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圭云】我有一个喜欢的前辈——后续

Work Text:

被这人压在梳妆台上按着肏弄,是金钟云从来都不敢想也想不到的场景,然而就这么发生了。

粗大的性器将本不应该用来性爱的后穴插得满满当当,这个人前爱撒娇的忙内掐着他的腰用力顶弄着,硕大的龟头便一下又一下地碾压过那让他快感迭起的腺体,惹得他更加绷紧神经,后穴用力绞紧那根让他浪荡不已的东西。
后辈们喜欢的敬佩的前辈在待机室里面疯狂做爱,出格得不能再出格了,他本来只是来探班的呀——金钟云被肏得迷迷糊糊地想着,却还是忍不住更加兴奋起来,叫得越发淫荡。

“圭贤呐,快点……啊哈,啊啊,要…还要……”低哑的声音混合着一丝哭腔,勾得曺圭贤神志不清,俯下身在哥哥那白嫩的脖颈处狠狠咬下一口,才满意地舔舔嘴唇,下身的动作缓慢下来。
“哥就是这样来探班的吗?”
“呜呜……不要顶那里……”
“嗯?不是来探望我,而是忍不住来吃这根东西的吧,对不对?”
“不……不要说这种话……你个混蛋……”
“哎一古我的哥哥,怎么这么爱说谎呢。”
曺圭贤乐此不疲地逗着他,荤话不断说出口,“哥明明这么喜欢,要说出来才行呀。”肏弄的动作停下,他就这样埋在人体内也不动作,等着身下的人发骚。

金钟云哭得眼角通红,嘴唇也被咬得艳红艳红的,身后那崽子停下动作导致快感一下子消失,弄得自己不上不下的,他恶狠狠地骂,“西八你爱要不要……啊!”
曺圭贤闻言狠狠冲撞一下,喘着粗气舔弄金钟云的耳垂,“不要骂脏话,哥要懂得怎么讨好弟弟。”
“这样我才会给哥想要的东西。”

金钟云脸红的滴血,扭起臀主动去蹭着身后人的腹部,将弟弟的阴茎吞得更深。
曺圭贤不为所动。
金钟云只好张口,说出几句让他羞耻得不行的话,肉穴都因着他的紧张而不断收缩。

曺圭贤见得逞了,低低地笑了出声。他爱死了金钟云这幅屈服于自己给予的性爱中的模样。天知道忙碌了那么久的行程,看到恋人哥哥来探班自己他有多么开心,直接把人拉到自己的休息室里就开始动手动脚。许久未见自己的哥哥也半推半就着,两人的衣服一件件脱落,就这么在休息室里交合起来。
他爱怜地吻着哥哥的脸侧,下身抽插的动作更加用力,一只手握住哥哥的性器上下撸动起来。
“钟云哥,我好想你……”

“嗯啊……我……也想……咕噜了……”金钟云舒服得不行,被弟弟填满的感觉实在太好,可他还是想看着他,“我……想抱你……”

“好。”曺圭贤抽出身来,将被肏得瘫软的哥哥转过身让他攀附在自己身上,拉开哥哥的一条腿又重新顶弄了进去。金钟云环着曺圭贤的脖颈,凑上去要弟弟给他一个吻。曺圭贤顺着他,与他湿腻地唇舌交错,两人吻得啧啧作响。金钟云哼哼唧唧地把腿张得更开,乖乖地接纳着曺圭贤粗鲁的抽插。紫红的阴茎在哥哥的臀间进进出出,已经被射过一次的后穴依旧贪婪地吞吐着,穴口糊着一片白浊,将两人紧贴的下体粘得到处都是。

