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圭云)

Work Text:

他在宿命身后不停挥手
视死归如仇,毫无保留

叹世万物皆可盼,唯真爱最短暂
失去的永不复返,世守恒而今倍还

 

金钟云最近荒唐地总会做一个不着边际的梦
一列火车呼啸而过,直冲云外
他就在云之上看着它从自己身边擦过
海水倒流,山河逆转
他醒来就知道越不切实际的幻想才越能对冲心里的苦

如今他已经焦虑到惶惶不安的地步,个人发展不佳,陷入舆论之境,节食带来的暴躁与高度自我否定的绝望
是整夜望着天花板难以合眼,白日靠咖啡因与意志力强撑过漫长分针时针的夹角

那个声音沉稳至极向自己询问

“如果这样会掏空你的灵魂,你还是愿意吗?”

他依然觉得值得

那个人值得

“我愿意”

 

 

曺圭贤如今总是被人当作逆转命格的案例来被解读,不管他的生辰八字还是命理,怎么算都是短命,怎么看都好像会命殒2007年那场车祸,奇迹般的死里逃生就像是确有逆天之力

金钟云每每在网络上看过这样的言论都会苦涩地笑过
逆天吗?

…可能吗

如今曺圭贤要退伍了,他其实心里带着些欢喜,可那天见到他,满心的情绪酝酿又发酵,翻滚又纠缠,却只说出一句
“好久不见”

对方的眼眸是有些黯淡的,大概有失望在里面
但也只是回了自己“好久不见”
然后他们拥抱了

“哥…白发很漂亮”
他这样对自己说

“你喜欢吗?”
金钟云笑着问他

“喜欢”
曺圭贤的眼睛轻易又亮起来,分明有星光

 

 

他开始追自己了

十二年的旧情已经漫溢到界限边缘,从他回来的五月,他想把自己拉进爱情的世界

怎么说呢,金钟云也是难以压抑自己

或逗或撩拨,镜头前他那些暧昧的眼神与偷笑他又怎么看不到,曺圭贤比自己想象得要单纯,自己施展些小伎俩他就脸红心跳
一旦他讲些自己与某些女孩的事那人就根本藏不住黑脸

他近日觉得最滑稽的事就是镜头前mc问起自己是否还记得拍戏时认识的佐佐木希,金钟云立刻说起漂亮的场面话
他们很亲,她很漂亮,祝贺她结婚

她确实很漂亮
可他看回放时立刻就看见镜头切近,曺圭贤顶着一头已经褪色到看不出粉红的发翻了个白眼,嘴角快要垂耷地面上

金钟云心里是有暗爽的

 

 

眼下自己的状态真的很像一个渣男
撩完就跑,概不负责

有时曺圭贤会趁人不备将手悄悄摸进他的侧腰,他会敏感地躲开,却会用眼神暗示他还要

那崽会深吸一口气,复杂地看着自己
“真是搞不懂哥啊…”

他已经不吃晚饭很久了,但晚上私下他们会偶尔喝酒或是约些别的娱乐
直到两人约了打台球,这种更像是他们十年前的单纯少年活动如今却多了丝脸红心跳的暧昧

金钟云不擅长台球,一直以来都是
而曺圭贤几乎玩什么都不错,除了篮球

店是他选的,房间是他订的
一进去他就很清楚这人根本不是来打球的
又有谁会穿着本来一丝不苟的黑色衬衫却要领口开到锁骨下,罕见地喷了香水,只为了来玩?

