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圭云】深潭

Chapter Text

01

“小贤,周六晚上回家吃饭好不好?”接起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对面又是那把让人恶心的声音。

曺圭贤这次没急着挂电话,毕竟在他拉黑了十多个人后这老头还能找到新号打给他,怕错过其他重要消息他也不敢直接关机。

“你有什么话现在说不行?”

“这件事你必须得亲自来。”

“呵。”

“我准备结婚了。”这句话让曺圭贤想要挂电话的手顿在半空。

“结婚?”他不可置信地反问,“一年时间都不到你就准备再娶一个?你他妈是疯了?”

“周末你必须回来,别挑战我的耐性。”男人的语气也从一开始委婉的讨好变得冰冷僵硬,没等曺圭贤回话便先一步挂断。

曺圭贤还把电话放在耳边,等听筒里传来的忙音都断掉后他把手机狠狠摔到地上,抱着脑袋原地蹲了下去。

02

“少爷您……”门口迎接的下人脸上谄媚的笑还没来得及扬起,曺圭贤就径直走过他进了家门。

李民起就坐在桌前等他,还有他那个所谓“继母”,正低垂着头坐在右侧的扶手椅上,并未对他的到来做出任何反应。

曺圭贤随的是他母亲的姓,他也从未把这个入赘曺家还堂而皇之霸占母亲所有资产的男人当成是自己的父亲。

他走到桌前,把外套摔到桌上,跷起二郎腿坐上李民起对面的位置。

“您有什么狗屁就快放,我赶时间。”他斜了那人一眼,虽然留着过耳的半长黑发,但还是能看出在座的人是男性。

“哟,您这是,换口味了?”

句句都用着敬语,句句都带着刺。看到李民起额角的青筋狠狠地跳了一下后,曺圭贤勾起个满意的笑。

“曺圭贤,你不要太过分了。”

这个名字出口的同时,本安静坐在原处的人猛地抬头看向曺圭贤,余光注意到他突兀的举动,曺圭贤也收回了钉在李民起身上的目光。

只一眼便让他认出了那双眼睛。

触到他眼底的戏谑后那人慌乱地低下头,把身子缩的更小。曺圭贤没继续看他,转而对上李民起噙着愠怒的双眼。

“不打算向我介绍一下我的……”他斟酌了一下用词,“小妈?”最后选了比起“继母”来说,不那么官方也更暧昧的另一个称呼。

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咳,他叫金钟云。嗯……他……算了。”

曺圭贤挑了挑眉,倒也没接着追问,看到金钟云正脸的那一刻他便把所有注意力都挪到了那个拼命降低自己存在感的男人身上。

“呵。”他先低笑一声,这才提高声调规规矩矩地朝金钟云问好,“小妈好,我叫曺圭贤,今年二十一,希望以后我们能…好.好.相.处。”最后四个字的重音并未引起李民起的关注,只是让金钟云平白出了一身冷汗。

看着曺圭贤与先前截然不同的态度,李民起虽然讶异,但一心只想着给新过门的“妻子”演出一派父慈子孝的模样,他也就顺着曺圭贤的话说了下去,“小贤啊,今晚要不就住下,咱们一起吃顿饭。”

“好啊,我还想和小妈多交流交流感情呢。”

“那你下去歇着吧,让李妈去准备。”

“第一顿饭不是应该由他做?”曺圭贤朝金钟云努努嘴。

“我不会做饭。”金钟云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他缓慢地抬起头,对着曺圭贤露出一个笑,仔细看他的嘴角还在颤抖,明显是硬挤出来的。

“您现在挑人怎么只看脸了呢?”

“小贤!”

