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玫瑰深海(圭云)

Work Text:

金钟云穿了件玫瑰色西装外套仰面躺在沙发上

他抓了两下自己的碎发又侧过身,脖子上的月亮吊坠因为重力啪嗒就砸在花纹座垫上,原本藏在米色条纹衫里的胸前皮肤也从褶皱里跳出来

分明是跟之前一样的场景,他没刻意想什么

周遭却变成轻飘飘的不实感

 

嘴里苦得要命

燥热跟冰冷开始交替着袭来

他开始分不清自己在哪,又到底在干嘛

 

他甚至分不清面前的人到底是跟他对戏的男演员还是他

 

呼吸越来越轻,像腾飞进云雾又坠落进深海

可没有蓝,也没有冰凉的触感

分明是玫瑰色的海水,温热地没过自己胸口

 

他用仅有的听觉感知到那个声音

“你能描述现在的自己吗?”

 

描述?

他略一颔首

 

“轻飘飘的”

 

“迷乱的”

 

“…想做爱的”

 

“很好”

那声音对自己说

 

 

 

金钟云点燃一支烟躺在沙发上,还没来得及转向镜头的方向

猝不及防就被冰冷的一声叫停打断

 

他看见荧幕后面的人皱起眉头

“知道你在演什么吗”

 

沙发上的人坐起来,不解地看着对方

 

“很难看,完全刻板程式化”

 

“我需要的是性张力”

 

这话换来主演一声带点轻蔑的笑,他往后一靠,不爽地盯着刚才指点他的人

 

经纪人赶紧使了个眼色叫助理上去补妆,亦在导演的耳旁私语

“我家艺人脾气真是...您别见怪”

 

“无所谓”

那人轻笑一声“要么演出我想要的”

“要么别拍了”

 

他回头朝工作人员拍了拍手

“来休息一下”竟然就径直离开座位推门而去

 

剧组满场早已见怪不怪,金钟云如今早已是炙手可热的演员,这位导演又向来特立独行,他们共处的地界早就闪过不知多少次焦灼的针锋相对

 

金钟云吐出烟头,朝那背影冷笑一声

“神经病”

 

 

这戏是他主动接的,拍摄进程已经卡在沙发上的独角戏三天了

金钟云饰演了一个郁郁不得志的演员,在反复挣扎徘徊又迷失自我后窝在自家沙发上酗酒

这场戏就是他醉后在自己房间里独舞

 

这需要极强的迷幻感与性张力

 

金钟云是知道的,但他确实演不出

 

一部分原因是他活的太顺利了,出道即爆红

金钟云从来未体验过不得志的挫败感

他也只是照着自己学过的表演课,一板一眼地模仿着剧本里那个垂头丧气的年轻人

 

倒也是合格的水平,可这场戏剧张力极强的独角戏就没办法靠课本上的东西糊弄过去了

 

他合作的偏偏又是以偏执苛刻出名的曺圭贤

 

 

 

眼下金钟云不爽至极,还要被经纪人哄着要他上门去找总导演道歉

 

他极为不情愿地敲了敲那扇门

 

“请进”

 

那人在电脑前目不转睛头都没抬,似乎全然不知来客是谁,可金钟云正要打招呼,却听见他惯有的那副听着相当叫人看不惯的语气

“你来干嘛?”

 

想起经纪人的再三叮嘱,金钟云强忍下差点脱口而出的阴阳怪气

“…来道个歉,上午在片场确实不太尊重你”

 

那人轻笑一声,抬眸来看自己

“我倒不在意这个”

 

“但你…”

 

他站起来,让金钟云猝不及防,他的手直奔自己的喉结就来

金钟云吓了一跳就躲,骂声脱口而出

“曺圭贤你他妈有病啊”

 

对方就像没听见似的顺势捏住自己,金钟云只觉得后颈一震就被抵在沙发靠背上,整个人都被他的力道摔了进去

 

那人是出了名的面相清冷又浅薄,可眼下金钟云竟荒唐地生出一股被他吸引住的魔幻感

骂声戛然而止,两人就这样在尴尬又诡异的氛围里对视

 

 

 

没等金钟云再开口,那人冰冷的吻就附上来

 

从喉结而上,很快氤氲在自己皮肤上的冰凉触感就因为反复轻啄摩擦生出一股不存在的热

 

他能感受到他的手掌在自己后腰若即若离地摩挲,他不肯完全贴上来,可时而指尖真的触在西装下裸露的一丝皮肤上时

那热量开始在他修长的手指下接连爆炸

 

