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永不失聯的愛

Work Text:

【憂國的莫里亞蒂】永不失聯的愛(福爾摩斯x華生)
——本文與《【歌曲同人】飄洋過海來看你(阿爾伯特 x 威廉)》有部份關連,可與《飄洋過海來看你》一併看
——2021聖誕賀文

 

註:
夏洛克.福爾摩斯 = Sherlock Holmes
約翰.H.華生= John H. Watson
威廉.詹姆斯.莫里亞蒂= William James Moriarty
詹姆斯.邦德= 詹姆斯.龐德=James Bond

 

歌:周興哲 詞:饒雪漫

親愛的你躲在哪裡發呆
有什麼心事還無法釋懷
我們總把人生想得太壞
像旁人不允許我們的怪

每一片與眾不同的雲彩
都需要找到天空去存在 唔
我們都習慣了原地徘徊
卻無法習慣被依賴

你給我 這一輩子都不想失聯的愛
相信愛的征途就是星辰大海
美好劇情 不會更改
是命運最好的安排 哦

你是我 這一輩子都不想失聯的愛
何苦殘忍逼我把手輕輕放開
請快回來 想聽你說
說你還在

 

「你一個人去長途旅行,真的沒問題嗎?」

在福爾摩斯快將登船前,威廉忍不住再三確認。對於福爾摩斯略帶不滿的反駁「之前你還不能自由活動的時候明明都是我照顧你」,威廉殘酷道出「當時照顧工作都靠比利僱用的人」這事實,並硬把一包滿滿的乾糧塞到福爾摩斯懷中作為餞行禮物,以免他途中餓死。

威廉原以為,福爾摩斯雖然性格古怪,但他自小離家學習和工作,理應擁有良好的自理能力;可是自從一起共事,威廉才發現,福爾摩斯的依賴心像個小孩子一樣。

「給我一根火柴——」

「之前買好的小提琴琴弦放在哪——」

「這個月我忘了繳付租金又被罰款了,下次提醒我一下——」

亂七八糟的生活習慣、雜亂無章的個人物品,除了查案解謎以外福爾摩斯的生活完全一塌糊塗。而每次當他發現忘了什麼想補救的時候,威廉都能夠輕易在他說出的問題或指令後面補上一個名字——

是"約翰"。

福爾摩斯總是習慣性的開口,彷彿華生依然在他身邊,還會隨時隨地為他遞上一根火柴。其實威廉也不介意幫忙一下,只是每當福爾摩斯轉身,赫然發現身邊的是威廉以後,便會聳聳肩,打著哈哈說自己也太倒霉了,然後獨自解決事情。

他從不對威廉說起華生的名字,就像是不說出口的話,那些思念也並非真實存在。

然而就算生活上丟三落四, 威廉卻知道,福爾摩斯把柯南.道爾的作品在書架上放得井井有條,還久不久拿出一本重看。叼著香煙把小說津津有味地讀完以後,福爾摩斯便會掏出紙筆,把洋洋千言的感想寫成信件,寄給遠在大西洋另一端的小說作者。

「你這樣不會影響華——柯南.道爾先生日後的寫作嗎?」威廉不太明白,畢竟是取材自福爾摩斯經歷的小說,本人的評語有失偏頗吧。

「世上才沒有不喜歡收到讀者評語的作者!那傢伙,以往每次都問我要感想,聽完之後都笑得很開心呢!」

回憶起跟貝克街221B室友的相處, 福爾摩斯總是一臉愉快的笑容。早在火車跟兩人相遇時, 威廉便說過福爾摩斯跟華生是絕配的搭檔。

在威廉最初恢復意識的時候,他曾經提議福爾摩斯一個人回英國。當天二人在比利的協助下潛逃美國,主要由於威廉是大罪犯,即使得到女王的赦免,也不能輕易說回去便回去。作為答謝比利救命之恩的合理報酬,福爾摩斯也許必須留下來。可是既然威廉已甦醒,比利的委託只要頭腦的話,威廉養傷床上也能辦到。威廉希望福爾摩斯可以趕快回到華生的身邊,怎料被即時否決。

「我怎可能扔下你一個?!」福爾摩斯省略威廉仍有約七成機率自毀的推算,直接搬出自身的理由,「我們約好了,我會盡我所能拯救你!那傢伙也支持我的決定!」

「但你無法獲得回應,對吧?」

與其說威廉道出的是殘酷的事實,倒不如說是福爾摩斯故意造成的局面。他寄給華生的小說感想,並沒有回信的方法。犯罪卿生還的情報,以至他們的藏身點必須保密,是福爾摩斯幾乎不需要分析便得出的結論。他早早知道他和華生只有單方向的聯絡。

