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金钟云刚被送进曺家,脚就被拷在了床脚。
是手铐,很短,被铐住的金钟云动弹不得,只好在床上躺了一天。躺累了他就坐起来,屈膝凑近去观察那个手铐,上面有一个很小的字母K。
金钟云被送过来一天,终于知道了未来主人的名字。
是曺圭贤,曺家的小少爷。
金钟云并不知道传闻中素来冷心冷情的小少爷为什么要把他买过来,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等见到他总会知道的,金钟云颇为乐观的坐在床上想。
他是上午过来的,一直等到深夜金钟云睡了又醒,曺圭贤才回来。

熬鹰呢...
金钟云躺在床上心里暗暗吐槽,等到曺圭贤走到床边才假装醒来,想要爬起来,然后看了一眼自己被铐住的脚,尴尬的笑了笑。
“别演了。”曺圭贤把脖子上的领带拽开,淡淡的瞥了一眼,丝毫没有把手铐解开的意思。
金钟云抿了抿嘴,自暴自弃似的坐了回去。
“我又不会跑。”他小声嘟囔着。
“那你就当成...我的兴趣?”金钟云听见这话猛然抬头,看见曺圭贤进到房间里来露出的第一个笑容,颇有些恶作剧般的恶劣。
“你不会不知道我把你放在这里的原因吧。”曺圭贤脱下西装外套,绕到了金钟云那一侧的床边,俯下身,把手撑在他身体两侧。
金钟云哽了一下,半晌才把紧绷的身体放松,近乎乖顺的点点头,灯光下他泛红的耳尖无处遁形,曺圭贤感觉更加开心。
“轻一点,好不好。”金钟云犹豫了一会儿,像是认命一样轻轻开口。
“不好。”

