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藍色天空

Work Text:

【憂國的莫里亞蒂】藍色天空(路易斯x威廉)
——2021除夕賀文

 

註:
路易斯.詹姆斯.莫里亞蒂= Louis James Moriarty
威廉.詹姆斯.莫里亞蒂= William James Moriarty
阿爾伯特 = 艾伯特.詹姆斯.莫里亞蒂= Albert James Moriarty

 

歌:九九 Sophie Chen 詞:九九 Sophie Chen

 

從行走中的火車望出去,車廂外的景色一直在變化。路易斯於登車前已細閱過資料,憑行車時間和車速,可以輕易計算他們移動的距離。

儘管如此,眼前陌生的景色,有別於新奇吸引,路易斯更在意陰沉的天空稍後會否帶來壞氣候。

不久前——

「我想跟哥哥兩個人在寒假期間去一趟遠行,可以嗎?」

威廉為路易斯難得主動提案感到意外,不過他更相信路易斯鼓起勇氣前必定經過深思熟慮,威廉心懷期盼地爽快同意。

身為監護人的洛克威爾伯爵不免擔心,但阿爾伯特認為二人成為莫里亞蒂家養子之前一直相依為命,生活的技能比貴族的大人還熟練,而且路易斯向來只聽從威廉的說話,既然旅行也是威廉的意思,阿爾伯特亦協助說服洛克威爾伯爵。

「路易斯恐怕沒想過我在他身邊的日子會提早結束。」威廉平淡說著,追加的卻是一個動之以情的理由。

經歷喪親的大宅火災,威廉延遲一年與路易斯一同入讀寄宿學校。校內的學生一般升讀至十八歲才畢業,威廉卻因為學業成績出眾,尤其於數學領域屬難得一見的天才,入學一年已得到大學的優先取錄資格。

要闊別自出生起便長伴左右的弟弟,威廉曾猶疑應否答應跳級的邀請,考慮的期間甚至想過推卻。最後決定接受安排,也並非有什麼急於上大學的原因——

「我們也沒法永遠在一起吧。」若然分離是免不了的命運,威廉更渴望珍惜當下能與路易斯單獨相處的時光。

「路易斯這麼用心準備,我相信會天公造美!」火車上,威廉牽起路易斯的手的動作跟他的語氣一樣堅定,成功把對座弟弟的焦點拉回來。

路易斯難為情地擠出笑容,下意識回握哥哥的手。

這趟旅程得到哥哥的應允後,路易斯表示希望可以交給他全權負責。雖然威廉最終如期跳升大學,路易斯清楚自己成為了哥哥的負累。與威廉不能再天天相見,對路易斯來說當然若有所失。就像威廉盡量不讓他牽涉他投身的罪惡般,路易斯有預感終有一天哥哥會走遠至他觸不及的地方。他想趁威廉上大學前,讓哥哥明白他的決心。

路易斯買下的車票剛好是年末的最後一天,讓過去的一切定下結論的象徵叫路易斯加倍緊張。

長途的車程結束,兩人在諾丁漢(Nottingham)下車,走出火車站,路易斯告訴一名馬車車夫,他們要去北邊的雪伍德森林(Sherwood Forest)遠離遊客的部份。

面對兩名少年的要求,車夫一臉懷疑,但眼看二人才十四五歲卻衣冠楚楚,便打開了車門讓他們乘坐。走過顛簸的一段路程後,車夫表示只能送他們到森林邊緣,路易斯肯定地說沒問題,跟對方約好會在天色變黑之前回來接他們。

十二月的寒氣叫兩人都禁不住拉緊圍巾瑟縮一下,但一抬頭看到天空,是難得的蔚藍,嘴角馬上揚起,微笑的唇間吐出迷糊的白煙。

路易斯從口袋裏掏出筆記本,上面有他根據圖書館資料畫好的地圖;然而真正走進一望無際的森林後,跟地圖上的路徑完全不一樣。踏著柔軟的草地,穿過高聳的樹木,路易斯走在前方,這是第一次他並非在威廉的領導下行走,而是角色掉換,由他負責領路。

