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Little Do You Know

Work Text:

【憂國的莫里亞蒂】Little Do You Know(威廉x阿爾伯特x威廉)
——2022年情人節賀文

 

註:
阿爾伯特 = 艾伯特.詹姆斯.莫里亞蒂= Albert James Moriarty
威廉.詹姆斯.莫里亞蒂= William James Moriarty
路易斯.詹姆斯.莫里亞蒂= Louis James Moriarty
夏洛克.福爾摩斯 = Sherlock Holmes
約翰.H.華生= John H. Watson
赫爾德 = Von Herder
麥考夫=麥克洛夫特=邁克羅夫特.福爾摩斯=Mycroft Holmes

 

莫里亞蒂家的宴會舉行在即,當路易斯把準備工作分派完成,而阿爾伯特卻沒獲派任何任務時,威廉已清楚,自己要做的是什麼。

要避免阿爾伯特做出黑暗料理,是莫里亞蒂家上下的共識。威廉倒不覺得兄長的廚藝如此恐怖,但在莫蘭等人的極力主張下,阻止阿爾伯特下廚的重任也落在最親近的威廉身上。

當然威廉對此並不介意,甚至應該說,他非常樂意借此跟阿爾伯特獨處。在倫敦塔跟阿爾伯特見面時,兩人的思緒仍然過於複雜,根本沒有餘裕;而在這個叫人安心的家裏,那些曾被壓下的慾望,似乎又開始蠢蠢欲動。

阿爾伯特緊貼在威廉背後,欣賞那雙巧手為食物撒上調味料。 「威爾的廚藝變得更純熟了呢,這三年有不少要自己下廚的機會吧?」

兩人闊別三年,在不同的生活環境下有着變化也是可以預料的,但威廉卻更急於讓兄長知道,自己的心意從未改變。就像此刻,當阿爾伯特的氣息就在身邊,如同魔鬼般引誘著狩獵之人,威廉難以自制的向阿爾伯特伸手。

威廉的手幾近碰上阿爾伯特的臉頰時,手腕卻被捉住了。

「威爾......」阿爾伯特的呼喚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溫柔,在更進一步的碰觸之前,他覺得自己應該先向威廉坦白一切,卻沒法開口。

於是威廉搶先一步,說出他早已察覺到的,「哥哥的身體,已不單單屬於我一人了吧。」

三年並不是一個短時間,更何況阿爾伯特本以為威廉已死,叫他在倫敦塔中悲傷絕望的正正就是威廉,因此就算這期間阿爾伯特曾經擁抱別人,為此苛責他並不公平。但在確認自己的猜測後,威廉還是失落得垂下了眼睛。

阿爾伯特稍為拉開兩人的距離, 以最誠懇的聲音問:「威爾,這樣的我,還可以觸碰你嗎?」

一如以往,阿爾伯特將所有決定權交予威廉。「可以嗎,威爾?」

在徵求得到同意前,他的雙手一直沒踫威廉身上任何一處。

不論理由,阿爾伯特與別人發生關係始終是事實,就算最後威廉沒法接受自己,那也是他應得的下場。何況出於自身的愧疚,阿爾伯特仍猶疑何時何地才能更好地面對威廉。

不過威廉不同,就算沒有這次突然的獨處機會,不論回國前後,他的自慰對象都是眼前的這個男人,在彼此的慾望都被挑起的這一刻,不進一步才奇怪吧。

相比起兄長的小心翼翼,威廉急躁地拉下阿爾伯特的領帶。省略答覆的語句,當他的唇隨頭顱的移動來到威廉可及的範圍,他用舌頭通過熱吻去把另一張嘴佔據。

威廉禁不住採取主動,或許是由於這段日子抑壓的渴求,但更多的是忐忑不安。明明已回到彼此的身邊,從此以後互相倚靠的心意也相當明確,威廉仍有一份悵然若失的感覺。

快點……解開所有衣鈕,摩挲消瘦的胸膛;另一隻手探進鬆開的褲頭,接觸兄長的性器。威廉只想快點與阿爾伯特纏綿在一起。

呼吸著熟悉的氣味,加上被威廉的積極煽動,阿爾伯特幾乎忘了自身的罪過,他任由頭腦受熾熱的身心控制,雙手用力環抱威廉,讓二人的身體緊貼得清晰感受彼此血脈賁張。

得到兄長的回應,威廉的內心頓時變得踏實。他趁熱吻途中的換氣時間,同時用嘴巴和指尖進一步確認他三年來繫念之人的全部。當他不安份的手指沿著脊髓往下移,威廉倒吸一口氣。

