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春之蔓

Work Text:

 

原本的局长调任去了银河救援队,再加上今年的行星文明观测局还未招新,人手一时不够,队长询问杰诺是否愿意接替局长的工作,杰诺犹豫了一阵,想到还在地球执行观测任务的麦克斯,还是拒绝了这份工作。毕竟要是当了上级,就更少会有机会去到其他星系做观测任务了。不仅要经常待在办公室里,他还想和麦克斯手拉手一起出外派呢。队长也思忖了一下,便让隔壁卫星局的长官暂代一下这个职位,除了紧急事态需要众人讨论制定,其余就由杰诺他们自行决策。

 

在地球日的冬季,麦克斯和杰诺一起返回了光之国。返回了光明永存的故土,不像地球那样地区之间有气候的分布,光之国的每一个角落都洒满了令他们感到温暖和能量的光芒。他们窝在共同的屋子里,收尾整理从地球上带来的数据。也顺便休息了几日。

 

最近贝西诺星系有一颗正在孕育生命的行星,考虑到那片星系既安宁,行星上的生命迹象也才刚刚开始,算是一个比较轻松的任务,去那片星系甚至不用特意搭乘换航的银河列车,派给从地球归来的麦克斯他们正好合适。长官便大手一挥让他们两个一起去了,权当是给小一对放踏春假了。

 

 

这颗星球的引力比光之国的大,植物也远没有达到预测中的那样有如地球上的原始森林一般的厚重程度。脚下的灰黄色沙土柔润湿润,应该是有潮汐现象,这颗星附近没有卫星环绕,具体原因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正因为没有探清这颗行星的文明和其意志,才不能随意命名。因为它在星系中并不惹眼,有了生命也是最近的事情,附近没有宇宙生物提起它,就连代称也不好说了。

 

才到达时,并肩站定在一起,便感受到了这颗纯色星球的意志,一股奋上逐光渴求新生延续下去的能量,那种能量与地球人喜爱阳光和光之国的奥们守护火花塔是出于同源的情感,和谐而安定、不含任何恶意,也许在亿万年后会变为一种传说和神话也说不定,自然也有可能在其半途中这颗星星就陨落被毁。

 

彼此默契地分工合作,渐渐就远离了一些。杰诺单膝跪下,平视一处小水洼旁边有一簇明黄色的纳费索,鹅黄色的内芯随着无阻挡的大气风飘摇着,点点花粉洒落到水上,一滩金子般的流光便晕染开来。杰诺耐心地观察着透明的水面下是否有类似动物的活动踪迹。周围非常安静,只有植物没有动物的温室平时也是这样静谧而温热的,杰诺能感受到,光之巨人不流汗液,但他体内的光流因这里的温度而涌动得更快。

 

这样的花能不能移植培育在光之国呢?麦克斯的办公桌上因为去往地球的文明观测任务而稍显空荡,摆一株嘎哩溶液培育的纳费索花也很不错呀,那样明媚的金黄色很适合的麦克斯……

 

杰诺正走着神,不远处枯枝下传来了一声闷响,他立马转身去看,摆出了迎战的架势,却没有任何敌意弥漫。他快步跃到倒地的麦克斯身边,瞥见有几根藤蔓仓促地缩进了干燥地面。“麦克斯,没事吧?”他警惕地环顾四周,缓缓矮下身来。

 

“没事,是这颗星球的意志。你也感受到了吧。”麦克斯跪俯在沙土上。地上没有其余痕迹,藤蔓拖出来的痕迹也很快就和细小流沙一起消失了。杰诺放松了警惕,他蹲跪在麦克斯身边,打算扶他起来。“嗯。很强烈,却一直没有显现,但是没有恶意。”

 

“刚才的藤蔓是什么?”杰诺边问着,他的手指摸到麦克斯的手臂,后者却是反应很大地颤栗了一下,是比在地球上隔着毛织物摩擦蹭出的电流强烈好几倍的触感,彼此都诧异了一瞬。麦克斯反应过来,艰涩地说,“是贝利玛贝拉的产物,大概是觉得我们体内的光,温度很适宜栽培新生命吧。”

 

