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你知不知道

Work Text:

01

第十赛季开赛前的一个月,孙翔正式搬进了轮回的宿舍。
轮回的男孩子们热烈欢迎了新队友的到来,宿舍气氛相当融洽——融洽的表现就是,众人掏出小号进入竞技场一通乱打。
“什么乱打,是熟悉新队友!”杜明如此向方明华解释道。
方明华开着一个驱魔师小号自由放飞,其实根本不需要他解释。

打着打着,江波涛感觉出不对来了。是好的那种不对。
孙翔和周泽楷排在同队的时候,非常擅长和神枪手的配合。谁冲周泽楷他冲谁,别人几乎近不了身。按说魔剑士配气功师是非常克制周泽楷这种远程脆皮的,然而每次稍微有一点机会,孙翔马上一个落花掌把人狠狠拍开,紧接着就是天击连突刺开大招,一路追到周泽楷火力范围的边缘,然后毫不恋战掉头就跑,永远确保背后有神枪手的射程覆盖。

这是什么样的配合素质啊?江波涛惊呆了。他是不是暗恋周泽楷啊?
当然也就那么一说。江波涛手头操作不停, 指挥杜明从侧翼突进,自己悄悄吟唱了一个波动阵。周泽楷对江波涛的抬手动作太熟悉了,开了速射照着江波涛就是一梭子子弹,回身一个最低等级的手雷甩在身后。
没中。
孙翔的操作停顿了一下,看到杜明开着三段斩正从那个方向逼近,马上心领神会,疾跑接滚翻,人还没起身,霸碎已经出手扫在了杜明脚下。

天哪!这孙翔要么是暗恋周泽楷,要么轮回捡了个大便宜。
江波涛被速射打得抬不起头,这个霸碎倒是尽收眼底,心里是感慨万千。

"所以,你和枪系的配合是专门练过的吧。"晚饭吃到一半, 江波涛状似不经意地开口。
“对啊。”孙翔双手捧着一块披萨啃得认真。
嘉世的枪系,要说谁能说服孙翔专门去练配合,那就只有一个人不作他想了。这人可是和孙翔共处了一年呢!
“肖队当时是怎么练的呢?雷霆团队那么好,他训练的时候一定也有一套吧?”江波涛继续问。
孙翔嘴里嚼着一块芝士,答得很含糊:“就那样。”
江波涛也不急,从旁边拿了一块披萨慢慢吃,一边吃一边循循善诱。
“有什么我们轮回可以参考的吗?毕竟小周也是我们的枪系核心嘛。”江波涛继续着闲聊攻势。
孙翔咀嚼的动作停下来,看着手里披萨拉出来的丝思考了两秒钟:“没有,你别想了。”

02

孙翔和肖时钦的第一次配合作战,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灾难。
肖时钦驾临嘉世的第一天,被孙翔在竞技场里单挑到深夜,输赢算是三七开。结果第二天开始团队协作,孙翔就被肖时钦和邱非带着几个训练营菜鸟打得满地找牙。

“他就差一丝血了!”孙翔抓着自己这边的训练营新人质问,“你没看见机械师就差一丝血了吗?你开枪啊?”
“他看不见,”肖时钦过来给新人解了围,“我从他视角盲区走过去的,他看不见。”
“这么大人了自己不会走位吗?”孙翔嘀嘀咕咕,“再来。”
两边团队阵容没变,只是孙翔和肖时钦换了边。这次孙翔没再被打得满地找牙,别说找牙了,人都没找着几个。
肖时钦带着训练营新人们东逃西窜,在小树林里把孙翔的团队一个一个撕扯开吃掉了。一局打完,肖时钦甚至还有半管血。
孙翔不说话了。
肖时钦也是有点问心有愧。这把他选了一张非常熟悉的地图,孙翔肯定也看出来了。对于肖时钦这种战术大师,熟悉的地图可以说是巨大的加成,因为可以利用的地形细节太多了。然而孙翔坐在那里没再说什么。
选图优势也是优势,孙翔没能把这张地图冲破,那输了就是输了。

