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like that

Work Text:

【憂國的莫里亞蒂】like that(帕特森->邦德<-莫蘭)

 

註:
帕特森= 派特森= Zack Paterson = Zach Patterson
詹姆斯.邦德= 詹姆斯.龐德=James Bond
艾琳.亞德勒=Irene Adler
莫蘭=Sebastian Moran
阿爾伯特 = 艾伯特.詹姆斯.莫里亞蒂= Albert James Moriarty
弗雷德.波洛克=Fred Porlock

 

歌:Bea Miller 詞:Leah Jaqueline Cooney, Daniel James Pringle, Rogers Jarrad, Beatrice Miller

Can see it from the way you looking at me
You don't think I'm worth your time
Don't care about the person that I might be
Offended that I walk the line

So what if I'm not
So what if I'm not everything you wanted me to be?
So what if I am
So what if I am more than you can see?

When you treat me like that, when you treat me like that
It's pushin' me harder, it's pushin' me harder
When you breakin' my back, when you breakin' my back
I only get stronger, I only get stronger
I should've walked away one year ago
When you said I wouldn't make it out alive
When you treat me like that, when you treat me like that
I only get stronger, I only get stronger
When you treat me like that

 

邦德走進酒吧的時候, 帕特森眼鏡後黑暗深邃的眼神一瞬間閃爍起來,然而一秒過後隨即變得暗淡———他看到站在邦德背後,那個高大輕浮的黑髮男人。

自從攜手解決開膛手傑克的冤獄事件後,邦德便成為了莫里亞蒂家跟蘇格蘭場內應帕特森的橋樑。定期的酒吧相聚,除了交換情報,也漸漸多了關於生活的交流。帕特森抱怨警員們總是愚蠢與自私,邦德則抱怨來自莫里亞蒂兄弟各種無理又困難的任務。

在邦德的怨言中,經常出現的一個人物,便是莫蘭。

而這號人物,現在正雙手插袋、從容地跟著邦德走進酒吧,坐到他身旁另一端。

「剛剛跟莫蘭君在附近偵查,他說也想小酌一下,我便把他也帶來了,反正我們討論的情報也沒有什麼不能被莫蘭君知道吧。」

此話不假,作為MI6情報員之一的莫蘭上校,確實有得知莫里亞蒂所有情報的權利。可是,帕特森還以為,邦德曾經對他說的所有話,都是獨一無二的,是屬於他倆的小秘密。原來一切不過是帕特森一廂情願,邦德並未把他當成分享秘密的夥伴。

「來一杯"帕特森"。」

甫坐下來,邦德便向調酒師點了親自命名的雞尾酒"帕特森"。當豐滿嘴唇貼上酒杯邊緣再抽離,吞下一口"帕特森",邦德那雙美麗的眼睛都會微微眯起,口中吐出一聲嘆息,讚嘆苦澀的美酒。那是帕德森暗地裏的驕傲,邦德以他命名最愛的飲料,象徵了邦德對他的認同,也代表著帕特森在邦德人生中佔據了一個位置。

「"帕特森"是什麼酒?」莫蘭一臉好奇的問,然後壞壞笑道:「這個名字,聽起來可不怎麼好喝!」

「名字一點都不重要啦,莫蘭君,你一定要試試我的獨門配方!」邦德不理莫蘭反對,直接給他點了一杯"帕特森"。

邦德毫不在乎的態度叫帕特森火大。帕特森盯著眼前一頭亮麗金短髮的俊美男子,眼睛下的淚痣誘惑非常,他曾經自信地告訴帕特森,他能偷走任何東西。那時候,帕特森甚至完全沒察覺邦德的女性身份;在阿爾伯特告之真相時,他驚訝得幾乎要把眼鏡摔掉。作為蘇格蘭場刑事偵緝處最有前途的年輕探長,一雙擅於觀察、能破解無數犯人謊話的眼睛,竟然沒有識破邦德的喬裝。

而且在帕特森發現以前,邦德已偷走了一顆心,把它放在手上肆意玩弄。

不管對男人還是女人,帕特森都不會認輸,像是調查案件一樣,重要的只有最終結果。他掩飾了胸膛中所有憤怒,只是一貫認真冷靜而面無表情的托托眼鏡,「給我一杯"帕特森"。」

他第一次親口說出這杯酒的名字。

 

As far as I can tell, it's kinda crazy
That you even care at all
Convincing everybody you can save me
But you're the one who made me fall

So what if I'm not
So what if I'm not everything you wanted me to be?
So what if I am
So what if I am more than you can see?

