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阿尔法队长的爱情故事

Chapter Text

23
我打电话预约去看戒指,店员很贴心的暂时闭店谢客。店铺在一个离商业区不是多远的独栋小别墅里,装修很精致,很注重客户隐私,我和瓦洛佳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看店员展示光彩夺目的珠宝,我指着一个特别闪的宝石说:“我刚入队那会狙这个肯定没问题。”“麻烦您换一些低调的款式来。”显然瓦洛佳也不喜欢特别张扬的戒指。
店员拿来了一些纯色的金戒指,我是有点犹豫,因为那就是常见的结婚戒指款式,而我只是想挑一个订婚的。而瓦洛佳则挨个试尺寸,看他兴致很高,我不好意思直接拒绝:“你不方便戴戒指啊。”
他从领口掏出贴身戴的十字架:“我可以穿在链子上的。”
“我要跟他成对的那个。”我笑着对店员说。
店员很快找出来款式一样适合我手指的戒指,瓦洛佳郑重的戴在我的中指上,感觉下一步我们就是宣誓结婚了。我笑出声,他关心的问我:“怎么了?”
“没什么,谁掏钱?”
瓦洛佳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为你花钱是我的荣幸。”
他实在是不方便陪我逛街,于是他回办公室加班,我回家继续学习。
各忙各的,然后晚上在一起,挺好的。
回学校上课,我看见一对小情侣在课间吵架,我是觉得挺热闹啊,就坐在一边看,看着看着,男孩子想动手打女朋友,我直接出声:“你手干嘛呢?”我感觉我语气像当初劝降敌人。男孩子缓过神来了,可能是后悔对女孩子动手,他自己给了自己一耳光,女孩子也顾不上生气,抱着男朋友就去安慰他。
我是真不能理解这些年轻人的恋爱观念,对方想对我动手,搁我就直接动手揍回去了,额,有点心疼瓦洛佳。
我生日是在深秋,我都忘了,还是我哥当天给我打钱我才想起来的。开开心心收下礼物,已经早早去上班的瓦洛佳打电话给我:“你去学校了吗?今天你生日,恰好有红旗歌舞团的演出。”
“下午有课,中午吃完饭我再去学校,现在还在家呢。怎么,今天这么巧合呢?”我阴阳怪气,嘲笑瓦洛佳滥用权力。
“提前好久和根纳季商量的,不会耽误他们的巡演工作,这你放心。你今天穿军装戴金星勋章,位置给你留好了,懂了吗?”
我属于那种有人关注就特别来劲的人:“明白,我去剧院看演出,你干什么呢?”
“我得加班,然后赶回家去给你准备惊喜。”听他强调惊喜,我大概能猜到他可能会在床上整点新花样。
“那好,你忙工作,我们晚上见。”虽然瓦洛佳担任总理后,时间比当总统宽松了一些,但还是工作更重要。
我本来想直接光腿穿短裙的,后来想到根纳季,算了还是表示对他职业的尊重,穿上丝袜遮伤痕去剧场。不过我穿这身去上课时吸引了同学们的注意力,有好奇的学生过来想摸摸我衣服上的金星勋章,我大大方方的摘下来,看着他们在胸前比划,然后让别人留下敬军礼的照片。
虽然是知道根纳季会给我在安可时庆生,但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我又订了玫瑰花,塞满了我的SUV,飙车到柴可夫斯基音乐厅。
我凭借这张脸,扛着一捆白玫瑰混进了后台。
后台鸡飞狗跳,剧院的工作人员在给团员们分玫瑰花。根纳季在看总谱,见我来了,他接过一大捧花,拉着我到一边的更衣室说话:“你们确定关系了?”
“啊?你说戒指?”