“我的错我的错。”下意识的挑衅被提醒后曺圭贤立刻道了歉,说完这句便自顾自拉开椅子站起身,“想和我聊聊吗?”他看向金钟云。

李民起还没来得及高兴,反而是一直安静着的金钟云猛然起身,小幅度地摇了摇头,“等待会吃饭的时候慢慢聊吧,我有些累了。”不等父子二人反应,便快步上了楼。

“你…挺喜欢他的?”等脚步声消失在二楼后李民起屈起手指敲了敲桌子。

“还行。”曺圭贤扯扯嘴角,“我也上去躺会。”

“饭做好了我让李妈上来叫你们。”

“可真是麻烦您了。”

03

本该回自己房间躺着的人却径直走向走廊最里侧的那间,熟练地从旁边放的盆栽里翻出钥匙,进门后又顺手锁上门。

“我还正想着我该去哪找你呢,艺声xi,或者说,金钟云?”轻松接住扑过来想要阻止他进门的人,曺圭贤露出一个恶劣的笑,扶在金钟云腰侧的手已经撩开宽松的衣摆摸了进去。

“又或者我该叫你小妈?”体型上的差异导致金钟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掐着手腕反压去墙上,湿润的唇落在耳侧,耳垂也被含住吮吸,“不过啊……”曺圭贤含含糊糊地说,略显锋利的虎牙嗑在金钟云的耳洞上,把那处没了填充物的小洞撑开,“昨晚你叫的那么多声‘哥哥’,让我现在有点叫不出口呢。”

双手被扣在墙上无法动弹,金钟云绝望地仰起头,任由曺圭贤叼起他颈部的皮肉撕咬,“你说我该叫你什么?嗯?”

“是不是觉得换个发色就没人能认出你了?”

“还摘了耳钉?摘了项链?连戒指都不要了?昨晚被你含在嘴里的那个吊坠哪去了?不会是……塞进后面了吧?”本在胸口徘徊的手又落去身后,掐住一侧臀肉来回揉搓。

“曺圭贤……”金钟云本想通过刻意压低的嗓音来制止他越界的行为,但出口的声音却裹着浓重的情欲和喘息,昨晚一整夜的云雨让食髓知味的身体很快就起了反应。

“嘘,小妈,小点声。”曺圭贤松开他的手,转而捂上那双微张的唇,“你丈夫过来了。”他贴在金钟云耳边说,又趁对方愣神时转身背靠上门,单手揽着金钟云的腰将他抱进自己怀里。

“你……”金钟云本想从这个不雅的姿势中挣脱出来,再把在自己嘴边翻涌的脏话一股脑儿丢去曺圭贤身上,但门外逐步逼近的脚步声彻底斩断了他的念头。

看到金钟云疯狂晃动的眼珠,曺圭贤松开手,“听到了?”他用气声问,也不等金钟云回答,他便大大方方地动手解起他的腰带。

“听话,否则我不介意当着他的面操你。”在那只小手来得及制止自己前,他轻飘飘地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金钟云的手就这么顿在半空,而走廊传来的沉重脚步声已经停在了门外。

“钟云?住的还习惯吗?”隔着门板传入的模糊询问声刚好盖过宽松的运动裤落地的声音,曺圭贤放松身体背靠着门,握住金钟云下身半软的阴茎,拇指直直压上敏感的龟头开始碾弄。

压抑的呻吟从金钟云嘴角漏出来,突如其来的快感连同会被发现的恐惧一起让他的腿根都在打颤。曺圭贤重新伸手把浑身都僵住的人揽进怀里抱住,又贴在他耳边小声说,“小妈,怎么站都站不稳了?看来没有我,你一个人还是不行呢。”

“钟云?怎么了?”敲门声变得急促了些,连曺圭贤都能感觉到透过背部传来的震动,他抬腿挤进金钟云双腿之间,用膝盖抵上他敏感的会阴,又赶在下一声呻吟自那张勾人的嘴里冒出来前用唇舌堵住他。

短暂的吻持续了不到一秒便画上句号,饶是如此金钟云的耳尖也染上了明显的红,连带着眼神都涣散了起来。

一切都太熟悉了,不论是曺圭贤撸动自己下身的手法,还是他揽在腰侧的手,甚至只是那双圆眼睛里戏谑的神情,都逼着金钟云一遍遍回忆起昨夜的疯狂。

“回答他。”在又一声敲门声响起后曺圭贤沉下声,他也是刚刚才注意到怀里的猫竟然敢在这种时候走神。

“我…咳……我刚刚在睡觉。”金钟云顺着曺圭贤的意思开口,又轻咳一下把一开始本准备用来骂人的嗓音跟语气转换成柔弱无害的小绵羊,“下床的时候脚滑了下。”