03

当天晚上肖时钦邀请孙翔一起下副本,说要练一下两个人的配合。孙翔开着一个战斗法师小号静静地来了,然后肖时钦邀请他进入了一个百人本。
一个战斗法师,一个机械师,连奶都没带,就这样大剌剌地往百人本里去了。
孙翔本来还有点别扭,看到这场面也绷不住了:“你是要跟我练大逃杀吗?”
肖时钦倒还挺认真:“这么说也没错……”
孙翔沉默了两秒钟,说你等下。
很快地肖时钦听到了敲门声,孙翔抱着笔记本就站在门外:“我得在你旁边打这个本。”
肖时钦让开身形由着孙翔往他桌子上架电脑,过了一会也想明白了:“你是想把我看住了,怕我糊弄你然后又畏罪潜逃是吗?”
孙翔照搬了肖时钦的原话:“这么说也没错。”

百人本自然不是两个小号可以轻易打穿的——开什么玩笑。肖时钦玩的是极限生存。
肖时钦三联点射开了一个小怪,孙翔举着战矛就冲了上去。一通输出之后瞬间移动跑出范围,留肖时钦在原地玩风筝。
这是经典的枪系掩护近战输出的套路,两个人练熟一套,又换了一套,就这么练了小半个晚上。
这一片的小怪眼看就要刷完了,孙翔却没按套路出牌,一个豪龙破军冲上去拍开最后三个小怪,肖时钦赶紧疾跑跟上——
赶上了给孙翔收尸。
最后三个小怪有一个随机暴走的,攻击力突破天际,一击就把孙翔的小号斩杀了。
肖时钦站在孙翔的小号旁边默默无语。
“磁场线圈怎么不放?”孙翔原地开始发难。
“冷却没转好。”肖时钦实事求是。
“你的空气压缩机呢?”孙翔还记得这个吹飞技,不愧是7赛季新人王。
“超出技能范围了……”肖时钦本人就坐在孙翔旁边,此时也转过头看着他,“你冲得太远了。”
孙翔又不说话了。按说角色暴毙之后互相甩锅,这是菜鸟才会干的事情。孙翔跟肖时钦有来有回甩了几轮,感觉自己有点太丢面子,于是闭嘴了。
见孙翔不说话,肖时钦又补了一句,“我要掩护你的话,你就不要冲出我的攻击范围。”
孙翔想了两秒钟倒是冷静了,开口答道:“那是我对你的射程不熟悉,我们再来。”
肖时钦的脑子多快啊,一秒钟就指出了破绽:“你昨天跟我单挑的时候,记我的射程可是明明白白的啊?”
孙翔下巴一抬:“那是你马上就要射我脸上了,我当然明白,跟你在我背后能一样吗?”
肖时钦无语了一下。
孙翔也无语了一下。
孙翔说:“你领会一下我的意思……”
肖时钦说:“我领会了,谢谢孙队……”
孙翔缓缓捂住了脸。

04

第二天的训练赛就顺畅许多。肖时钦都忍不住惊讶,孙翔看起来比赛里是个独狼,结果抓去对练了半晚上,各种配合套路就已经有点模样了。学东西还是很快的嘛!
心里正想着,肖时钦眼看孙翔一套斗破山河收招还没结束,紧接着取消技能追着两个训练营新人就跑出了他的视野。
……祖宗啊,说你学东西快,你怎么跑得更快呢?
肖时钦人还没到,巡游者先到了,紧接着一个磁场线圈控住了训练营的伏兵们——足足有四个人聚在这,看来训练营也不是没有长进啊?
磁场线圈一开,对面被捕捉进了重力场里,纷纷开始了太空漫步一样的龟速移动。孙翔一套输出送走了两个残血,剩下两个眼见大势已去,挣扎着把技能打空,也被孙翔和肖时钦联手送走了。

