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阿尔法队长的爱情故事

Chapter Text

01
我,叶卡捷琳娜-伊万诺夫娜-谢钦娜,我亲哥是伊戈尔-伊万诺维奇-谢钦。我比他小四岁,从小就爱跟他玩,学他算计别人,别的没学会,怎么缺德怎么来,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外貌也有点像,比如浅色的眼珠子。
家里为我安排的出路是读大学,然后做一个科学家,为国家做贡献,可我野惯了,去参军,入选阿尔法小队后借助哥哥的力量和自身业务水平拿到了队长的职务,在苏联解体后过得还不错。
有一个不知道什么由头的会议需要我带队做外围安保,我抓了备份的队员去了现场,让他们巡逻,我站门口查验证件,顺便看看有没有心仪的帅哥。
突然间有一个精干的斯拉夫男人递过来证件,我看到是来自圣彼得堡,于是抬头看,浅色头发蓝绿色瞳孔,好看。他叫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他注意到我胸口铭牌上的名字:“叶卡捷琳娜-谢钦娜?伊戈尔是您什么人?”
“我亲哥哥。”
他说:“怎么没听谢钦提过您这个妹妹?”我开玩笑的回答他:“我哥觉得我没去上大学,是个异类所以没有嘚瑟。”他则认真的说若是他有这么优秀的妹妹他肯定到处说。
他入场,我接着忙我的,直到一年后我和瓦洛佳,啊,瓦洛佳是弗拉基米尔的爱称。
此时是93年,我在圣彼得堡休整,正好莫斯科出事,双方只是意见不合,又不是大是大非,所以我选择不接上司的电话,装聋作哑,就是不听指挥。
瓦洛佳不知从哪里搞来我住的酒店房间号,足以证明他业务水平没有生疏。他急匆匆的过来找我,劝我不要听从命令,我当面开始耍赖,舔着脸问他怎么说服我。
他开始用荣誉和平民之类的套路我,劝我不要让勋章蒙羞,那这时候我必须得借题发挥,我用膝盖顶开他的双腿,在他动手掐我之前用手臂格挡住他的攻击:“只要您陪我睡,我手下的阿尔法小队就按兵不动。”
他有点犹豫,我露出跟哥哥一样奸诈的表情说:“那我回莫斯科复命啦。”然后他十分想速战速决,随便亲了亲我,提枪就上,我结实的双腿挂在他的腰上,嘴贴在他的耳边故意说:“柳达知道我们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吗,您和柳达做也是这么的不耐烦吗?”柳达是他的太太,很有语言天分的一个女性。瓦洛佳脸色很差,直接用他的领带塞住我的嘴,然后加大力度结束战斗。
他想开口说什么,被我抢先了:“我得到您的服务,答应您的自然会做到。这事不会让其他人知道。满意了吗,瓦洛佳?”瓦洛佳点点头,收拾好自己然后离开。
我开开心心的回莫斯科面对各种鸡飞狗跳,很快亲哥的问责电话也找上门来问我为什么把瓦洛佳睡了,我说睡他总比睡自己队员强吧,谢钦无话可说只劝我小心一点别惹上风流债。
圣彼得堡有对外活动,我带队去负责安保工作,瓦洛佳和柳达一起出席,旁边还跟着哥哥和季玛,我一眼就看出季玛对瓦洛佳感情不一样,哥哥不喜欢季玛,鉴于他是钢铁直男,只能是他和季玛工作上有分歧。布置完工作,我全副武装的走向瓦洛佳他们,瓦洛佳下意识的把柳达护在身后,我有点生气,再看到季玛那张傻白甜的脸,我有点压不住火气,但人多我不想砸场子,只好转向索布恰克跟他说一切准备得当,索布恰克倒是很真诚的感谢我,这让我火气小了好多。
晚上我好不容易能躺下休息一会,有人来敲门,我从猫眼里看到是瓦洛佳,于是开门让他进来,他告诉我外国友人想要更改出行计划去别的景点看看,然后就要走,我拦住他,问就不多说点什么吗,他平静的说:“柳达就在不远处的房间住。”我很无语,劳累导致控制不住情绪:“我一点也不讨厌柳达,白天只是想过去跟你说一下工作的内容,你有什么好紧张的我还能撕了柳达。”他亲了亲我的额头安抚道:“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等这次工作结束了我请你和你小队去吃饭。”
我接受了他的安抚,看了看手表,对瓦洛佳说:“反正离黎明没多久了,不如一起去走走。”瓦洛佳笃定我不会在公共场合对他下手,于是同意了这个提议。我和瓦洛佳出门时恰好碰到了季玛从索布恰克房间里出来,于是瓦洛佳邀请他一起,但在我的死亡眼神下,季玛拒绝了。
瓦洛佳听到一些关于阿尔法小队被处理的事情,我告诉他我手下被扣的薪水已经从谢钦那里要来的钱补上了,其他的都不是事,阿尔法小队仍然有战斗力。瓦洛佳担心阿尔法小队不听指挥会被裁撤,我说,多方争夺权力不会牵扯到阿尔法,毕竟都需要阿尔法去做一些事情。
他听出来我强调事情,然后笑着问我们都做什么。我不能白调整工作,于是在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十分色情的摸了摸他的胸,跟他说:“比如这样的事。”瓦洛佳对我的行为很无奈,他拿开我的手,我拿到一些“报酬”,满意的去安排天亮以后的工作。
生意谈成了,大家都很高兴,聚在一起举办简单的庆祝晚宴,我叮嘱队员们别惹事就让他们自己去玩,然后自己端着酒杯坐到哥哥旁边。谢钦说:“做的不错,但应该收敛一下对季玛的厌恶。”我翻白眼:“难道你不讨厌他?”
谢钦弹了我的额头:“你看瓦洛佳的眼神太过火了,恨不得吃了他。”
我疑惑,有吗?
谢钦说:“去找一个稳定的男朋友吧别光看着瓦洛佳了,我给你安排几个相亲饭局,保证跟瓦洛佳是类似的长相。”
我直接跳起来指着表哥鼻子开喷:“信不信你头天安排相亲第二天我就把你公司安排了。”
谢钦指了指门口:“滚。”
日常说忙也是够忙的,各种日渐紧缺的条件让我头疼,好在抱着哥哥这条大腿,生活没那么难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