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悬崖

Work Text:

“怎么可能好。”

“嗯?”听到意料之外的回答,丰田抬起头。村上用充满血丝的双眼怒视自己,倒有些另他出乎意料。

“带着罪恶感活到今天是有多么痛苦,你是不可能知道的吧!”突如其来爆发的怒涛涌向丰田,村上颤抖着声音猛地逼向自己,丰田一时被震得动弹不得。“呐,你是不可能知道的吧?!”村上浑身战栗,温顺的兔子发起飙来甚至连自己都会吃一惊。自己有多久没有像这样燃起怒火了,这辈子可曾有过。无法平息的情绪,村上大口喘着气,熊熊大火已被点燃,想要扑灭谈何容易。

迫田闻声赶进办公室,“非常抱歉丰田先生,之后我会狠狠教育他的。村上,谢罪。”泪涌出眼眶,村上懂得洪水决堤的代价,泪珠啪嗒啪嗒打在西装上,他缓慢地,整个人上身仿佛被旋紧发条般吃力地下沉,不记得背弯到了多少度,也不清楚究竟过了多久,“万分…抱歉。”村上说出了这句,“谢罪”。这里面包含着对逝去的铃木的忏悔,对铃木家人的歉意,还有对一切被卷入的无辜人员的哪怕一点点的弥补。

“村上くん,你要清楚我现在到底是为谁在做那些擦屁股的活儿!”丰田一字一句地拍打桌面,霎时被镇住可不等于永远乖乖地任兔子疯咬,不痛不痒的抱怨罢了,一个组织里的小齿轮选择停转,换个新的就是。不过如何让村上被理所当然地换掉,他有的是经验。看着这颗快低到桌沿下的脑袋,丰田突然想起了几年前那个被自己搞疯的松田康平。他是那样书生意气,那样嫉恶如仇,最后又落得那样惨不忍睹。我爱看令人怜爱的优等生坠落,丰田舔着嘴唇。面前的村上真一貌似很爱戴他的前辈松田,若是得知自己的命运将与自己敬仰之人的重合,他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你们出去。你留下。”半带笑意盯着村上,丰田张口落下这么一句,其余人识趣地退到门外。村上见形势不对,将正开着录音功能的手机偷偷放入口袋。今天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将这则音频交给松田,无论留给自己的将是何种惩戒。门哐嘡一声,是上锁的声音,村上一惊,越发不明白究竟是何种机密的处置。“松田康平,一个非常执着于自己理念的男人”,丰田起身绕过长桌,走到村上身边倚靠台面,“太过于执着,所以导致了那样的结局。”他余光瞟见村上微微颤抖的肩膀,肯定在发怒,丰田满意地仰头。他把右手搭在昔日共事人的右肩,凑到耳边低语,“开心点,你会和他一样。”村上闻言猛地一抖,脸还未来得及转向丰田便被按倒在桌面上,突如其来的坚硬冰凉的木制触感让他发出一声痛呼,大脑还未将刚刚接收的一系列信息处理完全,就感觉自己的腰带在被解开。恐惧沿着脊髓慢慢爬上喉咙,村上无法想象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他也不敢想象。

哗啦一声西服裤落地,村上听见拉链的声音,接着就是来自大腿间异常滚烫的异物的摩擦,他慌得猛夹了一下大腿。“我呢,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了,你真的像一块透明的水晶啊。”丰田在身下人腿间来回抽插,掐着面前不住颤抖的臀瓣让他放松,“而我呢,正好有捏碎水晶的兴趣。毕竟我最讨厌像你这样的人了,只晓得映出自己背后的事物,仿佛一切都事不关己,永远保持纯净剔透。身处高位的你我怎么可能嘛!”村上脑袋抵在桌上喘着气,他想反驳,又无法反驳,自己做出的事已经无法挽回,交出录音,是否就一定能够弥补那些受伤的人们呢?是否就一定能惩戒这些“恶”呢?没有人知道。

就在村上沉浸于愧疚之中时,来自背后冷不丁的刺入立刻打断了他的思路。巨物劈开从未被开拓的荆棘,村上痛得发不出声音,只得大口喘气,不然会被痛感捏住喉咙窒息。“村上くん,你后面可真紧。”丰田难掩笑意快速抽插着,看到村上痛苦的表情他更加兴奋,顶撞他胯间的力度也就更加失控。肠道逐渐开始适应异物的存在,村上从一片空白中恢复意识,跟随着每一次被深入不断地呻吟着,他感到羞耻,双手却被西装外套束缚在身后,只得任由自己的淫靡之声传入耳畔。不一会儿丰田高潮将近,暗自思量着这前总理夫人秘书的身体竟如此令人欲火焚身,同时握住村上的腰往自己怀里送。“啊!!”一股温热的触感涌入身体,村上的内部满当当地接住丰田的精液,温度层叠的灼烧感让他作呕,而更绝望的是自己也正逐渐勃起这个事实。他喘息着闭上眼希望不要被发现,可惜背后充斥寒意的笑声早已传到耳边。

“哈,村上くん,你靠着后边勃起了哦。”丰田撤出村上的身体,白色液体滴滴答答沿着他又细又白的大腿线条向下淌,小腿颤颤巍巍勉强支撑住身体,由于长时间维持匍匐的姿势村上只得趴在桌上不让发麻的身体滑到地上,口水眼泪打湿了卷宗。然而丰田猛地扯起他的肩膀,一手拉住他的腰,重重抵在玻璃墙上。借着溢出穴口的精液做润滑,这次丰田不太费力就插入了村上体内,内壁收缩剧烈,吞吐着丰田再次硬挺的勃起。村上脸紧贴着墙面,没有任何支撑点,胡乱中手勾住百叶窗的叶片,原本用来遮住办公室内的屏障被拉下来一大片,正在办公的内调人员纷纷朝这边望来。“村上真一,你就这么想被你的同事们看到这副淫乱的样子吗?”丰田一边嗤笑将他顶向未被遮掩的玻璃墙,村上大脑一片混乱,他好像听到了同事窸窸窣窣交头接耳的声音,透过泪水隐约看到了那些投来的异样眼神。可他连合上嘴的力气都没有,连日的食欲低迷与罪恶感缠身让他极度虚弱,只得闭上眼微弱地叫着,祈祷这一场噩梦的结束。

看到小白兔被自己弄得一塌糊涂的样子,丰田突然心生慈悲,动手撸动村上的勃起。“啊…啊啊…”前后同时被敏感地刺激,他不停地呻吟着,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在丰田手中射了,泪水再次涌出。“我说你啊,难道以为道一次歉就有用了吗?”丰田的手突然抓紧,村上射在了百叶窗上,有一些从缝隙中渗到了玻璃墙上,他身体瘫软,被丰田提着腰才没有跪在地上。“还射在了你上司的办公室墙上…你如何补偿?”头发被用力扯起,村上被迫仰着头,嘴里喃喃念着“万分…抱歉…”。“我—听—不—到”,丰田扳过他的脸颊朝向自己,“没说到我满意不许停。”于是就在这不断重复的道歉声与间断的娇喘声与淫靡水声相交错的过程中,村上再一次被内射,自己也不争气地射了,墙上滴滴嗒嗒挂着他的白浊,顺着百叶窗被拉扯的弧度汇聚到一点。

丰田给他拉起裤子系上皮带,从口袋里掏出他的手机,按了暂停键。“想要录音是吧,明天会发你一份,只有你叫床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