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同极

Work Text:

后藤和生最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比如说他是棒球部的,秀人是回家部的,但每次秀人都会靠在教室课桌边等他社团结束,并很顺手地递给自己一瓶水。比如说五人组凑一块儿时,回过神来秀人总是离他最近:在雄喜家开小会,自己躺床上秀人就趴床边;去唱K,秀人坐自己旁边;上课闲聊被拎出去罚站,转头发现边上依旧是秀人等等。和生寻思到底是自己无意识之中靠过去的,亦或者是秀人靠过来的,但自己能想到后者脑子确实也不大正常了。秀人拥有着御曹司出身的温文尔雅,从小到大问他的梦想是和女演员谈恋爱,学校里有粉丝后援会,况且凭借那著名的“五秒定理”,方圆百里桃花尽开。这没有开玩笑,和生亲眼所见,他明白秀人多不缺女人缘。所以他选择了自己不大对劲这个选项,并以思索明天中午该吃炸猪排咖喱饭还是豚骨拉面的程度烦恼着。当然在社团学弟喊他的声音从操场上传来时他能立刻把这事忘到九霄云外,冲出去快乐打球。秀人手撑着头,目光追逐着窗外越来越小的身影。

 

岩崎秀人最近有点郁闷。和生这阶段貌似在躲自己。是哪里表现得太直白吗,他想不通。至于京平起哄让自己动用五秒技能搭讪姑娘,秀人内心起初是拒绝的。他对这些并无兴趣。但自从发现男高们会在他成功后欢呼雀跃,看到和生那仿佛自己打出全垒打的激动模样,秀人意识到凭此举引起和生注意未尝不可。所以每次将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女高中生捞在怀里,朝身后笨蛋们打手势时,秀人都觉得自己后背发烫。

和生肯定在看我。

这时候应该在吃醋吧,瞒不过我的。

他一定被我迷得说不出话了。

秀人心满意足,可惜他高估了笨蛋。那次又被京平哄去搭讪,谈笑风生间突然背后一阵风,他被猛拽了一把。秀人被扯得几近散架,微皱八字眉美滋滋准备开口:和生,也不用这么激动嘛。“你到底都聊了些什么!告诉我嘛告诉我嘛!”面前出现的是京平的脸。“……嘛就问问你喜欢什么之类的”,秀人随口敷衍,赌气中不忘朝后瞟一眼过街天桥的转角。和生正跟巧和雄喜击掌呢,哪管得上这边。结果就是京平觍着脸问人家喜欢什么体位,理所当然被扇了巴掌。“为什么啊?!”男生们哄笑着跑来抬走赖在地上嚎叫的京平,秀人翻个白眼望天,什么闹剧。

 

烦恼着,日子到了占领教室的那天。被恐吓不办文化祭就炸教学楼的校长终于同意恢复文化祭,五人欢呼着抱成一团。和生扭头见秀人举着手仰着脸,一副期待和自己击掌的可爱模样,突然愣住半秒。见状,秀人心里咯噔一下。这些日子自己确实有在悄悄拉进距离,但两人仿佛同极磁铁般,靠得越近越能感受到这肩与肩的一拳距离间浓缩着整片宇宙。则愈发有些沮丧。“怎么回事?计时器停不下来。”雄喜捣鼓着爆炸装置。 “啊,我把炸弹放进去了。”京平像是刚想起昨天袜子穿反了。 “搞什么啊??!!”五个人乱成一团,和生想徒手拆弹,被秀人拦腰死死拽住,可脑子早一片空白,还想朝装置扑过去,秀人只得全力扣住他的手。“啊!!”京平突然大叫。扭在一块的人闻声和巧一道凑近。“我梦到个好刺激的场景。”…嗯?秀人感觉腰被搂住。和生的手。“京平的预言梦一般都不能小看,快说你梦见了啥。”“学校炸了。”……“作战计划X。跑啊!!”好不容易搬开挡门的桌椅,几个人疯也似的狂奔下楼,而雄喜还没走。逃到校门外,四人扒着铁门焦急看向出口,时间所剩无几,但仍不见雄喜影子。“雄喜!!”巧大喊着想回去救人,被众人拉住。…五秒…十秒…二十秒…耳畔只有越来越清晰的心跳,而教室却并无动静。突然!教室窗户探出雄喜的脑袋,手臂在头顶比了个圆,“拆除成功——”“哇啊啊啊啊啊!”“救世主!”“雄喜万岁!!”欣喜与害怕交杂,和生涕泪直流,丢了魂似的把一旁的秀人拢到怀里。“…和生?”“可害怕死我了呜呜…咻”抚摸着对方的背,秀人心想这家伙肯定把我当京平了。不过这样也不赖。

 

当然,五个人被拎去校长办公室训了一通并罚写检讨。由于校长已当着全校面做出承诺,文化祭将照常举办。对他们来说,放学留校不过是给个机会继续打闹和讨论乐队罢了,占领教室计划很成功,五人扔下手里刚涂了几个字的检讨书,又开始推搡玩乐。

 

炸弹风波后,和生心里突然亮了一隅。为什么那天会紧紧抱住秀人,他自己也不清楚。不过要不是秀人拦着他,自己早被炸飞倒也是个事实。再加上最近看到秀人的时候心跳总会加快,和生觉得不该再迷糊下去,秀人可是我好哥们啊!好哥们就该勾肩搭背贴贴!他抬头瞅瞅靠在自己课桌边笑着看京平和巧打闹的秀人,心想着我要证明我们的友谊坚不可摧,于是手环上他的腰一把将人拉到自己大腿上。