05

“就乱打。”孙翔说。
“什么?”江波涛听不清。
“其实就是乱打,当初不觉得。”孙翔小声嘀咕。

06

“呼!”孙翔开心地往肖时钦的床头一靠,“今天还练吗?”
这一天白天的团队合练,孙翔感觉自己配合机械师已经得心应手了许多,心里的高兴都从表情里透出来了。吃过晚饭,就主动跑到肖时钦的宿舍视察工作来了,倒是一点也不见外。
“嗯,今天继续。”肖时钦单手开电脑,另一只手从椅子上抓起抱枕扔给孙翔抱着。
“你怎么还有点不高兴啊?”孙翔问。
“有吗?”肖时钦很少被人问得这么直接,愣了一下,“这么明显吗?”
孙翔被噎住了,然后嗤笑一声:“怎么了?副队长?”
孙翔发现肖时钦还不太适应副队长这个称呼,忍不住就想在适应期里多叫叫。
“刚才那一把……”
“不是赢了吗?”孙翔打断了肖时钦的话。
“可你到最后,”肖时钦斟酌了一下措辞,“距离可以控制得更好……”
肖时钦的语气明显也缓和了许多,孙翔渐渐能感觉到,肖时钦是真的在试图摸索孙翔的思路。
“有机会,我不想放过,这也不行吗?”孙翔说。
肖时钦没再讲话,而是静下来看了看孙翔。孙翔整个人靠在他床头,把抱枕整个护在胸前,看着他的眼神审视又戒备。
肖时钦也说不清为什么,但他感觉到了,孙翔是在嘴硬。
“最后可以打赢,那是因为对面也不懂得配合,抓不住破绽。”肖时钦不想和孙翔抬杠,再开口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职业比赛的话,这样的距离,足够把我们的团队撕扯开了。”
我们的团队。孙翔来嘉世大半年了,第一次听到有队友这样对他讲话。
我们的团队?这两个词放在一起,对他来说竟然有点陌生。
“你冲得太远,可能就回不来了。”肖时钦说。
我们的团队……孙翔还陷在这句话里没出去,然而接受起来,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实现的。
“对面能出我的机会,我也能看出对面的机会。机会稍纵即逝,抓住了才能赢。”孙翔皱了皱眉。
而抓不住就会输。他也就这样赢赢输输,一路从越云走到了现在。
“我不喜欢等别人。”孙翔说。
“太好的机会,也许就是陷阱,要有队友接应才行。”肖时钦显然也听懂了,孙翔之前在越云和队友之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输赢都是他一个人担着,也难怪会不喜欢考虑配合,“我会送你出去,再接你回来……从前没有人给你铺路,现在,要不要和我一起试试?”
孙翔抓着抱枕又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孙翔终于抬起眼睛,眼睛里依旧是那一股年轻的不服气:“队友要接应我,那也不一定靠得住,也是会犯错的。”
肖时钦很坦然:“对。”
“你也会犯错的。”
“对,我也可能会犯错。”
“你犯错了,我怎么办?”孙翔问。
肖时钦顿了一下,又继续:“那下一次,你还是要相信我。”
孙翔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我们变成一个团队,才能走得比一个人更远。”肖时钦坦然地说。
我们的团队。孙翔的心里又动了一下。
两个人静静地互相看着,没再说话。肖时钦在耐心等待孙翔的答案。
这种交出主动权的事,孙翔哪是能轻易答应的呢?可是孙翔心里又有股小火苗,烤着他的心口,让他想试试不一样的。
这个肖时钦,说不定能行呢?
孙翔最后还是放不下面子,有点挑衅地看着肖时钦:“你犯错了,我还要继续信你?那你得补偿我。”
肖时钦惊了一下。这是……这是要松口了吗?“你想要什么补偿?”他赶快给了孙翔一个台阶下。
孙翔没想到肖时钦这么好骗:“我还没想好,等你犯错了再说吧!”
肖时钦又平静地答了一个好。
这人有点没趣啊……孙翔忍不住想。
肖时钦这时候开口了:“如果你再冲很远很远,不顾我们这些队友呢?”
“这个啊……”孙翔抬眼看着天花板想了一下,“那我总结经验下次注意!”
孙翔也知道自己在耍赖,从床头一轱辘爬起来,跑去倒腾电脑了。