不幸的是开球也没开散,金钟云的运气确实很差
几个回合都劣势的情形下又一杆将8号打进球袋

曺圭贤几乎碾压式赢了第一局,全程不足二十分钟

 

 

曺圭贤不是为了玩来的,可金钟云的水平真的太烂了
他无奈地放下球杆
“要不我来教哥吧”

他贴过来时金钟云就知道这人别有用心到处处计划周密
曺圭贤的骨架本来就比自己宽,他几乎能包裹住自己,那香味一凑近他就开始晃神
他的锁骨就在自己后颈,他的胸膛紧贴着自己的背
除了凹进去的腰窝还有间隙
金钟云意识到他的下体就在自己臀后这个事实之后
他开始心脏狂跳

他抵着自己调整角度时无法避免地弯下腰
金钟云很确定自己深吸了一口气

而那人立刻就注意到自己的反应,反而凑近自己耳边,又痒又热
“哥看起来很喜欢这个姿势”

不怪他多想,房间里灯光暗得要死,有音量很低的抒情曲
虽然他敏感的地方其实没有抵住自己
但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

自己的眼前轻易就闪过他如果就这样进来的话…

一点一点,他只能抓着案板边缘任由身后的施咒者带给自己赤露的愉悦

可最终金钟云推了他一把,很怂地溜了

 

 

自己的行为被他当成了推拉,那人的手段花样越来越多
他大概以为自己爱极了这样的暧昧和刺激感
更因为自己的不拒绝与默认,他愈加大胆

离开停车场的通道,他们刚跟粉丝道别
关上车门就得到他黏腻的吻,可也就吻了不过两三分钟,车已经开上地面
曺圭贤突然从背后将自己抵住,打开了车窗

外面的注视让他立刻慌了
那人却在外面看不见的耳后蛊惑
“跟她们打招呼”

可他的手却在自己胸前有目的摸索,甚至干脆就瞄准了令人羞于启齿的两点
“辛苦大家了…早点回家…吧”
金钟云慌了,他向外招手时差点连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
因为那人的手指精准地在他刚开口时对那里施加压力,心理上爆炸般的快感混合着轻挑揉搓的刺激电流
差一点就忘情地叫出来

曺圭贤关上窗户在自己背后偷笑

“她们会想象到哥打招呼的时正在被别人刺激得想叫床吗?”

 

金钟云分明脸颊还带着红晕,嘴上却不松口
“差不多得了,被发现怎么办?”

“怎么可能呢”
曺圭贤似笑非笑又压过来,将他搂在自己怀里

 

 

他变得愈加露骨,有次他们难得在宿舍喝了酒
曺圭贤明明没醉,偏偏就坐到他那一边,再次大胆地将金钟云揽在怀里

金钟云没反抗,这样的举动两人已经做的太多了
他们私下堪比热恋的情人,只是还没有发展到床上关系那一步
他也确实借着虚假的醉意企图拉金钟云下水

接吻实在太美妙了
还有什么比湿黏的渴望将人纠缠致死更浪漫吗?

他一遍一遍吻着自己,手又不安分地爬上来

好听极了的音色就在自己耳边求问

“想被我上吗”

金钟云是想的,可再一次推开了他

他看见曺圭贤眼里的不解与挫败感
“哥的推拉,很奇怪,所以…是真的不喜欢我吧?”

 

 

不,不是
金钟云该怎么回答他呢,三言两句根本说不清

于是那人叹息一口气,放下酒杯,不再直视自己
“…没关系,如果哥只喜欢这样暧昧着,我也可以做到止步于此”

可他分明看见曺圭贤皱起的眉头,失魂落魄如此惹人怜惜
他有一点心疼

金钟云叹了口气
他的难言之隐过于破碎,甚至漫长
甚至掏空了他全部的内心

如今他看着光鲜亮丽,瘦得精致的脸极尽疯狂般完美
他自己却知道割开皮囊的暗处,丛生的杂草与荒芜

常人是理解不了焦虑的

无限自我怀疑与否定,却能接收到放大无数倍外界的冷漠或是敌意,又轻易因为一点陌生温暖的善良痛哭流涕
只要对他一点点好,他就恨不得拿命来报

同样,丝毫的恶意哪怕只是简单的淡漠,他亦会尖锐狠戾地回击

这样的起伏状态,他没办法去爱一个人

而更难言的是:

