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Rewrite The Stars

Work Text:

R18G大量注意。
我不懂物理,都是我编的。

 

 

 

Ahhh, but remember that the city is a funny place
Something like a circus or a sewer【2】.
It's the freakiest show【1】.

下雨了。幸运的是,这不是酸雨,却也不是战前那些干净的,可以让孩子们在水坑里打滚洗澡的雨。已经许久没有人看见过干净的雨、干净的水、干净的人、干净的一切。
三年前白宫里的人讲话的时候还信誓旦旦地说“战争将在五年内结束”,后来他被暗杀,再上台的人就再没有说过这种话。再上台的人又被暗杀,再之后就是公然的武装袭击,记者在电视前面对观众呼喊,一秒之后睁大眼睛,血溅在摄像机的玻璃上。谁先开始的,叙利亚?古巴?约旦?中国?爱尔兰?没人知道。再然后所有的电视信号都被中断了。再然后是电波扰乱,音讯断绝,人们重新开始使用古老的石化燃料。这带来了酸雨,酸雨带来了之后的一切。幸好武器还能用。不幸武器还能用。
天翻地覆,星辰改写,臣子称王,国王下狱,犹大给耶稣洗了脚。这是战争开始的第三年零一个月零六天。这是Lou Reed的生日。

当然没人记得他的生日。宣布开战的那天他孤身出来旅游,刚下车火车飞机就都被军队征用,只来得及在最开始打了个电话,之后就和家人彻底断了联。他举目无亲,无家可归,和许多人一起蹲在火车站里,一脸茫然。有辆军用火车进站了,想上车的人在站台上打了起来。在混乱里人不像人,也不像动物,也不像怪物,所以或许还是像人。在推搡中有人掉下了铁轨,血和肉溅到青年脸上。他胡乱抹了一把,还是热的,热得发甜。他站起来,把包摔到地上,推开人流奔向了征兵窗口。
青年奔跑着。那一刻世界流动起来,化成巨大的,胡乱填塞的马戏团或是畸形秀,充耳的都是吵闹和哭喊。他奔跑着,仿佛脚下的地面在他身后坠落,世界向他挤压过来。一切都是内脏般粘稠而五彩斑斓,他陷入噩梦。直至今日,仍然如此。

直至今日他已经辗转过了三个师团。一开始他们编制整齐,武器充足,床铺干净,箱子里没有可卡因,床头也没有高度的酒。后来逃走的人越来越多,浑水摸鱼的人越来越多,为了收拢人心上级开始发放大麻,等大麻不好用了,就是可卡因。收拢人心,止痛,肾上腺素,你能想到的好处可卡因都有,坏处只有让你不再是人。不过他们早就不再是人了。
再后来一天早上起来他们的排长也逃走了,带走了整个排【4】的酒,可卡因,烟和武器。他和三个同伴在出城三十公里的加油站追上他,把曾经的上级用吉普车来回碾成了肉酱。然后四个人坐下来分享了午餐肉、红酒、豆子、奶酪和焦糖【3】。他们吃饭的时候秃鹰在后面吃他们的排长,都吃得酒足饭饱,心满意足。然后他们散了伙,每人分了一些物资,背对背同时往四个方向走。没走多远,他听见后面一声枪响。他回头看,五分钟前还在一起吃饭的四个人里,一个倒在了地上,而另一个正在扒他的子弹带。Lou没命地跑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一直在跑,从火车站里,从加油站里,从战壕里,从掩体里,从所有地方。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下。他一开始觉得世界疯了,后来觉得自己疯了,再后来他什么都不在乎。他已经忘记了干净的雨、干净的水与干净的人,抬起头看不见星星。这个世界已经成为了马戏团、下水道、或者是一场扭曲的畸形秀。仍然疯狂,仍然有趣,他仍然活着。
他仍然活着,只是睡不着觉。褪黑素和安眠药他都试过,都不管用,而且药物越来越难以取得。麦克白杀死邓肯的同时杀害了睡眠【5】,而他的手上沾满了无数人的血,他将永远无法入眠。除非去死,无法入眠。

现在Lou Reed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捂着流血的腹部,脸,手臂和小腿扎满了碎玻璃。他的吉普车车胎被击中了,车辆急转弯,不受控制地撞到了树上。他从驾驶座上握着枪滚下来,用吉普车当掩护冲进了最近的建筑,回身就往车厢里扔了一个手榴弹。前军人贴着墙,听见手榴弹爆炸,然而还是有人的声音。追杀他的人有些被炸死了,有些没有。他喘息着,绕过建筑物的拐角往里走,疼得双眼发花。他一脚踩空,滚下了楼梯,一路砸进一堆垃圾里。他动作迟缓地撑起身,却在垃圾里发现了一扇地面上的门。
门上写着:第二核聚变研究室-主管David Bowie。

