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Bacteria

Work Text:

【憂國的莫里亞蒂】Bacteria(阿爾伯特x威廉)
——《共犯之後》系列之(八)
——2022新年賀文

 

註:
阿爾伯特 = 艾伯特.詹姆斯.莫里亞蒂= Albert James Moriarty
威廉.詹姆斯.莫里亞蒂= William James Moriarty
路易斯.詹姆斯.莫里亞蒂= Louis James Moriarty

 

「晚安,哥哥。」

大除夕夜,阿爾伯特跟威廉從洛克威爾伯爵家回到大學,威廉讓馬車先到他宿舍,便頭也不回的下車了。此前得到路易斯的認同叫阿爾伯特放下心頭大石,威廉始終逃避的態度卻令阿爾伯特擔憂。

回到宿舍,阿爾伯特意外地在房門前被隔壁的艾凱斯喊住,寒暄後他話鋒一轉,「寒假前我看到你弟弟早上離開你房間,你讓他多過來啊!」

艾凱斯似是意有所指,阿爾伯特敏銳的明白了,威廉是對兩人關係被揭發有顧慮。

他轉身往威廉宿舍走去,到達威廉的房門前稍作深呼吸,確保開腔時的語氣不如他的心情一般焦躁。

「威爾,我可以進來嗎?」

應門的聲音有點遠,阿爾伯特拉開房門,威廉正站在書桌前整理行李。

「有什麼遺漏嗎,哥哥?」

「你的室友不在嗎?」阿爾伯特打量一遍不大的二人房後問。

威廉掏出懷錶看看,時候不早。「他大概不打算今晚回來。」

室友似乎準備享受寒假至最後一刻,這叫威廉心情複雜,尤其他遲遲等不到兄長說出這晚再會他的理由。他唯有繼續把書本放上書架,剛放好書本的手卻被背後的阿爾伯特按住。

「排列錯了。」阿爾伯特出言提醒。難得犯錯的威廉道謝後想把書本抽出來重新按字母排列擺放,阿爾伯特卻沒放開他的手,反而握得更緊,手指扣進指縫間緊緊捉住,另一隻手環抱威廉的腰。

威廉屏住氣息,完全無法動彈。

「對不起,我沒察覺到威爾為我做的事。」阿爾伯特慚愧的低頭按在威廉肩上,「但無論是怎樣的罪惡,我都願意承受。」

脖子上呼出的熱氣叫人心癢,威廉搖搖頭,「這樣下去會影響哥哥一路以來建立的名譽⋯⋯」

阿爾伯特要演好年輕伯爵的角色,也是為了讓自己於威廉的計劃中派上用場。原來在威廉的心裏認為阿爾伯特把當年的委託看得比威廉的感受重要。

阿爾伯特不禁蹙眉,不過當他稍為使力引導威廉轉過身來時,表情已回復從容不迫。「那麼只要門禁之前我回到宿舍便可以嗎?」

之前屢次於兄長的房間留宿,一定留下了慾求不滿的印象,威廉亦無法否認寒假回到莊園,一直規矩的二人鮮有親密接觸,單單是如此近距離隔著衣物的觸碰,已足以喚起身上的熱度。

阿爾伯特解開威廉的褲頭,暴露挺立的性器,他的慾望便無處可逃。威廉等待著阿爾伯特回校後的第一個吻去誘導他說出任性的話,那張嘴卻選擇觸碰一個叫威廉喪失語言能力的地方。