他十几年前就知道自己最终会走到这一步,再无选择

 

 

曺圭贤放下杯子,眼圈发红,发出一声像是感叹又像是自嘲的厌倦之意
“…最近网上莫名在聊我的命数,我是不信的,但…”

“有时候真觉得,能改变又如何…”

“呀”
那人突然制止了他,不知道为何看起来有些激动
“这话说得很不负责,对自己不负责”

“…那年是好不容易逃过一劫,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金钟云分明没喝多少,怎么也一副眼眶微红的奇怪状态?甚至激动到小手在半空挥舞,还带着些莫名的怒气

“…只是气话,毕竟收获至亲队友,实现自我,是多少人渴望不可求的”
曺圭贤笑了,带着惋惜

“人啊,总是贪心”

“事业圆满了,就想要爱情”

他说出这话一眯眼,却看见对面的人已经沉下头,肩膀也缩进去,叫人轻易感到他的退缩和疲惫

曺圭贤不想为难他哥,最终还是没问出到底为什么不喜欢他这样的幼稚话

 

送走金钟云,他借着醉意准备睡下,外面是初夏却还没到需要开空调的程度
曺圭贤打开卧室窗,是偶尔有虫鸣和鸟类振翅划破夜空的静谧
气温还没有很高,他穿着一件T恤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梦乡

他好像又做了那个梦
他很清楚自己在做梦

有一个他从未在现实里听过的声音就这样问他

“如果有人为你付出了很多代价,你会感到愧疚吗”

“你在梦里问过我很多次了,一定会的”
曺圭贤很平静,却依然要追问
“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又是谁?”

“好好爱他吧”

那声音避重就轻,随即就消失了

曺圭贤从自以为短暂的梦境里清醒过来,外面却已经略显晨曦的白

这个梦困扰了他多年,每当他疲惫或是低落的时候就会跑出来装模作样地质问他会不会愧疚

可曺圭贤完全搞不懂这到底是自己陷入沉睡后残存的活跃脑细胞在作祟,还是冥冥中真的有东西在质问他的灵魂

他不是无神论者,但他总觉得这跟自己信仰丝毫没有关系

又或许只是潜意识里自己不想放弃金钟云呢?
想来想去,他只得到这样一个看起来稍显合理的回答

 

 

金钟云的一夜是失眠的
尽管失眠是常态,可昨晚他拒绝了那人之后理所应当地认为他们完了
怅然若失和微妙的破碎感席卷了心头,占领了思维的常规阵地
可他没想到,那人比他想象得更要爱自己

他依旧会来咖啡馆跟自己父母打招呼,偶尔托助理给自己送来咖啡
曺圭贤有一种另类的浪漫,与自己完全不同
他不看重形式,亦鄙视自己偏重的仪式感

他的内心是不比自己程度粗糙的细腻,一样感性又柔软
但他不会像自己一样将泛滥的善意轻易散发出去

曺圭贤非常聪明,他知道爱最昂贵却又短暂

他只爱值得的人

 

 

他们关系已经难以用语言简单地概括
队友,至亲?双向暗恋,还是已然半个身子踏入爱情

肢体拉近距离,心却还隔着山河日月
曺圭贤不理解那人分明对自己有意,却始终呈现拒绝的姿态
起初他尊重了金钟云的选择,可随着私下并没有断开联系,他陷得越来越深

那年的圣诞节折磨得他想哭,爱的人触手可及,也愿意陪自己,可他就是不能完全得到他

醉酒后更叫他烦躁,为何总是要在酒精作用下才敢发问
“…所以哥为什么不肯谈呢”

那双眼里他看过太多欢喜和汹涌的爱意,分明不是对自己无感

是胆怯?害怕万一分手队友难做?

“哥是有顾虑吧,但东海哥他俩不是好好的,没有必要那么害怕”

金钟云先是拿出惯有的沉默,眼神看过自己后又闪躲开,又在闪躲后向自己伸出一只手
“…不是不愿意,是我现在没办法谈”

 

 

他的手就在桌面上,旁边还有一支插着玫瑰的花瓶
可曺圭贤却听不懂这句话

什么叫没办法谈?

