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流年

Work Text:

【BLEACHx名偵探柯南 crossover】流年(朽木白哉x灰原哀)

註:雪莉=コードネーム:シェリー

 

歌:王菲 詞:林夕

愛上一個天使的缺點 用一種魔鬼的語言
上帝在雲端 只眨了一眨眼
最後眉一皺 頭一點

 

日落的餘輝仍能保持完整,只是被蓋上一層雲紗。寥寥的雲朵以外,整片天空都是深淺劃一的橘紅,令人聯想不到,這會是五月初夏的黃昏。

經已是五月的黃昏了嗎?雪莉掏出有日期顯示的電子手錶,加以確認。

裹足於河邊,看著夕陽逐漸西沉,直到天色黑齊,時間就這樣悄悄流走。經已有多久沒有凝望過天際?還穿著白色實驗袍的雪莉,回想這一個年頭幾乎每一天都在實驗室渡過。為了組織的研究,連時間也被她遺忘掉。

難得可以出來換個氣、走一走,想不到一下子上帝就關燈了。雪莉心感可惜地輕輕嘆一口氣,轉身打算離去。

抬頭只有無邊的漆黑,空虛的河道旁邊,應該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然而,雪莉還是停步下來。

「朽木,有什麼嗎?」一身的死神服,為浮竹披上與初夜相襯的黑。河邊除了雪莉,還有來自屍魂界的使者。

同樣的裝束,跟浮竹一同來到現世治理“虛”的,有當時尚未當上護廷十三隊隊長的朽木。突然停下步伐,眼睛瞟過,朽木便別過臉來,「沒什麼。」

說罷,朽木帶頭離開。在兩步的距離,他毅然越過面對著他的雪莉,一黑一白的外袍在這個晴朗的晚上,交錯出強烈的對比。

連浮竹也跟著走過,雪莉依然未有反應。這是因為普通人類,是看不見死神的。畢竟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即使被怎樣注視,吸引雪莉的都不是朽木他們。

再站一會,雪莉也離開了。「反正不會開花吧。」

忽然一抹雲掠過頭頂,遮掩月光為地上拖出陰影,將雪莉和河邊一株才剛發芽的小植物牽連起。

那株小植物並不怎麼特別,葉還很幻嫩只見零星數片,莖幹也不怎強壯,沒有風支撐著葉片也搖搖欲墜。不過雪莉就是不自覺去注意。

但無論如何,再來悶熱的夏風吹過,吹趕雪莉的步伐,吹開她和植物間的距離。彷彿在強調,被遺棄的一幕。

這一晚的風雲就像預告,翌日的五月天下起暴雨來。

又來到時約黃昏,夜幕因為雨雲更早臨降。雪莉撐著傘重返河邊,停於與昨天相同的位置。整天狠狠的雨不停下,雷厲風行,莫說開花了,小小的生命能否活下去也成問題。雪莉不自禁放下手頭工作,從實驗室走了出來,為的是跟那株小植物說再見。

可是,都來不及了,徒然聽著雨水打落傘子仿似快要貫穿的聲響,雪莉未能找回昨天的焦點。這就是所謂的“錯過”。

 

「要帶這個到現世嗎?」浮竹跟面前的死神交情不淺,也知道他一向是個沉默寡言的人。於是在得到對方的默然回應後,便沒有再追問。

不是說這一年來悉心的栽培有什麼不妥,對於好靜認真的朽木來說,園藝也是挺適合的消遣。浮竹仍記得當天他突然的舉動,把現世的植物連根拔起,帶回屍魂界栽種,一貫不交代一聲。想不到朽木今天會說要把它帶返現世,這才叫浮竹感驚訝。

雖然還未當上隊長,朽木和浮竹身為死神的實力經已不簡單,被派往現世的任務,當然是兩三下子便能完成。就於日落時份,工作後的死神到訪河邊。

天空的顏色經已褪卻,但今晚有人為它重新添上色彩。連續的亮響加上人們的歡呼聲,是煙火把夜空七彩照亮。

「很美啊。」孩子們中一把純真的聲音響起,穿起和服的步美不禁讚嘆。「灰原?」

身後煙火的爆發聲不斷,聽不見朋友的呼喚,灰原逕自走開。

就是這個河邊。一年前的回憶如新,灰原仍能記得。當天還埋首於組織工作,今天經已換了個身份,在帝丹小學與孩子們打成一片。此時此刻穿上身小孩大小的和服,灰原仍能憶起那件成為了她人生污點的白色實驗袍。

這一年的時間,灰原彷彿是再生了。不過前世的記憶,要翻看也不甚困難。重臨舊地,一步一步,灰原來到令人懷念的泥土跟前。縮小了的身體讓她與地面更接近,也可能因而看得更清──灰原清楚看見植根地上的一株花。

那一株花很特別,因為它也是死而復生過來的。灰原就知道,這珠花是當天的那珠。不同的是,今天它開花了。

灰原看花看得出神,大概連她自己也沒有發現,嘴角彎起了微笑。如此的情景,卻看在另一對瞳孔內。

「朽木?」同一個河邊,浮竹以為朽木特意前來,是為觀賞煙火表演,誰知在表演結束之前,他已開步離開。

這場煙火表演不好看嗎?從朽木總是冷酷的表情,浮竹根本猜不透他是不滿意了、失望,還是感沒趣。

歷史在重演,朽木再次擦過灰原身旁,可惜改變了的外貌,經已叫他沒法認出。直到越過了女孩,感覺被注視……

背對的二人同時轉身,兩個不同的世界在下一響的煙火爆發下,重疊了起來。煙火的璀璨是照亮過對方的臉容,但於煙火熄滅的下一刻,河邊又餘下自身單獨一個人。這一秒簡直如美麗的幻象,一眨眼便沒了。

雖然只有一剎,今回浮竹卻能夠確定,朽木眼中流露的感情……

 

愛上一個認真的消遣 用一朵花開的時間
你在我旁邊 只打了個照面
五月的晴天 閃了電

有生之年 狹路相逢 終不能倖免
手心忽然長出糾纏的曲線
懂事之前 情動以後 長不過一天
留不住 算不出 流年
(哪一年 讓一生 改變)

遇見一場煙火的表演 用一場輪迴的時間
紫微星流過 來不及說再見
已經遠離我 一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