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榜上有名

Work Text:

V还是没忍住,心血来潮去看了那场演出。

她告诉自己这只是顺路,权当是结束一天疲惫工作之后的奖励,但事实是她打从一大早就套好了一身颇为讲究的行头——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克里都把票塞她手里好几天了,即便不占这个便宜,也总没有不赏这位老朋友脸的道理。

她来晚了几分钟,不得不攥着杯子在跃动的人群中穿行,酒液在拥挤中泼洒得一手都是。所幸皮夹克下的图案让她很好地融入其中,不止一个人在闪动的红色灯光下装作无意地蹭过她身边,连那个和她在樱花市集打过照面的摆摊老头都兴致勃勃地打听她这一身好东西是打哪儿来的。她只能笑而不语,把一切都推脱给实际上不曾存在过几次的好运气。要是告诉他们这是以前从银手的幽灵手里淘来的,他们一定会觉得她脑子有病。那家伙现在不是活生生站在那儿吗?

不过,说真的,她本来也离那儿差不了多远。和银手搞在一起还能正常到哪儿去呢?瞧瞧,等喧嚣的旋律撞进她的耳蜗,她很快就和旁边那些半疯不疯的老家伙差不多了。一杯又一杯,一句又一句,V发现自己很容易就被这个兴奋浪潮裹挟。她并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就算加上“武侍”的名头也不算什么。记得吗?她甚至还有一次还身在其中——她借着他的双眼注视人群,他借着她的手指拨动琴弦。

但那不一样,和站在台下感受到的不一样。和那些精神绑定的亲近时刻相比,他们很少这么遥远,然而她依然能感受到一种奇异的亲近。也许是因为现在她的眼睛可以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的影子走,她能在被旋律加热的空气中清晰地嗅到他张扬的情绪,也能同时让他鲜活而生动地在她的视线范围里燃烧生命。

或许是因为某种残余的生物感应在作用——如果真有这种东西的话,她能感受到强尼目光的转移。他注意到她来了,知道她还是来了,而她也没打算回避。她嘴里胡乱喊了一串,向幸存、复活或是来生致敬,隔着涌动的人群和混乱的灯光向他举杯,在响亮的鼓点中大口咽下杯中的液体。龙舌兰的味道沾湿了她的领口,她却感到加倍地口干舌燥。,V相信这位跨越半个世纪再度苏醒的巨星正在看着她,酒精的灼烧感从喉管向肺腑蔓延眼中复燃的火焰几乎将她自内而外烧得滚烫。

现在她明白大家为什么爱他了。


她当然听到了最后,喝光了一整瓶,却在音乐完全停下来之前就打定主意离开,以防还有不知好歹的死忠粉跟上来,妄想出大价钱来换属于她的古董。V向与熙攘的人群相反的方向走,抄了小道去找她的车。暗巷不长,但还是有人跟来,她没走到一半就被紧凑的脚步追上,熟悉的冰凉手掌抓住她的手腕。V毫不意外地回头,那个人的轮廓立刻压上来,影子挤占了她眼前的去路,她还没叫出来就先撞上了他的嘴。

他妈的强尼·银手。

浓烈的烟,浓烈的酒,浓烈的他的味道,浓烈的侵略欲望。迷醉与兴奋的余波在气息吐纳间同时淹没了她,她无力招架,干脆欣然接受。他急切吸吮她的嘴唇和舌尖,仿佛在刚才同时尝到了她的焦渴。V敢断定他在台上就预演了这整个偷袭的过程。

强尼骤然放开她,用手指抹了抹她的下唇,满意地看着她在他的阴影下喘气。

“看来我是今晚的幸运粉丝了?”V仰起下巴,故作亲昵地搭上他的肩膀,“你准备在我的屁股上签名?”

男人发出一阵笑声:“签你奶子上都可以,女士。”他的目光落在她起伏的胸口上。背心领口的圆弧还沾着酒液的湿痕,她的心脏正在那下面跳个不停。强尼借机重新和她拉近了距离,把午夜微冷的风阻隔在外。“只要告诉我你来这干什么。”

“反正不是来干活的。”V松开手,恢复了平时与他对话的样子,但显得稍微有些局促。

“那就是来找活干的?”

