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午后

Work Text:

双唇轻触皮肤,落下灼热的呼吸。他紧拥怀中人,手臂环绕腰迹,指尖从腹肌向下滑去,探索隐秘之地。

平稳的呼吸骤然停止,埃勒里猛得从梦中醒来,睡眼朦胧,轻哼一声表达不满。他扭头对抱着他的人埋怨:“让我睡觉。”

亚森半撑起身子,在他的唇角落下亲吻,“我爱你。”他甜蜜地低吟,满眼笑意。他的心脏轻飘飘的,像浮在天上。他轻抚埃勒里的手臂,吻住先前的吻痕,用舌尖轻轻舔舐。埃勒里在他怀中转了个方向,脑袋埋进亚森的颈窝,在他的脖颈上蜻蜓点水,回应道:“你这小偷。”他的语气里带着点嫌弃,笑容却溢出嘴角,手臂搂住亚森的脖颈,指尖在发丝里游移。

阳光映入房间,在混乱的床单上洒下暖黄。午后熏风轻拂纱帘,带来夏天的气息。亚森伏在埃勒里身上,两人交换着呼吸,用交缠的舌尖互诉爱意。“我爱你。我爱你。”呼吸交错间,亚森数次轻叹。埃勒里轻轻笑着,在他耳边低吟:“我是你的,小偷先生。”

气流裹挟着太阳的温度,一股脑冲进房间,吹得纱帘呼呼作响,房间温度骤升。被单被踹在一旁,等候谢幕。床上二人身体纠缠,喘息阵阵。经过上一次高潮,埃勒里的身体异常敏感,乳首挺立,通红泛着水光。龟头被磨蹭着,阴茎立刻给出反应。手腕被亚森牢牢握住。他动弹不得,被迫迎接亚森的亲吻。舌头被挑弄、勾引,他很快就失去了呼吸节奏。唾液从嘴角滑下,他面色潮红,胸口剧烈起伏。

双唇慢慢分开,两人的舌尖连着一丝唾液。亚森松开禁锢,望着身下人,低声呢喃:“你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王。”血液再次上涌,埃勒里避开亚森的目光看向窗外,浓密卷翘的睫毛在眼角落下阴影。“我全心全意为您服务,女王。”他用鼻尖磨蹭埃勒里的喉结,嘴唇滑过脖颈的皮肤,在颈窝落下新的吻痕。埃勒里的胸前一片混乱,遍布先前的吻痕和牙印。挺翘的乳首发出邀请,上次已经被玩弄到红肿。亚森迫不及待地含住,舌尖舔舐乳尖,引诱出埃勒里的呻吟。乳首埃勒里的敏感点之一,小偷知道,并且乐于看到他的作家满面通红、目光躲闪的样子。他继续向下,一路落下亲吻。关爱过的乳首更加水润,身下人欲求不满地扭动腰肢。他含住那块微微勃起的软肉,舌头卷过顶部,把整根含在嘴里。起初他没有遇到任何困难。舌头卷动,半勃的阴茎立刻胀大,他不得不吐出一些。唾液从亚森嘴角滑落,身为经验老辣的窃贼,他必定不会放任猎物溜走。埃勒里轻轻呼唤着亚森的名字,是索求,是求饶,像叹息一般。他想起亚森的预告信,脑中浮现出张扬的花体字签名。那会儿他绝不会想到,自己会这样念着他的名字。龟头顶过喉咙,继续深入。埃勒里修长的手指抚摸亚森的肩膀,插进金黄的发丝。他漏出一声响亮的呻吟,立刻捂住嘴巴,尽管家里没有其他人。水声阵阵,埃勒里的阴茎完全勃起,等待最后的关怀。亚森吐出肉棒,舌尖与顶端连着一根银丝。他抱住埃勒里,狂热地吻住他。亚森的阴茎高高扬起,被避孕套裹着。埃勒里轻抚整根肉柱,修长手指沾满润滑剂,从顶端滑到根部,挑弄两颗囊袋。他跪在床头,像一只发情的猫,等待被填满。曾经他很抗拒这个姿势,然而现在,他学会了与羞耻感共存,毕竟亚森见过他各种状态。他扭头向后看去,手臂捂住嘴巴。他还是不能接受大声呻吟,哪怕被操得失去自控。后穴毫无障碍地吞下整根,立刻适应了亚森的形状。

亚森对他的敏感点了如指掌,也知道如何诱出小作家的呻吟。他加快速度,猛烈地撞上敏感点,龟头磨蹭着温暖的肠壁。埃勒里的声音颤抖,咬紧下唇。亚森维持节奏,抚摸身下人的臀肉,俯身咬住埃勒里的脊背,留下一个明显的牙印。埃勒里惊叫一声,皱起眉头,他的抱怨讲到一半,亚森再次猛地进入他,撞上敏感带。埃勒里的抱怨变成更响亮的呻吟,他喘息粗重,夹杂着语气词和乞求,迷失在亚森的节奏里,他们都临近高潮。亚森的指尖像幽灵一样移动,引诱敏感的小作家阵阵呻吟。“快点。”埃勒里催促道,亚森立刻听令,加快速度。房间塞满了喘息、呻吟和夏天的风。