07

肖时钦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天的孙翔,打法服帖了很多。前一天,孙翔的操作里有很多无效的虚招和走位,肖时钦可以感觉到,那是在试探肖时钦的反应。而今天,孙翔似乎也拿出了更多的专注,在细心感受着肖时钦配合他的节奏。
战斗法师小号刚刚清掉了一波小怪,停在了蛟龙出海之后华丽的收招。肖时钦手下不停,一个跳雷引爆,刚刚好把后面的精英BOSS炸到了孙翔面前——
“啧,你等一下啊!”孙翔的声音隔着耳机传来。
“啊?”肖时钦不明所以地去看孙翔的屏幕。
“你这样开怪太勉强啊!”孙翔也是手忙脚乱了一番,蛟龙出海收招的硬直不短,孙翔极限操作出一个瞬间移动,远远地脱战了。
“我以为你会取消收招继续开怪……这时候不引爆,就赶不上你的动作了……”肖时钦摸了摸鼻子,偏过头去看孙翔。
“哪有那么急,”孙翔倒是教育起肖时钦来了,“你后面的控制技还没CD好,我往前冲不是会和你脱节吗?”
肖时钦愣了一下。没想到,孙翔是真的把话听进去了啊?
孙翔前冲的话,肖时钦确实没什么技能衔接,但他也在摸索新的套路去跟紧孙翔的节奏。两个人一边更快,一边稍慢,没想到反而配合不到一起去了。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孙翔指着屏幕大喊,“你快躲开!”
肖时钦一回头,精英BOSS直冲机械师而来,肖时钦根本没准备,操作着脆皮小号满屏幕转着圈逃窜,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孙翔在一旁幸灾乐祸,哈哈大笑。

这一天的加练结束,肖时钦对于两个人的进展还是挺意外的,忍不住又总结了五分钟心得体会。
副本出口正连接着一片湖泊,光线斜斜地洒在湖畔的树木、草地上,光线追踪特效把一片移动的树荫打在了两个角色肩头。耳机里播着舒缓的钢琴背景音乐,孙翔也不知听没听进去,翘着一条腿听肖时钦讲,又仿佛在走神想别的事情。孙翔这种七情上脸的性格,肖时钦哪能看不出来,说着说着就没声音了,等着孙翔发话。
"今天是你犯错了吧?"孙翔双手抱胸,下巴一抬。
两个人磨合期,配合不到位是常有的事,肖时钦也没给自己找理由:“对,我认罚。”
“那你要怎么补偿我啊?”孙翔又问。
肖时钦其实也不怕,能补偿一下孙翔,那也是拉近队友关系的机会不是?
“孙队你说吧。”肖时钦答道。
孙翔反而犹豫了,转着眼睛思考了半天,脸反而渐渐红了,最后好像反而给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甩着手腕撇开头:“这个我倒是没想好。下次吧!”

肖时钦没再说话,静静地看着孙翔,像是在思考这个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把孙翔都看得不好意思了。
“要不,今天就先到这吧?”孙翔换了个姿势继续甩着手腕。
“孙队手不舒服吗?”肖时钦显然也很关注孙翔的竞技状态。
“哦没有,这不是放松一下嘛。”孙翔大方答道。
“嘉世的手部放松就是这么做的?”肖时钦问。
“嘉世……嘉世我不知道,越云的大家都这么做的。”孙翔不知所以。
肖时钦往后靠在椅背上,也活动了一下双手:“要不,我帮你做手操吧。”
孙翔看着肖时钦的双手。那是一双轻盈的属于年轻男人的手。指甲短而清洁,骨骼鲜明,此时正在白色的顶灯下左右翻转,被肖时钦自己拗成各种拉伸的姿势,一看就很熟练。
“这个……不用……”
“就当我补偿你。”肖时钦说。
孙翔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热,想要拒绝,可是好像再拒绝就认输了似的。孙翔最终把自己的手伸了出去。