兄長的唇舌依舊溫柔體貼,就像看見曾幾何時品嚐過後回味無窮的美食般,威廉不斷吞口水,偏偏現在被阿爾伯特的嘴巴寵幸的,不是他輕輕咬住的雙唇。

「哥哥,不⋯⋯」

威廉還未清楚自己真正的意願,阿爾伯特已為他接下去,「不夠嗎?」

威廉已有好一段日子沒洩慾,本來被兄長時而輕吻、時而舐吮,胯下的堅挺轉眼間已蓄勢待發,當整根被含住再富有節奏的吞吐,威廉難耐的扭動腰肢。

「但我必須趕快回去......」

殘酷的說話跟報時的鐘聲幾乎同時響起,阿爾伯特一把將威廉抱起。

坐到書桌上的威廉褲子還未完全脫下,便被激烈地套弄著。快感隨阿爾伯特手部的動作一下接一下從下身竄上腦袋,威廉卻不能全情投入其中。

不想這麼快便完結了事,這是威廉知道阿爾伯特趕著回去後冒起最真實的念頭。在慾望超越理智的此刻,為了留住兄長,他決定更任性地懇求,「等等⋯⋯」

怎料不管是口頭上的,抑或嘗試推開阿爾伯特,那柔弱抵抗的手,都不獲批准,威廉只能任由阿爾伯特將他的身體熱度不斷推高。

「威爾,你無須忍耐……你想要的我全都給你!」

阿爾伯特的耳語叫威廉身心進一步發麻。等他稍稍回過神來時,他的手已被牽引握住兄長褲頭裏那觸得到的熱燙。接下來威廉可以控制兄長滿足自己的節奏,他卻突然感到畏懼。

一直以來,阿爾伯特總是按威廉主導的劇本行動,為他付出一切;因此威廉才那麼害怕,為了滿足自己難以壓抑的慾望,兄長的聲譽會被毀掉。

「威爾,看著我……」感覺不到威廉的手有任何動作,阿爾伯特試圖看清那雙迷人的火紅眼睛此時透露著的是什麼心情,真相卻叫他心戚。

他溫柔地用鼻尖蓋上威廉的眼簾,再用親滿臉龐細碎的吻,代替他柔情的注視安撫,「全部交給我吧⋯⋯」

阿爾伯特打開書桌的抽屜,果然找到需要的東西。他把潤滑過的手指伸進威廉後穴中抽動,當手指彎曲至準確的角度造成激烈的感覺,威廉難以自制的呻吟出聲,每一個音節都在擊潰阿爾伯特的理智。他挺身捕捉威廉吞吐著喘息的唇瓣,以舌頭進一步把威廉填滿。

當呼吸因熱吻變得紊亂時,十二月的寒夜裏二人已冒出一層薄汗。撫上威廉微顫的手,阿爾伯特單手協助他解開衣鈕,順應動作退出威廉的身體,後踏一步為自己寬衣。

不靠衣裝修飾的兄長身體帥氣如常,還增添性感,回味著剛才他對自己的侵佔的威廉更加無窮想像,想不到有更叫他在意的。

「哥哥,窗……」

阿爾伯特回頭,身後的玻璃清晰倒映他的裸體。室內室外光暗分明,窗戶就像一面鏡子。不願意離開威廉哪怕一秒,阿爾伯特反而坐上書桌,把威廉抱立自己兩腿之間,以修長的手指撫弄襯衣底下的乳尖,透過倒影欣賞自家弟弟被情慾纏繞的表情。

隨後阿爾伯特早已昂揚的性器進入威廉的後穴,從窗面反射看到的這景象深深刺激著威廉,毫無顧慮的吟叫、狂暴紊亂的律動引發的淫猥水聲也是他沒法控制的。

可是威廉有更重要的想說:「會…被發現的……!」

從房內看不穿外面就表示,返宿的學生只要一抬頭,寥寥仍亮著的窗戶異常搶眼。要是有誰好奇到樓層外徘徊,二人放縱的行為便有暴露的危機。

提醒的話一下子冷卻了阿爾伯特的心情,威廉甚至放開自瀆的手,嘗試去抓伸手可及的窗簾。

不能夠讓威廉的擔憂成為事實,即使有多不願意停住二人連動的腰擺,阿爾伯特堅決退出了威廉的身體。

「門禁之前我便離開了。」親上威廉的額頭,阿爾伯特輕輕放開了他,前往關上氣燈和窗簾。

一片漆黑中視覺被剝奪之時,觸覺變得異常敏感,肉體碰撞的感覺更加令人瘋狂;威廉緊緊抓住救生圈般的窗簾,仍然難以抵受阿爾伯特猛烈的衝擊,迅速攀越頂點。被激盪的呻吟聲與射到手中的精液煽惑,阿爾伯特也緊隨其後全數釋放在威廉背上。

 