终于他肯将燃烧的情欲赏赐到自己唇边,却滑过它,放弃它,去耳垂附近琢磨

他的声音像一只飞鸟

“你来吻我”

 

他没思考,双手扶上曺圭贤的脖子,顺着本能以自己的薄唇仰头贴上去,请求施爱者再给自己一点刺激

可那人不给,他用行动叫人屈服,他非要金钟云来主动进攻

偏偏这场逢场作戏里没有新手,他不是任人摆布的角色,金钟云嘴角勾起一点笑,站起来去贴合他的身体,有意无意用自己小腹去蹭他

 

曺圭贤却笑了一声

一句话将他拉回现实

 

“这不是挺会演吗”

 

 

下午的片场气氛更加压抑,金钟云心头萦绕起一片被愚弄的愤怒

沙发上的片段当日又拍了二十条有余,可那人从来没说一次满意

 

房间里鸦雀无声

曺圭贤突然就打破了沉默

“做爱不会吗?”

 

这话叫人一愣,随即就叫金钟云有被羞辱的怪异

这他妈又不是情色电影

 

金钟云不是愣头青,他其实知道专业上那人想要的性张力,但当着众人如此露骨的表达和刚刚私下不愉快的插曲始终叫他撂不下脸面

他自己也很郁闷,这对演员来说是相当不敬业的表现

 

但他就是不爽

 

曺圭贤轻易就看穿他的想法,有些无奈地回头对副导演坦白

“这几天就休息吧,他状态不行”

 

金钟云以为接下来又是一场尴尬至极的对峙,却见那人又回过头来直勾勾盯着自己

 

“你”

“跟我来”

 

 

他可没想到那人真就特立独行到甩下片场的剧组不顾,带着他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

“怎么?又接吻吗?”

金钟云阴阳怪气地揶揄他

可那人丝毫没恼,指着角落里跟工作室有些违和的酒柜

“喝什么?”

 

曺圭贤还是个出了名的酒鬼,他也知道

他也非常清楚那人敬业地在给自己找状态

 

金钟云虽看不惯他,却也不愿意真正亵渎表演,几天来低迷的状态也叫自己焦躁懊恼

他最终开了一瓶蓝宝石金酒

 

眼看着曺圭贤加了柠檬汁和苏打水,他那双手上没有任何装饰,不像自己无论私下还是镜头前总是戴着零零碎碎各种首饰

 

可他的手确实很好看

 

直到那颗方糖滚进杯底,他才注意到那人也在看他

 

他骨感又修长的手就这样端着其中一杯递给自己

 

“首先需要你放松”

 

 

金钟云略一举杯权当致敬,他对那人的专业水准还是欣赏的,不然也不会接这戏

但曺圭贤在业内的私人评价确实是两个极端,他偏执且清高,总是刻薄尖锐的语言和剑走偏锋的指导叫很多演员难以接受

 

他在心里笑笑,就像上午的接吻,天知道他又对多少人做过

有没有被人骂过或是掌掴呢

 

他点燃一支烟,转念脱口而出

“接下来换谈心时刻吗”

 

“你当初为什么做演员?”

没想到那人会问出这一句,金钟云愣了愣

他确实被问住了

 

为何做演员吗?

他略一思索只吐出略显防备的回答

“…就是喜欢”

 

那人一笑,转而问题却更叫人猝不及防

“你最后一次做爱是什么时候?”

 

金钟云看着他

“上周”

真是一个敢问,一个敢答

 

“女人还是?”

 

“男人”

 

“我说”

金钟云放下酒杯,笑眯眯地看着那人

“别搞这么多拐弯抹角”

 

“你不就是想上我吗”

 

潜规则他见得多了,他自己可没有清高到排斥的地步,这么多年演艺圈的染缸不是洗涤得叫人利欲熏心就是私生活糜烂,金钟云虽然不是对谁都轻易敞开防线的角色,但也早就不是傻白甜了

 

平心而论

至少曺圭贤这样的人,他还是愿意的

 

 

他没想到那人既不承认也不辩驳,只是又去倒了杯酒,接着向自己提问

“喜欢什么颜色?”

 

金钟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被那人彻底勾起好奇心

“很多,最近喜欢暗色”

 

“喜欢咖啡因吗?”

