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意马心猿

Chapter Text

final-1445-1-final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奎因警官刚到家,一脸疲惫,皱纹里带着些怒气。埃勒里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看书,指尖的烟快燃尽。他心情不错,打趣道:“嗨,爸爸。今晚过得开心?”

奎因警官眼里冒火,“你明知道我跟蒂芙尼换班了。该死的交通组!”

埃勒里放下书本,掐灭香烟,快活地打趣:“可是你三小时前就该下班了。这三小时你去干什么了?”

警官脱掉外套,一屁股坐进沙发,点上烟斗。木斗闪烁火光,烟雾缭绕。“下班前一刻,他们抓来一个酗酒闹事的。审问一小时,文书工作时间翻倍!”

埃勒里起身活动筋骨,轻飘飘地说:“你们的效率有待提高。”

“很复杂。是个外国人,还是个作家。我都处理好了。蒂芙尼得好好感谢我!”

埃勒里抓住关键词,竖起耳朵,“他叫什么?”

“嗯?”警官思考片刻,从记忆里翻出个有些古怪的名字,“亚森……兰德尔,好像。挺怪的名字,不像法国名。哦对,他是法国人。”

埃勒里立刻变了脸色,抓起外套冲出家门。奎因警官反应过来之前,儿子的车已经冲出街区。

 

“埃勒里,好久不见。”

再次见到故人,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在纽约警局。对方的暧昧笑容很是熟悉,敬语里带着一丝嘲弄。埃勒里面对他,像面对一片黑幕,猜不透他到底打什么算盘。他也不想暴露自己的手牌,重逢从一开始就是博弈。

亚森打量着他的衣着,嘴角上翘成恼人的弧度,“您这么着急来见我?我受宠若惊。”

警员打开门,催促他赶紧离开:“亚森·兰德尔,你被这位先生保释了,出去吧。”

无论亚森打算在警局做什么,埃勒里都不打算让他得逞,所以第一时间将他保释。他不能放任一个危险罪犯在警局旅游。

埃勒里沉默着带他上车。两人坐在黑夜里,都在等对方开口。小偷的目光粘在他身上,他被审视着,不由得心跳加速。小偷首先打破寂静,“您不送我回去吗?”他声音低沉,仿佛邀请。埃勒里启动车子,他该问对方的地址,他差点就问出来,却灵光一现,他想赌一把。

他没有说话,直接驶向预想的目的地。亚森满脸震惊和喜悦,甚至轻笑出声。很难分辨他的笑声是善意还是嘲讽,埃勒里的心脏快跳出喉咙,他有七成把握,却十分紧张。

他们来到上次发烧时住过的酒店。即使是午夜,大厅还是灯火通明,一些人坐在沙发上抽烟,也许是等人,也许等生意。亚森伴在他身边,在他耳边问:“也许您可以带我去我的房间?”

“我猜是同一间吧。”埃勒里强作镇静。

“猜对了。”亚森双手插在裤袋里,迈着轻盈步伐走进电梯,“您连我的底牌都能猜到。”他的眼中满是遗憾,嘴角却挂着异乎寻常的喜悦。

埃勒里突然醒悟,无论赌对赌错,他都是踏入陷阱的那一个。他做出最后一个选择,跟了上去。

房间没有任何变化,陈设也和之前相同。亚森倒了两杯威士忌,递给埃勒里一杯。“敬我们的重逢。”他举杯致意。烈酒滑过喉咙,洗掉一些倦意,埃勒里开始着眼于正事,“你不只想与我叙旧吧。何必大费周章?你可以直接找我。”

亚森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胳膊搭在埃勒里肩后,“不要紧张,我的女王。”他半开玩笑地说着,“我只是想见你。”

埃勒里转向亚森,T恤紧贴亚森的衬衫,胸口传来热度。“只是想见我?”重复的话变成疑问,从他双唇间吟出,萦绕耳迹。他饶有兴趣地品味对方的惊讶。

手机铃声响起,他无奈地接起电话,奎因警官的质问劈头盖脸:“什么鬼?!酗酒小鬼被你保释了?”

