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愛我還是他

Work Text:

【名偵探柯南】愛我還是他(江戶川柯南x灰原哀)

歌:陶喆 詞:陶喆&娃娃

黑暗中的我們都沒有說話 你只想回家 不想你回家
寂寞深的像海太讓人害怕 溫柔你的手 輕輕揉著我的髮

你的眉眼說 你好渴望我擁抱
你身體卻在拼命逃 當慾望在燃燒

你愛我還是他 是不是真的他有比我好 你爲誰在掙扎
你愛我還是他 就說出你想說的真心話 你到底要跟我還是他

愛 愛 愛 愛 他

 

感覺忽然多了份壓力,我半開雙眼瞟瞟,是步美不知不覺睡到我的肩膀來。

恐怕弄醒熟睡中的女孩,我避免身體太大的動作,只是轉動眼睛一看,原來後座所有的孩子都經已入睡。兩天一夜的露營活動,一定叫他們累透,何況回程時天色已到傍晚,是休息的好時候。

我是有閉上眼,不過沒有睡著。張開眼後,就連僅存的睡意都被趕走。我把視線放到前座細小的背影,視力良好的他依然戴著眼鏡。然而,即使是睡覺的時候,他也不會把眼鏡除下來吧,因為那是他掩飾真正身份的道具。所以從背後,我看不出他到底有沒有睡。

到發現我注意他的原因,不再是看他有沒有睡,我經已凝視了好一會兒。

輕輕嘆一嘆自己的表現,別過臉,我收回焦點去遙望車外夜空的風景。好讓孩子們安睡,阿笠博士把車開得平穩,加上不論何時何地,都不變守護著的月亮,那一片幽黑黑的天空令人誤以為是一直在原地。

那亦是最佳的黑幕,讓回憶在眼前上演。

『柯南你選哪一個?』

兩天一夜的露營,孩子們玩了個遊戲,在海邊的一個山洞測試膽量。依照光彥所言,遊戲規定兩個人一組,在場有我和步美兩個女孩,男孩們讓我們先選擇。可能是預計到結果,估計我和步美都會選與柯南同行,光彥他們便鼓譟起來,說柯南總須二選其一。

看一眼步美,我知道她好想跟柯南一組,況且那是小孩子的遊戲,我拿過手電筒,便逕自走進山洞。「我自己一個走可以了。」

不清楚最後誰和誰一組,我大概真的走得很遠,一下失足,竟然跌進海裏。岸邊不算高,水亦夠深,亂石不多,我總算沒有受傷。本想憑我自己也能夠返回地面,正打算游上水面,怎料水底的暗湧突然失控,捲起的漩渦把我的其中一隻腳拑制住,加上小孩子的身體使力不夠,我游不開。

我可以閉氣的時間亦差不多到極限,我拼命掙扎。可惜我越是掙扎,那漩渦就越是把我捉緊,想把我拉進更深的海底。水面閃耀著的月光也快要看不見了,這個時候我感覺手臂被一隻小手抓住。

正要想,哪個這樣傻,明知有可能被漩渦拖下,還自己跳下海來?那人的動作亦受到牽制。以小孩子的身體助自身脫險也勉強,要拯救多一個人,就更困難吧。我用餘下的氣力掙扎,今回是想掙脫來拯救的繩索。

之後的,只有模糊片段。清醒以後,我看見他濕透身,在我面前不停呼喚“灰原”的名字。

『其實你可以依賴我吧。』

我記得他說過,即使會發生什麼事,都有他在,他一定會想辦法。面對黑暗組織的事如是,今次亦如是,他總是這麼自大而不自量力,明明就算不是身體變小了,也還是個小子。我真正會遇上的危險,他能想像到嗎?是憑什麼如此有自信,能夠讓我依賴?

