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小幸運

Work Text:

【憂國的莫里亞蒂】小幸運(阿爾伯特x威廉)
——《共犯之後》之(七)
——2021平安夜暨復出週年紀念

 

註:
阿爾伯特 = 艾伯特.詹姆斯.莫里亞蒂= Albert James Moriarty
威廉.詹姆斯.莫里亞蒂= William James Moriarty
路易斯.詹姆斯.莫里亞蒂= Louis James Moriarty

 

阿爾伯特再三確認手提行李包沒有遺漏什麼,終於放心從宿舍出門。

隨著寒假開始,跟往年一樣,莫里亞蒂三兄弟會回到洛克威爾伯爵的莊園度過聖誕。威廉卻婉拒了阿爾伯特從宿舍一起坐馬車的提議,說剛好室友也要去火車站,他在月台等阿爾伯特就好。

看似並無不妥的理由,阿爾伯特卻察覺到,自從那個失控纏綿的晚上,威廉便有意避開走進阿爾伯特宿舍的情況。

大學每座宿舍都設有夜間門禁時間,外人不應該留宿;然而相比違反規定,阿爾伯特認為,威廉的逃避另有原因。他暗自責怪自己過份急躁,從兄弟變成戀人的一步,也許比他想像中更加困難。想觸碰對方的心情明明那麼強烈而真實,卻是無法被赦免的罪惡。

懷著複雜的心思,在火車站穿過聖誕回家的人潮,阿爾伯特走到月台時,赫然看見威廉正在聊天,對方竟是妮娜.布魯亞。

妮娜看來精神不錯,自從侵犯她的雷多蒙特教授被懲罰而死,即使陰影仍未完全消失,至少她不必繼續活在雷多蒙特的威脅之下。威廉聽說過,作為數學系絕無僅有的女生,妮娜的成績比許多男生更加優秀。

「你過獎了。」妮娜有點害羞的搔頭,「小時候我的父親在製衣廠工作,跟一群工人被無良老闆欠薪,束手無策,幸好遇上一對在孤兒院生活的小兄弟,哥哥非常聰明,向他們獻計把公司帳簿偷來,拿到老闆造假賬的證據,才追回薪水。後來父親與工人們一起創業,也時常想起那位聰明的男孩,因此特別重視我的教育……」

威廉震驚的睜大眼睛,他看看妮娜手上的車票,果然就是他最熟悉的地名。

此時傳來鐵道員的提醒,妮娜便踏上普通等車廂,阿爾伯特則跟威廉坐到頭等包廂。甫坐下來,阿爾伯特便打趣道:「看來你和路易斯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經歷?」

威廉也勾起嘴角回應:「阿爾伯特哥哥,難道你在嫉妒路易斯嗎?」站起來背向包廂的小窗,以擋住外人視線,威廉把手臂環上阿爾伯特脖子,火紅的眼睛貼近祖母綠的,壓低聲音:「可是,哥哥也知道很多路易斯沒見過的我呢。」

兩張臉接近得能感受到威廉的氣息,阿爾伯特幾乎禁不住要吻上去,卻在嘴唇相貼前停止了動作。提到路易斯的事叫阿爾伯特皺起眉頭,他躊躇要怎樣向路易斯交代跟威廉的關係,威廉倒是安心的笑道:「以路易斯敏銳的觀察力,很快便會察覺到了。」

果然,即使阿爾伯特和威廉什麼也沒說,路易斯卻在見面的瞬間明白,兩位哥哥已跨越曖昧的一線。於是他悄悄告訴威廉,要以即將在平安夜舉行的蒙面舞會,測試阿爾伯特是否真的有為威廉衝破禁忌的決心,並向威廉介紹來自沃克伯爵家的室友保羅和妹妹佩羅拉。

「保羅有一個從嬰兒時期已被領養的妹妹,儘管不是血親,但兩兄妹感情深厚,他不忍心看她因為非貴族血統,於社交場合飽受歧視。」

路易斯向威廉娓娓道來寄宿學校的室友向他提出的委託,他認為這次的假面舞會是令其他人對佩羅拉改觀的好機會。他打算讓她於舞會上與阿爾伯特共舞,當貴族們讚佩舞池中的俊男美女,揭露真正身份的一刻便沒誰再認為佩羅拉不配。

