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雷磊】向夜奔驰

Work Text:

“Black Jack,我又赢了。”黄磊笑眯眯托着腮,桌上的气氛有些紧张,有人叹气,有人离席,他身旁的男人一把抓住他的衬衫,将人扯到面前,“你这小子和庄家串通好了的吧?”

“有话好好说,你先把手放开。”半长头发的青年也不挣扎,顺着力起身,皱眉看着对方乱飞的唾沫,不由后仰想离他远些,“你污蔑我就算了,可这场子可是跟我一点关系没有,话可不能乱讲啊。”他本想着边上人能帮自己讲上几句,再不济也拉开男人,结果除了躲眼神的就是看热闹的,只能在此僵持。

管事的人倒是离这里很近,男人刚暴起他就向这边赶,黄磊话音刚落他就把闹事的人拉开,“消消气,这样,我跟他来一局,我赢了,就让他刚刚赢的都还你。”

“哎,我可没答应啊。”黄磊听了他这话瞪他一眼,“算了,这样吧。我做庄,输了任大哥你处置好吧。”

两人落座,一局终了,对方以20点胜出,黄磊笑笑,“大哥技高一筹,筹码我不要了,还给他吧,这事就算这么解决了。”

“别笑了,你还得跟我走一趟呢。”

“大哥说得是。”黄磊敛笑,跟上起身的人。

两人走进走廊尽头的房间,门上没有标识牌,黄磊进去环视一周,自觉坐到旁边的皮制沙发上。侧旁是木质的办公桌和老板椅,那人坐下点根烟,吸了口吐出烟气,“让你坐了吗?”

“是,大哥是没让我坐。”黄磊踱步到对方身边,伸手拿了他手里的烟,按灭在烟灰缸里。对他一笑,手一撑坐上了桌边,还翘起二郎腿。

“搁以前你都走不出这个屋你信不信?”

“是,我现在不也走不出去嘛。”

“我不动手真当我开玩笑呢?黄磊,今儿就算你老子来了我也照砸不误。”

黄磊脸上失了笑意,“红雷,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提什么。”

“嗐,我错了,向你道歉。”孙红雷拉开抽屉,从铁盒子里捏出一颗巧克力递到黄磊嘴边。

“你在这逗小孩玩呢?”黄磊面上嫌弃,还是张开了嘴。

“所以你今天又来干什么?砸我场子来了?”

西城区是出了名的混乱,孙红雷和黄磊血缘上的父亲各自管了东西两条街,两人大矛盾不露,小摩擦不断,手下人各自管好,井水不犯河水,也就黄磊身份比较特别,还能在两条街中游走。

“老王那边有新消息,你准备拿什么换啊?”黄磊是跟的母姓,老王就是他的生父。他的母亲因老王而死,和生父关系倒比不上他爹的对头。

“我的美色。”孙红雷充满诚意的笑容让本就不大的眼睛变得更加没有存在感。

黄磊对此见怪不怪,直接在他大腿上踢了一脚,“你要是穷得买不起镜子可以撒泡尿自己照照。”

“哎,干什么,我这裤子刚买的,名牌儿呢。”孙红雷伸手挡住黄磊不安分的小腿,“这样吧,消息就抵了这条裤子干洗费。”

“孙红雷你可真不要脸。”

“谢谢夸奖。”

黄磊白他一眼,自己又捏了块巧克力在嘴里嚼着吃,“下周六有批货要来,你叫上条子把他抄了。”

“然后你渔翁得利是吧?”

“你都不要脸了还在乎找条子?”黄磊眼里带了几分笑意,嘴巴依旧嚼个不停,像只在颊囊藏粮的仓鼠。

“行了,消息我收到了,你请回吧。不用我抱你下来吧?”

“不用,我自己下来。你这裤子……”见孙红雷手上收了力道,黄磊在他大腿上结结实实留下一个鞋印子再落地,“看来是不洗不行咯~”

“黄磊你大爷的!我这真是新裤子!”孙红雷急得站起身,“你给我舔干净。”

始作俑者顺着孙红雷手指往下,在下腹部打转,笑容带上几分暧昧“大哥,舔……不合适吧?”