When you treat me like that, when you treat me like that
It's pushin' me harder, it's pushin' me harder
When you breakin' my back, when you breakin' my back
I only get stronger, I only get stronger
I should've walked away one year ago
When you said I wouldn't make it out alive
When you treat me like that, when you treat me like that
I only get stronger, I only get stronger
When you treat me like that

 

「有女人用你的名字為酒命名的感覺如何?不,是男人!」莫蘭在酒保端上酒後調侃,即使在邦德的面前也完全不給面子,他就想看看那張故作鎮定的撲克臉何時到達極限。

誰知引來了帕特森狠狠反擊。

「這確實是你不可強求的經歷,聽說你無法與同為男性的邦德共用更衣室。」帕特森說罷嘴角含笑地呷一口雞尾酒,彷彿以嘲諷為杯中物調味。

當一眾夥伴均欣然接受邦德的同性身份,唯獨莫蘭依然在意。他曾經以為本質為女性的邦德遲早於毫不忌諱的男人圈待不下去,莫蘭賭她最多只能捱一年。

即使莫蘭被逼與邦德共處一室,玉帛相見的話,吃虧的也理應是女人一方。何況邦德更衣時,讓莫蘭看見的都是紮好的平胸。擁有自信身材的莫蘭,對於男人的裸體也絲毫不感興趣。

然而,得到一流保養的皙白肌膚、髮端之下不見喉結的脖頸、不問性別也公認性感誘人的鎖骨……即使平日的動作和打扮徹頭徹尾都是一名英俊紳士,邦德本來的女性特徵越是隱藏,莫蘭越是渴望弄清內裏底蘊,有時候甚至按捺不住去想像。

「莫蘭先生是對同性有興趣吧。」等到弗雷德有次無意地用他一貫誠懇的口吻對他開了一個玩笑,莫蘭才發現自己對邦德投放了過份的關注。

結果不到一年,竟然是莫蘭主動避開與邦德赤裸相對。

對於帕特森的揶揄,莫蘭咬牙切齒卻無從反駁。這種劍拔弩張的沉默絕對不是邦德心目中的小酌氣氛。再者,帕特森的消息來源正是邦德,由邦德出面替二人打圓場也很合理。「好了好了!不然的話,我把下一杯酒名為"莫蘭"便是!」

邦德一番好意,莫蘭卻認為這不就表示他是為了他爭風吃醋所以才向帕特森提出挑釁?!莫蘭承認每當邦德談及經常與帕特森上酒吧,他都會莫名火起。這次趁機前來看個究竟,酒保端到他面前的卻竟然是邦德以對方名字命名的雞尾酒。若不是邦德強調名字不重要,再好的酒莫蘭也難以下嚥。

作為獵艷高手,莫蘭從來不缺逢場作興的女人。邦德的態度卻不時惹莫蘭焦躁。邦德越是游刃有餘,莫蘭誓要他情陷於他的決心越大。

「隨便你們!我從來不用別的方法令女人難以忘懷!」莫蘭聳聳肩,刻意一臉不在乎。

「如果莫蘭要開始詳述他的情慾史,容我失陪。」

帕特森主動退出男人的無血戰爭,莫蘭求之不得,況且他最初想炫耀的對象也只有邦德。怎料邦德倒是興致勃勃。

「別走,帕特森君!男人之間不都圍繞這個話題嗎?」看其餘二人呆在當場,他更體貼地建議,「由我開始如何?」

結果邦德以男性的角度大方分享不少他的"經驗",莫蘭罕有地搭不上話來,同樣安靜的帕特森也只願記起當晚喝了很多酒。

 

Why you wanna see me bleed?
Why you wanna watch me fall apart?
Try to find the worst in me
But I won't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