儘管如此,威廉的話依然像當頭棒喝。好比福爾摩斯一路以來對華生的依賴般,華生可能其實只是拿他沒轍,才以"無論如何相信他到底"作為最優先。華生的感受,福爾摩斯沒怎考慮。

同樣地,華生樂聽福爾摩斯的感想已是他們共處貝克街的事。如今二人分隔兩地,福爾摩斯仍一個勁兒寄信過去,那些評語當然不會影響柯南.道爾接下來的創作,它們甚至遠遠不及他在他身邊時為他帶來的靈感。

要是華生只是勉強自己接受搭檔已一去不返、要是他讀著福爾摩斯的信時勾起更多的是分離的痛苦,福爾摩斯質疑自己應否讓這自私的行為繼續下去。

手上只剩《最後一案》的感想尚未寄出,為了擺脫對別人的依賴,福爾摩斯決定獨自周遊列國。當收到威廉的電報時,他幾乎第一時間買下回英國的船票。對倫敦的名偵探來說,華生不在他身邊的感受,是這段日子最叫他心煩意亂的謎題。

帶上以讀者身份寫給華生的最後一封信,福爾摩斯率先威廉一步登上前往英國的船。旅途上吃著威廉為他精確準備妥當的糧食,時間多了,便為在美國新買的小提琴作額外保養⋯⋯經過顛簸的海洋,終於航程接近尾聲,陸地在望。

為了節省旅費,福爾摩斯住在最便宜的下等艙,狹小的艙房裏只有兩張簡陋的雙層床。他躺在下鋪,上鋪兩位乘客的打呼聲如雷貫耳,而對面下鋪的室友,則是一位瘦小的少年。一如之前每一個晚上,少年在床邊點上蠟燭,正在安靜地看書。

把臉轉往牆的方向,福爾摩斯閉上眼睛,卻沒有入睡。此刻他很想從行李箱掏出小提琴演奏,但在夜闌人靜的時份,這舉動未免過份擾人,只好作罷。

能夠忍受睡夢中突然出現小提琴聲的室友,大概也只有華生一人了。事實上如果華生真的感到困擾,福爾摩斯也不是不願意減少夜半拉小提琴的次數(即使不可能完全戒掉),但華生卻搖搖頭,很真誠的說:「有時候,夏洛克的小提琴聲也令人很安心呢!」

「為什麼?」這下可是連福爾摩斯也不懂了。

「只要聽到琴聲,就知道夏洛克在這裏。」

現在,華生到底會為了每天能不受打擾安睡而感到愉快,還是會想念那些像福爾摩斯思緒一樣激烈急促的小提琴聲?

半晌後原本在看書的少年把蠟燭吹熄,船艙內漆黑一片,本該代表睡眠時間開始,福爾摩斯卻靜悄悄的摸黑下了床,走到床尾放置行李箱的地方。他伸出手,果然捉住了一條瘦弱的手臂,順勢拖著人走到船艙外。

「不想我驚動其他人的話,就乖乖把偷到的東西還回去。」 被揭發而哭泣的少年從小被父母利用到處偷竊維生,為了逃離魔掌已花光手上所有錢買船票,只好在下船前偷點東西以便上岸後的生活,這些事福爾摩斯打從航程第一天已察覺到。他把少年歸還給他的鉈錶重新放到對方手中,「這個我可以給你,作為交換,給我看看你剛剛看完那本小說吧。」

福爾摩斯沒看錯,小說的名字是《福爾摩斯回憶錄》,裏面收錄了作為福爾摩斯探案系列結局的《最後一案》。平平無奇的小說值不了什麼錢,但少年還是帶著偷來的書上船並看得津津有味,足見這是一部多麼出色的作品。

「喂,我問你,這個有續集嗎?」見對方似乎也有讀過那本書,少年儘管一試去問。

知道華生的新作備受期待,福爾摩斯雙眼發亮。他本打算言之鑿鑿地向少年保證,誰知少年等不到答覆,便打趣說著真有的話,書名也要換成華生偵探系列之類的,因為福爾摩斯已跟宿敵莫里亞蒂雙雙葬身瀑布。