灯被关了,好在窗户很大,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使得房间不算太黑。
金钟云还在发懵,他本人身上的衣服就被近乎粗暴的扯了下来。布料断裂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让他意识到他现在在曺家,正躺在曺圭贤的床上,而并非金家。
他本以为自己会拼死挣扎,会一个耳光甩到曺圭贤的脸上,可他没有。他出乎意料的顺从,甚至还在曺圭贤亲上来的时候主动把手环在了他的脖子上。
曺圭贤也有些诧异,但他并没有太过在意,而是吻上了那双淡色的唇。
双唇被轻易的分开,曺圭贤的舌头滑进了嘴里,轻且细致地舔着金钟云的口腔。静静的卧房不断传出黏腻的水声,听的金钟云有些不好意思。
金钟云被亲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天知道曺圭贤为什么可以亲这么久不换气。他小声哼哼着表达自己的不满。曺圭贤听见了,可是并没有停下,而是勾起金钟云的舌尖,带着他滑向自己的嘴里。
金钟云从未做过这事,就连一触即分的初吻都是给了眼前这人,哪里做得了主导,于是迷迷糊糊的跟着曺圭贤走。
把金钟云骗过去的同时,曺圭贤的大手开始不老实的抚摸着身下人消瘦的身体,倒也不用力,只是从身体表面轻轻的划过,惹得本就敏感的金钟云不停的颤栗。曺圭贤突然用手指捏住了金钟云的乳头,金钟云惊呼了一声,却有一半的声音被曺圭贤吞了下去。曺圭贤似乎是很喜爱那里,慢慢的揉捏,搔刮,又轻轻地拉扯,直到把那个可怜的小东西弄得比右边未曾被触碰的大了一圈才肯放过。
金钟云的嘴唇被吻得红艳艳的,他有些颤抖的看着曺圭贤离开了他的唇,向下移去。
曺圭贤含住了右边的乳珠,轻轻的啃咬着,手也离开胸口向下面划去。
那是从未被别人看到过,甚至是金钟云自己也鲜少抚慰的地方。曺圭贤握住了正颤巍巍的向外渗着透明液体的小家伙,慢慢抚摸着。他并不着急,近乎挑逗的动作却让金钟云更加煎熬。快感来的清晰而缓慢,从下面,从胸口慢慢汇聚到大脑里。不同于激烈的情事,缓慢的动作只会让金钟云头脑清晰的意识到他正在和曺圭贤做着什么羞于启齿的事。曺圭贤他是故意的,金钟云十分确定,可这并没有用处,这场情事的主导权不在金钟云身上,就算他现在不是这个处境,他也只能接受眼前的男人所给予他的一切,曺圭贤从来都很擅长控制他。
“嗯……”快感不断积累,却在即将喷发的时候被人截断。金钟云的腿不受控制的抽动了一下,清晰的金属碰撞声从下面传来,撞碎了金钟云眼里的愤怒,只留给曺圭贤哀求。
“这么快的话,今晚你可有的熬。”曺圭贤轻声笑了一下,顺手拿过刚放在床头的领带把金钟云的性器绑了起来。
“唔……”金钟云轻哼了一声,手扣在曺圭贤光裸的肩上没有动,算是接受了曺圭贤颇为恶劣的举动。
曺圭贤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盒润滑剂,拧开倒了一些在手上,稍稍捂的温了一点,便向下探去。
曺圭贤扒开紧闭的臀缝,食指抵在穴口轻轻揉着,等到周围的肌肉稍稍放松,便一下子探进去一个指节。
“嘶–”金钟云倒吸一一口凉气,倒不是多痛,只是太过怪异,身体里的那根食指并不是老老实实的待着,而是在肠道里不停的搅动,金钟云哪里经过这种事,本就染着绯色的脸颊又红了几分,可又不能反抗,只好绷紧了肌肉忍着。
“放松。”曺圭贤却拍了拍他的臀瓣,声音显得很是无情。金钟云无奈,只好强迫自己想想其他的事情转移注意力。可谁知好不容易适应了,曺圭贤却立马又伸进一根手指,还没等金钟云叫出声,曺圭贤的唇便寻了上来,也算是大发慈悲的帮助金钟云稍稍转移了注意力。
金钟云放任自己沉浸在吻里,不去想下身的怪异,不知不觉那里已经含了三根手指。曺圭贤停止了亲吻,手指也跟着离开了。可谁承想,还不等金钟云松一口气,他就感觉到有个更大的东西抵了上来。
金钟云知道那是什么,可今晚之前他从没想过它到底是什么尺寸,也没考虑过这个东西会在自己的体内进出。他一瞬间慌了起来,叫曺圭贤的声音也带着颤抖。曺圭贤却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他俯下身轻声在金钟云耳边说:“忍一忍,总会有这一天。”
金钟云知道躲不过去,脑子停了又转才从嘴里憋出来一个字:“套……”
曺圭贤挑了挑眉,仿佛在惊奇金钟云竟然还知道这个。
“我不带,我以后也不会带。”金钟云就知道他的意见不会被采纳,还没来得及忐忑,曺圭贤就已经挺腰进入了。
金钟云大脑一片空白,单薄的腰身也因为疼痛向上弓起,形成了一个美丽的弧度,惹得曺圭贤向下探身轻吻。
曺圭贤嘴上说着不会轻,可实际进入之后也没有急着动作,而是等金钟云适应之后才开始慢慢抽动。
快感渐渐漫了上来,金钟云的呻吟声也逐渐从喉咙里吐出,一室旖旎。

金钟云来了整整两个月,脚上的手铐还是没有除掉。只是在曺圭贤听过金钟云有些“没大没小”的抱怨后,每天早晨会把他从床上抱到窗边宽敞的飘窗上,好让无聊的金钟云能看看外面的风景。这时锁在床脚的那一边就会扣在金钟云另一只脚腕上。他还是无法走动。
好在金钟云并不悲观,他本身也不是个好动的性子,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身份,曺圭贤也不像想象中似的每日折腾他到死,晚上做还是不做,做多少,全凭曺圭贤的心情,金钟云没什么话语权,所以每天坐在飘窗上他也乐得自在。
这天下午,金钟云正躺在飘窗上打盹,曺圭贤解开手铐的动作却让他被迫清醒。
“圭贤?”金钟云被手铐落地的声音惊醒后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句。
曺圭贤抬眼看了一下,发现金钟云还迷茫的双眼,便没计较他直呼自己名字的无礼,而是利落的跳上了飘窗。
金钟云还没清醒就被曺圭贤压的差点喘不上来气,他习惯性的把得到解放的双腿盘在了曺圭贤腰上,顺从的抬起手臂方便他解开自己的衣服。
曺圭贤似乎没有做到底的打算,只是在解开上衣之后含住了金钟云的乳头,轻轻的舔舐,啃咬,拉扯着。
金钟云望着房顶,喘着粗气感受这胸口的温热和细小的快感颇有些无语。
这小子,那我当奶嘴了?
金钟云心里腹诽不已,却又觉得冷漠理智的小曺少爷这幼稚的性癖有些好笑。正想着,胸口一丝刺痛把他的心思拉了回来。
曺圭贤没松口,用着很是别扭的姿势眯着眼看着金钟云,似乎对他的走神颇为不满。
金钟云讨好的喊了一声“小主人”,低沉的烟嗓和着轻柔缠绵的语气让曺圭贤十分受用,于是放过了他左侧的乳粒,转而去折磨右边。
金钟云的思绪又飘远了,显然眼前这细小的快感并不能像酣畅淋漓的情事一般让他投注全部的注意力。等到他在回过神时,曺圭贤已经含着他的乳珠睡了过去。
金钟云皱了皱鼻子,看着趴在自己胸口的大型犬,泄愤似的戳了戳他富有弹性的脸颊,低声说:“你到底几岁啊!”
说罢又看见了他眼底的乌黑,心疼的摸了摸,叹了口气,轻轻的推醒了曺圭贤。
“小少爷,醒醒,去床上睡。”曺圭贤醒来还有一丝茫然,圆圆的眼睛睁大时带着懵懂,与平时的他相去甚远。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跳下飘窗转身把金钟云抱到了床上,自己也翻身上床,把人搂紧了怀里,又迅速的入睡了。