「威爾?」阿爾伯特也感到意外,但他並沒有拒絕。他試圖看進他眼內,威廉卻別過臉,出手把兄長推開。

在柔弱的兄長向他承認的當時,威廉已推測得到他在塔內受過何種待遇。他竟然試著探索兄長的後穴,正正表示他根本依然介懷。威廉不敢想像自己當下的表情。

然而,阿爾伯特甘願服從威廉的意思,借他推開他的手順勢轉身。

兄長的配合壓垮威廉最後一絲理智,他順手拿料理用的橄欖油潤滑後,仿傚阿爾伯特以前的動作,手指摸上入口後,緩緩向溫熱窄狹的通道推進。

雙手撐直料理台的阿爾伯特開始扭動和呻吟,但相對於不適,威廉能清楚分辨兄長在享受。他加劇手指的抽插,明明身體的擺動和喘息都跟上背向他的阿爾伯特,威廉卻無法藉以想像兄長曾幾何時也同樣帶給他快感。來到阿爾伯特伸手去抓餐巾迎接自己的高潮時,威廉甚至軟了下來。

那個人也曾經讓兄長高潮嗎?腦袋充斥於這疑問的同時,威廉終於認清:也許他可以原諒阿爾伯特未能反抗,也許他可以原諒那個人乘虛而入,但他不能原諒那個令他萎靡不振的自己。

阿爾伯特清理好後,打算轉過身來,卻被威廉從後撒嬌般緊緊擁住。尚未盡情發洩慾望的威廉難耐地從後磨蹭著阿爾伯特,甚至顧不上手指上的醬料沾到兄長的衣袖上。在兩人熱度再次升溫之際,烤箱卻發出聲音,威廉稍為遲疑,還是放開了阿爾伯特,自烤箱中取出食物後便把廚房留給阿爾伯特一人。

客廳裏悅耳悠揚的音樂從赫爾德發明的留聲機響遍全場,讓眾人為之陶醉。只有夏洛克悶悶不樂的坐在一旁,一見威廉便氣沖沖的抱怨:「廉,我之前可沒聽說莫里亞蒂家養了一個未被馴化的天才?」

順著夏洛克的目光,威廉看到約翰正跟赫爾德研究留聲機的原理,兩人有說有笑,這情景對夏洛克來說異常刺眼。夏洛克毫不掩飾的醋意讓威廉一時忘記剛才的陰霾,他一臉壞笑,「別那麼孩子氣了,跟華生先生合拍的天才並不是你的專利,夏利。」

「我不管,我就是約翰身邊唯一的天才!」夏洛克幾乎是蠻不講理的吼叫,決定去打斷他們,剛站起身卻又盯著威廉上下打量。

威廉被看得窘迫,想必剛才跟兄長的放縱情事已被英國第一偵探發現;但夏洛克沒說什麼,只是在離去前意味深長的訕笑:「看來孩子氣的可不是只有我一個呢。」

 

歌:Alex & Sierra 詞:Toby Gad / Ruth-anne Cunningham / Sierra Deaton / Ali Tamposi

Little do you know
How I'm breakin' while you fall asleep
Little do you know
I'm still haunted by the memories
Little do you know
I'm tryin' to pick myself up piece by piece
Little do you know
I need a little more time

Underneath it all I'm held captive by the hole inside
I've been holding back for the fear that you might change your mind
I'm ready to forgive you, but forgettin' is a harder fight
Little do you know
I need a little more time

 

「對於不逃避、直面自身罪惡的人們,我從心底裏感到敬佩。犯下的過錯已無法挽回,因此更重要的是未來。」

聚餐開始後約翰的話在威廉耳邊縈繞,也許這些話不單單適用於犯罪卿,對於坦誠的阿爾伯特,威廉也不該再糾結過去發生的事。

嘗試從負面情緒抽身時,威廉卻赫然看到阿爾伯特跟對面的麥考夫正就幾個案件熱烈交流,即使阿爾伯特已從公職上退下來,麥考夫仍很看重他的意見。能跟阿爾伯特在倫敦塔見面的人屈指可數,威廉不禁猜想,麥考夫跟阿爾伯特在這三年間有過超越上司與下屬的關係。

威廉並不在意阿爾伯特的身體曾被誰佔有,但萬一那兩人之間也有著深厚的牽絆?

威廉這時竟然有點羨慕直率的夏洛克,作為主人家,他無法像夏洛克一樣幼稚地為了獨佔欲打斷二人談話。他以為自己的掩飾完美得有如過往的犯罪計劃,當宴會圓滿結束,阿爾伯特卻憂心忡忡地把威廉帶到房間。

他單刀直入的問:「你介意我和麥考夫親近嗎,威爾?」

威廉背著他蹙眉,心胸一陣鬱悶。他一方面擔心二人不止肉體上的關係,一方面理解麥考夫身為阿爾伯特的前上司,當他關在塔內時也受他關照。就連他走進囚室把兄長接走,都靠麥考夫的協助。威廉頭腦精明,卻拆解不到為何他不能相信阿爾伯特專情於自己。

「抱歉,哥哥!我先告辭了……」威廉因自己的任性感到難以為顏,認為不應該再打擾兄長休息,離開的腳步卻被制止了。

「留下來……」阿爾伯特從後分別把手繞到威廉的胸前和腰間,把他牢牢捉住。為了讓威廉安心,阿爾伯特有必要向他證明,除他以外,他別無所求。

「進入我體內,威爾。」阿爾伯特把誘人的邀請送到耳邊,叫威廉身心一顫。他想退縮,卻被兄長貼上臉頰的手掌固定了頭顱。「像當年我把你佔有一樣,來佔有我。讓我的身體再忘不了你……」

