少能让龙骑士醒来之后吃上还算热乎的饭菜。

 

龙骑士在那一天晚餐的时候边吃饭边流泪,他嚎啕说他不想再去和龙作战了,说他被整合进了新的编队因为大家都死了。

但他吃完之后情绪平静了一点,他说可我必须去,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暗黑骑士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怕刺激到他,只能保持沉默。

 

那一天他出门巡逻前,龙骑士叫住他,很认真地说如果有一天自己死了,那么房子就归暗黑骑士所有了。

“毕竟我都花钱买了,总得有个人住,不然亏了。”

暗黑骑士不能违心地说你会活下来的,也不愿讲出自己的预想,就点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

 

*

某一天暗黑骑士做完晚饭了龙骑士也没有回来。

他夜巡回来龙骑士也没有回来。

暗黑骑士对这种事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但他还是去了忘忧骑士亭——伊修加德的消息集散中心。

他听到有人说有一队龙骑士全军覆没,但同桌的人马上反驳说他们是被皇都外的异端者带走了。

 

那一天晚上,暗黑骑士第一次躺在龙骑士的那张床上,却难以睡着。

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寒冷。他终于还是起来升起火,给自己烧了一锅热水,想了想,拿出那罐所剩无几的甜菜糖浆,倒了一些进去。

不然就消耗不掉了。他喝着热乎乎的糖水想。

趁着屋子里还有余热,他又躺回床上准备入睡,思索着这家伙回来了看到我霸占了他的床会不会把我踢醒,逐渐睡去。

 

*

不管怎样,龙骑士确实没再回来过。

在那之后过了不长不短的一段时间,随着一位伟大的冒险者的到来,整个伊修加德天翻地覆。

在代理教皇艾默里克向所有人公布了真实的历史之后,暗黑骑士觉得痛苦和愤怒几乎要吞噬他,但最终,他像一团燃尽的火,只剩下疲惫和无力。

这件事也在国内引起了很大的波澜,他和希尔达带领的警备团着实忙了好一阵子。

 

再后来,听说为了安置云雾街的平民,启动了天穹街重建计划。

当那位艾因哈特家的贵族子弟亲自来到云雾街劝说居民迁往天穹街的时候,暗黑骑士真的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伊修加德依旧寒冷,但对于云雾街的住民来说,好像是有什么古旧的东西正在化冻。

 

弗朗塞尔当然也来找到了他,他希望自己的大剑不会吓到这个年轻人。

经过一番交谈暗黑骑士觉得这个年轻人相当诚恳——于是他就讲了这栋房子的故事。

弗朗塞尔听过之后,表示自己不会强迫暗黑骑士迁居,但希望暗黑骑士至少能给他一个机会,和他一起去天穹街看看。

 

暗黑骑士同意了。

 

*

为了不吓到其他人,暗黑骑士换了一身便服,也摘下了头盔,这表示着相当的信任——为了安全,在过去,他是不敢摘下头盔在外以本来面目示人的。

 

不错的地方,这是他对天穹街的评价。

他确实能感觉到这位年轻的天穹街重建负责人想要创造“所有人的乐园”的想法是真诚而恳切的,而且正在一步一步地实现。

 

走着走着,他们遇到了一位有着龙族眷属外形的工匠。

弗朗塞尔告诉他那曾是一位喝下龙血的异端者,虽然皇都还是有很多人感到难以接受,但是在天穹街,不论过往,只要是愿意好好生活的人,就会获得这个机会。

他还说,我无法改变每个人伤痛的过去,但我想尽我所能为所有人创造一个愿意为之继续生活下去的未来。

 

暗黑骑士沉默了。

不管你是真的死去了,又或者只是变成了无法现身于皇都的模样,我的朋友,我想我都该学着放下了。

总要向前看。

 

*

随着警备团升级为官方组织,成员还配上了先进的火枪,暗黑骑士逐渐意识到曾被自己保护的人们已经可以保护自己了。

他知道自己的职责已尽,是时候休息了。

 

希尔达倒是觉得很可惜,并邀请他进入警备团工作,但他拒绝了。

 

他成为暗黑骑士是为了保护这里的人,现在这工作确实已经不需要他来干了,支持他不断燃烧自己的负面情感坚持下去的理由没有了,但也算是好事,他也终于可以做回自己。

 

那间屋子里其实没有太多需要带走的东西,但是龙骑士备用的长枪和盔甲和他的大剑他的盔甲很占地方,打包成了很大一个包袱,他也没忘了拿上有着龙骑士团徽标的帐篷布和毯子,但也仅是打算在新家找一个储物间安置这些东西。

 

他走在搬迁至天穹街的队伍里,周围其他人也都如他一样带着大包小包,但是脸上的表情是兴奋和憧憬的。

他觉得喉头发紧,但心中又忍不住期待。

 

从此他会在阳光下露出自己的面目,作为一个普通人生活下去。也许有少数人能够通过声音认出他们曾经的保护者,但大多数人只会当他是一个是普通人。

他并不因此感到失落,他曾在不尽的夜中保护人们,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像这样行于阳光之下。

 

这不意味着他忘了他下落不明的朋友,在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的现在,他知道他们都是被千年前的人祸所带来的命运所戏弄的人。

他也曾要被千年来不必要的牺牲和痛苦带来的愤怒吞没,但他最终还是想通了,住进这重建的街区的每一个人都背着过去的伤痛,但如今人与龙、贵族与平民又有了互相理解的开始,既然他幸运地活下来看到了这一天,那他还是想继续活下去试试看。

 

云雾街的幽魂悄然消散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