“你一开口说的就是那种事?”V皱起眉,虽然她不否认那偶尔也算她答案的一部分。“没准我是来陶冶情操的呢。”

“听着不错,”强尼点了点头,自然地把手掌按在她腰上,“可惜不是实话。”

V翻了个白眼:“好吧好吧……我顺路来看伟大的摇滚弥赛亚强尼·银手死而复生,这样说你满意吗?”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V。”他的声音放得更低,吐字也有些模糊,似乎和她一样醉得不轻。那双眼睛好像要把她推进他的回忆里,让她从他的目光中捕捉到个把小时前她哼唱着旋律注视他的样子。

“你在想什么?”

V垂下眼睑。她能从他眼睛里的那个形象中读到很多复杂的内容。她开始认为他有情感投射的嫌疑,但不确定,因为有时候她也不那么了解自己。“……在想现在。”她只能说,再次把手臂搭上他的脖颈。至少这答案有一半是真的。她的目光在浓郁的夜色中闪烁,逡巡着落向他的嘴唇。场合和时间都不合适,但有什么所谓?她压低了声音——

“……想怎么睡你。”

强尼咒骂了一声。显然,这话他听进去了,一字不落。他的双手撕扯着她的衣物,火焰与兽欲被他揉成一团,那两片被岁月磨蚀的金属此刻正在她胸口闪闪发光。V站直身,抓住他的手指,猛地把他推向对面的墙壁。男人的后背在墙面上撞出一声闷响,他伸手来拽她,但她轻松躲开了,在他面前快速蹲下,解开了他的皮带。

裤链被拉开的声音在僻静的小巷里显得异常响亮,他们都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心照不宣。强尼托上她的后脑,把她按向那隆起的硬块。V甩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才慢慢靠过去舔了舔他。女人细碎的亲吻在布料上留下一串深浅不一的水痕。他显然不满这种温吞的做法,很快扯下内裤,硬热的器官弹在她脸颊上。

“啧……”V抱怨了一声,却还是用手指拢住柱身,“你这人真是没一点耐心。”

强尼促狭地笑了一声:“要真是那样,你现在就在台上挨操了。”

V没有理会他,直接把阴茎含进了嘴里,用力吮了吮头部以示警告。他嘶声抽了口气,猛地向后拉扯她的头发。“操,V,你真他妈疯得可以。”

这下轮到她高兴地笑了。V把性器吐出来,半带威胁地用脸颊蹭了蹭他:“闭上嘴,我就让你爽,好吗?”

她红热的脸颊和直白的眼神让强尼安静了下来。V很喜欢看他被迫顺服的样子,愿意为此遵守承诺,她重新低下头,舔了舔湿润的马眼,又用口腔裹紧茎身不紧不慢地吞吐起来。

她不是第一次给别人口交,但不经常在大街上干这事——这是当然。她倒是不介意,不过做爱嘛,总得尊重伴侣的意见。这年头连让性偶在马路牙子上办事都得加钱,也许这世界上也就这位不知羞耻的混蛋愿意陪她玩这一出。

强尼的喉结微微滚动着,温热的右手扣着她的后脑,插入她发间的手指不自觉收紧。他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带上了零碎的鼻音。这幅画面让他很享受,因为V像在用工作时的专心态度在干这件事。女人温热的口腔不比她湿软的阴道差到哪儿去,何况她这样善于用灵活的舌和收紧的双颊制造更多快感。不得不说她很擅长做这个,甚至可以说水平一流,不需要刻意卖弄风情就足够让他硬得彻彻底底。

车流在巷道的两边呼啸而过,只要有谁往巷口探探头,就会发现他们在做什么,但V毫不介意。她按住他腿根绷紧的肌肉,张大嘴尽可能地把他吞得更深,吸吮的啧啧水声因此变得更响亮。佣兵舔着性器饱满的前段,灵巧的手指不紧不慢地套弄剩下的部分,很快如愿听到了他愉快的呻吟。被舔湿的阴茎在她的嘴里变得更烫,她的名字从男人紧咬的牙关溢出,沙哑而低沉,V感受到他掌心升高的体温,脸上一热,意识到自己也湿得厉害。