被打量的人弯起食指,又捏成拳准备放回身侧,收手到一半想起什么般朝着门外扫手,“行了行了,你快滚吧,我一看见你就心烦。”

“可我不嫌烦啊,红雷,我发现我可待见你了。”黄磊又摸出一块巧克力,刚送到嘴边,又拿远几公分,“红雷,你过来点。”

“又干嘛啊,黄磊,你是我大哥行吗……”孙红雷嘴上不情不愿,还是忍不住凑上前,黄磊不说话,只用一双眼盯着对方的眼,然后视线游移到嘴唇,在还差一些就要亲密接触的距离,张嘴把巧克力塞进了嘴里,头也不回的离开,还口齿不清道,“我走啦,拜拜~”

孙红雷被这一系列的情节变化弄得迷茫,化了几十秒理清思路,神智清明时对方已经快要走出门,他三步并作两步追过去,叫一声对方的名字。

黄磊闻声回头,“干m……”被对方抓住手腕,按在了门板上,想说的话还未离口便被全数堵回——用嘴唇。他瞪大眼睛,又想开口质问,结果被对方的舌头乘虚而入,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重又拉开距离,唇边还带着棕色的痕迹,却没人在意,孙红雷开口打破冷空气“你……你吃我两块巧克力还我一块怎么了呢?”黄磊带着冷意的表情重又变回笑容,他眯了眯眼,“你说得是,我先走了。保持联络。”他反手打开门锁,潇洒转身离开。

孙红雷坐回老板椅,单手撑上额头,比起下周六的计划先回想起了刚刚唇舌之间和掌心柔软的触感。舔舔嘴角的巧克力渍,没有那么甜了。刚才的举动算不上一时冲动,但也不能说蓄谋已久,只是脑袋短路就停止思考,身体先一步占领了高地,把自己对黄磊模棱两可的喜欢推进了某个确定的通道。

说是保持联络,其实两人只留下过联系方式,从未进行过通话。总是黄磊溜达到红雷的场子,见他不在就发个短信知会一声。那天有些荒唐的接吻过后就再未见面,偶尔短信做个情报交换,虽然大多都是黄磊单方面的送情报。

老王也不是没有防备黄磊,帮会的事情从未让他参与,只是架不住对方脑子好使。被对头和亲儿子一同送进监狱,这件事听来着实魔幻。孙红雷则忙着兼并他留下的场子,收拾剩下的小弟,只是黄磊常提起的那个贱人吴仁至今没有下落,搞得他有些心绪不宁。准备等这两天忙完就去找一趟黄磊。

结果刚是这样一想,就接到了对方电话,“喂,磊磊啊?”

响起的并非熟悉的声音,“孙先生,你好,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黄磊在我手上。你现在到老码头的3号仓库来,道上的规矩,你是懂的。”看到联系人的那份笑意很快消散,不想来什么偏偏就要来什么,“你是要钱?”

“别装傻了。你最好尽快,不然见到的人是生是死,我可就不知道了。”通话到此切断。孙红雷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开始颤抖,语气依旧冷静,“你们先替我把剩下的场子能清的都清了,我有点事出去一趟。”

已是深夜,通往老码头的路偏僻,顾不上交规连闯了几个红灯,气喘吁吁赶到约定的地点。库房有些老旧,屋顶上吊着暖光的白炽灯,不知是老化还是亮度不够,只照得亮灯下一小片地方。吴仁和黄磊就在灯下。

“磊磊,你没事吧。”黄磊以跪姿被绑在一旁,只看胸腔起伏还能确认呼吸,只是低垂着头,长发遮住脸庞,没有回应。

“磊磊,孙先生可真是关心你呐。”吴仁在黄磊头顶胡撸两把,把头发搓得更乱,“放心吧,我可没什么虐待人的癖好。现在,举起手来,站近一点。”他的另一只手是上膛的手枪,已经举起对向孙红雷的胸口,“有什么遗言吗?”

“黄磊,我爱你。”

“太感人了,可惜他现在睡得正香。不过我送完你就会送他上路,你们在黄泉路上互诉衷肠吧。”

在他专心瞄准的时候,一旁的黄磊突然撞向他,吴仁放弃瞄准下意识去看身侧的黑影,却被冲上前的孙红雷卸了手枪。

“枪法不准就别瞄了,对吧红雷。”黄磊朝把吴仁按在地上的孙红雷挑了下眉,“我腿都麻了,你快把人弄走,给我解开。”

孙红雷也确实没照什么规矩办事,几辆警车早在仓库周围等候,把人送到警察手里,这才安心给黄磊解绑。吴仁把绳结绑得结实,双手和脚束缚在一起,怎样都找不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捆住的时间太长,虽然解了绑,一时半会还是使不上力。

“还能走吗?”孙红雷拉过黄磊手看看腕上的淤痕。

“凑合走吧,让我缓会儿。”黄磊把快失去知觉的双腿扳回身前,“你过来点。”他伸出双手拥抱一下孙红雷,还没撒手就被对方横抱起来。一双手撒也不是不撒也不是,虚虚环着,双手交叠在他颈后,“你跟我隔这演电视剧呐?”

“你这不是不能走了吗?要不我放你下来?”

黄磊凑过去亲一下他的嘴角,“行了,快走吧大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