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les enfants

Work Text:

Beta怀孕究竟有多艰难,金钟云并不是一无所知。曺圭贤像个没安全感的小屁孩一样缠着他没日没夜的做爱前,两个人就已经了解过相关知识。可了解是一方面,真正体验又是另一方面。
金钟云怀孕还未满三个月,孕初期的不适感几乎让他暴躁的变了一个人,与怀孕前有增无减的欲望被迫抑制更是让他的日子过的无比艰难。
与怀孕之前不同,他现在还没有步入稳定期,曺圭贤自然是谨慎再谨慎,就连前面的一点慰藉都不肯施舍给他。金钟云愤愤地咬着嘴里的勺子,眯着眼睛看向在厨房忙碌的曺圭贤,打算给被迫吃了几个月素的自己觅点肉食。

金钟云没有理会正在享用美食的曺圭贤疑惑地目光,自顾自地拿开他的手,坐在了他腿上。曺圭贤停下他进食的动作,放下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用手抚摸着金钟云的头发。金钟云眼睛半眯,像一只正在享受着主人的抚摸一样的猫咪,轻轻地在曺圭贤的手心里蹭了蹭。曺圭贤的手向下滑去,轻轻搔了搔金钟云的后脖颈,满意的看着敏感的哥哥轻轻地抖了一下,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金钟云瞪了他一眼,不满的攥住了他一直放在自己腰上没有动弹的另一只手腕,暗示性的捏了捏。曺圭贤敛了笑意,把钳着金钟云的下巴,把人向自己的方向拽了拽,之后用唇舌细细地勾勒着金钟云极薄的唇形。被金钟云攥住的手轻易的就逃脱了出来,顺着衣服的下摆钻了进去,轻轻地抚摸着对方敏感的腰际。
金钟云怕痒,被这只手激的不住地躲,却碍于死死地钳住脸颊的手逃无可逃。他轻轻用牙齿磨着曺圭贤在口腔里肆意的舌头,哼哼唧唧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磨了许久曺圭贤才肯放过金钟云的唇舌,一道银丝在两人的唇之间架起一座弯拱桥,随后很快的消失,他忽地拖着金钟云的屁股餐桌旁站了起来,吓得金钟云猛然扒住他。曺圭贤的心情宛如一个充气气球,飘飘忽忽地飞到了天上去。
他几乎要哼着歌,把金钟云从餐厅抱进了卧室。金钟云的屁股刚一沾床,曺圭贤就迫不及待地把他身上的背心拽了下来。他俯身把金钟云压在床上,舌头撬开牙关之后,急躁的动作却突然和缓了下来,慢慢地舔过对方口腔里的每一处。
与此同时,微凉的双手抚上了金钟云的身体。它先是胡乱地在侧腰和胸膛凶狠地揉了揉,之后用左手压住了金钟云的胯,右手夹住了金钟云一侧的乳头,微微施力,将那个在刺激之下微微探头的红缨压回了乳晕之中,然后用指甲轻轻地搔刮着,金钟云只觉得一股痒意顺着脊柱汇入脖颈,随后消散进四肢。
金钟云那一双被曺圭贤的膝盖紧紧夹住的长腿难耐的蹭了蹭,他下身涨的发疼,却不敢在没有得到曺圭贤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去揉,他又悄悄夹了一下好像正在往外流水的后穴,对那个只顾着在他胸前又啃又吸的脑袋产生了一丝恼怒。
于是他提起膝盖,轻轻地揉着曺圭贤早已经鼓起来的下半身。曺圭贤听懂了爱人的催促,于是咬了一口对方的乳头,便放过了那个备受蹂躏的小东西。
手顺着身体向下,顺手揉了一把金钟云的性器,便直奔后穴而去。金钟云明白那是对方允许自己抚慰的意思,于是也没再客气,用手圈住了那个早已经涨得生疼的家伙。
他自是知道怎么才能最好的取悦自己,于是在高涨饱满的快乐中,身后开拓的疼痛在湿润的加持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等到金钟云从前面的高潮中回复过来,后穴早就已经挤满了四根手指。曺圭贤伸手把昨天晚上顺手放在床头的领带拿了过来,松垮垮的系在了金钟云性器的根部,之后把后穴的手指退出了两根。
金钟云只感觉身后的手指正在缓慢的转着圈,不停地按压,伸张,不快不慢,很是温吞。他扭了扭胯,曺圭贤的手指退出去了一点。就在金钟云放松警惕的时候,曺圭贤寻找到金钟云后穴里生的极浅的突起狠狠地按了下去。金钟云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原本放松的身体猛地绷紧,纤细的腰向上拱起,又被曺圭贤强硬的按回。
曺圭贤没有给金钟云丝毫喘息的时间,趁着金钟云没有缓过神来,一下一下,猛烈而又迅速的刺激着他的敏感点。金钟云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电流顺着尾椎一股一股的冲向大脑,没有丝毫的缓冲过程。他张大嘴,像是一尾濒死的鱼,不住的大口呼吸,低沉的呻吟声顺着喉咙挤了出来。
曺圭贤没有放慢速度,金钟云的身体在高强度的此刺激之下不断地颤抖着,大张的双腿将大腿根松软的肉很好的展现在了曺圭贤的眼前,随着身体颤抖的频率摇曳出了小小的肉浪。看得到吃不到的曺圭贤腾出手来恨恨地捏了一把。
金钟云的性器已经直直地戳在小腹上很久了,可他现在四肢无力,没有精力去关照更多。曺圭贤把已经勒地很紧的领带扯了下来,圈住那跟涨的发紫的性器,粗粗的让它释放了出来。

金钟云已经困得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可他还是惦念着没有释放的曺圭贤。于是半眯着眼睛,伸手向下捞。曺圭贤握住伸过来的小手,细细地给他清理好了泥泞的下半身。在脸颊上留下一个吻后,独自去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