她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正撞上他更加露骨的眼神。强尼在她的掌控之下完全沉浸,脸上已经满是情欲色彩。作为报偿,她放任他捅到喉眼,视线因为呼吸不畅而变得有些朦胧,却依旧向他投去挑衅的目光,借着自然的生理反应更紧地裹住他的器官。他被她吸得低喘一声,更快地把她按向自己胯下,完全射在她嘴里。

V哼了一声,把湿润的性器吐出来,被唾液濡湿的口唇依然粘连着精液,随着她的喘息滴落到脖颈和领口上。她胸口起伏着,低头咳嗽了一声,又被强尼抓住了下巴。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神态变得松弛,隐含着释放后的愉悦,但那双眼睛还在直勾勾地盯着她,还远不到餍足的时候。还真不好对付。V小幅度地弯起嘴唇,若无其事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又擦了擦脸颊。

“……好像比我想的快一点。”

男人的手僵了僵,脸上自得的笑意消失了。“你说什么?”

意料之中的反应。但这个简短的问句还是很大程度上取悦了V。她站起来,借着重心不稳倚在他身上索吻。强尼的脸色不太妙,很明显对她刚才貌似不经意的那句话耿耿于怀,但她知道这不会是他拒绝一个吻的理由。他没有犹豫地回应她过分热情的索取,通过吮吸她的舌尖搜掠她口腔里残留的自己的味道。他的牙齿拉扯着她的下唇,直到她再一次陷入呼吸紊乱的危机才放开她。“回答我,V。”

他愠怒的表情总是很有意思,V在心里笑得厉害。谁能想到?强尼·银手,那个强尼·银手,欲望上头就可以浑然忘我的家伙,竟然会在意这种一听就是随口乱编的玩笑话。大概是真的昏了头了,她立刻决定把握机会,把这个游戏玩下去。

“我说……你想猜猜你是第几名吗?”她凑近他的耳边,手指勾了勾他垂下的头发。

“坚持的时间。”

事实证明她确实对他了如指掌,甚至完全掌握了适当激怒他的窍门。她暧昧的眼神让他不安,难以辨明是挑逗还是挑衅的语气更是进一步触犯逆鳞。刚才他那副游刃有余的姿态荡然无存,V看着他,极力阻止笑意蔓延。这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被误认成了轻蔑,反而也成了导火索,男人的神色重新被怒意与欲望完全占据,强尼抓着她的手臂,把她撞回墙壁,报复性地狠狠按向她腿间。

“靠……”她情不自禁地颤抖着叫骂,这下强尼嘲弄地笑了。他直接伸手拽下她的短裤,V打了个趔趄,其中一只脚刚从裤管抽出,对方的手就向她下体探去。她早就陷入了兴奋的浪潮,刚才的言语交锋更是加快了这个过程,没被抚慰过的阴户湿滑不堪,他自然再没有顾虑的理由,手指粗暴地在洞口戳弄两下,当即抱起她扯开双腿就插进去。

强烈的刺激让V的脚趾蜷缩起来,不得不紧紧夹住他的腰。强尼掐住她的臀肉,让她悬在他身上,同时挺腰将自己全部贯入。她哼叫了一声,急忙攀住他的肩膀,在他的肩上咬下火辣的一圈印痕。这种地方经常有不讲究的小情侣乱搞,她这一声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只是加剧了他们互相侵犯的意图。

V绷紧小腿,适应了情欲升腾带来的高温,又刻意夹稳了他。强尼的呼吸变得更重,用力压下她的臀部,手指在她裸露的皮肤上捏出鲜艳的印痕。佣兵咬着指节,承受对方狠戾的抽插,呼吸密集地落在他的颈间,发出压抑的呻吟。

强尼把她放下来压在墙上,抱起她一条大腿,阴道内的性器略换了个角度重新顶入,V高呼一声扶稳墙壁,身体在持续上涌的欲浪中颤抖,沾满汗水的红发散落在眼前。

“是谁?”强尼稳住她的身体,用放缓的摩擦延长她的快感。

“什么……?”V的尾音上扬,眉毛紧蹙,痛苦和快乐同时染上她潮红的脸。她毫不费力就让他上钩了,隐藏的愉悦几乎难以掩饰。这表情让他上瘾,但她故作不解的反问又加剧了他内心的焦虑。他难耐地再度动作起来,解开她文胸的搭扣,隔着衣物大力揉捏起她的乳房。乳尖被他捏得发痛,V咬着嘴唇呻吟不断,却始终一言不发,饶有兴致地看见怒意逐渐在他脸上积累成更深重的欲望。

“谁在我前面?”