“爸爸,情况有点复杂……”他开始解释,扯了一些他临时想到的谎话,努力让整件事看起来普通而合理。电话对面,爸爸对他明显不信任,一场狂风暴雨正在酝酿。爸爸的质问咄咄逼人,问得他愁苦烦闷。理查德·奎因警官异常坚定:“孩子,他绝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我甚至怀疑他不是作家。”

埃勒里明知故问:“怎么会?”

“直觉。”奎因警官简单地答道。

爸爸的质问变成说教,一点点消磨他的耐心。时钟跨过凌晨三点,他疲惫不堪。他开始走神,慢慢踱到窗边。窗外华灯溢彩,几十米外的地面传来汽车引擎轰鸣。他举着手机,靠在窗边点上一支烟,看烟雾从窗户缝中穿过,带走一些焦躁。爸爸的说教不知疲倦,他突然感到厌烦,厌恶只会回答“好的”和“明白了”的自己,也厌恶今晚理智弃他而去。他一阵恶心,头晕目眩,匆忙挂掉电话,掐灭烟蒂,端起威士忌一饮而尽。头晕减轻了,心跳却更快,空气中能闻到沉闷和铁锈味。沙发上的人始终沉默,身形也变得陌生。话说回来,埃勒里根本就不了解他。他们只有一面之缘,而对方被称为“千面人”。他并不讨厌这个小偷,甚至有很多好奇,他只是对自己感到陌生。面对小偷,他曾经费心维持的理智面具,突然在他面前崩塌。他的身心被另一种感情占据,浓烈得快要在胸口绽开,来得猝不及防,从心脏蔓延到四肢,背弃理智,不合逻辑,让人恐惧。

玻璃杯与茶几碰撞,发出清脆声响。埃勒里看了一眼门口的外套,又坐回沙发。亚森温和地朝他笑着。

他斜靠着沙发,头枕亚森的手臂。问:“你特意布置成这样的?”他朝房间里挥了挥手。水晶吊灯的光芒映在眼角。

亚森转向他,鼻尖几乎贴着他的发丝,“房间摆设和上次一样,我想让重逢更有纪念意义。”

埃勒里闭上眼睛,听到睡魔的轻声召唤。他又望向门口,留给他的退路不多了。也许他正在做一个错误的决定,他无从判断。他从沙发上起身,整理了自己的衬衫,送给对方一个贴面礼,“我喜欢你的创意。”他微笑着说。

他拿起外套,走出房间,没有再看亚森一眼,也猜不到对方的心情。他再次掂量自己的决定,得不出任何结论。凉风吹拂他的衣摆,快到一天中最冷的时刻了。他裹紧外套,急迫地想回到有暖气的地方。清冷月光下,他的车子静静等待。鳞次栉比间,一轮满月高悬夜空。

房间里,中央空调兢兢业业地工作,不遗余力地输出暖风。亚森背靠房门,双腿勉强撑着身体,眼中黯淡失神。他晃到茶几旁,给自己倒上半杯威士忌,灌下一口。他几乎不碰酒精,此刻却无比依赖它。他失魂落魄,跌坐进沙发,又突然像触电一样弹起。

他摸摸口袋,掏出一张有些磨损的卡片,上面用深蓝色墨水写着:“期待重逢。A. L. ”

他记得清楚,两个月前,趁埃勒里熟睡的时候,他把这张卡片放在他的床头。卡片不会自己飞回衣袋,想必是刚才埃勒里留下的。亚森摩挲着他自己的笔迹,翻看卡片。刹那间,他的脸上只剩震惊,疯狂的喜悦在血液中奔涌,他终于能重新听到自己的心跳。

在背面,某人用银色墨水写了:“Je t'aime. E. Q. ”

final-1445-2-fina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