 

“那可太爱了”

 

可很快他的耐心又在爱吃什么不爱什么,山还是海,想去哪旅行这样密集又看起来毫无意义的问题下耗尽

他瞄了眼窗外的阳光正好和茂盛的绿植

“...莫不如去外面转转?”

 

“最后的问题”

那人一笑

 

“你为什么讨厌自己?”

 

金钟云愣了,他要干嘛?

 

到底还是名利场摸爬过多年的人,他随即笑起来,将问题不动声色推诿过去

“你哪看出我讨厌自己了?”

 

出人意料的,曺圭贤竟然放过了这个话题,他笑着指着窗外

 

“那不是阳光,是深海,你想去看看吗?”

 

 

直到走进外面的小花园,亲眼看见主人打理得很好的绿植深簇,金钟云也没明白那人口中的深海是什么玩意儿

下午日头正盛,晒得他睁不开眼,这会功夫电话已经被经纪人打爆了,金钟云发去一条别打扰自己的语音,转头去问曺圭贤

“你说的深海是什么?”

 

那人望着大片的玫瑰丛出神

“一种状态吧,你可以理解为热爱自己”

 

金钟云皱起眉头,这人到底在说什么?

 

“我想让你体验坠落“

 

“要看你喜欢哪一种“

 

他回头只见得那人温柔的笑

此刻却叫他既费解,又夹杂着一丝莫名的担忧

 

这人真的很奇怪

 

 

一直到夜幕降临他都是没懂的,他以为那人单独带他出来无非就是喝酒或是做爱,却没曾想他递过来的是更夸张的玩意儿

他倒是也不陌生,身处漩涡中心,周围太多人都沾染它

 

“一次不会成瘾,也全凭你自愿”

 

他们回到了无人的片场,剧组被那人差遣散了,只有曺圭贤单独站在那,像一株孤独的植物

 

灯光打成放射状的暗红色,投在中央就像片不切实际的水面幻影

金钟云吸的第一口只觉得跟烟没什么区别,可紧接着让舌根发麻的苦涩就浮上来,他的神经很快就放松下来,如浮云飘忽的不实感与逐渐兴奋的神经中枢开始主导自己的身体

 

紧接着就是眼前的忽明忽暗与从背后侵袭而上的潮热,他不舒服地去扯自己的领口

也顾不得那么多,他仰面倒在白日里拍摄的沙发上

 

他开始体会到曺圭贤说的坠落感

 

一开始只是热,现在变成冷热交替的微妙,他又抱起手臂揽住自己

 

那人的声音就这样出现了

 

“你能描述现在的自己吗?”

 

 

描述吗

飘飘欲仙,冷热交替,想要做爱

 

“如果你还能站起来的话,跳舞吧”

 

跳舞?

 

金钟云的身子从沙发上滑落,侧脸触及冰凉的地板,可又奇迹般站起来

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跳舞,他听到那人哼唱的音乐

 

 

You keep dreaming and dark scheming

Yeah, you do

You're a poison and I know that is the truth

You're so plastic and that's tragic

 

 

他只凭仅存的意识舒展身体,又在旋转中蜷缩迷离

空气里只有梦幻,灯光旖旎,只有他轻柔的嗓音

 

他已经分不清现实与幻想

 

他感觉到温热的肌肤相触

是旋转又绽放,绽放又碎裂的玫瑰

 

他说你在深海,周遭就变成海水

高于体温的玫瑰色海水卷着他的灵魂从头顶倾泻而下,又从脚下席卷而上

 

他将自我击碎又将它缝补

 

他说你在跳舞,他们就在跳舞

他身上有淡淡的酒气

 

他拥抱着自己坠落

 

坠落

坠落

 

坠落进玫瑰深海

 

 

最终是几声再平常不过的鸟鸣将他吵醒

金钟云醒来,阳光洒在床上,看起来也是个再平常不过的清晨

 

他太阳穴有些发胀,伸手去摸手机,这才意识到昨晚自己断片了

 

他环顾四周,是在自己的酒店房间没错

喉咙干痒又发紧,胃里还反着酸

昨天不是...

那人带自己吸了点东西

可他的记忆停留在回到片场后那人引自己入戏,是那场稀里糊涂的独舞,再往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金钟云找回片场时,那人依旧在自己的工作间鼓捣剪辑

他还是那样没什么温度的说了声请进

尽管自己已经站在他身后了

 

 

金钟云极为震惊地看着屏幕里的自己,那套熟悉的衣服,那场他记忆里的独舞

“你昨天拍下来了?!”

