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金钟云不是猫(圭云)

Work Text:

令人羞耻至极的声音刚一跑出来,金钟云就慌了神,可他又没法阻止视频播放

镜头里他坐在沙发上,腿被身后的人打开,性征却被身上穿的女性内裤挡了个严实,只露着鼓鼓囊囊的外观
本该隐秘的交合处却因为底裤后面被拨开隐隐约约可见一斑

淫靡又清晰的水渍声音有节奏地在耳边放大
羞得金钟云根本就不敢抬头去看

他上半身本来已经瘫软下去,身后的一只手却放过他的腿直接去捏他的脖颈,金钟云立刻就被强行挺直背
“看镜头”

“唔…”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的交合已经让他脸色涨红,可金钟云仍然坚持不肯吭声
“这让哥前女友看见会怎么想啊?”

那声音恼人地说些骚话,却像催情剂一样叫荧幕中人呜呜告饶
“…别说了”

“怎么?害羞?”
他还在继续逗金钟云
“害羞还穿裙子”
那手指偏偏就拨了下内裤边缘,抽打在他敏感的会阴处,金钟云没忍住,一声呻吟就跑出来
“啊…”

始作俑者附近他耳后,在亲吻中轻声骂了一句
“骚死了…”

 

曺圭贤终于肯点了暂停播放
回头看见金钟云的脸早已变成了熟透的蜜桃,还不忘戏弄他
“哥怎么这么会勾引男人啊?”

好像视频的另位男主角不是自己一样

 

 

可从一开始金钟云就没法阻止自己,因为他几乎与视频中的姿势一样被固定在单人沙发上

他白花花的腿同样几乎被扯得大开,套着勾勒出线条的及膝丝袜
而此刻他却连反驳自己都做不到
“唔…”
全因为填满他口腔的自己的两根手指

“知道为什么给哥看这个吗?”
曺圭贤此刻的似笑非笑着实有些阴冷

金钟云摇了摇头

“那就慢慢想,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曺圭贤笑眯眯将手指抽出来,金钟云这才喘过一口气
“…咳…他妈的想什么?”

“啧,又说脏话”
他立刻手指摩挲至那人唇边,再次滑了进去

“唔…”
金钟云骂人归骂人,可分明吸吮得熟练,他直勾勾盯着曺圭贤,两根手指就这样缓慢地进进出出

“骚死了”
曺圭贤又暗骂一句

他另一只手紧接着就摸下去握住那人的下体
这叫沙发上的人敏感极地一抖
“想想今天犯了什么错吧”

 

曺圭的手指没停止抽插,另一只手却已经开始套弄金钟云的性器
他的呻吟明显涨了声调,却因为手指的阻碍囫囵不清

于是对方又拔出来
“啊…圭…”
那声音终于又变得透亮,正如嘴角的晶莹亮渍

“怎么?”曺圭贤轻笑一声
“这有什么舒服的?”他故意这样问
“自己在家玩不也一样”

可说着他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这叫金钟云的喘息愈加强烈
“…不一样…”

“哪不一样?”

“…咕噜的手舒服”
他脸上逐渐浮现出淫靡的表情叫曺圭贤轻笑一声

可他根本就没打算让那人轻易射出来,每每他的呻吟声一大他就松开手,几个来回金钟云就开始告饶
“求你…让我射…”

“哥知道哪错了?”

“不知道…”
他身子一抖,大腿肌肉又开始绷紧

 

 

往往腿被迫分得大开很容易叫人产生被征服的心理快感,曺圭贤喜欢征服别人,也深知对方喜欢这种被支配的兴奋
正如他们从谈了恋爱上了床开始,他就曾在那人耳边立下过的警告

“从此没有我的允许哥不能擅自满足”

他是极享受在人前气势很足的金钟云在自己面前顺从的模样

如今那人被征服了七七八八,常常挂着销魂至极的表情求自己上他,这种媚态甚至已经沾染到现实里他的日常模样

正如现在他被自己再次玩开了
金钟云脸色微红,眼神早已不知迷离向何处
“圭…操我…”

 

 

“想要我怎么做?”
曺圭贤笑着问

“插进来…”
他颤抖着回答

“要详细些才能听懂”

“…圭插进来吧…我好想要”
那人已经被自己折腾到了告饶与哭闹的临界线

“可是哥还是不知道哪错了”
曺圭贤冷笑起来

看来自己不提示他就真的不自知

今天他连工作都没结束,不过是休息间隙瞥了眼手机
他可是一早就订阅了自家这位bubble king
结果晚上收到的消息叫自己头脑嗡地一响

金钟云发了张加了狗狗滤镜的自拍
紧接着还要配上一句汪

当下曺圭贤就黑了脸,全因为这事要追溯到三天前他们做爱时,他打趣那人的新发型

做爱啊,如此私密的事
他笑着摸那人的卷发说这哪像猫,明明就像只狗狗
还不是他自家养的博美那种小可爱
而是卷毛泰迪犬,你懂的

转眼他居然会把这种话对外人说?