“好在意图并不是攻击我们。”杰诺无奈地说。他又俯低了一点身子,去看麦克斯的脸庞,“你这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噢。”藤蔓试探麦克斯这团热烈光源是否能作为温房时,已经把唤醒新生的汁液淋到了麦克斯的皮肤上,因为既温和又不含恶意,麦克斯便并没有用头镖立刻斩断,而是用手去挡开,就是触碰的一瞬间,那种细微的似水似风、含着柔情和光芒的物质就已经进入了麦克斯的身体里。光之巨人的皮肤虽然已经适应了空旷的宇宙生活,坚硬无比,但挡不住这样温柔无害的物质。

 

“是因为我站在水边,还是因为你是红色一族,藤蔓才先靠近你的呢?”杰诺知道麦克斯这样下去已经不能再集中精力回答这些问题,“这样的话,记录的工作量就会增加吧。”杰诺忍不住好笑,他双膝跪在一旁,捧起麦克斯已有一些涣散神色的脸庞。

 

“因为也是观测任务……的一部分嘛。”麦克斯吃力地说。观测任务的一部分吗——杰诺咀嚼着这句话重复念了一遍,语气里有一些奇怪的愉悦。杰诺指尖对他的触碰,感觉上都放大了许多倍,杰诺只是柔和地望着他,也好似他们无间地紧挨在一起一般。拂过的风、水波中的震颤、远处星子的忽闪,都在麦克斯的感官接受中扩散。斑斓的声和簌簌色彩在脑海中混乱作一团,他不可控地想要蜷缩起来,杰诺却担心他控制不好力道扭伤自己,越发贴近他。

 

麦克斯,我要亲你了。杰诺试着用彼此常常传讯使用的闪耀核传递一些简单的信息,麦克斯却没有回应。“是真的很难受呀。”杰诺故作叹息,实则好像是很乐在其中的样子。他掰开麦克斯的一只手臂,顺从地缩到意识已近朦胧的同伴身下,麦克斯愣愣地仍保持着趴俯,却没有像以前那样顺其自然地贴合上去,大概是担心这样贸然地相亲接触反而会加火上浇油吧。

 

杰诺抬起手去搂麦克斯的脖颈,仰头去吻他的伴侣。没有伸出温暖的舌头,而是用彼此有时会摸索乐趣那样,直接交换光流的形式,属于杰诺的那种光流溶过麦克斯的嘴唇,往他的口腔里流淌,后者因为肆意流动的敏锐感觉而探出的舌尖,只舔舐到了杰诺的光。依旧是温暖的,甚至这样的能量形式更加强势地传达到了神经末梢,只是舌尖搅动在柔软绵密的光中,不仅没有缓解那种渴求的急促,反而愈发鼓动着爱欲。

 

他的玩伴、搭档和挚友——他们已经相伴一段漫长的岁月了,哪怕对光之巨人的生命来说不算什么,仍在与对方的并肩陪伴中日渐珍惜。彼此的身躯也相当默契了,现在这样因为感官被放大而格外敏感、有一些瑟缩的麦克斯很新奇有趣,杰诺十分乐意替心爱的麦克斯排忧解难,却总是忍不住惹他一下。

 

“别逗弄我嘛,杰诺。”麦克斯那双冷峻的眼此刻充满了爱意,他居高临下地望着杰诺圆润的眼睛,其中流露出了一部分装作无辜的情绪……是错觉吗?杰诺挺起腰一下一下去蹭麦克斯的小腹,嘴中好似真的在反省一般说到,“好,那我们再来一次吧。”

 

两位光之巨人席天慕地亲吻在一起。光之国的住民们习惯生活在屋檐下,麦克斯和杰诺也更多是在共同的家里进行结合,并不是为了尽快孕育新的生命好延续光的文明,也不受限于其他星系文明的约束道伦。光的生命非常漫长,他们时常见证行星陨落、文明飘散在空旷的风中,也见证过新星升起,飘荡至某处然后驻足,对于交媾行为,更多是享受其带来的乐趣,回应彼此的爱而更加深入靠近。既然是这颗星球的见面礼,周围也没什么危险,自然乐在其中。

 