他点头,我解释道:“他新闻秘书去我家做客,话赶话的瓦洛佳说我是他未婚妻,我说没订婚戒指可不行,然后就买了这对,我觉得他这次是来真的,就收下了戒指。”
“他跟我约时间的时候你还没受伤,我还在想找什么理由能骗你来看演出,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和好了。”
我回到前排的位置上,尽可能端坐的欣赏根纳季的演出。
他怎么越来越好看了。
斯拉夫女人的告别结束后,观众照理鼓掌献花,要求返场演出。报幕的小哥站出来:“今天是一位俄罗斯英雄的44岁生日,她经历了战友和挚爱的离世之后仍然热爱生活的一切,叶卡捷琳娜-伊万诺夫娜-切尔诺夫娜,生日快乐。”
根纳季特意为我编排了一版没有打击乐的生日歌,舞团的女演员为我送上红玫瑰,观众们和团员们一起为我庆生,我高兴极了,离开座位走上舞台,对观众们鞠躬致谢。
我和他们一起下台,本来想多喝他们说会话的,根纳季却催我回去,还说是我男朋友交待的。行吧,我很期待生日惊喜的下半场会有什么。
油门踩到底开回家,我抱着花敲门,里面传来了瓦洛佳的声音:“卡佳!”他走过来开门,我直接就呆住了,不知道他从哪里找的发型师把他没剩几根的头发吹成了丹尼尔克雷格同款,更重要的是,他订了丹尼尔克雷格在剧中的同款西装。
狗日的图瓦老流氓和他的乌克兰白玫瑰,把我卖的是一干二净啊。
“喜欢吗?”
“现在就上我好吗?”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向来不掩饰对他身体的渴望,他拉着我的手进屋,顺便锁上门。
“饭后甜点可不能这时候吃。”瓦洛佳亲了亲我的额头,好吧,紧身西装衬得他那一部分好大啊。
“我跟你讲,你穿这身真的太好看了,能不能平常也这么穿?”
“nein~”他拉长的尾音好可爱:“这个太紧了,不方便活动。”
“你说,是这个裤子紧呢还是我下面紧呢?”
“叶卡捷琳娜,我做了饭,先吃饭好吗?我保证会满足你的。”
菜很简单,红菜汤,苹果派,面包,还有烤鸡腿,都是我爱吃的菜色。我敢肯定瓦洛佳不知道我爱吃烤鸡腿,所以狗日的伊戈尔-伊万诺维奇-谢钦,卖妹妹这么痛快吗?
他从我的表情看出来我在咒骂出卖我的人:“你在谢尔盖家住的时候,天天就是这几样菜伴着007皇家赌场的电影。”
“狗日的图瓦老流氓和乌克兰二鬼子。”我害羞到恼怒的用勺子搅动汤水。
“好了,不要那么说根纳季了,他是乌克兰二鬼子,那你是什么呢?”
我想起来我换了拖鞋,但还穿着丝袜,面上保持微笑,桌子下却用脚不轻不重的踩踏他已经勃起的耻骨联合前侧,而他低头看了一眼,然后用业务水平突出的演技稳住呼吸:“请问你是什么呢,卡佳?”
“我是你的阿尔法婊子。”
“我现在明白了谢尔盖为什么喜欢让根纳季穿着演出时的晨礼服然后脱了鞋为他服务了。”
我心想:还是老流氓会玩啊。
他推开我的脚,走到我面前:“卡佳,生日快乐。”我耐着性子把军装脱下挂在一边,然后与瓦洛佳拥抱,撕扯他的西装,我已经湿的不行,在他的西装裤上留下一摊印迹。
“卡佳,躺下。”他对我发号施令,经历过上次的快感,我选择相信他,脱了丝袜和内裤,大大方方的把腿摆成M形等他进入。
依旧精干的前特工迅速脱掉订制紧身西装的束缚,忠诚地跪在床沿边亲吻着我手指上的戒指,昏黄的灯光遮掩了他微微发红的脸颊:“今晚我可以为您服务吗?我的女孩。如果你愿意的话或许是一生。”
“好啊,沃瓦。”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让我换了个方向躺着,他金色软发服贴着我不算多么敏感的的大腿间,在我回过神来之前,在极度敏感的阴蒂处用温热的唇舌留下一串细吻,我的前领导、前总统为我口交,虽然技术不咋地,但真的超满足,我呻吟出声,得到肯定的他继续用舌尖刺激敏感的结缔组织,还用粗粝的手指模仿他大家伙的抽插。
我感觉自己快到了高潮:“沃瓦,快进来。”他移开波光潋滟的嘴,选择趴在我身上进入我,那一瞬间我爽到了,夹得他抽气:“放松,卡佳。”
和心爱的他做快乐的事,不用什么技巧,就那种流程式的操弄我都很开心。
最后我俩大腿间都很凌乱,家里很乱,懒得收拾,我靠在他怀里,安静的在44岁生日这天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