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大逆轉裁判/亞雙龍】屬於你的氣味

Work Text:

  亞雙義會抽煙。

  「……看甚麼?」
  「不……。」
  僅披著一件外套,俊悄的臉龐沐浴在皎潔的月色下,淡淡的白霧從那雙厚唇吁出。
  坐在窗台前的亞雙義一真一邊抽著指縫間的香煙,那凜冽的眼眸往這邊看過來。
  紅色的頭巾在眼前拂動著。

  亞雙義……太帥了。
  光是看著亞雙義帥氣的臉容,胸口便禁不住怦然心動。
  若果是與亞雙義素不相識的小女生就算了,天天都待在一起的親友看著居然還會有這種感覺,光是想到這樣就羞恥得不由得耳根發燙。

  「甚麼?又想做了?」
  「甚!才、才沒有這樣講呢!」
  不曉得為甚麼亞雙義彷彿都能聽見他的心聲,驀地漾起一抹佞笑。
  可惡,連那般充滿壞心眼的笑容也讓他心動。

  低頭看看這被留下不少吻痕的身軀,臆想起方才的激情,頰邊又泛起熱意,下意識用被子包裹著裸露的身體,悄悄走近亞雙義的身邊。
  「明明都看過了。」
  「我是因為冷!」
  亞雙義看著他哼笑一聲,又抽了一口煙。
  可惡,連小小的心思都被看透一樣,真不忿氣。

  自己也有點記不起來了,到底甚麼時候與亞雙義發展成這樣的關係。
  順從本能一樣,兩人互相被吸引,光是待在一起便溢滿幸福,擁抱彼此的溫度彷彿整個人也墜入了甘甜的國度之中。
  所以,兩人都小心翼翼、珍視著這段關係。

  「……我之前都不知道。」
  「甚麼?」
  「原來你會抽煙。」
  看著亞雙義又吁了一口白煙,不曾看過亞雙義抽煙的模樣,害他不由得驚奇地一直瞪著看。
  「你討厭嗎?」
  「也算不上討厭……。」
  明明一起這麼久甚至還有身體關係了,本以為自己已經相當了解亞雙義一真這個人了,但現在才察覺到亞雙義還有自己不知道的一面,心底有幾分失落之餘又為更了解亞雙義而有點高興,有點矛盾。

  「要抽抽看嗎?」
  接過亞雙義抽到一半的香煙,戰戰競競地放進口裡——
  「咳、咳咳!咳咳!!」
  「哈哈哈!果然不行啊你。」
  瞧他咳得淚水都飆出來,亞雙義一邊輕拍他的背一邊笑著。
  好不容易放進口,輕輕一口就嗆到上氣不接下氣,想想還是有點丟人。
  把香煙還回去,好不容易才能呼吸過來。

  「我還以為亞雙義討厭抽煙,畢竟對身體不好嘛。」
  「嘛……平常是不會抽。」
  亞雙義唸著甚麼,又吸了口煙,向窗台外吁出白霧。
  亞雙義沒有看過來。
  似乎在思慮些甚麼,亞雙義看起來有點悶悶不樂。
  「那麼……甚麼時候會抽?」
  「是呢……。」
  亞雙義眺望著夜空,凝望著高掛在夜幕中的月亮。
  「……在想一些想不通的事情吧。」

  今夜的月色被雲霧所遮蓋,看起來有點黯淡。
  ……亞雙義的神色也是。
  平時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亞雙義都露出爽朗的笑顏,好像只要跟他在一起亞雙義就很開心了。這一點,跟亞雙義在一起的自己也是一樣。
  是這樣的關係嗎,他的煩惱大概也就只有掏不出還給亞雙義牛鍋錢這種程度的事情。

  但是,亞雙義是不一樣的吧。
  有時候,不經意會瞟見亞雙義露出這樣的表情。
  宛如置身於他所觸及不了的地方,一個人在煩惱些甚麼。
  但察覺到他的目光,亞雙義又會立馬對他漾起笑容。
  即便他問出口,亞雙義也不會確實回答他,所以他也沒有追究下去。

  不過,他大概知道是甚麼。
  「……是留學的事情嗎?」
  從相識的時候,亞雙義就對他講過了。
  終有一天,亞雙義要離開大日本帝國,遠赴英國留學。
  與其說那是夢想,看亞雙義那堅定的眼神,那倒不如說是一種執念——
  他不知道亞雙義一真背負些甚麼,大概也不是他能幫忙的事情。
  但亞雙義肯定是為了達成那個目標而獨自走過來的。