絕對要帶哥哥到自己心目中的地方,心裏強烈的願望卻造成重大壓力,路易斯越來越搞不清方向,氣溫本該冷得讓人發抖,他卻滿頭大汗;明明心臟病在多年前早已完全治好,過快的心跳卻令他幾近昏厥。

突然手上筆記本被拿走,路易斯驚訝地停下腳步,威廉已站到他面前。

「以路易斯你的記憶力,其實地圖早就在心裏記熟了吧?」把筆記本沒收,威廉溫柔地捉緊路易斯的手,即使隔著手套,也傳遞出一股強大的力量,「憑你的感覺往前走就好,只要是路易斯去的地方,我都一定會跟上。」

威廉彷彿是森林裏擁有魔法的妖精,簡單的一句話,輕易叫路易斯回復了自信。路易斯反手扣緊威廉的一隻,兩人就這麼牽著手走在無盡的森林之中。除了行走時的腳步聲與刮過耳邊的風聲,他們兩人的世界只餘下靜默。然後穿越深邃的草木屏障,終於傳來有人生活的動靜。

威廉和路易斯成功來到位於雪伍德森林深處的村莊。雖說是村莊,其實只得幾戶人家。選擇隱居於此的人,一般抗拒與外人來往。面對兩名金髮的年少來訪者不算熱情,大部份人跟車夫的反應一致,不打算讓對方干涉太多,但不存在惡意。

這片森林由於資源豐富,讓倚靠它生存的人們能自給自足。在偉大的自然下人人平等,這兒沒權力、沒階級,形成小小一片與世無爭的淨土。

這便是路易斯收集民間傳說、學者見聞,一定要在這趟旅程讓威廉見識的地方。

「就算轉眼風雲色變,也不怕沒落腳點呢!」

威廉表逹安心,便是對路易斯最大的肯定,推動路易斯雀躍地提議,「就算不離開,也難不到我和哥哥!」

威廉聽出路易斯的弦外之音,沉思半晌後故作輕鬆說,「我們日後可以預留更長的時間體驗這兒的生活!」

不讓路易斯有回應的機會,威廉重拾領導的位置,牽著弟弟認真考察回歸原始的生活。兩兄弟仍在增長知識的年紀,任何事物都是不容錯失的學習機會,他們在森林裏度過了短短但充實的時光。

來到準備回程的時刻,路易斯於一片的樹海中心突然放開了哥哥的手。

「你信任我嗎,哥哥?」

路易斯一臉嚴肅,威廉唯一可以做的,便是同樣認真對待。

「我信任你,路易斯。」

之後威廉聽從路易斯的請求緊閉眼睛,在得到繼而的指示前默站原地。耳朵一邊細聽擦著枯葉的腳步聲遠去,心裏一邊推算路易斯準備給他什麼驚喜。

直至他再接收不到任何助他追蹤路易斯動向的訊息,威廉驀地睜眼,路易斯已從他視野內徹底消失。

威廉惶惑地吸了一口冷空氣,儘管無比刺骨,卻足以清醒頭腦之餘,他也視之為事前察覺不到路易斯主意的懲罰。

翻開從路易斯手中沒收過來的筆記本,威廉急著搜查尋回弟弟的線索,卻發現他出發前已寫好的留言——

如果哥哥不願我雙手沾血,請把我留下來吧。但如果你來把我帶回去,以後不管什麼狀況,我也會一直為你守候。

由帶領哥哥旅行到安排這次的分離,已足夠證明路易斯的能力,他甚至找到獲認可的棲息地,路易斯每個決定都值得信任,威廉理應感到安心。路易斯一個人也完全沒問題,他無須跟隨威廉走下地獄。