又一次高潮来临,金钟云痉挛着射出稀薄的精液,累得气喘吁吁地趴在曺圭贤身上。曺圭贤射完之后就这么插在他体内,躺在休息室的变形沙发上抱着他的哥哥不撒手,大手一下一下地揉弄着哥哥的臀肉。
“你节目什么时候开始录?”金钟云神志回笼,拍拍弟弟的胸问道。
将小手抓住包在手心,曺圭贤懒懒地开口,“还有一会呢,再休息一下。”
“对了,这次来的嘉宾是哥认识的人呢。”
“我认识的?谁?”
“那个后辈,很喜欢哥你的那个。”
“啊……他也来啦,这样的话等下要去见一下了呢。”
揉弄的动作一顿,曺圭贤不满地嘟起嘴,“哥去看他干什么,明明是来看我的嘛。”
“呀你小子还没看够吗,再说,要照顾一下后辈嘛。”金钟云哭笑不得,拍了一下曺圭贤的脸蛋。
“他不怀好意……”
“什么?”
曺圭贤不回答,却想起来那次在练习室里,他刚刚在哥哥里面射出来,缓了下神后突然注意到镜子里练习室的门开了一条缝,他赶紧把被肏得迷迷糊糊的哥哥用衣服包起来抱到里面的沙发上,安抚了几下哥哥,才整理好自己走出练习室看看是什么情况。
结果一个人也没有。
曺圭贤还是不放心,跑到监控室里查看,终于发现刚刚站在练习室门口的人——是那个据说和金钟云很亲的后辈。
他划拉一下进度条看了下时间,估计后半程的东西他都看完了,连金钟云高潮的模样也看到了。
想着想着,曺圭贤愤愤地拍了一下哥哥的屁股,金钟云被他这么一拍压到肚子,穴内的东西一下子又涌了出来,稀稀落落地流出穴口滴在皮质的沙发上。
“呀!你干什么!”金钟云骂了几句,还是直起身抽纸将自己弄干净,然后将纸都扔在曺圭贤身上,看到被自己和曺圭贤作弄得不堪直视的休息室,红着脸吼道:“你快去弄干净!”
曺圭贤只好起身整理起来。

等到弄干净那些痕迹,曺圭贤已经进入省力模式,枕在金钟云腿上闭目养神。金钟云倒是比他精神些,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刚刚的一场性爱让他释放了不少,脸蛋也是健康的红润。

四十分钟后,休息室的门被人敲了敲。
曺圭贤睁开眼,从金钟云腿上起来,整了整衣服,才开口让人进来,“请进。”

门被打开,走进来的人先九十度鞠躬问了声好,站直身体后曺圭贤才看清楚了——是那个后辈。
还没等他说什么,金钟云就站起来走过去拍拍人的肩膀,“哦你来啦,等下的节目好好录,加油哦。”说完还笑着对身边的曺圭贤说,“好好照顾一下后辈,这可是个好孩子。”
曺圭贤一阵气闷,却也只能在哥哥的眼神威胁下扯出一个笑容点点头。
后辈感谢了几句,看起来倒像是真诚不已,眼神也是清澈明亮的。
“啊,对了,我给你们拍张照吧。”金钟云说完就行动起来,走到沙发上弯下腰在自己的包包里翻找着什么东西。

今天金钟云穿的是浅蓝色牛仔裤。

也就意味着一旦有什么液体沾上的话裤子颜色会变深,而且会很明显。

而刚刚被曺圭贤内射进去的东西显然没有弄出来,被肏弄得神经酥麻的后穴也没有将精液流出的感觉传达到金钟云的大脑里。于是那丝丝浊液就这么随着金钟云的动作渐渐流出穴口,透过内裤那层薄薄的布料,沾湿了牛仔裤显出一小片深色痕迹。

后辈显然是注意到了,笑容僵在脸上,不知作何反应。

曺圭贤倒是转了转眼珠,趁着金钟云在纠结用哪个相机,缓缓走到后辈身后轻声开口,“看到了吧,那里都是我的东西。”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哦。”
“所以啊,不要肖想了,他是我的,从里到外都是。”

后辈捏紧了拳头,却也只能闭着嘴,什么也说不出口。

“ok,我们来拍胶卷的吧!”金钟云开心地拿着胶卷相机转过身,给三人来了张自拍——曺圭贤笑的得意,后辈笑的假意。

后辈很快就找了借口想要离开,曺圭贤假惺惺笑着将人送出门。然后在自己包内翻出一件外套,给金钟云仔仔细细地绑在腰间,遮住那团水迹。
“怎么了嘛?”金钟云疑惑地看着曺圭贤的动作,不明所以。
曺圭贤摸了摸鼻尖,开口解释道,“就,刚刚把哥肏得太厉害了。”
“连那个东西流出来了哥都不知道呢。”
金钟云简直不敢相信他听到了什么,小手往那一摸,触到那被浸得湿润滑腻的布料,他瞬间暴怒,狠狠往曺圭贤的屁股上踹了一脚,“呀西八%#^$&!臭崽子我下次再来看你我就不叫金钟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