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猫猫喝醉之后

Work Text:

都说天冷之后床上会长猫,曺圭贤觉得很有道理,最起码他的床上长猫了。他的猫每天天一黑就穿着毛绒绒的睡衣露出纤细的脚踝和幼嫩的脚乖乖趴在床上等他。只要他一进门,他的猫就会光着脚跑过来,抱着他的胳膊皱着鼻子撒娇:“圭呀,你今天回来的好晚哦!”
然后他就会把猫抱起来,抱到暖和和的大床上,一边揉猫的脚一边生气:“都说了多少次了哥,不要光脚在地上走,很凉的!”
他的猫就会吐着舌头用脚够曺圭贤,狡黠地讨饶:“哎一股~哥等得太着急了嘛~”
又结束了一天繁忙行程的曺圭贤站在门外就开始期待看到猫赤着脚跑过来的心急样子,虽然心疼猫总是不听话打赤脚,但是能在开门的一瞬间见到猫确实是一天里让他最高兴的时刻了,所以在等待了五秒钟之后没见到猫的曺圭贤拧起了眉毛。
钟云哥今天是没过来宿舍吗?曺圭贤关上门想,没道理啊,要是不过来的话钟云哥会提前说一声的。怎么回事?
没有第一时间见到猫的心情down了下去,让习惯眼观八方的曺圭贤没有留意到一旁的红酒瓶,他丢下钥匙往卧室走去,他想去看看猫今天到底在不在家。
一推开卧室门,好家伙暖气开得超足,他的猫支棱着两条大长腿坐在床边,听到开门的声音缓缓转动头看向他的方向。
曺圭贤松了一口气:“哥你不是在家的吗?你怎么……”你怎么没有过来抱抱我这几个字卡在了嗓子眼里,他的猫突然在床上滚了一圈之后冲他吃吃地笑。
“圭呀,我好像到发情期了~”
曺圭贤莫名其妙:“哥啊你又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你哪有什么发情期呀!”这哥,今天不知道又刷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我怎么没有发情期!”他的猫立起眼睛看他,眼睛圆瞪瞪的,水灵灵的,“我是猫呀!猫的发情期是很可怕的!”
“……哥你是喝酒了吗?”曺圭贤这才看到地上上的酒杯。
金钟云闻言皱着鼻子嘟嘴:“我就喝了一点点……先不说那个了,圭呀,我发情了呢~”
“好好好,你发情了。”曺圭贤把地上的酒杯捡起来寻思着先把他哥弄去洗个澡再给他哥煮点醒酒汤,都醉得不像样子了都。
他的猫垮下嘴角:“你是不是不信?我觉得你在敷衍我!”
“我哪有!”曺圭贤可不敢跟醉鬼抬杠。
“你分明就有!”他的猫生气极了,抓住曺圭贤的衣服就往床上带,“你摸摸我的肚子!是不是很烫!”
曺圭贤被骑到身下抬手摸了摸:“嗯,是有些烫的。”
“小猫咪发情肚子就是会很烫的!”他的猫低下头眼睛湿漉漉的,毛绒绒的睡衣松垮垮的搭在身上大半个肩膀滑了出来,“我发情了曺圭贤!”
曺圭贤盯着那半截又滑又白的肩膀眯起眼睛:“那小猫咪发情还有哪里很烫啊?”
他的猫歪着脑袋想了想,想是想到了什么勾着曺圭贤的手就往后面摸,额头抵着曺圭贤的额头又沙又哑的叫:“还有后面,说是后面也会很烫~”
真是要命……后面何止是很烫啊,后面都湿透了,才刚刚伸进去一根手指,他的猫就伸长了脖子叫着射了出来:“哈哈啊!”
猫半趴在曺圭贤身上双眼失焦,嘴里还在讲车轱辘话:“你看对吧,就是发情了,小猫咪发情就会一直想要,想要挨操,想要一直挨操,正着挨操反着挨操,要操到小猫咪发情期结束的。”声音又软又哑黏黏糊糊像是带着钩子。
曺圭贤被他撩的硬到不行,也不知道这哥是从哪里看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没关系,他很喜欢!今天咱们就来帮助发情期小猫咪解解馋,正面操完反面操!