杰诺用腿侧夹着麦克斯的腰部,将发烫的他贴近自己,“你好暖和呀,麦克斯,和照火花塔一样温暖。”腰胯的摩擦使麦克斯无法稳住身形,彼此顺势侧滚了半圈,相拥着侧躺在沙地上,杰诺用自己额头的闪耀核去蹭麦克斯的那一枚,酥麻和愉悦的感觉扩散开来,这样的习惯是在麦克斯传给杰诺地球宠物幼崽的影像之后才出现的。

 

“……看来这颗星球的生命也向往光和热。”麦克斯说。他虽然很想慢条斯理地爱抚伴侣,但生殖腔中传来难自抑的渴望更灼烧着催促着他的行为。他抚过杰诺的胯骨,戳弄了一下杰诺的小腹,光之巨人在守护心爱之物时,外骨骼是坚固的,但在爱侣面前,皮肤和内部光流都分外柔软。他摸到杰诺已经温顺打开的生殖腔,外阴没有翘出来,这是他们习惯了的默契,内阴已经隐约地流出了一点点光液。也许是麦克斯总是震颤着的可爱反应,惹得杰诺也有一些分外动情了。

 

“嗯……水边有植物生长这一点也有些近似地球。”杰诺爱不释手地抚摸麦克斯身上的纹路,抚摸过他随着成长而坚硬的漂亮胸甲。每一次蹭过都会令麦克斯难抑地闷声低吟起来,麦克斯的闷哼传到他的指尖,光的交融、声的传递,好像杰诺就被那种藤蔓触摸过一样,他的触感也随着放大了。难道是那种不发泄播撒种子,就会随着触碰交融而传递的类型吗?若是学生时期,一定会教条地控制变量各种实验一次,但他们现在已经是经验丰富的观测员了,知道这样的情况该如何记录书写。

 

麦克斯也想到了这一点,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来检验,他剐蹭杰诺的阴蒂,后者猝不及防地呻吟了一声,随后瞪大了猫似的圆眼望着麦克斯,“这下可真是……”而麦克斯则是看见了杰诺小穴中淌出了一股清澈的光液,淋到了他的指尖。光会因各处有异而产生不同的流态,生殖腔中的光液比起其他部位流出的,要更湿热一些。他们上一次结合时,麦克斯也是因为玩弄舔舐了一番杰诺的阴蒂,后者情难自抑地挺起腰腹,肉穴里流出一汩热液来。杰诺的身体一直很敏感,尤其是他面对着麦克斯、受着他的抚摸时胡思乱想更容易动情,但这一次在那种物质的催促下,显得愈发熟透。

 

“麦克斯,我好想抱抱你。”杰诺从善如流地撒着娇,即使他们其实已经贴得很近了。杰诺抬手去搂麦克斯的肩膀,让他们不止小腹,连同胸口也挨在一起,蔚蓝色的计时器轻轻磕在一起,那里是他们体内能量最外露脆弱的体现,亲密地磨蹭着,浅浅交换着属于彼此的光,柔和而舒适,更加激起光之巨人连绵的爱意。

 

身下则是杰诺分开双腿骑上麦克斯的腰,腿根贴合着麦克斯身下早已高高翘起的外阴,彼此搂抱得如胶似漆,难耐地晃动着,带着一点点刻意的趣味,顺着本就不够平整的沙地翻滚,难说清是谁在主导。“杰诺……杰诺……”麦克斯情动不已地呢喃着面前这位珍视的光,因为滚动的颠簸,他翘起的阴茎再一次滑过湿漉漉的穴口,而戳到杰诺饱满紧密的臀瓣,柱身被光流斑斓的水液打湿,那些情热流淌的光和汁水甚至濡湿了一块身下的沙地。被呼唤到名字的奥特曼呻吟着缓缓地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把阴户下磨着的阴茎夹得更紧。麦克斯会意,他又挺腰磨蹭了几次淋漓的穴口,射出一股温暖的光液打湿了彼此的跨间。

 

因为贝利玛贝拉藤蔓的催促,他们已经发泄过一次了,却仍觉得不满足,一种渴求着新生命孕育在这个干瘪星球上的意志强烈地影响着他们。也许因为他们本就是相爱的伴侣,更加容易着迷于这样盛大的邀请之中。这颗星球上没有动物,植物也有许多是枯萎死去的,其他宇宙人驻足的踪迹也无,说不清如果这颗星球的文明真的活了下来,会以奇妙的方式刻印下他们交媾的方式。