门外有些响动,埃勒里立刻望向响声的来源,用耳朵仔细辨认。他十分紧张,小声说:“听!有人进来!”亚森一笑置之,“对,是你爸爸。我从窗户看到他过马路了。”埃勒里浑身肌肉僵硬,心脏冷得像秤砣。后穴吐出肉棒,他谨慎地坐直身体,尽量不弄出响动。亚森仍然想往他身上爬,被他微小却急促的声音打断:“不要!爸爸会发现的。”亚森咬住他的耳垂,边舔舐边低吟:“是你让我快一点。”“不是现在——”他的后半句话被亚森封在双唇之间。亚森趁机跪在埃勒里双腿之间,按住他的身体,抬起湿润黏滑的臀部,猛地进入他。埃勒里无法动弹,亚森体格同他一样纤瘦,力量却比他大得多。他绝望地捂住嘴巴,咽下喘息和呻吟,强迫呼吸平稳。

埃勒里的小声请求都被亚森的顶弄打断,“停……求你……不要……”亚森保证听从他的一切命令,但他现在甚至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生理反应也背叛了他。他的下体胀得发烫,后穴欲求不满地吞吐着亚森的,像不知满足的怪物。爸爸的脚步声来来回回,他在做什么?他什么时候离开?埃勒里紧张到无法思考,下身迎合着亚森的节奏。他咬住自己的手腕,强忍呻吟。亚森拉开他的手腕,温柔地吻住他,舌尖探入温暖的口腔,将喘息和呻吟全部卷入舌底,夺走埃勒里的氧气。埃勒里默许了小偷的占有,只要能避免发出声音,他什么都愿意做。对方是亚森·罗平,总有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埃勒里沉浸于此,现在却身陷泥潭,无法自拔。

“埃尔?”理查德·奎因在埃勒里卧室门外大喊,“你在家吗?”

埃勒里一阵慌乱,拼命把亚森从他嘴唇上扒下来,快速深吸一口气,祈祷卧室门上了锁。他扯着嗓子喊:“我在。警局放假了?”希望大嗓门能掩盖呼吸不畅的事实。他的心脏跳得飞快,快要冲破胸腔。

“没有。我回来拿资料,之前让你帮忙收集的那套新闻?”门外一阵响动,埃勒里判断爸爸去了客厅。

埃勒里喊道:“在餐桌上,蓝色文件夹下面。”亚森在他脖颈上舔舐,又吻住他的锁骨,落下吻痕。下体在穴口缓慢进出。他不敢挪动一丁点,屏气凝神分辨屋外的响动。吻断开的水声、床单摩擦的窸窣、亚森轻微的喘息充斥耳边。埃勒里紧张到抓紧床单,指节发白。又是一阵脚步声,理查德快活地喊:“找到了!我去上班了。”大门开启又关闭,门外再次陷入寂静。

埃勒里长舒一口气,像破烂玩偶瘫在床头。后穴仍然含着亚森的勃起,他紧张到忘了这回事。他看着身上的男人,虚弱地问:“爸爸走了?”亚森微笑着答:“他回去上班了。”“真的?”埃勒里冷冷地看着他。亚森在他唇角落下一吻,诚挚地说:“我永远不会骗你,我的女王。”

埃勒里十分恼火,看向亚森的目光满是怒气,仿佛遭到背叛。他责怪道:“为什么这样对我?”亚森拔出自己的阴茎,搂住埃勒里,脑袋搭在他的肩头,把脸埋进颈窝。暖阳斜照进屋子,在墙壁上打下一块发光的四边形。两人沉默一会儿,亚森说:“我们在一起很久了。你为什么不想公开我们的关系?因为我是受通缉的小偷?”他语调冰冷,声音低落。埃勒里从没见过亚森脆弱的一面,瞬间慌乱,连忙安抚:“我绝对没这么想过。只是时机……”亚森抬起头,蓝眸望向灰眸,前者眼中没有一丝波澜,仿佛一片静湖。他平静地说:“你是我的,我属于你。我们彼此相爱,我不希望它成为禁忌的秘密。但你还没准备好,我知道了。”看着亚森的痛苦,埃勒里心中也不是滋味,反驳的话停留在喉咙里,说不出口。“我爱你。”最终,他说,“在一个恰当的时间,以一种恰当的方式,我会告诉爸爸。”亚森抬起埃勒里的手,亲吻他的手背,嘴唇滑到手指,亲吻每一个指节。他握住他的掌心,放在脸颊上,轻轻磨蹭着,闭上眼睛感受他的温度。“我别无他求,我的女王。我别无他求。”他轻吟道。

太阳又西斜了一点儿,墙上的四边形光泛着橙红色。他们十指相扣,同时迎来高潮。埃勒里轻呼着一些语气词,其中夹杂着亚森的名字。结束后,他瘫在亚森怀里,任由亚森在他肩上啄来啄去,四处亲吻。地上又多了一堆纸巾团和一个避孕套,两人再次躺下。倦意入侵埃勒里的眼皮,他打着哈欠,很快陷入沉眠。

10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