“哥在担心什么?”他抓住那只手,金钟云的手心朝上,曺圭贤的手掌很轻易就握住它

那人吸了口气,眼睛依旧藏在帽檐下
“...圭,我很难跟你说明”

“究竟有什么不能对我说呢?”

“如果不爱,我怎么可能勉强哥啊...”

金钟云亦焦躁地叹了口气,他把头彻底垂下
“…今天肠胃炎犯了,我们先回家吧”

他重新竖起稳固的壁垒
再三询问都被他严严实实挡个水泄不通,现在又来转移话题这一套
曺圭贤从来不是咄咄逼人的类型,可眼下他真的被金钟云的态度搅得心神不宁

对方刚要把那只手抽回去,却被曺圭贤死死地钳住
“...我送哥回家”

 

那只手就任由自己牵着走在夜路上,他太过于熟悉金钟云的家,以致于走在他常常遛狗的楼下有种奇怪的担心
夜风很淡,可轻轻一吹就掀起了他的恐慌
曺圭贤突然就开始害怕

如果他突然永远失去金钟云怎么办

眼看着他就要走进去,他的背影边缘已经融化

曺圭贤两步就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手

金钟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扯进焦灼的求爱,就这样抱着他摇摇欲坠的身子扑进夜幕的浓墨色

他被吻得呼吸不畅,可他突然推开自己
“圭,你相信命运吗”

曺圭贤不解地从他脸上看见万千愁思
他不知道该作何回答,但心里总是隐隐觉得那人有话要说

“哥想说什么?最近网上的言论?”

“...算了,没事”
再一次的欲言又止叫曺圭贤感到暴躁
他没有追问,但是却强硬地扯起他的袖口就走

他今晚不想放过金钟云

 

 

金钟云最让他摸不透的就是他会闪躲,却不反抗
让你懊恼至极又纠结的便永远是究竟他在以哥哥的身份溺爱自己,还是真的对自己没兴趣?

他竟然就悻悻地由自己牵着走
可他越顺从,自己就越生气

夏夜本来还算温柔,却在曺圭贤强硬地将那人甩进房间里后变得更加恼人
“不喜欢就拒绝我啊?”

“哥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

“圭”他眼底很快就变得很红,是鼻子一酸却掉不下眼泪的情绪爆发临界点
“你别逼我了...”

曺圭贤愣过之后却被这句话彻底掀起怒火
“是我在逼迫哥吗?明明不答应也不拒绝吊着我的是哥啊?”
他大概激动到脸上亦泛起红晕,牵着他的手攥紧又放开

“…..我是爱你的,不然也不会答应...”
金钟云的表情在他看来是完全不可理喻的困兽之斗,偏偏申辩又戛然而止

爱我?
答应什么?

察觉到话头不对,曺圭贤狐疑地看着他
“哥难道...为我做了什么吗”

他的脑子灵光一现,突然就想起十多年来自己每每陷入低谷就会做的那个梦

那个声音沉稳而冷静,甚至可以说是冷淡
却在一遍一遍毫不掩饰地向自己发问

又更像是神明居高临下的质问:

“如果有人为你付出了很多代价,你会感到愧疚吗”

 

 

大概就像猛然挨了一记重拳,曺圭贤只觉得头顶一麻,尾椎处从下翻上凉意

不会吧

那人的眼神变得六神无主,是明显在逃避什么却坚决不肯开口的欲盖弥彰

“哥到底做了什么?”
曺圭贤急不可耐,恨不得将迫切的利剑同时狠狠刺穿两个都慌张不已的灵魂
而被询问者明显比自己多了一层心虚让他难以承受这样的直来直去

做了什么吗

金钟云开始苦笑

做了一件值得的事而已

 

 