 

两位光之巨人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是什么,现在好像有一些偏离了,以至更为年轻的光产生了一些羞赧愧疚之情。很快杰诺打断了他的设想。杰诺伸出他柔软浅色的舌头,自麦克斯的嘴角往上舔舐他的脸颊,满溢的爱四处流淌,他热情、放荡地邀请他,“麦克斯,我想要你插入我。”

 

麦克斯自持地点点头。与他红色皮肤相同颜色的阴茎高高涨起,在空旷静谧的风中像一茎粗壮饱水的植物在震翘,鼓胀的经脉沾着彼此的光液,如同才经历了一场暴雨的浇灌。杰诺抬起腰胯,肉穴湿哒哒的液体连带着滴落了几滴,溅在麦克斯饱满的龟头上,接着杰诺又乖顺地由麦克斯虚托着圆润的屁股往下坐,龟头劈开湿热多情的穴肉。

 

麦克斯悄悄掐揉着杰诺放松状态下柔软动人的臀肉,杰诺往下吞咽着那根巨物,被磨蹭得肿胀起来的阴唇一下一下吸吮着爱物,还是忍不住被揉捏得分神晃起腰来。肉乎乎的内壁被一寸一寸填满,杰诺小声叫着,内外都被玩弄叫他情态混乱淫靡。

 

正因为对眼前身下这位光之巨人满腔的爱意,杰诺光是拥抱、与麦克斯牵手之类的就满是幸福的实感,更别说是像这样以光和实的形式进入爱侣的行为了。麦克斯有一次提到杰诺在结合时偶尔会走神,那时候年轻的光还会害羞说到,是因为我太喜欢麦克斯的缘故。他们的身体已经在彼此的摸索实验中一步步默契非凡,而在躯壳中饱胀成熟着的心灵和精神更是相契。杰诺对麦克斯热烈的爱,后者都会以大胆直接的回应。是亘古寂静宇宙中诞生的爱教他们羞赧,也是那种日益成熟坚定的爱令他们放荡直白。没人问过光之巨人如何判断自己是否爱,正如不会有宇宙人好奇为何看似渺小的地球人能为了心爱之物充满勇气。

 

麦克斯的阴茎贯满了杰诺的肉穴,猛地顶入深处,惹得杰诺低浅急促地叫了一声。杰诺揉着自己的小腹,能感受到麦克斯的光能在他的深处暖乎乎的停驻,顺着他们轻柔地晃动,那根巨大的肉棒开始在深而软的内部顶动。杰诺俯身去吻麦克斯的锁骨,后者顺着他湿哒哒的臀沟去抚摸杰诺肉颤的大腿。杰诺吻得急促又流连,要是他们需要呼吸的话,说不定会因为太过于频繁而缺氧,而麦克斯又捏又摸,那些片状华美的坚硬铠甲和肉感的内侧,最终双手划到杰诺的膝窝,将他又往上搂了一些,杰诺的腿因此分得更开,进入的深处也顶到了敏感刺激的一处,他叫得放浪快乐。

 

于朦胧无垠的宇宙来说,麦克斯和杰诺都算太年轻了,他们没有见识过那种颠簸晃荡的银河航班,在星河隧道中的小小盒状物,已经只是飞行器博物馆中展示的一种了。好在麦克斯负责观测的地球上,人们还保留着航行广阔大海的习惯,纵使是稳固庞大的船舰也会被汹涌波涛掀起,大概可以以此类推。巨浪牵引着船只不安地摇晃,牵引其顺着自己的力量攀上高浪又垂直坠下来,乌云密布的天幕与漆黑无光的海面之间只夹着一只小船,手中攥紧也只能保证自己不被浪头吞噬,无力平息这场风波,尖叫声隐没在闪电雷鸣之中,悄不可闻。

 

“麦克斯……啊……慢、慢一点!”杰诺处在上位,却被身下的麦克斯顶弄地挣扎又坠下。他感到自己的深处又因为深顶而喷射出一股黏腻的光液,浇到兴奋的龟头上反而激得麦克斯又是一阵挺晃,起初他还能慢悠悠地去摸麦克斯的胸膛,后面只能忍耐着连绵攀高的欢愉去相扣麦克斯的手掌。“麦克斯……”他只好撒娇求饶起来,把爱侣名字的尾音咬长。