还他妈配上自拍卖萌

 

曺圭贤越想越气,可转念一想又解开那人的束缚

“别闹了…求你”
金钟云面对着自己已经发颤很久,声音已经全然不同往日低沉的声线

他笑眯眯往床边一坐
“自己来舔硬它”

那人耐不过被折腾得欲火焚身,只得翻下身趴到他面前
他含住时倒是熟练得很,不过是包住牙齿慢慢吸吮吞吐
很快那性器就挺立起来,金钟云便吐出它,单抹了嘴角站起来

他后面一定已经湿得一塌糊涂
因为金钟云轻车熟路地坐上去开始一点点找对位置
又费力地独自往下坐,直到褶皱缓缓撑开,后穴逐渐被填满
曺圭贤亲眼看着对方这才终于露出暂时满足的表情

 

 

多年来他们在舞台上不乏顶胯这样性暗示极强的舞蹈,可金钟云近年来愈加不由自主将它演变成乘骑时的抖腰扭胯
全得益于他们用的最多的上位姿势

熬过最初羞涩的短暂时期,金钟云开始喜欢坐上来,用蜜穴夹紧他
如今他被自己开发的床上淫荡至极的天性解放,只要兴奋起来就会完全像变了个人一样

正如刚刚不就是还在可怜巴巴地求自己,转眼就变成现在这样含着手指,用淫靡至极的表情问他
“圭…喜欢操我吗”

“哥猜猜”
他偏还要逗趣

他又扯出一个忘情销魂的笑
“…我猜咕噜离不开我”

“…那当然”
这话叫曺圭贤倒吸一口气,在勾引这方面,那人可着实有些能耐

 

 

金钟云往往这时候就会自己调整角度,让自己挤在他甬道里的龟头倾斜几分再动

曺圭贤被他夹得不知暗骂了多少次,那人再往后就因为被持续顶到前列腺,身体完全被欲望支配,什么羞耻的话都说得出来
他便终于找到时机得以进入正题

“哥今天在bubble里乱发什么呢?自拍?”

金钟云才顾不得什么脸面了
“啊…不是咕噜说我新发型像狗狗吗…啊…”

“…那就说给外人听?”

“是也想被看见的人上?”
曺圭贤的醋意又涌上来

“唔…啊…才不是”

曺圭贤便用指尖捏住他的乳头
“那哥好好道个歉吧”

“…对不起…”
那人因为上下同时被刺激而往后仰,而越后仰他却越被捏紧了赤色的两点而不得不叫得愈加浪荡

“是谁的狗狗?”
曺圭贤铁了心非引导他说出那句话不可
“唔…”
可他只是腰扭得忘情,嘴上竟然不肯松口,这叫曺圭贤再次冷笑起来用力一顶

那人几乎已经就是在哭泣的程度,这下终于带着甜腻又发颤的叫床声遂了他的心意

“唔…是圭的狗狗…是咕噜一个人的狗狗…”

 

 

真乖

曺圭贤终于满意地叹了口气

可这句安抚他没说出口,只是往前拽了一把那人的手臂将他扯进自己怀里
金钟云早就眼神失焦,一软就瘫在自己肩头
他便在那人耳边一字一句地告知

“记住没有我的允许哥是不可以满足的”

“而且哥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狗狗”

“啊…”
那人快叫不出声音,只能嗯啊呜咽着用最后的呻吟来回应自己

 

 

金钟云终于肯听话了

曺圭贤便收起那些把戏心无旁贷去操他

可是他没想到在自己濒临释放的前一秒,那人突然挺起身子,收起了快叫得干哑的呻吟,用湿润又红透了眼睛盯着自己
明明一副无辜透顶的样子,却说出这样的话

“…那你可要好好对我…不然狗狗也会换主人的…”

 

眼看着天都快亮了,他们早就不知道做了多久
金钟云竟然又能把自己气个半死

这人分明既不是猫也不是狗,就是那种拿捏得你根本没辙的妖精

又妖又茶

阿西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