“没摔着吧。”

注意到金钟云前后语气的变化,曺圭贤暗自翻了个白眼,揉弄着阴茎的手也没了轻重,擦过铃口的指甲激得金钟云差点跳了起来。

“没…我没事……”金钟云扶着他的肩,死死捏着手中的布料压下凌乱的喘息与呻吟,“我…太累了,我再躺一会好不好?”

“那你好好休息,我等下让李妈上来喊你。”

“嗯…好…好的。”

“怎么不多聊两句呢?”听到金钟云三两句结束了对话,曺圭贤有些遗憾地说,同时抬手揉上那两瓣还算有些肉感的小屁股,掰开臀瓣暴露出微微红肿的小穴,又用双手的食指摁压上去。

“哈啊…曺圭贤!”听到李民起已经离开了,金钟云压低嗓音小声警告他。

“怎么了?”曺圭贤无所谓地回答,手指撑开肉穴插进一个指节,在穴口浅浅抽动,同时他迈步推着金钟云往前走,“啊~我明白了,是不是站着太累了?那我们过去躺着吧。”

金钟云就这么毫无还手之力地被他推倒压去床上,腿被一左一右拉开,曺圭贤下身的帐篷隔着布料顶上他微张的穴口,又一次将他反抗的动作从中截断。

“昨晚就发现你敏感得可怕了。”曺圭贤闷闷地笑着,话语间也满是笑意,他缓慢挺动着腰一下下磨着金钟云的穴,一手扼住对方的腕压在头顶,另一手撩起他的毛衣推去胸口,露出满身斑驳的青紫跟胸前两粒早已硬挺的红樱。

“你就是以这副模样爬上他的床的?”曺圭贤掐了一下金钟云腰侧那枚还没有完全消散的淡青色手印,又顺着昨晚自己咬出的一串齿痕摸上去,最后停在充血肿胀的乳头上。

“你有没有告诉他这都是他的好儿子干的?啊,抱歉,我现在也该喊你一声小妈了。”他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又接着说,“你有没有告诉他这是你们的好儿子干的?”

言语上的刺激让金钟云呜咽出声,他绝望地感觉到自己后方的穴正在蠕动着往外流水,曺圭贤得天独厚的声音优势加上背德的禁忌感让他的话成了最好的催情剂。

“我…我没有跟他上床……嗯啊——”金钟云本想反驳他的话,声音却因胸口传来的刺激变了调。

曺圭贤正用指甲搔刮着他的乳尖,还把乳粒夹在指间向外拉扯。金钟云循着本能挺起胸,腿也不自觉收紧缠住曺圭贤的腰,脚跟甚至还难耐地磨蹭起他的后腰,试图把胸前堆积起的快感释放出去。

曺圭贤扯出一个笑,低头咬上金钟云的唇,在他的口腔中搅弄一圈后下下移,拉下毛衣在锁骨处烙下一枚浅淡的吻痕,又挪去胸前鼓胀起的乳粒。

在金钟云带着些期待的目光中,他张口把乳头咬在齿间,收拢牙关略显粗暴地啃咬起脆弱的乳尖。痛感逼得金钟云仰起头尖叫一声,又后知后觉地咬住下唇咽回呻吟,曺圭贤放开对他双手的禁锢,并拢双指撬开已经被咬得泛白的唇伸进去,“别忍着,书房在三楼,你放心叫,他听不见的。”

感觉手指被狠狠咬了一口后曺圭贤也不恼,报复般用犬齿咬上还被自己含在口中的乳头,不出意外地听到金钟云已经变了调的呻吟。

“我建议你听话一些,现在可不是跟我闹脾气的时候。”像是在谈判的冷淡语气让金钟云所有的挣扎举动都停了下来。沉默持续了三秒左右,金钟云妥协般舔了舔还占据着自己口腔的手指。