 

麦克斯温柔地抚了抚杰诺的脸,顶动着杰诺内腔里最激烈的一处,他压抑住那种游离的燥热渴求,打算认真听杰诺说话。对他们来说结合和进食都并不是必需的,他们也不用交媾来定义爱,为了愉悦就是纯粹的最终目的,在贝利玛贝拉藤蔓的作用下,麦克斯的确产生出了一种杰诺非常可口的想法来。他搂抱杰诺,又一次吻了吻身上光的嘴唇。他们是光的凝结,能量也是由光给予的,在亲密的结合中,交换彼此的光,好似生而又死,新生焕发,爱又在其中融合激荡。

 

杰诺的话没有下文,他只是乖巧地对着麦克斯点点头。后者会意,口中搅动着杰诺浅色的舌头,身下微微振跳着的阴茎顶住杰诺早已痉挛的宫口,放浪肆意地喷射着黏稠光液。射精畅快绵长,持续了一段时间,热流裹挟卷噬他们,火花般灼烧和温暖的感觉反复刺激着,既是错觉中那样的危险又充满了惬意舒服。结束之后彼此仍爱不释手地拥抱磨蹭着,意犹未尽地又晃动起身下结合之处,麦克斯仍然坚硬着的阴茎好像暖在一腔热泉里,他浅浅地顶着,杰诺也在回应他,却忍不住发出近似祈怜的叫声。

 

光之巨人彼此依靠着,虽然是杰诺压在麦克斯身上更多,甜蜜地感受着离体的光流交融流淌的感觉。麦克斯将自己的肉棒抽离时,杰诺被撞得不堪的阴唇还在挽留那根热乎乎的巨物。二人平躺在沙地上,身下的光液很快就流入沙中了,这颗星球并非永昼,只是此刻处于光亮的一面。在干瘪原初的星球上,结合不拘泥于夜晚或是白天,因为没有被布告交媾的意义,所以任何一种相交相亲都是自由自在的。

 

“麦克斯,我想和你再结合一次。”杰诺身体完全放松着,花穴还在馋嘴地一开一阖,被巨物撞击得发麻,小腹也痉挛微酸,满满的光液充满了温暖的腔道。按理来说藤蔓作用应该是发泄过就会减消,但麦克斯的阴茎这才离开一会,身体和脑海就在思念那种满溢的愉悦,契合的身体已经自顾自地享受着高潮的余韵了,而深处却仍不满足。

 

“嗯,杰诺,我也是这样想的。”年轻的光之巨人坐起身,将杰诺抱在怀里,望着彼此暖色的眼,流露出只有二人能默契感受的缱绻滋味。他自上抚摸着杰诺柔软的背鳍,轻轻揉捏,激起一些短促动人的酥麻感觉。杰诺则柔情温顺地俯下身去吻麦克斯的脖颈和胸甲,乖乖承受着那样堆积快乐的触摸。

 

杰诺的双手侍弄着麦克斯的阴茎,合拢用掌心去磨蹭臌胀的头冠,指尖触摸到那些狰狞的经络,感受到热和力量。他光是抚摸着这柄巨物,身下的穴肉就忍不住又小小地吐出一股光液来,彼此的腰腹本就湿漉漉的,现在麦克斯的大腿和膝盖上被杰诺弄得淋漓一片了。

 

他震颤着坐在麦克斯怀里,几乎要打滑坐不稳。虽然难耐地晃着腰,生殖腔里非常想要,急切地想用身下的花穴再吃一次,但身体的反应叫他头脑一片混乱,望着手中活力的阴茎,上面的嘴也开始馋了起来。杰诺张了张嘴,撒娇地询问到,“我能不能舔一舔呢?”