福爾摩斯聽罷立即以幾乎恐嚇的語氣問,「你認為華生不搭福爾摩斯也沒問題嗎?」

可能福爾摩斯欲言又止,繼而失神,然後蹙眉的表情變化實在太誇張,少年以為自己招惹了一個奇怪大叔,只想匆忙退場,於是草草自嘲「不過就算有,我也買不起吧」,可惜來不及逃脫,已被倏地抓住了手腕。

「小子,你上岸後無家可歸吧!跟我來貝克街吧,我將你介紹給其他小子們!」

不理會對方懷疑自己被擄拐的惶恐,福爾摩斯激昂地招攬少年加入他的左右手——那隊由流浪兒童組成的雜牌軍。

他還忍不住大笑起來,在少年的面前,福爾摩斯的煩惱簡直不值一談。他已有貝克街221B這個歸宿,為了搞清華生的感受,他毫無猶疑踏上歸途。哪怕華生最終對他擅自的決定要打要罵,福爾摩斯都想說一聲:我回來了。

更何況他還得回去繼續充當柯南.道爾老師的角色原型,讓一眾讀者因名偵探的復活感到吃驚。

為了證明不論在威廉的眼中抑或柯南.道爾的筆下,甚至現實裏的福爾摩斯,在華生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於抵達倫敦的一刻,福爾摩斯很想直接吩咐馬車車夫載他到貝克街。不過他決定先去執行威廉交託的任務,他相信華生期望久別重逢時,他已成為一個不只會解題的男人。

等到商討完成翌日的作戰計劃,福爾摩斯趁空檔翻閱他喬裝帶來貿易公司,幾本柯南.道爾的著作,恰巧踫見的邦德忽然想起什麼,自然過來搭訕。

「我曾經懷疑你沒死。」邦德的剖白叫福爾摩斯驚訝,她解釋:「也許是來自長期當演員的第六感吧。如果你還活著的話,我想你一定會寫信給約翰的。有好一段時間,我偷走了貝克街221B的信件察看再還回去。」

面對福爾摩斯不滿的眼神,邦德還是毫無悔意,「結果我完全沒發現任何可疑之處,大部份信件都是給柯南.道爾的粉絲信而已。」

福爾摩斯馬上得意地挑眉,他當然考慮過給華生寫信會有被發現的風險,因此從一開始,他便沒有在信件中透露自己的名字與生活。所有信件上,他都只寫了對柯南.道爾作品的感想。福爾摩斯知道,華生一定會仔細閱讀每位讀者的來信,也一定會察覺到寫信人的真正身份,推理出福爾摩斯跟威廉仍生存的事實,並選擇繼續信任福爾摩斯的決定,不管等待有多漫長。

「等這件事完結以後,我也是時候回去貝克街221B了。柯南.道爾可是要靠我提供靈感,才能繼續寫下去,小說裏的華生也不能沒有福爾摩斯!」

「說不定柯南.道爾早就想把福爾摩斯系列完結,寫完《最後一案》不就正好?」

邦德的話叫福爾摩斯面色一沉,表情看起來非常糾結,那顆絕頂聰明的腦袋正快速運轉,思考著華生是否也希望福爾摩斯跟他助手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

邦德倒是非常愉快,逗玩福爾摩斯是她的最大樂趣;直到不忍太過份的她清清喉嚨:「在我還是周旋在貴族公子間的女人時,有一項殺手鐧:只要讓他們覺得,我這個楚楚可憐的弱質女子,不可以沒有他們,他們便逃不出我的掌心了。」

換言之,以為對方離不開自己的人,到最後往往才是最無法放手的一個。

福爾摩斯一臉不耐煩嘮叨著,不管邦德便踏步離去。他按了一下口袋,裏面有一封厚厚的信件,上面寫著他對《最後一案》的感想。他一直猶疑,這封信到底要不要寄給華生——一如眾多福爾摩斯探案系列的讀者,他在信中表達了對故事後續的盼望。

但現在,他終於把信件丟掉了。取而代之的,他會親自走到貝克街221B,跟華生一起繼續他們的故事。

因為,福爾摩斯早已離不開華生了。

 

走過陪你看流星的天台
熬過失去你漫長的等待
好擔心沒人懂你的無奈
離開我誰還把你當小孩

我猜你一定也會想念我
也怕我失落在茫茫人海 唔
沒關係只要你肯回頭望
會發現我一直都在

你給我 這一輩子都不想失聯的愛
你的每條訊息都是心跳節拍
每秒都想 擁你入懷
全世界你最可愛 哦

你是我 這一輩子都不想失聯的愛
就算你的呼吸遠在千山之外
請你相信 我給的愛
值得你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