她被他再度带入情欲的颠簸中,胸前的金属片随着肉体的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女人张了张嘴,吐出的却只是又一声享受的哼吟。

“谁他妈在我前面?!”他再度质问,粗重的鼻息烫在她脸上,沾染了体温的金属手指抵入衣物的缝隙,罩在她蒙了一层薄汗的乳丘上。这个心血来潮的恶作剧效果比她想象中还要好,V非常努力才忍住大笑的冲动。她喘息了一阵,收敛住表情,抬起眼皮睨他一眼:“没想到你对这个这么感兴趣。”

“别跟我在这扯淡,V。”

V笑了,贴着他的嘴唇喘息,舌头再度与他的缠在一起:“你想知道什么?”

“……操。”然而这样的抚慰没起到任何作用,强尼握住她的脸颊,强硬地中止了这个吻,咬着牙将字眼重重地熨烫在她唇边,“告诉我名字。”

“嗯哼……然后呢?”V扬了扬眉毛,知道这样的挑衅只会让他更加兴奋。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怒火就是燃料,相近的情绪和欲望正在通过他们嵌合的器官与交融的体温近距离快速传染。“点到为止”的念头在她的脑海里消失了,她只想把事态往更有趣的方向推去。

“你要雇我去杀了他们?”

她吐出的最后一个音节很轻,但成功撩动了他本就已经足够紧张的神经。这个暗示又让他更加恼怒,银色义体在她身上掐的力道加重了几分。V的喘息间顿时夹杂了断续的笑声,她用手指在他胸前轻柔地抚摸,感受他的心跳,有意无意地勾画她的名字:“已成定局了,强尼,你能把人家怎……”

“管他妈能怎样!”他打断她的话,扯住了她的手臂,把她紧扣在身上,“现在操你的是我。”

女人紧致的阴道瞬间被硬挺的性器完全挤占。这个姿势进得又快又深,短裤因为他激烈的顶撞而终于从她的脚踝滑落。他自下而上地反复贯穿她,烧起一阵又一阵热辣的痛。V抱住他尽兴地享受,再次用放浪的呻吟掩盖了得意的笑声。她的舌尖舔过男人发烫的耳垂,轻微的酥痒让他更迫切地宣泄,全无停顿地来回撞上她体内的软肉。V的手指紧抓住他后背的衣物,被他顶弄得浑身发软,却也乐得和他一同沉溺其中,很快又朝他挺起腰身,向他投去贪婪的目光。

强尼放下她颤抖的大腿,报复性地在她急欲登顶之际抽离,只让她扶着自己的肩。V为此恶狠狠地咬了他一口,他当即把这股腥味还给了她,右手同时滑入她来不及并拢的腿间,夹住她的阴蒂抚摸揉弄,直到她再度颤抖着高叫出声时才停下动作。

V看着他从自己体内拖出满手湿腻的水痕。

“够快的啊。”他笑了一声,故意用她刚才的话评论,握住沾满她体液的性器,在她渐渐空茫的目光下撸动两把,将精液射在她腿根。

女人双臂还虚软地搭在他肩上,没有阻止他的动作。这一次他们做得足够激烈,互相占有了彼此的全部心神,这是她最享受与留恋的感觉。强烈的满足淹没了她,V慵懒地倚在墙边,一时舍弃了所有多余的念头。

她朝他弯了弯嘴角,等到自己能维持平稳的语调才开口:“我还以为是你想速战速决呢。”

“别岔开话题,”强尼移开她的手,脸色又阴沉起来,“你还没回答我。”

“哈……就这么想让我再给你那点脆弱的自尊心补一刀?”V调笑了一句,顺势推开他,把卷成一团的内裤稍微挽起来。余兴节目要告一段落了,她重新找回方向感,才确认了她原本的目的地。“你该回去了,强尼。”她弯腰从一旁的空地上捡起被甩落的裤子,顺口提醒道。

但她还来不及穿上,脸颊就又撞上了粗粝的墙面,还残余着她汗液的手臂又一次紧紧箍住她的腰。

“妈的……”这有些超出她的预期了,V的手肘推搡着他贴近的胸口,“你还真没完了?”