威廉目注心凝地聽畢弟弟於他不在身邊的日子一個人擬定的計劃,感嘆路易斯已能獨當一面。既然沃克伯爵家的女兒情況與路易斯類似,對於舞會的安排,威廉毫無異議。這反倒叫路易斯有點意外。

「我也曾懷疑他的真心,萬一他的誓言如同其他貴族對我們說過的甜言蜜語,萬一他的覺悟在他繼承家族的大額遺產後蕩然無存……是你給予我追上去的勇氣。」威廉牽起路易斯的雙手說,「謝謝你,路易斯!」

哥哥的幸福一直是路易斯的首要考慮,威廉不反對利用阿爾伯特來製造輿論便表示,當初的迷惘不安已得到解決。不過路易斯並沒有透露計劃的全部。為了更有效測試阿爾伯特的真心,保羅.沃克的妹妹不論在髮色、身材、儀態舉止也跟威廉相像,倘若莫里亞蒂家需要子嗣承傳,佩羅拉是理想的婚約者。

路易斯甚至沒有交代他對女方私下的叮囑。

「輿論也只是一時,如果到時候你對莫里亞蒂伯爵萌生情愫,我希望你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舞會開始前的一席話,毫無疑問是鼓勵佩羅拉嘗試與阿爾伯特有比共舞更進一步的發展。這是她千載難逢的機會,更何況離開貴族男校以來,首次重披燕尾服的年輕伯爵,令人移不開眼球的英姿已不如當年尚夾雜一絲青澀。

「莫里亞蒂伯爵大人,請你……」佩羅拉年紀輕輕,但因為養女的身份,更希望比其他貴族女性捷足先登。她正想把預備好的台詞說出,阿爾伯特卻先一步制止了她,「抱歉,我已找到我命中注定的人了。」

「命中注定?」在母親的教育下,選擇配偶的方法理應只有看對方的身份地位,阿爾伯特意料之外的話叫佩羅拉感到好奇,「你怎麼確定,對方便是你命中注定的人?」

「因為,我們是共犯,我們的命運早已連在一起。」阿爾伯特的低吟完全被音樂聲蓋過,為了讓佩羅拉聽到,他提高一點音量:「作為長子的我會引起麻煩,要幫助你的話,還是由我弟弟出面更加合適。」

他揮動牽著佩羅拉的手讓她優雅地轉了一圈,然後放開了手——

 

戴著面具,路易斯偷偷瞄向威廉,威廉的目光卻由始至終都在阿爾伯特身上。

路易斯還記得,小時候威廉幾乎跟他寸步不離,他用從委託人得到的玩具哄路易斯開心,用機智的計謀懲罰把路易斯欺負至哭泣的惡霸,他也曾多麼害怕,只要稍為不看緊路易斯,患有心臟病的路易斯便會出事離他而去。

而現在,威廉心上已有了另一個珍愛之人。即使全心全意祈求哥哥的幸福,路易斯也難免感到失落,更何況,他不肯定阿爾伯特跟威廉的禁忌之愛會有未來。威廉永遠也不可能跟阿爾伯特在眾人欣賞的目光之中,牽手共舞;此刻威廉看著阿爾伯特和佩羅拉的眼神,是否也包含羨慕甚至嫉妒?

面對路易斯的提問,威廉卻斬釘截鐵地給予否定答案,「我已足夠幸福了。從一開始想利用阿爾伯特哥哥的貴族身份,我便是不斷索取的一方;到我們變成了真正的兄弟後,無論發生了什麼,作為哥哥的他都會一直在原地守護我。阿爾伯特哥哥對我的感情無論如何改變,都永遠包含了對弟弟的愛,因此我從阿爾伯特哥哥身上得到的,比任何人都多。」

路易斯看不到威廉面具下的表情,只知道他的聲音非常溫柔,「因為我也是一位哥哥,我清楚懂得這份永恒不滅的愛。」

「而且,路易斯,」威廉牽起路易斯的手,「你也是阿爾伯特哥哥真正深愛的弟弟。」

當天阿爾伯特與威廉合謀燒毀莫里亞蒂大宅,從未真正動手參與計劃的養子路易斯便注定只能成為兩人之間的外人;可是,他卻幾乎忘了,哥哥們會永遠愛著他們的弟弟。威廉的話提醒了路易斯,他才是能夠同時得到這兩份愛的幸運兒。