偏偏就於路易斯真實離開自己的一刻,威廉心胸的忐忑難安,才叫他醒覺他的顧慮原來只是為了他自己。

威廉憤而握拳,他要出發去找路易斯,這回換他被焦急蒙蔽了視線。迷失於與地圖不盡相符的森林之中,為他帶來曙光的,是路易斯在筆記上一處明顯卻沒註明的標記。

知道了方向,在威廉不停步的路線終點處,路易斯就在那裏等候。

「路易斯!」

路易斯正背靠高大擎天的樹幹,威廉飛快的跑過來,失而復得般緊緊擁抱他。把頭枕在路易斯的肩膀上,威廉才發現,弟弟的肩膀已變得非常可靠了。

藍色的天空逐漸變得黯淡,最後的陽光從樹冠間的縫隙照在他們身上,讓兩頭相同的金色頭髮互相閃耀。路易斯在威廉的耳邊,忽然說起關於這個森林的故事,一個他們都耳熟能詳的傳說。

威廉當然早就聽說過:傳說幾百年前許多觸犯法律的逃犯匿藏在這片雪伍德森林,正義忠誠的羅賓漢由於被奸人所害,也被逼逃到這裏,之後他結集了一群逃犯,一起去劫富濟貧。

「在我心目中,哥哥就是像羅賓漢一樣的傳奇,可以帶領人們反抗腐敗的貴族。」雙手捉住威廉的肩膀,路易斯凝視比自己更為火紅的一雙眼瞳。

威廉卻淡淡地搖頭,「不,路易斯,我們的故事,注定不會像羅賓漢的那般被後世傳誦。」威廉決定要以犯罪改變這個世界,從燒毀莫里亞蒂大宅、冠上莫里亞蒂名字的那天,他已無法回頭。他知道後世的人只會記得莫里亞蒂的惡名,也計劃好自己最終會受到怎樣的懲罰。

威廉希望路易斯的人生毫無污點,不願意把殘酷的真正結局告訴路易斯,卻忽視了路易斯的決心。

「可以的話,我希望跟哥哥在一起,在這片與世隔絕的森林中自由自在地生活,永遠不必回到外間充滿邪惡的世界。」路易斯近乎偏執地抓住威廉,「但哥哥必須成為改變社會的傳奇,因此我絕對不阻礙哥哥。我要做的,只是守護好一片有如這森林般的樂土,待在原地等候哥哥。我知道,無論去了多遠的地方,哥哥一定會回來找我。」

寒風把樹葉吹得沙沙作響,路易斯堅定的聲音卻無比清晰,「因此,哥哥,請你放心上大學吧!」

低下頭,威廉再一次伸手環抱路易斯,在寒氣中感受路易斯的體溫。來年即將在人生中第一次遠離路易斯所在的地方,即使威廉從未對路易斯表達自己的猶疑與擔憂,路易斯卻已了然於心。表面看來總是威廉帶領著路易斯走,事實上路易斯早在心中勾劃了屬於他們的地圖,如同這次在森林中的旅行——他們二人,在分開後必會重聚。

天空逐漸變得深沉,趕在今年的最後一絲光明還未消失,他們牽著手離開了森林。兩人向按照約定在森林出口等候的車夫道謝;在踏上馬車以前,路易斯回頭一看,茂密的森林已快被陰影籠罩。

可是,他仍然相信,即使黑夜必須降臨,只要耐心等待,陽光總會在新一年重現,他們兄弟也將在藍天下得到永遠的自由。

 

藍色天空
裡充滿的是一種
溫暖甜蜜的陽光
照亮在我的臉上

忘了傷痛
擺脫枷鎖的掌控
曾經如此地迷茫
現在敢抹掉悲傷

如果能夠
知道一切去守候
生命會變得更麻煩
我喜歡過得簡單

所以讓我
跟自己的節拍走
讓我活在幸福的左右

沒有人可阻擋我飛翔
讓心裡的黑暗變得閃亮
等燦爛的我們去碰撞
願意讓靈魂流浪
也許才能找到方向

走走停停看世界
好好去享受一切
我不要再去在乎別人的眼光
在這藍色天空
彷彿是一個夢
敞開心和不平的道路說一聲告別

沒有人可阻擋我飛翔
讓心裡的黑暗變得閃亮
等燦爛的我們去碰撞
願意讓靈魂流浪
也許才能找到方向

好好去享受一切
也許才能找到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