  「但是已經確定取得留學資格了吧!亞雙義很厲害喔!」
  「……噗。」
  「誒?」
  「哈、哈哈哈!!」
  「甚、甚麼?突然在笑甚麼?」
  看著他全心全意的鼓勵,亞雙義居然笑出來了。
  「真的看到你這張蠢臉感覺整個人就沒有煩惱啊。」
  「甚、甚麼意思啊你這是!……別摸我的頭!」
  也不曉得被當成小孩還是小狗,亞雙義喜形於色一邊摸他的頭。

  「啊啊……真的暪不過你啊。」
  「……亞雙義?」
  驀地,亞雙義停下笑聲,一邊感嘆著一邊把他擁入懷中。
  亞雙義緊抱著他把頭埋進他的肩膀,他看不見亞雙義的臉。
  但是,
  「……亞雙義一定沒問題啦。」
  他回抱亞雙義的擁抱,把手搭上亞雙義的背。

  他覺得亞雙義現在需要的是一個擁抱。

  「……為甚麼這麼覺得?」
  平常走在人前看起來文武雙全、各方面的完美得惹人羨妒的亞雙義一真。
  他——成步堂龍之介的相棒。
  他一直覺得亞雙義很厲害,也為這樣的亞雙義感到驕傲。
  「因為我相信你。」
  但亞雙義也只是一個人而已。
  也會有挫敗、有苦惱的一個人。

  他喜歡亞雙義。
  會在他面前展露這一切的亞雙義。

  「……你明明連我要做甚麼也不知道。」
  「我就是知道!」
  毫無憑據的說詞唸出口連自己也有點質疑,也不知道有否半點安慰作用。
  但是亞雙義的聲音聽起來緩和了不少。

  「稍微在想……這之後的事情。」
  「之後的事情?」
  「……啊啊。」
  亞雙義再次含糊其詞,但應該從沒有打算把話對他講清楚。
  「這之後的事……。」
  嘴邊再一次重複唸著亞雙義的話。

  這之後的冬天,亞雙義要踏上前往英國的旅程。
  當亞雙義離開日本之後,再也不知道下一次見面在甚麼時候了。
  搞不好……這之後的一生,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也說不定。

  「……有點寂寞呢。」

  思至及此,心底有些許落寞。
  「看你這麼開心,還以為你不會有這種心情呢。」
  「甚、……亞雙義能夠去英國留學,我當然是很高興啊!但是……。」
  想想,他似乎從來沒有對亞雙義講過這樣的話。
  應該說他沒有認真思考過這種事。
  光是知道亞雙義能夠達成自己的夢想,他就當作自己的事高興得一頭熱。

  「……因為亞雙義現在就在這裡啊。」
  緊抱著亞雙義,深深地感受著亞雙義的體溫、亞雙義的觸感、亞雙義的氣味。
  這一切都這麼實在。
  實在難以想像過不久的將來亞雙義就不在眼前。
  遙遠到碰觸不了,見不了,不能對話。
  再也沒法跟平常一樣在一起。

  也許自己多少有意識到,只是故意不去想那之後的事情。
  至少現在亞雙義就在一起。
  一想到這裡,就更用力抱緊亞雙義。
  「……真不想分開啊,亞雙義。」
  「……啊啊。」
  他們就這樣緊抱著對方,感受著彼此的存在。

  頓時察覺到,亞雙義身上的氣味。
  亞雙義平常就有種淡淡的苦味,他一直不知道那是甚麼。
  只是每次抱緊亞雙義的身體,他都很喜歡嗅那種氣味。
  現在才總算明白了,那是亞雙義抽的香煙氣味。
  不會太過濃郁,一點點淡淡的氣味殘留在亞雙義的身上。他覺得應該沒人知道亞雙義的氣味,除了與亞雙義抱擁的自己,也許連亞雙義自己都不知道這件事,所以他因此沾沾自喜。
  解明了氣味的由來,這讓他更開心了。

  「……在笑甚麼。」
  「不,沒有在笑喔。」
  「你絕對有在笑吧!成步堂——」
  「哇、等、……這很危險啊哈哈亞雙義!」
  突然間被剝開裹在身上的棉被,亞雙義向他的敏感點伸手搔癢,力量上根本敵不過亞雙義結果兩個人再次倒向被窩之中。

  經過一番的打鬧之後,好不容易消停了兩個人都累得攤倒下來。
  「真是……這下完全醒過來,睡不著啦怎麼辦。」
  「哈,原來你打算睡覺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意識到亞雙義隱喻些甚麼,下意識羞赧起來不由得背過身去。隨著他的轉身,感受到亞雙義也順勢從後擁上。