“完不完你说了不算。”强尼扣住了她的手,全部的体重都抵在她身上。他的体温和呼吸压迫在她耳边,而那两根该死的灵活的手指又扒开了她的腿根,把那些还挂在她大腿上的精液都抹上指腹,最终一并捅进她身体里。他的左手拦住她腰腹,右手有技巧地深深浅浅搅弄着穴肉,不时搔刮她的敏感点。

“你他妈……就和这茬过不去了是吗?”V发出一些细碎的喉音,难耐地向后蹭动。现在她搞清楚了,在当街狠操一次还不足以消除他全部的怒意。

“是你先找的茬,V。”他恼怒地反驳她,手指抽离,勃起的器官再度抵上她的穴口,随着男人果断的动作撞进她的身体。V向前一倾,紧咬着下唇发出一声拉长的低吟,随后又在器官碰撞的声响中轻轻笑了:“所以?这就是你要答案的方式?……操到我说为止?”

他忽然从背后握住了她脆弱的脖颈,指尖卷缠了那原本属于他的链条,将她略微向后拉扯,随后用一记发狠的深顶给出了答案。

行。好啊。来吧。

V不止一次想在性爱之前惹毛他,但这事真干起来的后果总比她想象中精彩得多。她已经足够了解他了,却还是低估了他在这方面的偏执——没想到这样可笑的胜负欲能在他的思路里占尽上风,这家伙已经完全不顾巷口之外就是车水马龙的大马路,全然放开了动作,放肆地利用那些与她分享这具身体时窥探到的秘密,每一下都正正顶上要害。

她被撞得失神,微张着嘴,膝盖酸软,几乎失去平衡。密集的汗水随着身体的摇晃从她下巴滴落,兴奋的波浪在她的胸口翻腾,又涌上她的口鼻。她有的是精力应付凶险的缠斗,却很少能让自己真正脱离快感的掌控。V开始意识到这个玩笑似乎是开得有些过分了——她达成了目的,却无法保证事态朝自己可控的方向发展。

“好吧……嗯……”她在言语彻底被无意义的呻吟取代之前开口,“……我告诉你。”

强尼握住她腰的双手收紧了一些,V敢打赌,他又开始在记忆里搜索某些他可能见过的画面了。

“你前面根本没人……”她尽力让后背靠近他的身体,手指向后抓住他的长发,湿热的气息都落在他耳畔,“我让你猜,是开玩笑的……啊……!”

然而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出乎意料地没有得到缓解,他抓住她的手把她重新推向墙面,完全阻隔了她的退路,尚未发泄的阴茎依旧硬烫,顺着她下意识向后挣脱的动作趋势凶狠地钉入女人敏感的甬道。“别你妈耍我。”

V在这狭窄的空间里喘息得更加急促。“靠……谁耍你?!”她似乎又想通了什么似地,颤抖着发出一声冷笑,“……我怎么不知道你现在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了?”

这话似乎奏效,她听见他也笑了一声。

“我还不知道你现在是个爱撒谎的婊子呢。”

强尼扳过她的脸,又含住她嘴唇。这个吻潮湿又热烈,V相当希望这是他接受她解释的证明。然而男人下体的攻势未曾松懈,火热的性器退至穴口,又再度挤开潮湿的肉道彻底埋入深处。强硬,却过度缓慢,这样的反复带来过量的快感,几乎成了一种折磨,一点一点磨蚀了她的耐性。一贯擅长掌控他的佣兵被逼近高潮的边缘,也变成了饥饿的凶兽,用热切的迎合与含糊的命令,要求他给予她更爽快的回应。但他只是把她的呻吟都压回她的口腔:“我要听实话。”

“这就是实话!你还要我发个毒誓吗?”她意图摆脱他的控制,手指自顾自地向下抚摸,却还是被那只冷硬的金属手掌先一步扣住,牢牢按向她起伏不断的小腹“操……”V恼恨地忍无可忍地骂了一句脏话,不受控制地扭动身体,“你爱信不信吧!先让我……让我……啊唔——!”

