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俱乐部系列-安刀】 你要养小孩吗?

Work Text:

安刀段子《你要养小孩吗?》

徐安和戴刀在一起了,准确地说,偷偷在一起了。
他俩都是孤儿。
徐安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一起长大的那些孩子,在成年放逐后也逐渐有了自己的家庭生活,没有了联系。徐安高考考上了警校,工作后被选入了特警,拜了洪少秋为师。几年前,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亲眼目睹洪少秋在自己眼前牺牲。从此之后,与洪少秋的伴侣,也就是他师娘季白相依为命。徐安跟洪少秋长得有几分相似,之前就老有警队里的同志打趣,洪少秋这是捡了个儿子。的确,从小没有得到过亲情温暖的徐安,在洪季这里是找到了一些家庭的感觉。
戴刀虽然也是孤儿,但与徐安的情况不大一样。戴刀的父母也是警官,在战斗中牺牲。从此父母的老同事抚养他长大,视入己出。养父母不希望他一辈子平平安安,不要出事,也是培养爱好,送他去练习射击。没想到,戴刀天赋过人,十几岁就被选进了国家队,参加各项世界大赛,还在18岁的时候拿下了奥运冠军。
徐安看着屏幕里百发百中的神枪手,青春少年,意气风发,一眼就陷进去了。从前,徐安觉得自己这辈子也许是运气不大好,不然怎么会成了孤儿,连自己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呢。但是,人总不可能一辈子都运气不好。
这天,徐安陪着季白和萧景琰到一家射击俱乐部去练练手,他碰上了那个令他心动无比的闪亮少年。
萧景琰把戴刀叫过来说几句话,七殿下亲自去叫,戴刀不可能不给面子,乖巧地就过来了,还陪萧景琰玩了一局。徐安的眼睛就没从他身上挪开过。季白看着大咧咧,实际很敏感,他注意到了徐安的小动作,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戴刀其实也注意到了这个站得笔挺的男人,如果没有特别注意,他可以是没有存在感的。但是戴刀注意到了,虽然这个男人很安静,也很听话,萧景琰和季白吩咐他做什么,他从不拒绝。和自己年少叛逆极为不同,但却有一种和自己一样的特质。戴刀那时候还说不出来是什么,但是莫名的被吸引。
徐安追过来要联系方式的时候,戴刀是非常惊喜的。说不上来是什么,也许就是他追出来喊住他的那一刻,戴刀也动心了。
戴刀对徐安势在必得。徐安追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人喜欢自己,而且一定是为了自己突破了某种他不擅长事情或是某种动不了的禁锢。他猜得不错。如果没有戴刀出现,或许徐安会和季白相依为命过一辈子。季白总会把一些对洪少秋的感情转移到徐安身上,但他们不是一个人。徐安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什么叫爱情,他以为自己对季白好那就是继承了师父的爱情了。遇到戴刀,他才知道了爱情带来的脸红心跳。
加了微信,两人互有情意,你来我往的,只是在射击馆约了几次,就探到了对方的心意。徐安是含蓄稳重的青年人,戴刀内里还只是个急躁的少年。
这天,徐安给了他非常强烈的暗示:如果我赢了,今晚你要跟我出去吃饭。
戴刀想啊,这个人连约会二字都不敢说出口,看来自己得再主动一点。
他故意输了徐安一环,约会也就顺理成章。徐安被戴刀灌了点酒,借着酒劲表了白,戴刀哪有不同意的,当晚就把人带回了自己的小公寓。他们抱在一起说话,徐安说了洪少秋和季白的故事。戴刀的养父母也跟季白是一个单位的,之前就从他们口中知道徐安还跟季白住在一起,其实他是有点介意。听了徐安说的故事,他全明白了,也就不介意了。徐安说完酒也醒了,他俩又说了会儿情意绵绵的话,戴刀东倒西歪地在他身上睡着了。徐安被挤在床边动弹不得,戴刀手脚都缠着他,两人胡乱地睡了一晚。
刚刚心意相通的年轻人总是腻歪不够,恨不得每时每刻都黏在一起。在一处呆着,那就避免不了肢体接触。戴刀虽然含苞未开,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年纪了,之前跟队友们一起看过了一些教育片片,对着徐安总跃跃欲试的。徐安哪儿遭得住,一被撩拨就深思混乱对戴刀上下其手。戴刀每次都以为自己要成功上垒,却又遭到无情拒绝。
一来二去,戴刀不乐意了。徐安总说自己还小,要慢慢来。每次却又很过分,除了下身,什么地方都被他摸遍了,有一次还捏了他的胸。回过神来却又说不做了。
戴刀不得不怀疑徐安是下面的。
但是戴刀也不介意,他本想着徐安有经验,第一次如果让在上面的会不让自己受伤。但既然他只做下面的,看来自己要去研究一番怎么做上面的了。
戴刀去找精通此道的网友要了几个G的片片,苦心专研。第一次,希望给安哥留个美好的回忆。
徐安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戴刀脑补太监了,还以为小孩儿对他不感兴趣了,又时不时撩拨一下,到哪里都要亲亲。其实戴刀也喜欢亲亲,刚刚在一起,哪有亲够了的呢。戴刀还恨不得长在徐安身上,到哪里都粘着,抱着。很是腻歪了。
徐安总说戴刀是小孩心性,还没长大。
“你要养小孩吗?”
养,不仅要养小孩,还要吃小孩呢。
当时的徐安根本不敢做什么。
对,因为他们是偷偷在一起的。季白不知情。
其实是徐安以为季白不知情。平时下了班,除了陪季白去俱乐部之外没有半点娱乐活动的人,近日总是不在家。还常常电话不接,信息不回。不过季白从来也对徐安管得不多,只是看不到人,心里头总有些空空的。
季白想起来,那天在俱乐部碰到的戴刀。虽然徐安追出去时候说是去洗手间,但是联想到近日徐安反常的状态,一定与那天有关。季白作为刑警,何其敏锐。这天晚上他等到徐安回家,徐安眼角眉梢里还带着笑意。自从洪少秋牺牲,他的脸上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的表情。
季白了然。孩子大了,自己也不能抓着不放了。他突然就相通了,这几年与其说是相依为命,不如说是互相折磨。走不出来的,忘不掉的,放不下的,从来都是他自己。徐安看季白的表情不太好,忙问怎么了。季白决定与他说开。
两人抱着痛哭了一场,洪少秋走的时候两人都没掉一滴眼泪,现在终于把压抑多年的痛苦都宣泄出来。
徐安说,三哥是要赶我走了吗,如果三哥不喜欢他,我可以跟戴刀分开的。
季白揉了揉徐安的头发。
傻孩子,你要去过自己的生活,我不能再捆着你了。我也该试着放下过去,过新的生活。你师父一定也是这么希望的。我们不该忘了他,但是我们总要好好的活下去。你有了真正喜欢的人,我很欢喜。你该去和他一起过新的生活。再说,要你搬出去又不是从此再也不往来了。我永远都是你的亲人。
亲情和爱情,硬是要徐安从中择一,他选亲情。
有了季白的保证,次日徐安就带着行李出现在了戴刀的小公寓门口。
“我来养小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