順利在門禁時間前趕及返回宿舍,阿爾伯特看到有人表情慌張的走進隔壁艾凱斯的房間,他認得是威廉的室友傑登.吉森。

事情變明白了,艾凱斯多番慫恿威廉留宿,也是為了他能密會傑登。雖然阿爾伯特沒資格檢舉他們違反門禁規定,影響威廉心情是另一大罪,已算是他的敵人。

回到房間,地上仍放置當時的行李,時間彷彿又回到威廉先下馬車扔下他回宿舍的一刻。

明明已好好珍惜時限前的每分每秒,阿爾伯特去找威廉前的空虛心情似乎得不到改善,當隱約聽見呻吟聲時,還以為出現了幻聽。

直到他察覺牆壁的隔音能力比想像中不濟,阿爾伯特降下懲罰的心在蠢蠢欲動。

 

阿爾伯特匆忙離開後,威廉只能在空洞的房間迎接新一年的來臨。久違的纏綿不但沒有消除慾望,反而喚起更急切與兄長共處的渴求。

威廉早知道這晚室友傑登曾回這裏,又急於出去跟艾凱斯見面。傑登戀上了同性的艾凱斯,但艾凱斯接近傑登只為了利用他得知威廉行蹤,以要脅阿爾伯特。

艾凱斯對阿爾伯特的威脅必須消除,但這一次,威廉相信阿爾伯特的行動,無需他的劇本。

 

新年伊始,威廉決定在阿爾伯特門前等待他從元旦社交舞會回來。威廉提及凌晨時份宿舍裏有可疑人士出沒的事件後,阿爾伯特便名正言順把擔心自己的弟弟請進房間裏。不須明言,那剛好發生於這樓層、驚動舍監的騷動,威廉知道由阿爾伯特一手策劃。

「他們尚欠成為共犯的覺悟呢。」雖說是報復,眼看密會受滋擾的宿友於舞會時的糾結神情,艾凱斯似乎對學弟動了真情。二人似曾熟悉的處境,觸動了阿爾伯特的同情心。

威廉上前摸摸阿爾伯特的衣領說,「哥哥很善良呢!不如今晚把房間留給傑登?我相信艾凱斯也會贊——」

威廉還未說完,嘴唇已被阿爾伯特封住。昨夜的交纏令人意猶未盡,嘗到甜頭後曾壓抑的情感更一發不可收拾。幾度交換唾沫後,威廉卻拉開距離,阿爾伯特只得一直追上去想繼續親吻,被威廉伸手一拉,跌進柔軟的床墊中。

「舞會玩得愉快?」

年輕英俊的莫里亞蒂伯爵,勢必引來眾人垂青;威廉並非嫉妒,但相比穿燕尾服的阿爾伯特,他更想看到專屬他的兄長。轉身跨坐上阿爾伯特的胸膛,面向他腿間拉下長褲,威廉像看到美食的小孩,把兄長半勃起的陽具放進嘴裏。

威廉包容他,那溫熱柔軟的麻痺感,不消片刻便從胯下蔓延至阿爾伯特的全身。他剛才仍思考如何回答提問,腦袋卻因一瞬的情迷意亂,跳了線。

「……只有你能夠滿足我!」阿爾伯特說罷將手伸進威廉的褲頭,趁威廉因掌心的溫差收緊腿部的肌肉,俐落地脫去他的褲子。

威廉由於突然的動作讓兄長滑了出來,不過很快便被按到後枕的手重新鎖定位置。就算之後感覺包裹住他陰莖的熱度由手掌換成兄長的嘴巴,威廉也沒有停下吞含的動作,直到阿爾伯特的舔舐令他舒服得無法自拔的顫抖。察覺到威廉高潮將至的阿爾伯特竟沒有移開嘴巴,任由精液噴灑其中。