“啊啊啊啊!”金钟云趴在床上被操得只会叫,“好爽,哈,好舒服啊啊啊啊!”
曺圭贤掐着金钟云的腰每一下都捣得又深又重,每一次插入都擦过前列腺,猫刚刚射过的性器又硬了起来。
“哈,哈,想射,想射了啊啊啊啊圭!”
曺圭贤一把堵住马眼在猫的脖子上乱啃:“先不忙射,小猫咪射太多对身体不好,先忍一忍。嘶,你里面好湿好紧,一直咬着我不松口,我们钟云猫咪发情起来可真是不得了。”
“不要啊圭,快松手哈,让我射!”金钟云拍着曺圭贤作乱的大手哭了出来。
曺圭贤俯下身把猫的眼泪舔掉:“我们钟云猫咪想射也不是不可以,哥在上面,只要不用手,哥想怎么射就怎么射。”金钟云平时不喜欢骑乘的姿势,今天倒是被曺圭贤玩了个爽。
骑在曺圭贤身上的猫腰又细又软,一开始还能咬着牙自己使力吞吐曺圭贤的性器,吃进去一点就爽得扬起脖子,但是没十几下之后就脱了力,双手支在曺圭贤的胸口眼泪婆娑:“圭呀,好累啊,小猫咪动不了了。”
“那小猫咪就乖乖骑着,我来动。”曺圭贤掐着猫的腰就开始抽插,猫的体重很轻,这样的姿势抽插起来一点也不费力,也更深了,猫支在曺圭贤身上的手开始发抖,细白的皮肤上爬满红潮,漂亮修长的脖子耷拉下去,无法吞咽的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滑。
“我的猫,我们钟云猫咪,爽吗?”曺圭贤坏心眼重重一顶。
他的猫呃了一声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流:“哈,哈!爽……哈好爽!”后面紧得几乎要把曺圭贤的性器挤出去。
曺圭贤知道他的猫快到了,握住他的猫的手,十指相扣,腰下的频率越发快了起来:“我的猫,现在可以射了哦。”
他的猫像一把漂亮的弓,反弓着腰射了出来,白浊喷到了曺圭贤的身上和自己身上。

都说天冷之后床上会长猫,曺圭贤觉得很有道理,最起码他的床上长猫了。他的猫每天天一黑就穿着毛绒绒的睡衣露出纤细的脚踝和幼嫩的脚乖乖趴在床上等他。只要他一进门,他的猫就会光着脚跑过来,抱着他的胳膊皱着鼻子撒娇:“圭呀,你今天回来的好晚哦!”
然后他就会把猫抱起来,抱到暖和和的大床上,一边揉猫的脚一边生气:“都说了多少次了哥,不要光脚在地上走,很凉的!”
他的猫就会吐着舌头用脚够曺圭贤,狡黠地讨饶:“哎一股~哥等得太着急了嘛~”
又结束了一天繁忙行程的曺圭贤站在门外就开始期待看到猫赤着脚跑过来的心急样子,虽然心疼猫总是不听话打赤脚,但是能在开门的一瞬间见到猫确实是一天里让他最高兴的时刻了,所以在等待了五秒钟之后没见到猫的曺圭贤拧起了眉毛。
钟云哥今天是没过来宿舍吗?曺圭贤关上门想,没道理啊,要是不过来的话钟云哥会提前说一声的。怎么回事?
没有第一时间见到猫的心情down了下去,让习惯眼观八方的曺圭贤没有留意到一旁的红酒瓶,他丢下钥匙往卧室走去,他想去看看猫今天到底在不在家。
一推开卧室门,好家伙暖气开得超足,他的猫支棱着两条大长腿坐在床边,听到开门的声音缓缓转动头看向他的方向。
曺圭贤松了一口气:“哥你不是在家的吗?你怎么……”你怎么没有过来抱抱我这几个字卡在了嗓子眼里,他的猫突然在床上滚了一圈之后冲他吃吃地笑。
“圭呀,我好像到发情期了~”
曺圭贤莫名其妙:“哥啊你又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你哪有什么发情期呀!”这哥,今天不知道又刷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我怎么没有发情期!”他的猫立起眼睛看他,眼睛圆瞪瞪的,水灵灵的,“我是猫呀!猫的发情期是很可怕的!”