 

曺圭贤却平静地点点头

“很漂亮”

语气平淡地好像在夸他的项链一样平常

 

“你他妈疯了?”

接这戏之前经纪人就提醒过自己曺圭贤是个疯子,眼下他可真是叫人大开眼界

 

那人只是笑笑

“你放心,昨天的事没人知道,剪辑后也看不出端倪”

 

他将那段半成品播放出来

金钟云震惊地看见完全是另一副面孔的自己,他向身后仰去的肢体美感,他的脸部特写

此刻他确实被那张将迷离演绎到淋漓尽致自己的脸不可置疑地说服了

 

直到进度条拖尽,金钟云沉默了

 

确实很美

美得离谱

 

 

他甚至预感到成片出来必然是刷新自己演艺水平新高的程度

 

如今金钟云早已不担忧票房与金钱上的收入,他急于摆脱自己演技刻板的标签,而这部电影的这场独角戏的确是他目前最好的机会

 

“你确定这事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吗?”

 

这问题换来对方的一声轻笑

“何必呢,你我都会身陷囹圄“

 

于是他犹豫片刻,真的就在略显担忧的虚荣之心与被自己表现出的所谓性张力的震慑里点头默许

 

亦是一场胆大的赌

 

 

后面已经不多的戏份很快就拍摄结束,首映仪式比自己预期得还要快

金钟云被邀请去的时候是忐忑的,天气晴得很,就像他在那人工作室喝酒的那日午后

他心不在焉,满脑子装的都是那场充满不确定性的独舞

 

直到熟悉的旋律出来,金钟云才挺直了背

原来是那首歌,当时曺圭贤哼唱的那首,他用作了背景音乐

 

电影里的人他甚至完全可以当作陌生人来看

那人穿着试镜失败的玫瑰色西装倒在自家沙发上,醉酒后是常见拍摄手法,模糊的第一视角

 

可那段性张力极强的舞一出来,金钟云的回忆突然就被唤醒了

 

曺圭贤将它剪辑成了想象力极强又梦幻的画面

他在独舞,随之而来的是幻想出大的,与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相拥而舞

 

金钟云觉得这镜头有种怪异的熟悉感

 

他意识到它既不是特效也不是替身

 

那双手

 

尽管那副身体从头至尾没有露脸

他依然凭借那双手认出那个人

 

是曺圭贤

 

 

他紧盯着荧幕,生怕接下来跳出什么叫自己难堪的危险画面

可是没有,全程梦幻又唯美至极

 

他的脸部特写,因醉酒微微脱妆又泛红的眼

他的锁骨线条,凌乱的衬衫领口

西装外套滑下来堆积在他手肘的凹陷

 

他美得正如那日自己飘忽的真实感受

诱惑,迷乱,温热,性感

 

正如那段贴合至极的旋律

 

I feel like I'm drowning

我觉得我将溺亡

 

Aah, drowning

溺亡

 

You're holding me down and

你正抱着我

 

Holding me down

一直抱着我

 

You're killing me slow

你正缓慢置我于死地

 

So slow, oh-no

如此缓慢,不

 

I feel like I'm drowning

我将溺亡

 

 

首映礼曺圭贤没来,金钟云结束观影的第一件事就是驱车赶往那人的工作室

 

尽管曺圭贤本人不露脸的出镜就算被观众解读出来也没什么不妥,他还是要搞清楚为什么会有那人与他共舞的片段

那晚真实的拍摄过程又到底是怎样

 

可推开门,阳光依旧透过外面的绿色缝隙洒进来,那人却不在

金钟云将电话拨过去

“你在哪?我在你工作室,门没锁?”

 

那声音一愣,语气有些冷淡

“出来买酒,你怎么来了?”

 

“我有事问你,当面说”

他挂断电话,转头看向那人的台式机,它开着,却没有锁屏密码

 

金钟云坐在那等了很久,依然没见着曺圭贤的影子

电影拍摄完毕他们确实私下几乎就没联系过

那人对自己恢复了有点冷冰冰的距离感

 

他是不爽的

毕竟某些共同经历在他看来拉近了二人的距离,也叫他的确产生些许悸动

 

可叫他怎么做?主动撩拨那人?

 

金钟云冷笑一声

他费尽周章用尽手段拉自己入戏还亲自出镜

难道曺圭贤在乎的真的就只有自己那部作品吗

 

 

又等了很久他也没回来,金钟云变得烦躁

他故意晾着自己?

