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芹凌】新宿街头事件

Work Text:

芹泽多摩雄其实不常去新宿那边晃悠。

一是已经过了高中那种每天游手好闲散步打架的年纪,二来他口袋里确实也没钱去歌舞伎町那边挥霍。高中毕了业打了一年工也没能改变他穷得叮当响的境遇,白天难得遇见了源治,和他聊了两句。源治这小子一贯有钱,离了高中到底继没继承家族事业他也不清楚,只知道和源治聊起来所谓“大人生活”,然后那家伙就开始讲歌舞伎町了——完全是老手语气。

这事情上芹泽可不能输。既然源治难得和他再遇甚至还借他了几张钞票,或许出自于某种命运注定……总之,那不去白不去。

下了电车芹泽揣着兜往那边走,傍晚已经开始热闹起来。找什么样的呢。放眼望去搔首弄姿的自然不少——当金主随便挑的感觉真好啊。几张纸币在手里搓来搓去,已经有女孩主动凑上前来招揽生意。

但是他不。芹泽决定多享受一会儿金主的感觉,顺着不宽的路向前散步。当百兽之王那阵都没这么讨女生欢迎啊,他目光在站街的身上扫来扫去,普通堆里有姿色的也有几个……然后墙角静静站着看都不看他的那个吸引了芹泽的注意力。

那个长头发的家伙穿着有些紧身的黑衣,除了点皮质装饰在反光外几乎可以称得上不起眼、和黑夜融为一体。再走近几步,仔细打量衣领下隐约可以看见指印一样的红痕,看起来形色瘦削得很。
再靠近一步,又莫名有了些眼熟感觉。

芹泽下意识脱口而出:
“……凌?”

以往不离手的黑伞不知去向,大概是确实不好带着揽客,也可能是出了高中他终于改了怪癖。被喊到名字的人诧异地抬起头,和他目光相对时眼睛瞪大了,又迅速扭开脑袋。

“真的是你?”

芹泽跨步上前,下意识扭住他肩膀把人转回来。漆原凌还是那副老样子,狭长的、带着点无辜的眼睛,抿起的薄唇,握起的拳头。

“让开。”

漆原凌说,拳头举到半空。

“哦,耽误你做生意了?”

对方脸颊肉眼可见变红了,张了张嘴却没有反驳出口,只是又低声重复一句让开。

于是他继续说下去:“真的吗,混得比我还穷了吗,凤仙的家伙……喂,那也不至于来干这行吧?”

漆原凌果然是气不过的类型,凤仙狂战士还是只会用拳头讲话,他心有戚戚地想着有多少金主得惨遭黑手。有一阵子没打架,有些招式多少已经开始生疏,但本能和抗揍程度不会变。脸颊挨的揍传来不痛不痒的感觉,任漆原凌发泄几下后芹泽接下的拳头,提起膝盖把他揍到地上,没怎么还手,只是捏住他的脖子——

正好盖在先前窥见的红痕上。

周围传来一阵尖叫声,有尖声喊着要叫管头的来。漆原凌咳嗽了两下,反抗的动作渐渐没了力气。乱掉的头发盖住半边脸,剩下一边露出的眼睛混杂着凶狠、不满和一点小动物一样的感觉。

“喂,打架也要有个限度啊。”他送了手,又说起来老生常谈的话了。

他起身放过漆原凌,向周围展示没事了。漆原在地上蜷起身子,咳嗽得眼角都发红,努力支撑着身子蹭着墙想站起来。

……多像当初的日子啊。芹泽无端感慨起来。

“喂,我买你一夜好了,漆原。”

 

最后芹泽拿着剩下的钱吃了碗面,当然,是和漆原凌一起。

漆原凌不打架时看着倒是又安静又乖巧,不知道那些买他的人是不是这么想的。……那些人会事先知道他是个揍人没限度的狂战士吗?他一边吸面,一边偶尔把目光探过去扫视。

漆原凌静静喝了口面汤,然后放下筷子:

“去楼上吗?”

对,刚进门时漆原也是这么问的,芹泽疑惑地问了句楼上环境更好吗,还收到了对方怪异的目光。

“楼上是什么?”

轮到漆原凌疑惑了,他咬了咬唇,看了看周围的零零散散的人,压低声音:“干那种事的地方。”

“哦,情趣旅馆?”

好了,这下子吸引来了更多目光。漆原凌瞪他一眼,率先起了身快步走了出去。

干这行还有这种羞耻心吗?
他有点不懂了,就像当初他就看不懂漆原一样。什么家伙会晴天阴天都打伞啊?什么家伙会留这种娘娘腔长发啊?什么家伙会打架不打死不停手啊?