曺圭贤满意地在已经被咬出血的乳头上吮吸一下,直起身解开自己的腰带,同时还用膝盖压着金钟云腿以防猫突然变卦的挣扎。

好在身下的人还是乖乖张着腿躺在他身下,只不过满脸都写着抗拒与恐惧。

跟昨晚那个扭着腰求自己快插进来的样子天差地别。

曺圭贤微不可闻地眯了眯眼,把裤子拉去膝盖后便将硬挺的性器抵上金钟云早已往外溢着水的穴。

龟头撑开紧闭的穴口又退出,金钟云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他抬眼看向曺圭贤,又在接触到对方眼神的同时慌乱地别开眼。

“怎么?”曺圭贤俯下身紧贴上他,“现在怎么不叫哥哥了?怎么不求我插进来了?”

“这么快就适应自己继母的身份了?”这个称呼出口的同时曺圭贤明显感到吸着自己的肉穴狠狠收缩一下,又颤颤巍巍地放松。

“是因为觉得被自己的儿子干会更爽所以迫不及待了?”本想着多玩玩的人被那一下咬得没了耐心,索性塌腰一口气把自己整根插了进去,彻底撑开紧致的小穴。

完全没有经过扩张的插入带来的疼痛让金钟云脚趾都蜷缩了起来,又在曺圭贤娴熟的挑逗下转化为更加汹涌的快感。

本就敏感的身子已经得到了完全的开发,曺圭贤的任何动作都会成为点燃他的火焰,两人像是本身就是一体般一样契合。

“呜…动一动…”混沌的大脑自动屏蔽掉曺圭贤挑衅的话语,催促着金钟云去追求最原始的快感。他扯着曺圭贤的袖子,又拉过他的手往自己胸口放,夹着他腰的腿也难耐地上下磨蹭着,“动一动…”

“求我。”

“求你…哥哥…”与昨晚某一刹那的重合把金钟云的思绪全部拉了回去,被操爽了叫出的称呼也一并冒了出来。

曺圭贤挑了挑眉,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满脸情欲的金钟云,“小妈,你可看清楚了。”他伸手缠着金钟云鬓角的黑发把玩,又将略长的发丝拉去他眼前,“现在我们可没在酒吧二楼,这是你未来的家。”

他看到金钟云的表情明显僵住了,出于某些突然炸起的恻隐之心,他收回了接下来更加恶毒的几句话,转而握住金钟云的腰把他拉向自己,“晚饭在大概半小时后,小妈努力让我在这之前射出来吧,不然只能通知你丈夫等我操完再开饭了。”

撑开肉穴的阴茎缓慢地抽动起来,穴内涌出的淫液越来越多,随着抽插的动作被挤出,黏黏腻腻地沾了满床。

金钟云用手臂挡着脸,身体随着下身的顶弄小幅度晃动着,咬紧的唇齿间仍时不时有呻吟声泄出来。曺圭贤拉下他的手,在跟那双眼尾绯红的凤眼对上视线后略显急躁地抓着金钟云的手腕把他翻了个身。

在被插入的状态下换姿势带来的便是直冲大脑的快感,阴茎随着翻身的动作在穴内旋转半圈,磨蹭过敏感的肠壁,金钟云甚至被这新奇的快感刺激到翻了白眼,舌头也伸了半截在嘴边,又被曺圭贤夹起玩弄。

身后的顶撞逐渐变得又深又重,金钟云无助地撑着床,在一下几乎快要把他顶穿的操弄中彻底软倒下去,仅只靠着曺圭贤握在他胯部的手才堪堪支撑住身体。

“少爷?晚饭快做好了,出来吃饭吧。”门外听不太真切的声音跟敲门声激得金钟云猛地颤了下,后穴也剧烈收缩,骤然绞紧的肠壁让一直都游刃有余的曺圭贤也闷哼出声,停在他体内缓了好几秒才克制住自己想要狠狠射进去的冲动。