肖时钦在孙翔的虎口上按按捏捏,过了一会又撩开袖子去按摩他小臂上牵动手指的那几条肌肉。他们两个的游戏都还没退,角色还是并肩站在湖边。孙翔听着耳机里的钢琴声,转头看着湖面上闪闪的粼光,第一次觉得屏幕上的这些光点有些晃眼。
“磁场线圈的冷却,是十二秒对吗?”孙翔突然说。
肖时钦手上顿了一下,说对。
“那,空气压缩机是十五秒。”孙翔又说。
“对。”肖时钦手上不停,继续回答。这些其实任何的荣耀游戏网站都能查到,任何一个研究过机械师的高玩都能背出来。可是孙翔今天突然聊起这个,显然是昨天的配合让孙翔意识到了他对机械师技能背得还不够好,今天偷偷去补课了。
“跳雷最多可以布四个,核心推力是3.5身位。”孙翔继续自顾自说着。
“生灵灭的机械箱打制了额外的属性,核心推力可以达到4身位,和爆缩式手雷一样。”肖时钦耐心解答。这种程度的细节本来应该算是战队机密了,然而肖时钦现在已经是嘉世的一份子,自然也就知无不言。
“难怪。”孙翔说。
像孙翔这样的选手,很多时候打游戏是靠直觉,那些技能的冷却时间和力道,渐渐地就会变成肌肉记忆的一部分。可惜机械师在联盟里太难得,孙翔一年也只有两次和肖时钦交手的经验,这个肌肉记忆要形成的话确实比较难,只能先死记硬背。
孙翔就这样慢慢地,把自己白天记忆过的机械师技能知识又背了一遍。个别技能, 点到不同等级,冷却还不一样,肖时钦也耐心地细细解答了,连带着也说了说自己打比赛时候的各种习惯。
孙翔听肖时钦讲得这么具体,反倒觉得被肖时钦看轻了似的,忍不住又对肖时钦说:“关于一叶之秋,还有我自己的打法,你有什么想问的,我也可以告诉你。”
肖时钦不动声色地按着孙翔的手腕,平静地说:“我知道。”
“啊?”孙翔没听懂。
“我说我都知道。”肖时钦抬起眼睛来看孙翔,温和地笑了。
如果换做其他人这样对孙翔说话,孙翔可能会生出一种“被研究透了”的警觉。然而孙翔和肖时钦离得太近了,这个人又实在是细致入微到没有什么攻击性,孙翔甚至都能数出他眼镜后面的睫毛。
已经很久没有人对孙翔这样笑了。

“其实这些技能, 你记住重点的几个就行。其他的,配合多了你就有自己的感觉了。”肖时钦总结道。
“我都能记下来。这有什么难的。”孙翔放着狠话,紧接着就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孙队?”肖时钦问了一声。
音乐、风景和肖时钦按摩的力道都太让人舒服,孙翔困了。
“嗯?”孙翔看着肖时钦的眼神也有点朦胧,“你这个手法倒是挺好……要不你教教我吧,以后我也帮你弄。”
“手法好不好的,只是因为熟练了……”肖时钦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当初在雷霆,都是队医教的,那我也教给你吧。”
游戏里的背景音乐加入了竖琴,一个简单的和弦,被一双轻盈的手拨动,孙翔觉得自己的心里也跟着轻轻地动了一下。
他在雷霆的时候……他也会这样给别人做手操吗?

