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雨季

Work Text:

门被叩响三声,还未等门内人应答,少主已将门推开,门内是将身体擦干一半的邓肯·艾达荷。
随少主一同前来的是在黑暗中散发令人放松的暖黄橘光的浮动光源,将青年沉静而英俊的脸照亮一半。
“我同父亲提及了随你前往厄拉科斯一事,很遗憾,我未能获得他的准许。”
“你在我面前总是忘记夫人反复叮嘱你的礼数,小子。”
“我以为在你面前,我无需在乎这些体面。”
少主负手走近,邓肯在被橘光笼罩前随手摸到一条罩衣披在肩上。少主的脚步像猫科动物一样轻,身穿黑色修身简易礼服,今日城邦被雨雾笼罩,湿度极大,那头忧郁的卷发低趴在他苍白的脸颊上。青年有一股青翠的气质,眼眶如公爵一般深邃,然而棕色的目光十分柔和。
“夜已深了,你不该在这。早点回去休息,明天……”
“噢,是吗?”少主微微抬起下巴,打断了邓肯继续讲话。他在距离邓肯三步之遥处停下脚步,一双乌黑的短靴脚跟并在一起。少主面带笑意地说:“厄拉科斯先遣部队即日出发,天亮之后你一定还有不少准备工作。除了现在,我还有什么时候能逮住你呢?”
“我懂了,你是来要礼物的。和以往一样,我答应过你只要好好跟随哥尼修炼,每次远征都会带礼物给你。过来吧,保罗小子。”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来要嘉奖的。”
少主上前两步,踮起脚尖,揪住邓肯那几个月来未曾修剪的胡子,朝厚实的嘴唇吻了上去。
邓肯灵活地后退两步,少主以紧逼的步伐追上。
“她们会知道的。”不需要任何心灵能力,光靠少主那潮热的呼吸与迫切的心跳,邓肯都能感知少主内心汹涌的情绪:“不光姐妹会的人会知道,你的母亲会第一个知道。”
“那又如何,等我成为公爵那天,我会向众人期待那样和贵族女性联姻,仅此便足够了。”
“不仅如此,这事会在几大家族间传开,你的清名要染上污点。”
“得了吧,邓肯……”少主狡黠地眯起眼睛,“这又不是头一回。”
他抚摸邓肯的臂膀,那肌肉极为结实,挥散似的扬了扬手,灯光暗淡下去,少主在黑暗中将手交与邓肯手中。他俩都脱去了防护罩,掌纹交织在一起。
黑暗之中,少主说:“脱去你的衣服。”
邓肯嗤笑一声,想看这小子有何能耐,照做了。厄崔迪门下最为出色的战士,在黑暗中丝毫不受影响。邓肯看见少主扭开了领口前的银扣子,将黑色的短上衣脱去,里面是一件半透明的纱质白色衬衫。
“你这次想学点什么,保罗。讨好女人的花招?讨好自己的花招?”
“不……”少主略带忧郁的目光闪烁起来,接着他跪下身去,让邓肯吃惊不已,但少主的确那样做了。
邓肯短促地叹息了一声,黑色卷发的头颅匍匐着,跪伸的双腿修长,黑色的短靴微微发亮。少主的口腔窄而软,左右转动硬挤出些地方,才将前头含入其中。他的口活略显生涩,比不上星际间流转的那些脸颊妓女,贵族消瘦而线条锋利的脸颊被撑起了一块。少主没有抬眼看邓肯,只是低头认真做事,无声地舔。
这个纯良、聪敏又涉世未深的男孩,邓肯想到他将有一天成长接替公爵,想到他将经历种种,内心便有一种难过。男孩用双手扶住,继续卖力地舔着,让邓肯性欲大涨。他揪住少主的卷发,让他抬起头来。阴茎从口中滑出,嘴唇四周挂着些半透明的液体。棕色的双眼神情而湿润。
“保罗,不必为梦境发愁。”
少主见邓肯不将自己的担忧认真对待,失落地将脸颊贴向邓肯手心。年轻的身体想要得到一点教训与疼爱,邓肯每次回归会给予他一点,但更多留下的是挂忧与空寂。他正十六有余,性欲与春心在雨季中乱长。

