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艾斯你口水滴到我文件上了

Work Text:

绕过高耸的文件堆垒出的丛林,狼人在房间深处找到了刚刚洗完澡的死神。不知怎么,他的死神热爱一些模仿人类的游戏,连身体状态也弄得很像那种总是忙忙碌碌、因为很多所以急着死掉的生灵,于是狼人也养成了及时将自己的气味蹭回去的习惯。

“死神也要写报告吗,萨博?”他从后面整个包裹住坐着的死神,并在金灿灿的发顶上找了个地方安置自己的下巴。

萨博想伸手摸摸他的头,但最终只是拍了拍他的侧脸:“这次的不是报告,艾斯。我在写请愿书。”狼人发出一声茫然的哼哼,萨博笑起来,解释道:“我们反对死神使用联合收割机。”

“哦,”艾斯眨了眨眼,“我还以为你们只用镰刀。”

“事实上,能切开东西就都差不多,看顺手程度。克尔拉就更喜欢剪刀,贝蒂好像还会用长枪。可是联合收割机不行,不环保,可能产生很多魔法尾气,造成一些会到处找人说话的灌木,还有几率连累偶然路过的小海豹。”

艾斯咕噜了几声,将他往后抱了一点,椅子的支撑就此沦为假想作用。萨博连人带座靠在他怀里,抬头看着狼人苦思冥想了一阵,随后认真问他:“为什么不是狼?”

“对啊,为什么不是呢?”萨博笑嘻嘻地弹了弹文件纸,“我马上就改掉。我应该叫小狼崽——毕竟你就是我那个时候捡回来的。” “我不小了。”艾斯抗议,萨博又摸摸他的脸:“是的,我也爱你,你这笨蛋。”

死神靠回桌面继续写他的请愿书,艾斯在他背后转来转去。说到底,他应该也回上一两句“我爱你”,但狼人不高兴被叫成笨蛋。你想怎么着?他在心里想,身为狼人,我们成长,交配,死掉,在整个过程中时不时对着月亮扯上两嗓子,这辈子就算是过去了。但你突然出现,我就只好爱你了,以前可不会有人从文件堆里跳出来挑狼人的不是。

但他不会这么说,狼人的词汇量不足以支撑他说出整个句子,更多时候他用狼的方式思考和表达。你怎么能说出气味和动作呢?

艾斯变回他狼的模样,比人还要大的黑狼,将吻部放在萨博的腿上。死神揉了揉他的嘴边,“笨蛋。”话语中夹带的笑意不比他说爱的时候差多少。人的语言真是一门难解的工具,但艾斯又高兴了。他是死神的狼。既不是活着,也不会死去,他们会永远在一起,这样就够了。狼人感到一种情感的丰溢。

人类将这种感情称之为“爱”,艾斯不太赞同。对他来说,那更像是“想把某样东西含在嘴里不给任何人看,却又舍不得吞下去”的心情,很接近他看到喜欢吃的东西,却又像是完全不同。

 

萨博摸着毛茸茸的狼头。请愿书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可被暖烘烘的大狼靠住的感觉太好,死神一时半会不想打断这种肢体接触,但狼在他腿上哼哼着,似乎陷入了艰难的思索。于是他低下去想说点什么,这时艾斯抬起头,张开嘴含住了他的脸。

狼的口腔很热,喉咙黑黝黝的,好像顺着盯下去就能看见宇宙。萨博乖乖静止了一会,直到他认为实在不能继续下去了。

“艾斯。”

狼从喉咙里哼了一声,一股热气喷到死神的脸上。萨博眨了眨眼,继续说:“艾斯你口水滴到我文件上了。”

狼变回一个委屈又愤怒的艾斯。“萨博!”他大喊道,死神赶在他说出任何话前跳起来将狼人扑到地上,一口咬住他的鼻子。“报复!”他哈哈地笑闹着,片刻之后,躺在那里的便是一个被死神咬得满脸牙印、害羞到锁骨都通红着的艾斯。

现在他们都需要洗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