兄長嘴巴的魅惑不僅言詞,捕捉得到另一對唇瓣的阿爾伯特給他一個溫柔得足以融化心頭一切的吻。然後為他寬衣的無微不至,了解他每一個敏感帶的愛撫,都叫威廉感受得到阿爾伯特對他不變的寵愛。等到他受引領安躺床上,兄長對他的挑逗已令他的慾望到達挺拔不倒的硬度。

阿爾伯特亦毫無疑問已經勃起,他跨腿跪在威廉身上,純熟地塗上凡士林,不過這次塗在威廉的那根上。接著他把手反到身後,於沾滿凡士林的指頭碰到入口時,突兀的冷感叫阿爾伯特反射性收緊臀部的肌肉。

在威廉仰望的角度,腰枝隨手指探入而扭動的阿爾伯特異常性感。他禁不住伸手,好想將那張泛著色氣的俊臉拉近自己。可是他只得到印在掌心的一吻,阿爾伯特便挺直身子,調較好位置,準備接納身下的威廉。

然而,它與手指果然存在明顯的差異。第一下碰上時,大概由於不適,阿爾伯特暫緩了讓威廉進入。

偏偏那份前所未有的壓迫感,已叫威廉欲罷不能。他腰部運力,即使只是重覆地嘗試,想不到也帶來充昏頭腦的刺激。

終於當他握上兄長同樣昂揚的陰莖,阿爾伯特一刻鬆懈,威廉便完全沒入他的體內。二人於同一個瞬間發出深長的呻吟,單單是相連在一起,呼吸已變得急快和粗糙。

阿爾伯特張開雙掌,連同威廉的手包裹起自己的陽具才開始律動。在被威廉填滿的同時,想像著自己也在威廉的體內。「威爾……」

久違的磁性呼喚,伴隨兄長高潮時,從體內帶給他的快感縈繞心坎,使威廉確信不管是從前、現在或今後,能夠滿足阿爾伯特慾望的人,都只有他。無論是麥考夫或是其他什麼人,一切已成過去,威廉和阿爾伯特之間的關係也已在死亡後重生。正如約翰所說,威廉現在該考慮的,是今後要怎樣跟阿爾伯特一起走下去,在他們共同的世界塗上更美麗的色彩。

精液從性器噴發的時候,為了減少兄長的不適,威廉嘗試退出阿爾伯特的身體,卻被阿爾伯特的手擁住,只能把黏稠的體液全數射進阿爾伯特體內。

待所有慾望被釋放後,威廉一臉抱歉,阿爾伯特卻是快樂的微笑著。他輕輕撫上威廉的眼罩,然後緊握威廉的手,「這樣的話,威爾便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在我身體裏留下痕跡的人了。」

威廉一怔,兄長總是如此溫柔的顧及他的感受。他隨即泛起邪魅的笑容,「對我來說,不也是一樣嗎?」

「那麼,請讓我再一次體驗,威爾。」把威廉一下翻至俯身,阿爾伯特的手指探進對方雙臀之間,果然後穴早已被擴張至能順利進出的狀態。

三年來早已習慣為自己手淫,但不管如何努力,威廉卻從未真正獲得滿足,只有在此刻,他才終於久違地得到最想要的——阿爾伯特堅挺的性器激烈地抽插與撞擊,逼得威廉全身顫抖幾近窒息般吟叫,直到越過頂峰,在威廉身體中射出一股白濁。

兩人喘息著相視而笑,長久分離後的交合與佔有,帶來的滿足感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強烈。或許在之前他們對三年來的改變仍有疑問,但這一刻,他們都已明白,再次分開早就不在兩人未來的選項之中。

扯起嘴角勾魂一笑,威廉連聲音都變得黏糊糊的,「阿爾伯特哥哥,讓我教你怎麼善後吧。」

額頭抵上對方的,阿爾伯特在威廉臉上呼出溫暖的吐息,「謹遵教誨。」

 

I'll wait, I'll wait
I love you like you've never felt the pain
I'll wait
I promise you don't have to be afraid
I'll wait
Love is here and here to stay
So lay your head on me

Little do you know
I know you're hurt while I'm sound asleep
Little do you know
All my mistakes are slowly drownin' me
Little do you know
I'm tryin' to make it better piece by piece
Little do you know I
I love you 'til the sun dies

Oh wait, just wait
I love you like I've never felt the pain
Just wait
I love you like I've never been afraid
Just wait
Our love is here, and here to stay
So lay your head on me

I'll wait (I'll wait), I'll wait (I'll wait)
I love you like you've never felt the pain
I'll wait (I'll wait)
I promise you don't have to be afraid
I'll wait
Love is here, and here to stay
So lay your head on me
Lay your head on me
So lay your head on me
'Cause little do you know I
I love you 'til the sun dies

——後續連結: 《【歌曲同人】我要和你在一起(路易斯x阿爾伯特x威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