强尼总算还是满足了她的意愿。女人颈后汗湿的皮肤被他咬在齿间,他暂时抽身时仍能清晰感受到她自内而外因为快感产生的震动。一时失去性器填充的穴口来不及合拢,温热的水分顺着她战栗的大腿流下,V茫然地盯着墙壁上交叠的人影,急促的喘息尚未平复,又被拉扯着转身,重新对上他的眼睛。

强尼低头吻住她,已经恢复了那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没有褪尽的血腥在这个相对柔和的吻里也带了些甜意,在酒精的味道中变得让人眩晕。V彻底放下了警惕,身体松弛下来,直到感受到他的手指再次捏向她的大腿。

“我操……强尼!”

这一次她全无防备,被他插进来时甚至差点没站稳。

“我已经说完了!“

“你说没说都他妈一样,V。”这一次愉快的笑意攀上的是他的嘴角,“让我操够你。”

“……妈的。”V咕哝了一声。她甚至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能说,他们两个都是借题发挥的天才。

她只能和他吻在一起,让每一声低吟和喘息都落在他嘴唇上。女人的嗓音已经有些发哑了,但很快又在远离理智的深渊中浸满了情欲,性器不容抵抗地一再嵌进她的身体,将她的尾音撞得越发柔软。高潮两次的穴肉酸麻不已,蛮横入侵的高热器官磨得胀痛。她气喘不断,却依然遵从本能地享受被他填满的感觉。强尼掀起她凌乱的衣物,手掌挤按她晃动的乳肉。阴茎撞开肉壁的声音清晰得仿佛响在耳畔,过量的湿液在紧凑的摩擦中被搅成白沫,险些蹭上他的裤子。

“V……看看你……”他抵着她的额头,粗喘着与她对视,深色的眼睛逐渐被越来越浓重的得意与满足的色彩占据,“谁都能让你骚成这样?”

那两片使她区别于众的牌子正被夹在她双乳之间,在微弱的光源下微微泛出金属的光泽。她很容易就留意到这件他们曾经独一无二的联结证据,从此放弃嘴硬否认什么的打算,大方地扣住他后脑,深深吻进他的口腔。

街灯黯淡了下去,不知道哪里的电网又被烧了一段,但城市角落里同样烧得滚烫的体温却不必负这个责任。他们只需要沉浸在癫狂的情事里,专心燃尽剩余的欲望。V抓着他的手臂,笑声和叫声渐渐交织在一起。她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对的。他们早就习惯于在对方身上索取同等的快乐,无可替代的精神联结给了她许多对此成瘾的理由。

更多的催化剂已经不必要,他这次没等到她答话就狠狠抽顶起来。这算是一种证明还是一种报复?她想他们俩都说不清楚了。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向他敞开,全部的防守意识已经屈服于快意的征伐足够湿润的蜜穴吮吸寸寸顶入的柱身,在器官紧密结合时持续流出温暖的情潮。V闭上眼,顺应生理的本能接纳他,遵循精神的习惯更用力地拥抱他。他在她的引导下纵情地加快了频率,却依然把控着节奏。更多滑腻的蜜液被性器带离阴穴又重新顶入,被搅弄出阵阵粘腻的水声,他绷紧了后腰,让她的身体微微沉下来,顺势捣进最深处。

精液在她没有压抑的叫声中塞满她柔软的内里,完全相融的体温彻底融化了她的理智。快感伴随酣畅的高潮而来袭来,让她头脑发晕。V乏力地趴在他肩膀上,嘴里只尝到汗水的咸味。强尼搂住她,愉快而餍足地叹了口气。

 

“所以,”他问,尚未平复的心跳和她的撞在一起,“……这次我排第几了?”

“你是说在夜之城当混蛋吗?”V半醉半醒地笑了,“……稳坐第一。”

 

她省略了一两个简单的字眼,她知道他会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