那一年所有人几乎都挤在同个空间,是汗水与荷尔蒙堆积起来的青涩和艰辛
是个四月的深夜

金钟云听到那个消息竟然还琢磨了几秒是不是恶作剧,可又有谁敢拿车祸来开玩笑

而在知道那个人伤得最重之后一切都变了

胸闷,手抖,头晕,一开始是手心的冷汗,渐渐变成全身湿透,包括眼眶的咸涩泪水
实际上金钟云去见他第一面时他已经结束手术躺在那没什么意识的样子

直到见到真人像只是安稳地熟睡着,他仍然没有对方在鬼门关艰难徘徊的实感

好像他下一秒就醒过来朝自己羞涩的笑
是最初二十岁少年怯怯跟在自己身后一口一个哥叫得暖心的模样

可几个小时过去,他被护士请出病房,他仍在躺在那连根寒毛的角度都没改变

他开始害怕了

他害怕曺圭贤就这样永远不会醒来了

 

 

那时他才触碰到心脏处真正的恐慌
如果他就这样离开呢

当晚是辗转反侧烦透了却又无力的夜,也是他拉开十几年失眠序幕的最初
他时不时翻看手机,生怕一闭眼那人就不在了

是悄悄流过的泪,也是黎明临近的短暂混沌睡眠

他发现自己站在一片黑暗里,没有光

他试着向前走,可走了很远也没有变化

我在哪

头顶突然就有个声音对自己说

“你好像很担心他”

他?圭贤吗

金钟云说了是,可是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那么,做一个选择吧”
那声音说

 

 

什么,在说什么胡话?

“如果想让他活下来,用你的人生来换愿意吗”

那声音不疾不徐,是他从未听过的男声,此刻又更是不着边际

你在说什么胡话,怎么换

“他命格到此为止,但不是天命难违”

“万物皆可盼”

“世事守恒需要加倍偿还”

什么意思

一命换一命?
金钟云沉默了

“不”

那用什么换?
事业?运气?

那声音停顿良久

“戊日而生,刑冲破害,戊土焚烧,鸟焚其巢”

“以魂养命,终以誉命”

 

 

“掏空心灵,愈加低迷不幸,转而内敛怯懦,事业虽本不受牵连,但心底亏空会拉低一切上限”

“是拿你的灵魂来换”

金钟云越听越糊涂,可他再想问为什么时,却发现自己已经两眼一睁回到床上

阳光洒在自己脸上
仿佛一切都只是个荒唐的梦

 

 

听完这一番
困扰曺圭贤十几年的梦突然就有了答案

他震惊了很久,久到两人陷入了无边的沉默
再出声时竟带着他已经少见的颤抖
“…所以,后来,哥…答应了?”

金钟云不肯往下再说了,他没点头也没摇头,可曺圭贤分明看得出近年来愈加疲惫的他
愈加精致的皮囊下却在时刻紧绷着、自我否定着、却是他见过最强大的灵魂

曺圭贤说不出话了

他为什么又会拒绝自己,他分明是最值得爱的人

他从来没觉得金钟云脆弱过
尽管金钟云开始了哭泣

其实他那时是没什么知觉的,醒了之后才开始痛,全身都痛,可如今听完那人的话,他哑口无言
他连痛都没权利叫

原来他陷入低迷的泥沼太久,精神状态必然影响事业甚至爱情
每到人生岔路口的选择,哪个又不是牵一发动全身的窘迫

他想爱他,突然又觉得没资格爱他

甚至他纠结的问题都变得如此可笑
哥爱我吗

金钟云明明一直在爱他

 

 

两人分明都沉默透了,房间像个窒息又升温过的盒子
曺圭贤一口一口喝着桌上的烧酒
那人坐在对面却始终没走

倏尔他酒杯一放,吐出一句醉言
“…哥想怎样都好,我会守着哥一辈子”

那人的眼眸立刻黯下去
“你别想着补偿我”

曺圭贤心里一硌
“这不是补偿,我也是真的爱…”
可转念一想,金钟云分明不想听这些

于是他站起来,走到他身后抱住他,他能感觉到怀里的一把骨头散发着温热和彷徨

“哥为什么下意识会说是补偿呢?”

