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群交戏洁癖误入!!】【俱乐部系列】蒙眼游戏_赵启平篇

Work Text:

俱乐部之蒙眼游戏
情趣游戏,无插入

 

1.
最近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玩儿法,俱乐部里流行玩蒙眼游戏。所谓蒙眼游戏,就是一个人被眼睛蒙上,或站立或坐下,由两个人对他进行触碰;两个触碰的人不许说话,只能通过同一种器官,比如嘴或手去触碰同一个部位,然后被蒙眼的人只能通过触感去辨别这两个人。

这么刺激的玩法,果然在俱乐部里广受欢迎。
这天晚上,在公共的休息区,大家围坐在沙发上,兴奋地等待游戏开始。
唐川找了一条不透光的丝巾,站在休息区的中间,他已经在这里放了一张椅子。
“来吧,谁先来?”他是今晚游戏的主持人 ,他对这些游戏一向有兴趣,却从不参与其中,喜欢以旁观者的身份观察众人的反应。只见此时众人脸上的表情不一:曲和矜持地坐在一张单人沙发里,坐姿端庄衣衫完好,但是眼神是有渴望意味的,只是不想第一个出风头;季白抽着烟坐在离椅子最远的那一张沙发事不关己,徐安坐在他脚边的毯子上,脸颊贴着季白的膝盖,时不时抬头观察季白,注意力完全没有在这个游戏上;荣石身边一左一右坐着方孟韦和许一霖,两人已经把激动二字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如即将离弦的箭,快要脱出荣石的手,荣石都使了点劲儿,才不把两人摁住;刘彻和李川奇这对舅甥虽然坐一块儿,却都没给对方好脸色,同桌的宋运辉正给他俩倒酒,李川奇却吩咐刘彻还没成年不能饮酒;蔺晨和萧景琰搂在一处,蔺晨不知道在萧景琰耳边说了些什么,萧景琰红着脸一直想要把蔺晨推开;陈亦度和赵祯也矜持着,他们抽着细长的女士香烟坐在角落的桌子里,脸上神情各有滋味,一个别扭一个寂寞,别扭的是因为今天单号陈亦度跟贺函刚刚分了手,寂寞是因为沈剑秋已经多日没联系赵祯了;赵祯记挂多日的沈剑秋,今晚也来到了俱乐部,他是倒数第二波进来的,一进来便看见赵祯在角落里抽烟,意外的是并不如同往常一样他身边都聚满了人,只有陈亦度陪着。
最后一波到的是谭宗明家四口。原本三人的小家这下子变成了四口人,不免有人打趣:“难不成是因为今天多了一个人,所以来迟了?”

2.
谭宗明家新来的人叫夏远,听说来了一个多月了,一直没带来俱乐部给大家见过。这一个多月里谭宗明就没在俱乐部露过几回脸,有人问起了才知道谭宗明有新欢了。
都看得出,这个新欢可不同往常,不仅介绍给了他的另外两个伴侣:庄恕和赵启平,还带回家同居了。是的,四个人同居。
进来的时候,人还缩在谭宗明怀里,似乎是对即将面临的环境有些畏惧。
毕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这个独特的小世界。
“给大家介绍一下,夏远。”
很简短,但厅里一下就安静了,所有人都停下交谈,开始打量着谭宗明怀里的人。
四个人找了个空位坐下,进来的时候唐川已经介绍完了游戏规则,他们四个算是迟到。
既然是迟到,那要就被罚。
“晚到的先来。”唐川宣布道。他眼睛一扫,定格在赵启平身上,“既是不欺负新来的,那你先来吧,赵启平。”
众人开始起哄,赵启平耸耸肩,一副被起哄惯了的样子站起来走到厅中央。
“既然是被罚,总要告诉我干什么吧。”
唐川伸手指了指坐得离中间最近的五个人:方孟韦、许一霖、沈剑秋、蔺晨和萧景琰。
“看清楚这五个人了?一会儿他们分别舔你,你要只能通过感觉把他们区分出来。如果你射了还没有猜对全部,你就算输,罚酒三杯。”唐川便说边把他的眼睛蒙上,让他在中间的椅子上坐下。
五个人凑了过来,赵启平还没反应过来裤子就被解开了。软塌塌的东西被一只细细的小手拎出裤头开始上下撸动。跟着就有温热的舌头舔了上来。
细细的小手应该是一霖,赵启平想到,但这个舌头绝对不是。他感觉身边跪着两个人,舔他的舌头喜欢用舌尖顶他的前端。这种习惯,似乎之前听景琰提起过。
“是蔺晨吧。”赵启平非常肯定地说出第一个猜测。
“这么快就猜到了,真没劲儿。”蔺晨嘟嘟囔囔的放开赵启平的阴茎,把位置让了出来。
别说射了,这会儿赵启平都还没硬呢。
第二个换上来的人一会儿就把他的阴茎吞了,含在嘴里,似乎想让他快点硬起来。很急躁,却没什么技巧。技术不好,还非常有胜负欲,赵启平嘴角翘了翘,故意没说话,还配合地加重了呼吸,脑子里却脑补了方孟韦吊着眼睛泪花快要溢出给他口的样子。他等了一会儿,想着孟韦被欺负的画面,下身渐渐有点感觉硬了些。
“这么急躁,该是孟韦。”
方孟韦没说话,起身回到荣石身边,荣石搂着亲了亲,嘴才撅得没那么高。
接下来是一条细小的舌头,很耐心地舔弄着,一看平时就用这招讨好了很多人。对赵启平来说,这根小舌头舔他就跟挠痒似的,虽然舒服但总不到点上。赵启平怜香惜玉,舍不得一霖太辛苦但也不想很快破坏他的自尊心,过了一下会儿才说:“这个,是一霖?”
最后就只剩萧景琰和沈剑秋了。
炙热的手掌覆盖上来,舌头有力又富有技巧。舔、顶、含、吸。一会儿的功夫,赵启平没能撑住,都快忘了这是猜人游戏,已经沉溺在享受中,呻吟不断,最后不禁喊了出来:“沈剑秋,你轻点儿!”
高潮前的最后一刻,赵启平把答案喊了出来。
这一轮,赵启平胜。
他得意地摘下眼罩,顶着没释放的下身坐回庄恕身边,回头挑衅地看了角落的赵祯一眼,那位的脸色自然是不太好,才灭了烟又点上一根,刚要吸,被一只手按住。
隔着些距离,赵启平听不见赵祯面色不佳地说了什么,两个人似乎低声地辩论了一番,随后又一前一后的出去了。赵启平无意再关心,他歪到庄恕身上,被玩弄硬的下身难受得很,不过没关系,庄恕会给他抚慰。而大厅中央又热闹了起来,众人解了曲和的上衣,这回不是舔弄下身,而是胸口两团白皙的软肉和殷红的乳尖。

3.
夏远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他不敢再看,把头埋进谭宗明的腿。
厅里的喧闹,起哄声、呻吟声,都让他觉得难以忍受。
裤子还是被谭宗明解开伸了手进来。
“小东西,裤子都湿了还不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