他追上去,却发现漆原没有离开,只是在旁边晃悠。

“喂,你要去……”

漆原凌没搭话,只是一把攥住他手腕把人往小巷子里带。在这种地方吗?他还没问出口,就发现原来漆原凌是在走向隐蔽的外楼梯。

……老手啊。

 

本以为漆原凌是说两句就脸红的类型,真的进了门却意外的是行动派。看得出旅店是便宜的类型,简陋的旅馆民宿狭小得很,而漆原凌轻车熟路地坐上床扒了衣服。

漆原凌还是那么瘦,瘦得可以看见皮肤下肋骨的影子。红痕果然不限于脖颈——淤青和红痕顺着脖子延伸向锁骨,一路蔓延到胸口和小腹。等他转过身,又露出后背一片斑斑点点,大有当年打架挂彩之意,不知道是怎么搞出来的。……那是烫伤吗?他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疤痕上凹凸不平的触感熟悉又陌生。

凌扭过头看他,而后带上点嗤笑的鼻音:“一般而言不用我负责买套,不过我猜你可没带来,是不是。”

芹泽喂了一声,接住漆原丢过来的套,倒是也不着急脱衣服,只是凑得更近了些。

“怎么回事啊。”

凑近了才发现漆原凌紧身的裤子下那一团鼓鼓囊囊,让他忍不住伸手按了一下,换来漆原凌猝不及防的一声喘。

“光是被看着就……等等,你不会打架的时候就硬了吧?”

漆原凌没做声,只是歪着头直勾勾凝视着他。芹泽笑起来,然后毫无征兆地揍上漆原凌的肚子。没多大力气却也让人闷哼一声,漆原凌急促喘了几口气后反而挺了挺腰,下体立起得更明显了,让芹泽更忍不住嗤笑出声。

“……喂,真放荡啊,凌。”

“……怎么那么多废话,快脱衣服。”漆原凌四肢大敞着躺在床上,抬腿勾住芹泽的腰磨蹭着。很好,很有风俗业的感觉。他一手抓着漆原脚腕向前压,伸手去解对方裤带。

两人赤条条坦诚相待后红痕更明显了,如果不是刚刚的发现,几乎看起来像是被哪个变态侵犯了。他用手指用力碾过漆原凌乳首,捏和压都没收着力气,一边让漆原进入状态,一边漫不经心地问着,“你会让他们用什么?鞭子?还是皮带?或者烟头?”

漆原凌沉默了半天才回答:“……那取决于他们。”

“玩的好大啊漆原。”

“……别磨磨蹭蹭的在这废话。”

“啊,忘记了。买你是有时限的吧。……待会儿要带着被我操软的身体去接下一位客?好忙的晚上啊凌。”

果然很好用,芹泽只是挑起眉毛继续着刚才的动作,漆原凌已经开始深深浅浅地喘息呻吟了,像是急不可耐的小猫一样用爪子扣住芹泽肩膀,无声地做着“操我”的邀请。

于是芹泽话也再不多说,掏出家伙开始干正事。凌的身体摸起来还是硌手,操起来倒是还不错,又紧又热——怪不得他之前老是抱怨热,大概就是这种很易热的体质吧。

太久不见,芹泽还是忍不住在过去的片段叠在对方脸上。

漆原凌比他先达到了高潮,舒展开的纤瘦身体绷紧又放松,带着一阵震颤和绞紧。芹泽没饶过他,只是自顾自继续开合进出,搞得漆原凌闭紧了眼睛,在喘息空当溢出一些类似于“不要了”的断续音节,甚至还伸手没几分力气地捶他几拳,犀利的脆弱感只增不减。芹泽完全没在意,只是继续大开大合地在漆原内里碾磨开拓,直到在高热甬道时不时痉挛一样的紧缩中交代在套里。

芹泽支着胳膊撑在他身上,盯了半晌翻个身躺倒,平复着高潮后的呼吸:“应该给你穿上凤仙那套校服再做。”

“嗯?没想到你也是爱玩弄高中生的那类。”漆原凌见怪不怪地歪着头,安安静静地回答。

这个“也”?轮到芹泽语塞了,这副神色太像是已经轻车熟路:“该不会真的有人让你穿了校服搞吧?”

漆原凌一脸无谓地点头,顿了顿才悠然开口:“我还苦恼了一阵。凤仙那套校服没带过来,没办法只能随便淘一套别人的校服。——看起来和你们铃兰还有点像的。”

芹泽觉得这天是不能完好地聊下去了。他们挤在不宽的床上,并排盯了会儿潮湿带霉斑的天花板,漆原凌便坐起身开始穿衣服。

 

后来有事没事芹泽就会去新宿逛逛。不是每次都能看见漆原凌,也不是每次都会花出去钱,有时候只是打个招呼,但是也撞见过几次漆原接客时的样子。可以说是态度更柔和了些,随着晃头摆起来的发尾真的跟女人似的。有的客人在街边就调戏起来,芹泽躲进阴影里,听着漆原凌呻吟的声音总觉得比在他面前的大。

大概被昔日对头操得丢盔弃甲这种事,总还是会放不开吧。芹泽无谓地耸耸肩却意外和漆原凌目光相汇,漆原越过那个客人的肩膀直勾勾看过来,眼神一贯地没有什么波澜,于是在远处和他打了个招呼。

离开前,芹泽总觉得看到了漆原从下面比上来的中指。
他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