“那件事,我不知道怎么回应…它太大了
我不知道哥听没听过一句话叫大恩不言谢”

“哥分明是我最敬佩的人,也是我这辈子都感激不尽的人
可同时也是我爱的人”

“爱与感激从来就不矛盾”

“哥值得所有的好,所有的爱…”

他醉话一堆,生怕金钟云误会自己在可怜他,可他没想到那人听到爱的字眼后立刻打断了他

“…我也没你想的那么伟大”

“当初也只是想要你活下来”

“我也觉得你值得”

“我也…确实爱你”

 

 

曺圭贤突然就觉得天旋地转,不是醉得要死
是那人两句话就将自己的心碾压了粉碎

“…哥去看过医生吗?”

“看过,只是焦虑,没什么事”

十几年都是过着这样的日子,又怎么会没什么事

他只觉得越来越痛,他抱着他,终于这次他不再躲了
那人被自己整个圈在怀里,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分明在颤抖

 

 

夏夜晚风拂面,窗户依旧没关

房间里的人却得以在爱欲弥天里得以喘息,他解开那人的扣子细细抚摸才发现他胸口不知何时多了一颗红色的印记

“哥以前有这个吗?”

“…是从那之后”
金钟云闭了眼

是那日清醒过来时只觉得胸口灼热,他照镜子发现一枚红色的点,小到不注意看很难发现
可灼烧感带着刺痛的告知自己,它的确存在
也像命运的桎梏,被困死的纪念章

他吻住那颗红痣,带来一股奇妙的微痒

“怕什么呢,哥一样可以好好爱别人”

 

 

金钟云心头一颤,那人的声音像情书娓娓道来
“所有难过的,悲观的,踌躇的,全都不是真正的哥”
“是焦虑下的假象”

“我能看见哥的灵魂”

“是坚强极了又优秀的金钟云”

好好爱他
那个声音亦无数次提示了自己

“我也一直在做那个梦,那个声音一直对我说要爱哥,还以为是什么提醒我知恩图报的恶俗桥段”

“…哪有那么复杂”

“破解的办法只不过就是相爱”

也有信仰,也相信希望
但更相信金钟云

刚刚被自己奉上神坛的人脸红透了,亦目光灼灼望着自己
相爱吗

他双眸如繁星闪烁,带着真挚却又狡黠的光

“我们不是一直在相爱吗”

 

 

第二日清早金钟云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发现胸口的红色淡了,也从灼热滚烫的微痛变得发凉又痒

它看起来总有一天会消失
正如自己被爱救赎的灵魂

可最重要的不是被爱,而是他亦可以付诸全心全意去爱

他开始相信自己有能力去爱他

曺圭贤推门而入,头发睡成了鸡窝,打着呵欠问自己
“这周末没工作,要不要去玩?”

“去哪?”
金钟云眼前一亮

“没想好,哥想去哪?”

“…一场久违的火车旅行?”
他开始笑
后面等着他的日子分明在闪光

那人略感惊讶,却依旧点点头
“好”

 

苍穹白云,是初夏醉人的绿,是心意相通的甜事,是以爱救赎的逆天改命

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

正如那晚他信誓旦旦地说了一句我愿意、他值得
换做对方也分明是一样的抉择

在宿命身后不停挥手
视死归如仇,毫无保留

叹世万物皆可盼
失去的永不复返,世守恒而今倍还

唯真爱坦坦荡荡
日月经天

 

 

END

 

 

PS:
题目与文中黑体加粗部分歌词来自刺猬的
《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

台球梗由lof@ 快给我笑 提供

有关命格/周易说法以及个人状态的解读全部都是虚构,请勿当真

圭云都过的好好的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