“夹这么紧干什么?被人看着就让你这么兴奋?”他从背后咬着金钟云的耳垂,不断说着荤话刺激怀里快到极限的身体,“那等会吃饭的时候我在餐桌上操你怎么样?让你阳痿的丈夫学学,他儿子是怎么操人的。”

“金先生?晚饭快做好了。”还没等猫被吓到炸起的毛顺下去,下一声敲门声就响了起来,恰好这时体内不断进出的阴茎也狠狠磨过前列腺,金钟云身子一抖便射了出来。

曺圭贤提前抬手捂住他的嘴制止了一切可能的声音,随后开始大开大合的冲撞,每一下都目标明确地顶上肠壁深处的敏感点。

较之前来说翻了好几倍的快感操的金钟云丢盔弃甲,无奈口鼻被封住什么声音都叫不出来,只能像一个性爱娃娃一样被曺圭贤掐着腰摁在胯下贯穿。

直到过载的快感通过涌出的大把肠液宣泄出来,曺圭贤才痛痛快快地射了进去。

“潮吹了,艺声xi真厉害。”射完后曺圭贤仍留在金钟云体内不愿出来,还咬着他的耳垂调侃。等浑身发软的人抬手推拒他时他把对方抱得更紧,“应付她一下。”他动了动腰提醒金钟云,又带起一阵压抑不住的颤抖。

“我…在换衣服,马上就来。”金钟云努力维持着声音的平静,但还是被突然抽出的阴茎激的破了音,好在门外耳背的人并没有察觉到不妥。

“好的。”

“做的不错。”听到回应后曺圭贤赞赏地说,“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再给你一点奖励。”

“别再玩我了……”听到熟悉的语气,金钟云无奈地闭上眼,但曺圭贤接下来的动作又让他惊恐地睁开双眼,“你他妈是不是疯了……嘶…哈啊…我操你的……”

曺圭贤不知从哪摸出来了枚跳蛋,把自己抽出来后又飞快地将跳蛋塞进金钟云的穴,半个拳头那么大的东西被穴肉紧紧包裹着,堵住了体内想要流出的精液。

“李妈的手艺可好了。”在把跳蛋塞进去后曺圭贤还不依不饶地用手指操着已经被干得软烂的穴,激得金钟云整个身子都在颤。

“小妈可得控制好自己,别让‘口水’从‘嘴’里流下来。”他一边说着,一边极富暗示性地揉捏着金钟云的屁股。

“曺圭贤……”

“金先生,老爷已经在楼下等你了。”门外又一次的提醒硬生生让金钟云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他皱起鼻子恶狠狠地瞪着曺圭贤,“你别太过分。”虽然这句话被满脸潮红眼角还带着泪的人说出来并没有什么威胁性,但曺圭贤还是一板一眼地点头,“嗯,我可听话了。”

随后他的胸口被不轻不重的捶了下,金钟云甚至还飞快地朝他比了一个中指。

曺圭贤自然是没把这不痛不痒的威胁放在眼里,自顾自捡回刚才被丢到地上的裤子后他又返回到床边,“抬腿,穿衣服。”

金钟云盯着他看了几秒,体内被塞满的饱胀感让他乖乖照做。

彻底陷入被动让他一时间找不到新的出路,只能任由曺圭贤牵着他的鼻子走。

毕竟没人会在制定计划时给注意事项里加入一条:不要在实施计划的前一天与目标对象的儿子上床。

“……”等曺圭贤帮他穿好裤子顺便擦掉一些沾在布料上的不明液体后,金钟云的视线依旧在房间里乱瞟。

“想找遥控器?”曺圭贤一眼就看出了他在想什么,“这儿呢。”他从兜里掏出配套的遥控在金钟云面前晃晃,“十米之内信号满格,强度最高档也约等于静音。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

催促声第三次响起,曺圭贤吻住金钟云明显还有很多话要说的嘴,同时抱着他往门口挪,“小妈可得在饭桌上好好表现,这可是给新儿子跟新丈夫留下好印象的最佳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