而这时候David Bowie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他战前在政府的一个研究机构里工作,研究怎么让核聚变更加小型化,更加稳定,直到能在手掌中重现星星。他们重拾了五六十年代的仿星器【6】,试图重写从古老时代就一直陪伴人类的浩渺星云。
然后有一天,在一个操作错误里辐射泄露了。那时实验室里只有David一个人。他驱散了所有人,锁上了实验室,计算好自己的死期,之后就一直呆在这个地下的房间里。实验室本身也是防空洞,有循环的净化水和独立的发电机,还有大量的真空保存食物和火种。David和外界完全断了联系,他只是在等死,独自一人。直到他实验室的门被冲锋枪轰开,一个穿着迷彩服,满身鲜血污泥的人从天上坠落下来。

Lou Reed没法睡眠,但是他经常昏迷。他是个好战士,这可能得益于他身上来自比尔斯基斯【7】的血统。好战士的好处是你不会死,坏处是你会永久疼痛,总是受伤,经常昏迷,并且很多时候刚从昏迷中醒来就得抓起枪。
然而今天不是这样。他在一张干干净净的床上醒来,腹部干干净净,床头有一杯干干净净的水,床边站着一个干干净净的人。他怀疑自己好像从出生起就没遇见过这样的干净。他几乎怀疑自己已经死了。那个人让他靠在自己胸口上,给他喝水。他听见自己用沙哑的声音问,你是谁?
“我叫David Bowie。我是重写星光的人。”

那天晚上搜寻Lou的人没有离去。为了最后一点可怜的可卡因他们能够拼命,显然不会放过就在不远处的前军人。地面下的人们并非一无所知,然而他们只是披着毯子坐在房间中央,打开了一个古老的星象仪。David开始在黑暗里讲述星座的故事,讲述那些由核能而来的,一眼万年的纷繁星光。
天蝎闪烁著红眼睛,天鹰展翅翱翔天际;小犬眨著蓝色眼眸,蜷曲巨蛇隐隐透出光芒。当猎户在天上高声歌唱时,地上便降下了露水和冰霜【9】。
下一刻他们都敏锐地听到了头顶上的脚步声。David关掉了星象仪。脚步声在地面上来来去去,Lou在毯子里握着David的手,腹部隐隐作痛,沉默地靠在对方的肩膀上。他知道自己应该离开,应该逃命。他知道自己即将死亡,而这墙之外再无希望【8】。然而他太累了,这儿又太美。他忘记了自己有多久没有看见星空,一开始疲于奔命,后来酸雨和污染,不再可能。而David为他从过去的星空中偷来了所有的星光。此刻太阳歇息,雏鸟归林,仓鼠和蛇钻入地下。佛罗多回到袋底洞【11】,罗马诸神进入神殿,就连人子也终于有了枕头的地方【10】。他觉得自己在飞翔,也觉得自己在坠落。都是与你【8】,都是安息。
搜寻他的人终于远去了,David又重新打开了仪器。Lou抬头看他,他也看向Lou。空气中有薄薄的雪松和棉花糖味道。他们在人造的繁星底下接吻,有虚假的银河为他们见证。

“这只是一场畸形秀,是马戏团,是星象仪。都是假的。”
“然而这是为你而存在的畸形秀,是我为你重写的星光。即使此刻,即使一日,即使虚假,我们仍能成为英雄【12】。”

Lou Reed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睡着了。他忘记自己多久没有睡得这么沉,这么好,不再是昏迷,而是真的睡眠。清白的睡眠,疲劳者的沐浴,受伤心灵的油膏,大自然最丰盛的菜肴【5】。他睡在David的膝盖上,对方也睡得很熟。即使睡着了他们也没松开对方的手。星象仪还在开,然而影像已经结束,只剩轻微的嗡嗡声响成一片。
Lou睁着眼睛,看着对方,脑子里仍然一无所有,一片安息式的空茫。许久之后David也睁开眼睛,金银眼落进双色瞳。军人动了动粗糙的手,想去摸对方的脸。他的手上溅上了一片鲜红的血。