 

不等年轻的爱侣回答,杰诺就兴高采烈地扶着麦克斯的腰身往后退去。他高抬着腰趴俯在地上,麦克斯的膝盖抵着他的肩膀,他的下巴因为动作太快蹭上了水淋淋的龟头。因为贝利玛贝拉的产物,麦克斯脆弱柔软的外阴被杰诺这样靠近,惹得格外敏感兴奋,现在爱侣已在面前,身心的愉悦都推向巅峰。“杰诺,别着急嘛。”麦克斯伸手轻轻挠了两下杰诺的下巴,仍是吐露出了安抚的话语。后者头顶的奥特天线蹭在麦克斯柔软的小腹上,蹭得彼此都有些酥麻。

 

杰诺生殖腔兴奋张开着,自这场漫长的结合开始时就一直没能合上,腿根早已经在交合时濡湿一片,而因为抬腰的跪姿,饱满的屁股翘着,花穴小口吞噎,腔内溶和的光液滴答着流了出来,打湿了一小片沙地,连着他的膝窝也被染湿了。松软的沙地下似有东西感应到了这片水迹,悄然往此处又抽了几条枝蔓以更好吸收。

 

因为族类的关系,杰诺身体内部的颜色要比麦克斯的浅一些,口腔的温度也没有麦克斯的高。他淡色的舌头舔舐上麦克斯怒胀的深色阴茎,这份模样在麦克斯看来格外可爱。先是一下一下地舔弄龟头。生殖腔因为功能的特殊,保留在了一个更为原始、漂亮的状态,有几次他们玩得太超过,麦克斯在杰诺接连的挑逗下,头冠卡在杰诺很深处的腔口形成了一个肿大饱胀的结。接着模拟着参天古木储水输送的方式,上下舔吻着,杰诺将巨物上湿哒哒的光液吸进喉咙吞咽下去。光是没有味道的,硬要说的话,那也是令杰诺兴奋沉溺的麦克斯的味道。

 

杰诺专注地含着粗壮的阴茎向下埋头,饱满的唇被蹭得全是水光,他微微翘起舌头刮舔麦克斯的茎身。麦克斯则悠悠地抚摸着杰诺塌下去的腰窝和那附近更为敏感的背脊,后者因此崩溃地吐了一口气,却把麦克斯的阴茎吞咽到了自己的喉咙深处。彼此都愣了一瞬。麦克斯继续抚摸着杰诺的身体,拍了拍他的脸颊,示意他做得很好。杰诺却因此坏心眼地抬起头来,故意把巨物的头部含到口侧,脸颊被顶得突出了一小块,抬起指尖捉弄地揉戳。

 

比起杰诺故意的勾引,麦克斯也很受不了的是杰诺这样痴痴地抬眼看着他,眺望按着千百周年轨迹闪烁游走的星群、观测渺小寂静之地残留遗迹之中文明的这样明亮的奥特之眼里面充满了爱意和欲望,赤裸而酣畅。纯色的星球上还太安静了,没有发出呦呦声四处奔走的动物,只有晦涩不明摇曳着的植物,有着灵魂和思想的是来访的两位光之巨人,甚至因为参照物太少,他们维持的这个身高体型甚至不好说于此处是过大还是太小。

 

“杰诺,我要射在你的嘴里。”被呼唤到名字的光轻轻点了点头。麦克斯轻柔地拢着杰诺的后脑,按着他的脑袋进行抽插。杰诺低声发出一些呜咽,光不需要呼吸,比起窒息的难受,杰诺更像是在鼓励地助兴一般。滚烫的龟头抵到杰诺软腭,麦克斯握紧杰诺的手指,将自己全部的光液射出,彼此皆是惬意地震颤了一下。粘稠的光灌满了杰诺的口腔,他吮吸了几口才全部咽下,麦克斯抽出去时,他以脸侧贴近亲昵地蹭了蹭。这样补充光的方式虽然麻烦,但是意外能产生饱腹的感觉。下次休假一起去吃一些味道缤纷的食物吧。

 

杰诺舔舐顾着舔舐麦克斯的阴茎时,自己身下的内阴也失控地动着情,光液喷洒出来,又一次染湿自己的生殖腔外侧,浇湿了一片沙子。湿热的穴肉被冷落了,“嗯……麦克斯……摸摸——”杰诺还在哑着嗓子向自己的爱侣提出请求。

 

忽得彼此都惊了一下,他话音未落,立刻感到了异样。一条纤细比不上他们一只手指的藤蔓缠上了他的足腕,麦克斯也马上操控着念力唤出了麦克修姆之剑悬在虎口。两位光之巨人都没有出手,杰诺甚至还算惬意地趴在麦克斯怀里。因为这样轻柔的力量,没有丝毫攻击的意图,这颗行星渴望着有生命在此驻足生长,贝利玛贝拉藤蔓或者只是误以为杰诺生殖腔内溶光是在孕育特殊的光之生命。