“……哥你是喝酒了吗?”曺圭贤这才看到地上上的酒杯。
金钟云闻言皱着鼻子嘟嘴:“我就喝了一点点……先不说那个了,圭呀,我发情了呢~”
“好好好,你发情了。”曺圭贤把地上的酒杯捡起来寻思着先把他哥弄去洗个澡再给他哥煮点醒酒汤,都醉得不像样子了都。
他的猫垮下嘴角:“你是不是不信?我觉得你在敷衍我!”
“我哪有!”曺圭贤可不敢跟醉鬼抬杠。
“你分明就有!”他的猫生气极了,抓住曺圭贤的衣服就往床上带,“你摸摸我的肚子!是不是很烫!”
曺圭贤被骑到身下抬手摸了摸:“嗯,是有些烫的。”
“小猫咪发情肚子就是会很烫的!”他的猫低下头眼睛湿漉漉的,毛绒绒的睡衣松垮垮的搭在身上大半个肩膀滑了出来,“我发情了曺圭贤!”
曺圭贤盯着那半截又滑又白的肩膀眯起眼睛:“那小猫咪发情还有哪里很烫啊?”
他的猫歪着脑袋想了想,想是想到了什么勾着曺圭贤的手就往后面摸,额头抵着曺圭贤的额头又沙又哑的叫:“还有后面,说是后面也会很烫~”
真是要命……后面何止是很烫啊,后面都湿透了,才刚刚伸进去一根手指,他的猫就伸长了脖子叫着射了出来:“哈哈啊!”
猫半趴在曺圭贤身上双眼失焦,嘴里还在讲车轱辘话:“你看对吧,就是发情了,小猫咪发情就会一直想要,想要挨操,想要一直挨操,正着挨操反着挨操,要操到小猫咪发情期结束的。”声音又软又哑黏黏糊糊像是带着钩子。
曺圭贤被他撩的硬到不行,也不知道这哥是从哪里看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没关系,他很喜欢!今天咱们就来帮助发情期小猫咪解解馋,正面操完反面操!
“啊啊啊啊!”金钟云趴在床上被操得只会叫,“好爽,哈,好舒服啊啊啊啊!”
曺圭贤掐着金钟云的腰每一下都捣得又深又重,每一次插入都擦过前列腺,猫刚刚射过的性器又硬了起来。
“哈,哈,想射,想射了啊啊啊啊圭!”
曺圭贤一把堵住马眼在猫的脖子上乱啃:“先不忙射,小猫咪射太多对身体不好,先忍一忍。嘶,你里面好湿好紧,一直咬着我不松口,我们钟云猫咪发情起来可真是不得了。”
“不要啊圭,快松手哈,让我射!”金钟云拍着曺圭贤作乱的大手哭了出来。
曺圭贤俯下身把猫的眼泪舔掉:“我们钟云猫咪想射也不是不可以,哥在上面,只要不用手,哥想怎么射就怎么射。”金钟云平时不喜欢骑乘的姿势,今天倒是被曺圭贤玩了个爽。
骑在曺圭贤身上的猫腰又细又软,一开始还能咬着牙自己使力吞吐曺圭贤的性器,吃进去一点就爽得扬起脖子,但是没十几下之后就脱了力,双手支在曺圭贤的胸口眼泪婆娑:“圭呀,好累啊,小猫咪动不了了。”
“那小猫咪就乖乖骑着,我来动。”曺圭贤掐着猫的腰就开始抽插,猫的体重很轻,这样的姿势抽插起来一点也不费力,也更深了,猫支在曺圭贤身上的手开始发抖,细白的皮肤上爬满红潮,漂亮修长的脖子耷拉下去,无法吞咽的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滑。
“我的猫,我们钟云猫咪,爽吗?”曺圭贤坏心眼重重一顶。
他的猫呃了一声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流:“哈,哈!爽……哈好爽!”后面紧得几乎要把曺圭贤的性器挤出去。
曺圭贤知道他的猫快到了,握住他的猫的手,十指相扣,腰下的频率越发快了起来:“我的猫,现在可以射了哦。”
他的猫像一把漂亮的弓,反弓着腰射了出来,白浊喷到了曺圭贤的身上和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