金钟云被带出曺圭贤卧室上车向曺圭贤公司赶去的时候满心疑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拘着他的小少爷今天忽然这么大方。他问了问身边的管家,管家也只是叹气说这是少爷的意思。
废话,金钟云心想,要不是他允许,你们哪敢带我出来。不过管家的态度也让金钟云知道不见到曺圭贤他是得不到答案的。于是他索性闭嘴,沉默的看着窗外久违的景色。
到了曺圭贤的公司,管家帮金钟云按了电梯就快速离开了,电梯里只留下金钟云一人面对未知。
他本以为会是什么奇怪的场景,电梯门开,金钟云看见的却是普通的办公室。乏味的格子间还有忙忙碌碌的人,人们甚至很少注意到他。
正在金钟云站在电梯外局促的时候,曺圭贤过来了。
“你来了?”曺圭贤的语气稀疏平常,好像金钟云也不过是一个员工。
金钟云点了点头,开口刚吐出一个“小”字,就被走到身边的对方瞪了一眼。
“圭...贤。”金钟云看看四周,发现有一些视线好奇的落在他身上,于是他吞了吞口水,硬是改了称呼。
曺圭贤点点头,拉住他的手,径直向楼的里面走去。

曺圭贤的办公室不算小,单面玻璃让整个办公室显得更为宽敞。金钟云被曺圭贤拽进来,看着眼前的人颇为急切的锁上了门,撇撇嘴,大概猜出来这个色狼想要干些什么。
他被抱上了曺圭贤宽大的办公桌,单薄的衬衫被解开,曺圭贤拉扯着金钟云的乳粒,一边把他的裤子褪到了腿根。
他被拉到了桌子的边缘,承受着曺圭贤的攻势。
金钟云被顶得不断耸动,他躺在桌子上实在是觉得有些硬,于是抱着曺圭贤的头撒娇:“小少爷,这里太硬了,硌的我好痛,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
他知道曺圭贤不会拒绝,从他到曺家,虽然曺圭贤表现的很冷漠,可是对他却是十分的好。自他被卖到曺家,甚至比在自家还长胖了些。
可他没料到的是,曺圭贤直接就着动作将他抱了起来,抵在了玻璃上。
金钟云一声惊叫。他现在全身的支点就只有和曺圭贤身下相连的地方,曺圭贤的性器进入到了一个可怕的深度。
金钟云疯狂的摇着头,被曺圭贤弄得几乎快要哭出来。他全身紧绷,后穴也缩的厉害,紧的曺圭贤一声闷哼。
“圭,圭贤,小少爷,主...主人,我不要这个姿势,我们不在这里好不好。”他带着哭腔哀求着。
可很显然,曺圭贤并不是一个能被轻易改变的人。
等到金钟云被放下来,他已经全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力气了。曺圭贤把他抱到沙发上,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一方丝帕,将两个人的下身清理过后,叠了叠,塞进了金钟云的后穴,把自己的体液堵在了他的身体里。
金钟云正躺在他怀里,软的像一滩水。他呻吟了一声,动了动,似乎是想要抗议,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抱着曺圭贤的腰,很快就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