威廉回頭對兄長皺眉,體液被無條件吞下令他莫名興奮,理智卻在說:「巴斯德教授不久前證明了細菌存活在生物內,我擔心——」

「我說過,威爾的罪惡我都願意一起承受吧?就算是細菌,我都想跟威爾共有。」阿爾伯特用拇指擦掉唇邊的白濁,祖母綠的眼瞳認真地凝視威廉,「請別再擅自逃避我了。」

報時的鐘聲再次分秒不差地響起,不過這次沒誰急著結束年初的第一個晚上。

多事的宿友暫時不回隔壁的房間,仍趴在阿爾伯特身上的威廉看一看妥當關上的窗簾,轉身朝深情的視線爬去。

「威爾⋯⋯?!」

「也分給我一點吧⋯⋯」

化身貓兒的威廉只想舔一舔沾污兄長嘴邊自己的殘留,阿爾伯特驚訝過後抵抗不了誘惑,先是拇指,然後是嚐過威廉味道的唾液,都灌進不安份的嘴巴裏。

二人自然發展成難分難捨的深吻,緊貼的下身為阿爾伯特傳來威廉慾望重燃的訊號。

也許以後還是遵守門禁比較好……阿爾伯特腦裏如此思考,卻忍不住埋頭繼續未完成的親吻,同時讓兩人連接的部份更加緊密。身體熾熱之際,他貼到威廉耳邊,像嘆息般輕輕呼喚威廉的名字。

這個阿爾伯特給予的名字,已代表了他全心全意的愛。

 

バクテリア (Bacteria)

歌:北山宏光&藤ヶ谷太輔(Kis-My-Ft2) 詞:SHIROSE from WHITE JAM

唇と唇が 心をトレードしていく (兩唇交接 心意互通)
僕とだけ 秘密を交換しようよ (只跟我一人交換秘密吧)
みみもとで みみもとで あえいで (在耳邊 在耳邊喘息著)

どうしたい? なんて ききはしない (我才不會聽你想怎樣)
二人きり 内緒を作ろう (來創造只屬於我們的秘密吧)
お腹減った? (餓了嗎?)
「おれを満たせるのは あなただけ」 (「能滿足我的只有你一人」)
俺は空腹さ 君は? (我肚子空空的 你呢?)

君は なにを食べたいの? (你想吃的是什麼?)
どんな風に 食べたいの? (想以怎樣的形式去吃?)
いいにおいするね なんか (總覺得很好聞呢)
ナイフとフォークはいらない (不必用上刀叉)
僕から 試すよテイスティング (從我這裏開始好好品嚐)
カーテン閉めて 3,2,1 (拉上窗簾 3,2,1)

静かな10PM 二人だけの時間 (安靜的 10 PM 二人獨處的時間)
誰も邪魔はしない (沒有人會打擾)
「秘密だよ」 共犯 (「這是秘密喔」 我們是共犯)
バレたらどうするか? (被發現的話要怎麼辦?)
愛するだけさ (只不過是愛著你)
覚悟を試したいのさ (讓我測試你的決心吧)
3,2,1

明かりを消す (把燈關掉)
あなたとカーテンを揺らす (將你跟窗簾一起搖晃)
バクテリア 君の素粒子が 僕へと (就如細菌 你身上每個細胞融進我身體)
みみもとで みみもとで あえいで (在耳邊 在耳邊喘息著)

みみもとで あえいで... (在耳邊喘息著...)
僕を見て 上着をぬげ (看著我 把上衣脫掉)

意味不明 女の言うことは (女人說的話總是令人難以理解)
だけどさ 今夜は付き合うよ (但是今晚我就奉陪吧)
それで なに? (接下來怎樣?)
'ねぇどうしたいのかを 言ってよ' (「吶 你想做什麼呢 告訴我吧」)
それの逆からやろう (我偏偏要做相反的)

ラスト11PM 二人だけの時間 (最後的 11PM 二人獨處的時間)
誰も邪魔はしない (沒有人會打擾)
「やぶるなよ」 共犯 (「別破壞約定喔」 我們是共犯)
バレたらどうするか? (被發現的話要怎麼辦?)
愛するだけさ (只不過是愛著你)
口止めのキスをしよう (讓我以親吻封住你的嘴唇吧)
3,2,1

テーブルに君を座らせ 抱きしめる (把你放到桌前坐著 緊緊相擁)
「愛してる」なんて言おうとして やめる (我才不會說「我愛你」這種話)
みみもとで みみもとで あえいで (在耳邊 在耳邊喘息著)

みみもとで あえいで... (在耳邊喘息著...)
僕を見て 上着をぬげ (看著我 把上衣脫掉)

どうか おわらないで今夜 (祈求著今晚不會結束)
君のにおいをおぼえさせて (讓我能夠記住你的味道)
(もういっかい?) (再來一遍?)

10PM 二人だけの時間 (10 PM 二人獨處的時間)
誰も邪魔はしない (沒有人會打擾)
「秘密だよ」 (「這是秘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