 

如果这颗星球的意志再强大成熟一些,大概会盛情挽留说:我并没有恶意,只是,你们教会我光之巨人是如何结合孕育新生的吧……可惜它还太脆弱了,如果有什么飞行物挡在它的能量来源前一段时间,或许它就崩塌陨灭了。此时只有轻抚过的风,四下寂静。

 

藤蔓没有顺着杰诺的脚跟攀上麦克斯的腿部,而是往杰诺身上继续抽条,一根细细的笔直藤条蹭着杰诺的背鳍往上游走,狠狠地碾压了一下,杰诺来不及反应,仰头无遮拦地淫叫了一声,上身瘫软无力支持,倒在了麦克斯的小腹上浅浅挣扎着。麦克斯静静观察着,感受了一阵星球的意志究竟要传达什么,是什么样的呓语藏匿在风中。

 

“……别担心,它只是以为你是某种雌蕊。”麦克斯抚摸了一下杰诺水光的唇瓣,另一边抬手把光刃收了回去,麦克斯继续解释到,“因为这颗星球上没有动物,只有植物,所以它不会把你当做母兽,而是一株雌蕊,它大概是察觉到你体内有我们共同的光,认为你已经完成授粉了,想要保护你。”杰诺淌出光液的那片湿润沙土中,还有更多的藤蔓冒出,只是一根比一根粗壮,有的细藤感受到粗藤的存在便去攀附、一起生长。

 

杰诺无奈地点点头。藤蔓生长得很快,不一会就开始扯着他的四肢和脖颈,还有一条最为粗壮的藤蔓缠绕上了他的腰肢,这些茎藤既不长叶片也没有生刺,嫩滑得光是握了一下就断了,但源源不断冒上来的藤条还是努力把它抬高悬空了起来。有一根尖细的藤条顺着他的臀沟往前移动,麦克斯轻轻触碰了一下,它便改变的方向转而去缠杰诺的大腿根。

 

“麦克斯……”杰诺呼喊着爱侣的名字。而被唤到的光欣赏着杰诺被捆束的模样,好像还有一些好整以暇的感觉。杰诺这样四肢张开,小腹被外物勒缠着,生殖腔颤抖着呈在麦克斯面前,爱侣的眼冷静地观赏着他舒展的花纹随着身体颤动,好像麦克斯真的只是在看一株花心挺立的浮艘花。杰诺崩溃地仰起头,一股暖乎乎的光液伴随着低吟再一次喷了出来,溅到了麦克斯的腰部,水声和藤蔓咕扭的声音灌满了他的脑海。

 

“嗯,杰诺,别担心,这也是……观测的一部分吧。”麦克斯站在杰诺身前,结实的阴茎一下一下抵着杰诺柔软的腿根,他伸出三只手指,慢悠悠地插入了杰诺的生殖腔里轻轻按压,再缓慢地尽数抽出,粘稠的光液染得他满手都是。杰诺艰涩地呜咽起来,用可怜兮兮的目光望着他,麦克斯心情愉悦地再一次缓缓插入手指进到杰诺的痉挛着的生殖腔中。

 

“……麦克斯。”杰诺的手只能抓住藤蔓,还不能还用劲,否则会像刚才一样掐断一截。他的眼里晕开金色的水痕,一时忘记了说别的话语,挺动着下腹,只会用力地以肿胀的肉穴挽留麦克斯的指尖,渴求着麦克斯的阴茎如愿以偿猛地撞进去。

 

在光无暇顾及的角落,多是深浅大小各异的水洼旁边,伴水生长的纳费索和塞寥花等,都不约而同地被风吹拂各簇贴合在一起,柔嫩的花叶相亲相交着,纷乱映在水面,池面上须臾洒满了金色的花粉,好似光随着轻微涟漪漂浮流动。这颗星球上唯一一种通用的植物语言晦涩而拗口,呢喃回应着风声。寂寥漫长的一段时间过去了,风呼啸着。光之巨人约定在二万一千四百后再降临此地。

 

 

——完。

 

贰贰年贰月拾肆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