「就算不可能被世人認可,我們也可以一起享受這個舞會!」絲毫沒有被阿爾伯特跟佩羅拉的共舞影響,威廉興致甚高,路易斯還來不及反對,已被拉進舞池。在他不知所措之際,威廉突然放手,接著一片漆黑吞噬了眼前威廉的身影——

 

歌:田馥甄 詞:徐世珍、吳輝福

我聽見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我聽見遠方下課鐘聲響起
可是我沒有聽見你的聲音
認真呼喚我姓名

愛上你的時候還不懂感情
離別了才覺得刻骨銘心
為什麼沒有發現遇見了你
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也許當時忙著微笑和哭泣
忙著追逐天空中的流星
人理所當然的忘記
是誰風裡雨裡一直默默守護在原地

原來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運
原來我們和愛情曾經靠得那麼近
那為我對抗世界的決定
那陪我淋的雨
一幕幕都是你
一塵不染的真心

與你相遇好幸運
可我已失去為你淚流滿面的權利
但願在我看不到的天際
你張開了雙翼
遇見你的注定
她會有多幸運

青春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
擁有著後知後覺的美麗
來不及感謝是你給我勇氣
讓我能做回我自己

 

雖不至大規模恐慌,漆黑中此起彼落幾段發生踫撞的輕呼和歉意,叫人更著急尋找光源。當舞廳中央的水晶燈率先重啟,眾人的焦點不約而同地落在剛才奪目的一對舞者身上。不同的是,二人臉上的面具不翼而飛。

「原來他們是莫里亞蒂家的三男路易斯和沃克家的女兒佩羅拉!」

按照計劃,沃克伯爵的養女和顯赫的貴族公子共舞的一幕,烙印人們的腦海。不過即將引發輿論的主角,並非說好的阿爾伯特.詹姆斯.莫里亞蒂伯爵。

突然失去照明期間發生的身份對調事件,連路易斯也被蒙在鼓裏。

等到所有人回復面具打扮,重新投入舞會,一對幾可亂真的金髮兄弟巧妙地交換位置,由威廉陪同佩羅拉離場休息。此時一把熟悉的沉穩嗓音從路易斯的背後來到身旁,「威爾的想法跟我一樣呢!」

路易斯馬上明瞭,阿爾伯特婉拒佩羅拉的請求,以及威廉牽引弟弟走進舞池,都是無須事前演練或交流、發自內心採取最適合的行動。

「我們要從根本把人們從階級的詛咒解放。」阿爾伯特伸手給路易斯的肩膀一股溫柔的壓力,安慰因為計劃需要兩位兄長修正而藏不住失落的幼弟。「你和我們是一樣的,路易斯。」

在舊莫里亞蒂大宅,以至貴族的寄宿學校,路易斯深切感受過作為異類的痛苦。他渴望拯救佩羅拉的心情就如當年與威廉協助孤兒院向貴族提出訴訟時一樣真摰。不過如果連他自己也沒法拋開養子身份,階級的枷鎖也許會壓抑了他對抗世界的力度。

兩位哥哥就是要讓路易斯知道,他自身的光芒已足夠照亮求助的弱小。

路易斯為自己的失態深呼吸一口氣。雖然威廉曾向他說明他們與身為貴族的阿爾伯特是互相利用,但糾正世界的頭腦威廉一個便已足夠,阿爾伯特卻依然對只能以傷痕證明同為共犯的他敞開大門。路易斯大概是時候重新確認他和阿爾伯特之間的關係。

「不愧為哥哥選擇的人,阿爾伯特哥哥大人。」

路易斯的感言叫阿爾伯特有點介懷。「你可以直接叫我哥哥,路易斯。」

「不,我的兄長只有威廉哥哥一個。」

以為終於得到對方認同的阿爾伯特一臉困惑。

此時臉龐被面具修飾的路易斯露出與威廉一模一樣的俏皮笑容說,「不過如果你是哥哥的另一半也不賴,阿爾伯特哥哥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