 

他不爽地去翻他的电脑,打算自己寻找答案

 

桌面上文件繁多却整洁,他轻易就找到这部电影的文件夹,点开就看到底部躺着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竟然长达120分钟的视频文件

 

金钟云惊讶地点开它

果然是自己要找的东西

 

他看见自己仰在沙发上,那人还拍了自己略显淫靡的面部特写

他从沙发上滑下去,他站起来跳舞

这些他都知道,他开始倍速播放

 

那人果然审美高级又专业过硬,连只有他单独的拍摄部分都很漂亮,氛围感与近距离特写,背景虚化与灯光调节,看得他叹为观止

 

然后曺圭贤突然出现在镜头里

 

金钟云立刻切回常速,略显紧张地盯着屏幕

 

原来他留在原地三部摄影机,这视频亦是已经后期简单粗暴地拼接又同屏处理过的

 

他看见他果然上前去搂自己

他们开始一起跳舞

 

 

金钟云开始觉得脸上发烧,只因为他们相拥着释放的火花过于强烈

他简直觉得心跳都要停了,因为他看见自己竟然主动去吻那人

 

疯了

自己的手从曺圭贤的胸前摸上去,分明是带着欲望的爱抚,从肩头绕到他颈后

他比自己高一点,自己的手就压低那人的头来迎接自己的吻

 

他分明看见曺圭贤低下头之前那个直视过镜头的眼神

 

他要疯了

金钟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从没见过自己这样大胆、毫不顾忌、完全散发出性魅力的模样

因为实际上他确实讨厌这样的自己,也羞于在镜头前表达

 

拥吻叫人脸红心跳又尴尬至极,金钟云只能强迫自己看下去

 

可接下来的事开始完全超过他的认知范围

 

 

他们在镜头前做爱了

 

原来那双微微脱妆又泛红的眼睛是那人拥着他,他背对着沙发向后仰去,却刚刚好倒着进入镜头

他也刚刚好进入自己的身体

 

他裸露的锁骨线条是恰好被曺圭贤扯过衬衫领口

外套堆在他手肘的凹陷,电影里看不见的是西装裤一样已经褪到大腿根部

 

他当真要疯了

 

那场独舞的后半段,没有丝毫直观的情色场面,却几乎每一个都用他们真实的做爱镜头剪辑过

 

金钟云羞愤地直接关掉了视频,这才发现这场荒诞戏的另一位主角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

 

 

那疯子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看着自己

 

“现在你还讨厌自己吗?”

 

“即便是你觉得不光彩的性,也可以这么美”

 

 

金钟云感觉到自己多年来强筑起的外壳因为那场戏逐渐融解,又因为他如今掷地有声的询问摇摇欲坠

他不知作何回应,沉默开始在阳光洒进的深海里发酵

 

 

他沉默了很久

“…你又是怎么看出我厌恶自己的性魅力”

 

“从你演不出那场独角戏开始”

那人轻笑一声

 

“它需要的不过就是热爱自己,热爱做爱”

 

“那些不入流的演员,我是指刻苦钻研过演技却仍然没办法提升的演员

有人懂了有人仍然不懂,他们穷极一生都在寻找的不过就是如何将性化做无形在镜头前能恰好地发散出来

让观众爱上他”

 

“少一分呆板,多一分则油腻”

 

“所幸你有,只是曾经厌恶这种表达”

 

曺圭贤笑眯眯向自己伸出那只漂亮的、在镜头里出现过的手

 

“如今爱上自己了吗?”

 

 

阳光正好,窗外从来不是有形的植被

是那人为自己亲手打造的一片汪洋

 

他将自己溺亡,又让自己重生

他与自己共同坠落进玫瑰色的深海

 

 

后来那部戏的确是叫好不叫座

这倒是两人都预想过的

 

所幸金钟云因为那段独角戏被重新定义了演艺生涯

曺圭贤也拍出了他想要的荒诞与现实激烈碰撞的产物

 

不过更耐人寻味的是这位出道十几年火得一塌糊涂的男演员在这部电影公映后突然选择公布恋情

而他的男朋友正是那位挑剔又苛刻的导演曺圭贤

 

 

“遇到他之后,如今你怎样描述自己呢?”

 

“性感的,热爱演戏的,被人爱着的”

 

 

“作为导演,你又怎样评价金钟云呢?”

 

“性感的,有生命力的,我爱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