08

如果说队内训练是简单模式,那么抢BOSS就是地狱模式了。
肖时钦埋伏在嘉王朝的人堆里,机械师账号太显眼了,这次他拿了一个牧师。坏就坏在公会里战斗法师太多,孙翔的小号往人堆里一钻,可以说是撒手没,只能靠他那远超众人的超多炫纹去识别……
当然,敌对的公会更懂得识别……
孙翔至今还没倒,全靠嘉王朝牧师团队全力奶住。肖时钦选了个纵观全局的好位置,眼看自己蓝条见底,开了一个蓝瓶缓缓回蓝等CD。孙翔眼看着血线又告急,被中草堂的魔道学者用各种小道具追着打,肖时钦手里捏着一个神圣之火有点犹豫,结果孙翔就被一通扫把旋风吹飞了出去,最终宣告死于此处。
“你技能呢?”孙翔又来了。
“什么技能……”肖时钦这回忍不住开始装傻,人心虚的时候往往会这样。
“神圣之火!”孙翔急了。
“我快没蓝了……”肖时钦的言辞闪闪烁烁。所以准备节省技能,以为你能靠操作躲过去,这话肖时钦就憋住没说。
“那你倒是告诉我一声啊!”孙翔就坐在肖时钦旁边,连打字都省了。
“我以为你能看出来呢?”肖时钦更心虚了。
“我不管,你没救我。”
“……好吧。”话说到这个份上,肖时钦也不好反驳。好歹拿了个牧师,人家怪肖时钦见死不救,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BOSS眼看着是没了,肖时钦交代了公会两句,就准备跟孙翔一起回宿舍。
才走到门口,孙翔又开口了。现在这个情况,孙翔一开口,肖时钦就总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你等等。”
肖时钦就倚着走廊的墙等着这位爷发话。
“这回你犯错了,该补偿些正经的了吧?”孙翔本来就长得高,两个人在走廊上又贴得近,还是很有压迫感的。
什么叫补偿点正经的?我上次不正经吗?肖时钦大惑不解:“……行,那你说怎么办吧。”
“晚上请我吃……吃、吃烤串?”孙翔犹犹豫豫。
就这么简单?就完了?还有这等好事?
“走?”肖时钦赶紧答应,生怕他又改了主意。

09

后来不知不觉地,他们俩就把嘉世附近的小吃摊都吃了个遍,而且还都是肖时钦买单。
其实很多时候,根本辨别不出是谁的错,只是两个人想得不一样,磨合得还没到位。但是肖时钦乖乖认罚。
用食物就能收买,还有比这更简单的事吗……
肖时钦看着埋头吃面的孙翔,心里盘算着嘉世周围的这些小馆子还够不够他们俩吃。到底是两个人先磨合好呢,还是这些餐馆先被肖时钦请客请个遍呢?
不论怎样肖时钦都不介意。那似乎都是很好的事情。

10

那一年过得很快,日子就像风一样吹过。而孙翔和肖时钦,他们也像风过之后的柳絮一样,很快地就要四散飘走,无论他们是否做好了准备。
孙翔拖着行李箱,来到了肖时钦的宿舍门前。
已经到了华灯初上的时候,轮回的司机正在楼下的车里等他。
“这就要走了?”肖时钦还穿着嘉世的队服,整个人憔悴了不少,像是做出几个表情都乏力,最后还是很勉强地笑了一下。
“嗯,就走了。”孙翔说。
“轮回是个适合你的队伍,提前恭喜他们了。”肖时钦又说。
“嗯。”孙翔依旧说不出什么话来。
两个人默默无言。窗外,H市的霓虹闪闪烁烁,映进了肖时钦的宿舍。肖时钦并没有开灯,只有电脑屏幕发着一点光,在他们沉默的时候,突然地也熄灭了。
肖时钦站在黑暗里,并没有被走廊的顶灯照亮。这些天来,偶尔还有粉丝来嘉世楼下丢石块,肖时钦的窗子又朝向马路,因此一直不开灯。这间小小的宿舍,像是吞噬了声音、光线和过去的黑洞,即使是在夜里也从不亮起来。
肖时钦说着恭喜,语气却是少有的艰涩和压抑。孙翔隐约觉得……觉得肖时钦也像陷在什么黑洞里一样,其实始终都没有放过他自己。
“挑战赛的时候,是我发挥得不够好,我还没有和你认错呢。”
孙翔没想到肖时钦再开口会是这一句,忍不住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笑。
“你要补偿我吗?”孙翔问。
“还是什么样的都可以吗?”不待肖时钦回答,孙翔紧接着又问。
“什么样都可以。”肖时钦的表情藏在黑暗里,很模糊。
孙翔这次是真的笑了,笑得很难过。
“你以后不要再轻易向别人认错了。”孙翔放开行李箱,向前一步,走进了那片黑暗。
他抱住了肖时钦。
那是一个很用力的拥抱,用力到肖时钦过了很久才注意到,自己的肩膀上慢慢地湿了一点。
“你没有错。很多人一起,确实比一个人走得更远。”
孙翔的怀抱在黑暗里压抑又紧密,偶尔会松开一点,很快又再抱紧,只有很短的一些时刻,肖时钦能感觉到他在轻轻地抖。
“错的是我。”孙翔的声音闷闷的。
夏季的嘉世队服很薄,肖时钦能感觉到孙翔的体温透过队服直白地传递过来,可他依旧觉得冷,于是他在黑暗里也回报给了孙翔一个拥抱。
他们是湍急的水流里的两根空心浮木,短暂地碰撞在一起,很快地又将要漂泊向不同的尽头。
唯一的区别是,肖时钦并流不出眼泪。他甚至麻木地任由思绪抽离出来,随意漂流着,想着走廊里的灯又要修了,刚才跳了两下,是镇流器不好了,储物间还有备用的……
而后孙翔的手揽过来,把他的头压在了自己的肩上。
肖时钦的视野终于也陷入了一片黑暗。他最终闭上了眼睛。