我不想拖累身邊人的心思,他看得透,那麼安慰的說話,我希望他明白,是沒作用的。

「到家了。」

阿笠博士逐一把我們送回家,順著路程,車子上的“孩子”最後只剩我和他。然後汽車再一次停下。

「哀?」

「博士你先回去吧,我會自己走。」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何,只是見柯南到家了,我跟著他下車。阿笠博士亦知道勸不了我,於是先開車走了。

「我先送你回去吧。」望一望通往毛利偵探社的樓梯,他對我說。

路途上,我們都沒有說話。我為何跟著他下車,他沒有問,我沒有答。沿途只有我們的腳步聲。街燈之下,我們細小的身軀被拉出長長的影子。

那彷彿是另一個世界。在那世界的我們,擁有與真實年紀相符的身體,我和他都不是小孩。在那個世界的我,不是灰原哀,他亦不是江戶川柯南。他叫做工藤新一,是個高中生,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女伴,毛利蘭。她在等他,他要回去的,是毛利家,她的身邊。

送我回去,只是盡男士的風度吧。奮不顧身跳下海救我,亦因為在孩子們中,是長輩的身份。答應讓我依賴,也不過是他對自身能力自信的表現……嗯,我也太傻了吧,竟然為他找理由。

「是我做得不妥嗎?」忽然,是他先開口,「我是在說於海中的時候,你沒有乖乖被拯救。」

「嗯,是我逞強吧……」原來他當時也察覺得到,我有點無措,回答也失自然,「剛才謝謝你救了我。」

一直走在後的他停了下來,我從他的影子看出,於是回頭。正想發問,便被驚訝漂白了思緒。

「我說啊,你其實可以依賴一下我。」

他把我抱住。

我感覺到他用自信的口吻於我耳邊呼出的氣,以及他的手按在我後腦的壓力。當身體重新懂回應使喚,我立刻從他的懷抱裏掙脫出來。然而,我是推開了他,雙手卻依然伸直的離不開他的兩肩。

他是在回應我嗎?我的眼神有在說著,我好想被他抱嗎?他這趟的舉動,我又可以為他找什麼理由?

我迴避著他的視線,是我在逃避他不想被我抱的眼神。

一段長時間的沉默後,我輕聲問,「如果我面前的是新一,你還會這樣抱我嗎?」

工藤新一,在目睹黑暗組織的人犯案後,被灌下毒藥,身體變小了。為了逃開組織的追擊,他決定以江戶川柯南的身份生活,一邊調查組織的事。因為我研製的毒藥,他才會跟組織扯上關係。亦因此,他才會跟從組織逃出來的我同一陣線。

江戶川柯南這人物,也隨之出現。

如果他沒有見過組織的人,沒有被灌下毒藥,他不會是柯南,亦不會與我坐同一條船,更莫說是可以讓我依賴。

這也許是命運。以灰原哀的身份遇上柯南身份的他,就連我也混亂了。可以讓我依賴的是柯南,不過柯南這個人物終有一天會消失。他本來是不存在的,在有方法變回原狀以後,他便重拾新一的身份。新一喜歡的是毛利蘭,到他回復新一的身份時,他仍會讓我依賴嗎?

『如果我面前的是新一,你還會這樣抱我嗎?』

話說出口,我也開始替自己的問題感到可笑。那根本不是一個問題,從來會抱我的,就只有柯南,而不是新一。

霎時有種被捉弄的感覺。身負如此命運,就連恨也好像沒資格。

他沒有答一聲,這大概就是他的答案。這些我都明白,但我還是想聽到親口的一句。因為這樣我才制止得了心存奢望──

即使是柯南也好,我想依賴他……

可能就算是柯南,她也顯得比我好吧,根本無須選擇。那我便不再為誰牽掛了──

我鬆開手,「沒什麼了,你回家吧。」

 

這是不是命運對我的懲罰 愛你也沒辦法 恨你也沒辦法
陷在這個漩渦只想掙脫它 拉住你的手 卻讓我也被拖下

你的眉眼說 你不渴望我擁抱
每當愛變成了煎熬 你就開始要逃

你愛我還是他 是不是我可以做得更好 讓你不再掙扎
你愛我還是他 我寧願聽到殘忍的回答 也不要再被耍

你愛我還是他 我為你找了一百個理由 我就是那麼傻
你愛我還是他 是否沉默代替你的回答 我應該明白吧

 

新一好,柯南也好,去愛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