***

少主的目光果敢又热烈,像被晒得滚烫的沙子。邓肯回想起那年与少主重逢。那一年,保罗·厄崔迪刚年满七岁,是公爵准许他旁听政事的第二年。一场春雨过后,男孩双手持短木剑,黑色卷发编成细鞭,在种满芭蕉树的花园中练剑。格尼交给他的新招式,他还练得不熟,雨滴从闷青色芭蕉叶脉坠落,空气被双手剑劈砍得飕飕作响。
保罗已练得出神,全然没有察觉正有一个陌生人接近。忽然,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拨开树叶从中走出,令保罗警觉地端起双臂。
那个男人仿佛一只黑豹,肌肉发达,猫科动物的优雅体态,头发茂盛浓密,黝黑的圆脸上横着几条疤痕。他的眼睛闪烁光,捕猎似的黏在保罗身上。没有人能不惊动警卫就如此轻而易举地闯入贵族眷属的后宫,保罗正猜测男人的身份,男人先开了口:“我吓到你了?”
“你是谁?”
“非常漂亮的剑法,小伙子。看来哥尼教得还不错。只不过,贵族剑法能让你在正统对决中获胜,可未必能让你幸存于阴险的刺杀。”
“你的衣服上有厄崔迪的家徽,为什么我从未在宫中见过你?”
男人哼笑了。他对幼小少主的沉着冷静与惊人的洞察力十分满意。“我在你很小的时候抱过你,公爵大人准许你涉政之前,我离开卡拉丹执行为期两年的军事任务,看来你已经把我忘了。”
保罗杏仁形的眼睛变得狭长,不敢轻易相信男人的说辞。男人朝他靠近,保罗不由得与他画圈周旋。
“让我试试你的身手,来吧!”
男人将腰间佩戴的双剑朝保罗抛出,张手向保罗示意。保罗将手中的练习剑抛向男人的大手。两人致礼,摆开攻势。七岁孩童与成人比剑毫无胜算可言,但保罗目光勇敢坚定,毫不犹豫举剑刺向男人大腿,被木棍轻易挡开。他迅速分析着高大男人的战术,想从侧方奇袭,又被压制,脑门还挨了一棍。
“过于死板!”
保罗气不打一处来,即便母亲时常教导愤怒乃贤君之敌,但此刻好胜之心席卷了他。男孩跳斩,被男人像甩掉抓人的猫儿一般轻易摆脱。保罗将手中的武器一扔,两手紧抓男人衣袖,灵活地朝男人肩上爬去。
只要能勒住男人的脖颈,就算是七岁孩童也有一丝胜算。眼见保罗就要得逞了,一只大手忽然将他从肩头拉下,将他捆抱在怀里。保罗被胸肌与肱二头肌勒得喘不上气,怒道:“你到底是谁!”
男人将保罗放开。换做别家贵族小孩,男人一定会想方设法捉弄一番,但男人却看保罗敏捷地转过身来,眼中没有一丝憎恨气焰,而满是好奇与喜悦。
“爱达荷,我的少主。邓肯·爱达荷。您的剑术极有潜力,加以长久训练未来定会打败我。”
“你就是剑圣邓肯?”男孩瞬间放下方才的不悦,气喘吁吁地问:“你以后还会来看我吗?”
“当然了,少主。其实我在返程前听士兵说你已长大,所以特地买了礼物……”