David的日子到了。他一直在断断续续的吐血,神智昏沉,药箱里只剩一些吃过的空壳。Lou把他抱在怀里,血染红了他们的衣服和锁骨。他比昨天更加苍白消瘦,仿佛白衣都能轻易地将他压垮,头发干枯地散在肩膀上。研究员偏过头来,说,不要为我哭泣。永昼的工作已经完毕,我们现在该去睡了【13】。于是他笑了笑,又睡过去,睡过一整个白天。Lou Reed只是一动不动地抱着他,心乱如麻,胜过战争开始的那天。
David傍晚的时候又醒了一次。他精神好像好了一点,看着空中,表情和缓,带着仿佛来自世界之外的笑容。他说,赫尔墨斯【14】来了,他来带我走。你不要哭,想想我为你重写的星光。Lou把脸埋在他胸前,他感觉到一只手摸着自己脏乱的头发,叹息大提琴般温柔地震动着胸腔。他从胸口和空气听见David的声音,他说,太好了。我一直很害怕。我不想一个人走。他的手永远地垂了下去。

搜索的人在这里呆了两天,一无所获。他们打算回去的时候在一楼的角落看见了火光,有人接近过去,被一枪射倒。搜索的人举起枪对着角落一通乱射,听到什么东西从高处落地的声音。
Lou Reed感觉到了短暂的失重。他再次从地面上跌到地下,好像飞翔,又像坠落。他被枪射中了胸口,看着自己的手,满手血红。他用手肘挪到死去的David Bowie身边,把头枕在对方的胸口上。没有心跳,没有温度。一无所有。即使一无所有。
他知道这些人会做些什么。他们会夺走这个研究室的一切,侮辱,践踏,争夺,毁坏David的心血,毁坏他重写的,掌心里的星光。前军人满手鲜血,长期掠夺,杀人如麻,罪恶深重;然而即使此刻,即使一日,我们仍能成为英雄。他想成为英雄。
搜索的人顺着梯子下来。他们看到屋子里的人笑着,举起一只手榴弹丢向梯子。在爆炸的前一秒,英雄闭上了眼睛。
他在火药的爆炸里,看见了漫天的,无穷的,美丽的,无论何时都不会消失的,真正的星光。

长久以来,我们在星光下跳舞,歌唱,相亲相爱,互相亲吻。
星星用氢与氦的聚变发光,而人类在星光下用同样的聚变自相残杀。
他们是重写星光的人,而在地下的实验室里,有人回归了星光的本来意义。
想要星光的人得到了星光。想要可卡因的人得到了可卡因,想要陪伴的人得到了陪伴,想要睡眠的人得到了睡眠。
我们仍旧会落入长眠。然而这次,我们有繁星。

我们永远都有繁星。

 

 

 

【1】Life on Mars?David Bowie。
【2】Coney Island Baby。Lou Reed。
【3】参考美国陆军K-口粮。
【4】每个排约有16-44名士兵。
【5】麦克白。莎。
【6】美国天体物理学家莱曼·斯必泽就提出了仿星器的概念。从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仿星器一直是核聚变能研究的主流装置。太阳和星星核聚变反应产生的能量,即是它们发光的主要能量,可以在人造装置中得以实现应用。
【7】这支队伍就是图维亚的游击队,成立于1941年,由来自白俄罗斯斯坦高域村一个农民家庭的比尔斯基斯三兄弟为首,他们从第三帝国的魔掌下营救出1200名多名犹太同胞。
【8】So why don't we rewrite the stars?
Maybe the world could be ours Tonight。

Just you and me Within these walls
But when we go outside
You're going to wake up
and see that it was hopeless after all

All I want is to fly with you
All I want is to fall with you

The Greatest Showman Cast - Rewrite The Stars。
【9】巡星之歌。宫泽贤治。
【10】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马太8:18。
【11】霍比特人。
【12】Oh, we can be heroes, just for one day。“Heroes”。David Bowie。
【13】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莎。
【14】赫耳墨斯还是亡灵的接引神,他帮助死去的灵魂到达冥界。

【15】本篇灵感:
星野梦美。
“欢迎大家光临星象馆,这里有着无论何时永远不会消失的美丽的无穷光辉。满天的星星等候着大家的到来。”
“你会收下我的花束吗?”

马戏之王。
“哪怕是千万盏聚光灯的光芒,哪怕是我们从夜空中偷来的全部星光,也永远无法让我满足”
“So why don't we rewrite the stars?And maybe the world could be ours,tonight。”

所有物理相关不保证正确。
标题:1.引用歌词。2.战争改变了卢(很多人的命运(星宿),而辐射改变了橘的命运。3.橘在实验室微缩星星。4.人类使用星光能源(核聚变)制造核武器。5.橘在已经没有星星的时代里用星象仪再次制造虚假的星星。6.卢在最后成为了英雄,而在罗马神话里,英雄都会成为星星。7.在原曲里这句歌词指的是爱。

星星用核能发光,而人类用核能自相残杀。但是在那自相残杀之后,人们仍旧会携起手来,用同样的核能制造电,制造地上的星空。总会有人手握着手,看着发光的星星。
人们将永远在那星空的美下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