过了很久很久,肖时钦终于感觉孙翔平静了一些。肖时钦摸摸他的背,松开他,给他抽了一张面纸。
“不管是谁的错吧……”肖时钦的语气终于带上了应有的波澜,嗓音飘忽了起来,“只能总结经验,下次注意了。”
那是孙翔第一次和肖时钦合练时耍赖说的话,肖时钦竟然还能拿出来用。孙翔把脸埋在纸里,很倔强地嗯了一声。
他们都知道,没有下次了。

11

时间来到了第十赛季的夏休期。
孙翔背着行李,一脚踏入了荣耀世界邀请赛国家集训队的大门。
国家队的正选13人,那都是来自各自队伍的精英里的精英,然而一旦赶往B市聚在了一起,各自还是面临了好一番兵荒马乱。

这其中有些人尤其不太适应,比如说……比如说唐昊。
唐昊面对着这几个战术大师,一位是领队,一位是队长,一位是呼啸一千八百万重金求购而不得的张新杰,好歹都得收敛着点,唯独面对肖时钦的时候算是暴躁了起来。
“啧,我说,”唐昊指着屏幕有点不客气,“这个地方,应该有个磁场线圈帮我拖住对面吧!”
此时正是唐昊和肖时钦一起复盘上一局训练赛,肖时钦开口的机会不多,唐昊提的问题倒是一点也不少。
孙翔已经在旁边站了一阵了,本来是要喊他们一起去吃饭,结果两个人复盘得专注,孙翔就也在两个人身后跟着看了起来,到这里终于冷不丁出声:“磁场线圈的冷却是十二秒,他还没冷却好。”
唐昊这才注意到身后来了人,还是自己的好哥们。没想到孙翔一开口就是公然拆台,唐昊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
孙翔却难得没有乘胜追击继续呛声,又好像不屑于多看唐昊几眼似的,把头扭向了另一边。
结果肖时钦就坐在另一边,此时也正转过头来,正在看他。
他很久没有这么近的距离看着肖时钦了。还是一样熟悉的眉眼,就像他们第一次合练的那个夜晚,第一次做手操的那个夜晚,还有之后无数的夜晚……一年过去了,肖时钦像是一点都没变似的,他真的一点也没变吗?他看着孙翔的时候,会想起什么呢?他也许恨不得忘掉……最好忘掉……
孙翔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攥住了,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心砰砰跳得飞快,跳得他想要快逃,再不逃,就要有什么东西从眼眶里跳出来了。
孙翔忍不住低下头,对着地板皱眉,像是地板和他有多大的仇似的。
“你怎么连这都不知道。”孙翔轻轻地说。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