 

“诶?!”重心的忽然偏移让秀人跌坐在和生怀里,他倒在对方身上愣神,好不容易拉回出窍快半米高的魂猛直起身,回头见和生那一脸“好哥们就要叠叠乐”的光明正大,慢慢,慢慢转回去,萌袖挡住渐红的脸。——笨蛋和生!京平哈哈笑着瞧瞧这边,“秀人你咋了。”“猛坐下头有点晕。”插科打诨间,感到从掌心传来的温度有些过高,和生侧身瞧瞧身上人,见他从脖子红到耳根,“秀人你发烧了?”被唤的那人叹了口气,指间撑开条缝,露出有些泛红的眼尾瞥他,撅嘴嘟哝着,“才没有呢笨——蛋。”

 

无风的湖面因雨滴的落入而涟漪荡漾,一滴,两滴,暴雨倾盆。笨——蛋,这个词像三维弹球,来回撞击着和生的大脑四壁。秀人的腰细得可以一手掌握,意外肉感的大腿和臀柔软地陷在自己腿间,细软微卷的发尾传来淡淡的清香,和生回想起有次上学沿途遇见的茉莉。加上肩膀微垂显得竟有些娇小……再想下去火星要撞地球了,和生猛站起身,把秀人也吓得跳出去,他对着空气报告一声“我们俩有事先回去了!”拉起秀人拔腿就跑,留那三人面面相觑。

 

一直跑到校门口才停下,两人气喘吁吁,秀人撑着膝盖半天才直起身,“你干嘛啊!”“啊就是那个…所以说…嗯!这不是社团好不容易放假嘛!你每天都等我,今天你想去什么地方,换我陪你好了。”见秀人睁大了眼睛,和生手在空中乱比划:“就就是想参考下我今后也可以去玩这样…之类的?”挠头傻笑两声,心里慌得不行。被拒绝就惨了——“……可丽饼。”“嗯嗯?”和生以为自己听错了。“…所以说我想吃可丽饼!”“哦是班里女生最近讨论的那个?”“不行嘛!是你问我想去哪里的!”秀人垂头拧着自己的手指。“好,好好好我们现在就去!”

 

当前人气的可丽饼售卖店前。秀人对着看板指: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我都要放。店员表示很抱歉我们这里最多只能加四种料,和生隐约看到秀人头上的耳朵耷拉了下去,于是凑上前:那我加香蕉香草吧,等会换着吃。取了可丽饼坐在附近的花坛边,秀人唔嗯唔嗯着,腮帮子圆鼓鼓。“也吃口我的?”和生伸过手去,看着秀人晃晃脑袋啊呜咬了一口,从鼻子里哼哼出“好好吃——”的音调,盯着自己的琥珀色眼睛闪着光。要升天了,和生双手合十。“和生也吃口我这个。”秀人右手撑着花坛边缘,挪近身体把自己的可丽饼举到对方嘴边,“啊——”和生觉着此刻肯定是人生中最羞耻的时刻,半推半就闭上眼皱着五官缓慢咬了下去,引得始作俑者狂笑。“你好像第一次吃味增的阿希莉帕。”秀人笑着抹掉眼角的眼泪。“那是啥梗啊!”和生咀嚼着表示抗议,“你唔要欺呜一个已经16税还要被喂的高…啊这个好吃。”“是吧?这可是我研究的最优配方。”秀人边哼小曲边翘翘脚。“这么开心吗,平常五人一起不也吃过甜点么。”“和那个不一样啦。”秀人转过脸,露出有点红的耳廓。到底是怎么个不一样,是因为食物还是因为人,和生大脑已经宕机,但他宁愿选择后面一个选项,要谈原因,那可能是确信了自己不大对劲这个事实吧。“那…下次再一起出来好了,两个人。”秀人耳朵一竖,凑过来眨着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搞得和生逃到老远的天桥上朝这头大喊:一起去玩呗——见四周都在回头看他俩,秀人羞得冲到天桥上给了他一拳,“叫那么大声。”倚在栏杆上望着桥下的车水马龙,彼此的肩靠得更近了些。“反悔的人吞一千根针。”“一言为定。”

 

之后他俩老是背着其他人出去玩,约不着秀人的理由是家里有聚会,找和生则是社团活动推脱不了。雄喜:可恶的现充。京平:你在说谁。巧:唉好想找到那个姐姐…所以其实并没有太多人介意他俩溜出去约会。他们去水族馆看水母,去游乐园做过山车,在电影院偷偷抹泪,在游戏厅开赛车…坐电车跑到海边看落日,海风吹起秀人的发丝,在晚霞的印染下变成稻色的金黄。和生不知道该看哪边,他生平第一次觉得人只有一副眼睛是不够的,此刻的落日就是秀人,秀人就是落日。“秀。”“嗯?”秀人撩起被风吹乱的前发拨向耳后,转头看向和生,被他轻轻吻住。青涩的初次体验,蜻蜓点水,缱绻绵长。脖子被秀人伸手环住,有些惊讶的和生偷偷睁眼,注视着眼前人纤长的睫毛,细腻的皮肤,感受着试探到的柔软的唇,鼻腔内钻进一些暖融融的香。是夕阳的味道,和生搂紧对方的腰,闭上眼。

 

回家的电车上,和生犹豫了好久终于开口:抱歉,有被吓到吗。秀人看着窗外:让我等了好久。留下背后震惊失语的和生,他脸贴着玻璃,泛起笑意。谁说同极不会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