***

“你为什么不带上我,邓肯?我从没有机会离开这颗星球,也想亲眼见识你口中描述的宇宙。”
“会有机会的,我的男孩。半个月后,我们会在厄拉科斯重逢。”
保罗扬起脸,鼻尖上垂着邓肯的胡须。那胡子至少有两个月没修剪了,里面藏着沙子的味道。保罗还没亲眼见过沙漠,只在影像中学习过。因此他借着邓肯低沉的话语,与皮肤上残留的气息想象那片金黄的荒漠。
“你的宿舍里真热闹,部下都热情极了,在那我和你说不上什么话。”
“你有所不知。少主亲自走访士兵们臭烘烘的宿舍,这在别的家族极为罕见。新兵蛋子太兴奋了,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我前去士兵宿舍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寻找邓肯。剑圣和少主私会呢,这少见吗?”
“哼,这是个好问题……”
邓肯感觉到保罗在黑暗中抚摸他的肩膀。
“我看书中写,在遥远的古代,特洛伊的年长男性会通过性爱的方式引导少年。”
青年温热的嘴唇,轻柔地吻着邓肯坚实的脊背。邓肯摸到了一具光滑的肉体,那是没蒙受过一道伤疤,也没有被风沙打磨过的完美身体,肌肉量恰到好处,手脚发育地过快而显得修长。
邓肯顺着保罗的腰身向下摸去,“噢,我要收回之前的话,你的确长了点肌肉。”
保罗脸红了,沉默地曲起一条腿,方便邓肯给他做那事。邓肯的手干燥、粗糙,触碰到大腿内侧的皮肤,来回摩擦,让他感到有些钝痛。
男人的手粗糙,却很灵巧,轻易地进入了保罗的身体。他们之间总是缄默的,平时无话不说,到了这个时候,只有浓重而急促的喘息。保罗感谢邓肯给他留了面子,从不评判他的身材平坦不具有吸引力,也不调侃他的青涩。邓肯越是深入,保罗就越愉悦,形状优美的细长浓眉上挑入云霄,手指在邓肯肩上抠抓。等到差不多的时候,邓肯跨到他身上,用拇指抹去保罗内眼窝的泪水,在他双腿之间耸动起来。保罗前所未有地爽快,不仅是因为和邓肯而爽快,背叛母亲的眼里教导和私下亵渎厄崔迪的家姓都令他如同被暴雨拍打的芭蕉一样畅快。邓肯的身体也撼动拍打着他,他的胯间在一次次撞击中红肿发热,而邓肯居高临下,眼神中充满爱与忠诚。一股沙土味的雄性气息笼罩了他,保罗兴奋地抱住邓肯的脖颈细嗅。
做到一半,保罗被翻过身去,他近乎陷入了桑拿室外灰白色的美人沙发里,像一席揉皱了的被邓肯用来遮掩下体的被子。他的身体在颤动,就连黑色的发卷、无法凝练出肌肉线条的白皙皮肤都在跟着快速晃动着。他被邓肯干得快要元神出窍……
【再深一点】
邓肯的手伸上前来捂住他的嘴,惩罚般揉捏着贵族柔软湿润的唇瓣。
“别忘了你明天还要训练,我的男孩。”
保罗扭着脖颈,装作被邓肯弄得喘不上气,夺回声音的那刻,他又立马低声命令道:【来吻我】
不知道是他的能力最终奏效了,还是邓肯决定给他长点教训,肩膀立刻被男人咬了一口。保罗忍不住痛叫一声。他被干得立不住膝盖,阴茎从他的股间滑出一半,他继而又被邓肯结实地干进柔软的抱枕之中。
邓肯从后面捏着保罗的脖颈,将脸颊贴在他的脸颊上。
“这让你满足了吗,少主?”
“呃……是的……是的……”
他俩做了有两刻钟那么久,眼看着邓肯专属的沐浴时间就要结束了,最终不得不分开。保罗穿回黑色套装,帮邓肯船上宽松的军队制服。青灰色的落地窗外,又下起雨来,厚实油润的热带树叶在月光下闪耀着水的光泽。
“我都快忘记你长什么样子了,邓肯。”
少主红润的脸色逐渐恢复苍白,开了个玩笑。他让邓肯坐着,从架上取下香皂,在掌心慢慢揉出泡沫。
“也不知道这胡子下藏着的是一张狰狞的脸还是英俊的脸,你说呢,邓肯。”
“拿好你的剃刀,可别被我吓到了。”
少主笑着,翘起小指,弯下腰认真又柔情地自邓肯硬朗的下颚线缓缓剃下。没被阳光直射的脸颊显得细腻青白。那冰凉的刀慢慢滑过邓肯的喉结,近乎到锁骨处才离开他的身体。少主与他视线相交,眼中含得意之笑。无师自通这般略显无用的手艺,令他有些沾沾自喜。
在最后的几十秒里,保罗深深地拥抱着邓肯。他的手臂收紧,抱着男人坚实的腰。邓肯没有其他佐臣超乎寻常的能力,但他确实感觉到了少主的灵魂。那年轻的灵魂渴望引导与依靠,如今邓肯远行归来,深宫照进一缕带着沙漠热意的光明。
时间到了,门应声而开。门外站着一个臂上挂换洗衣服的军官,门内站着梳洗完毕的邓肯与身材挺拔的少主保罗。他们一定是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迫不及待地交流起有关厄拉科斯的事了。军官向邓肯挥手:“剃了胡子差点认不出您了,长官。”
邓肯笑着抹了抹发凉的下巴。
“少主,请一会儿务必到我们宿舍来,长官给您带了不少礼物。”
“噢……是的。我早有听说,他刚就送了我一件礼物。我想这时候你们的欢庆会也该结束了,那么,等会儿见了。”
保罗悄无声息地擦去漆黑袖口的泡沫,朝两人高傲地点头,在一轮橘光的照映下负手而去。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