  「亞、亞雙義……。」
  彼此赤裸的身體重疊在一起。
  明明已經共度無數次的情事,還是會因為這麼簡單的事而忐忑悸動。

  「不要離開我,成步堂。」

  耳畔依稀聽見亞雙義的低唸。
  「……。」
  他想伸手搭上抱擁過來的手,但又放下了。
  他沒法答應亞雙義甚麼。
  說到底,明明是亞雙義要離開他在先,到底在講甚麼呢這個人。

  「我也——」
  我也,想跟亞雙義在一起。
  去英國還是哪裡都好,感覺只要跟亞雙義在一起就甚麼都做得到。

  「要不把你裝進行李箱一起去英國好了。」
  心臟猛地噗嗵一聲。
  「我、我甚麼都沒講——」
  「你想甚麼全都講出來了笨蛋。」
  「怎麼會!而且、怎麼可能能把我裝進行李箱啊!偷渡是犯罪吧!」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

  瞥見亞雙義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也不曉得是認真還是開玩笑。
  他們面面相覷,再次擁吻彼此。
  「唔、——」
  重疊的兩手十字緊扣。

  今夜屬於兩人的時間還很漫長。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
  亞雙義身上那淡淡的氣味。

 

 

 

  淡白的煙圈從煙斗裡吁出,漸漸消失於空氣之中。
  圓滾滾的雙瞳下意識瞪著看,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怎麼了?Mr成步堂。」
  「誒、不,沒甚麼ホームズさん。」
  立馬從ホームズ身上別開了視線,不想讓ホームズ察覺到自己的目光,雖然已經慢了一步。
  「哦呀?難道說你是在意這個?」
  吁出一口二手煙,ホームズ把經常拿在手中的煙斗遞過來。

  打量著綠色的煙斗,不由得愣了半晌。
  「怎麼了?難道你也有興趣嗎Mr成步堂?你想試試看的話也可以讓你——」
  「氣味不太一樣呢。」
  「嗯?」
  「ホームズさん雖然有在吸煙,但有時候會抽不同味道的煙呢。」
  ホームズ盤起雙手,看上去有幾分苦惱。

  「你實在不懂世間辛酸啊,Mr成步堂。」
  「誒?」
  「你知道煙草的通漲有多可怕嗎,所以我才不得已換其他煙草。要是繼續這樣通漲下去,我們家的アイリス說不定就要在家裡餓著肚子等著我們回來——」
  「戒煙不就得了。」
  明知道家裡有孩子。
  「所以!」
  像是沒有聽見他的吐槽,ホームズ敲了一下響指。

  「為了不讓邪惡的煙草商賺錢,我シャーロックホームズ親自研發了全新的煙草!這麼一來,煙草商再也不是我的對手了——」
  這個人的本職不是偵探嗎。

  沒有理會在那邊自吹自擂的ホームズ,把用餐完畢的餐盤拿去廚房洗掉後就回去閣樓屬於自己的事務所。
  靜謐的空間沒有任何人,這半年在這個房間生活的痕跡令房間堆滿了一堆有的沒的,快要把房間給填滿了。

  眺望了一下盡頭的房間,也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想當然爾,畢竟房間的主人也不在了。
  「壽沙都さん也回去日本了……。」
  就算亂買東西回來,也沒有責罵他的人了。

  坐在書桌前打算開始動筆寫一下留學報告,但遲遲沒法下筆。
  「……。」
  為甚麼呢,胸口縈繞著苦悶沒法好好呼吸過來。
  於是順勢盤起雙手枕在書桌上。

  「亞雙義……。」

  眼角不經意瞟見埋在雜物堆的裡面,上面貼著「天地無用」大得嚇人的行李箱。
  誰會想到最後亞雙義還真的把他塞進行李箱裡面了。
  而且,「……。」
  結果亞雙義甚麼都沒有跟他講,他們也沒法再見面了。

  那個時候,亞雙義在身邊像是理所當然的事一樣。
  但是現在——

  「……。」
  有點耐不住,站起來把亞雙義留下的私物給翻出來。
  本來應該要把那個行李箱還有一些東西給送到亞雙義的老家去的,但最後在他的請求下這些都留下來了。

  在那艘船上,他們曾經一起承諾過要在英國大鬧一場。
  但是……已經沒法實現了。
  所以,至少把這個行李箱拿到這個房間來。
  偶爾看到這個行李箱,就覺得自己是跟著亞雙義一起來的。

  「……有了。」
  包裹在亞雙義的衣物裡,有一些捲草紙跟一盒煙草。
  就連壽沙都也不知道,因為他悄悄藏起來了。
  看來亞雙義真的很少抽煙,所以亞雙義帶來的煙草量也不多。

  雖然不是很懂,他依循著記憶,跟著曾經看過亞雙義的手勢把煙草捲在捲草紙裡。
  好不容易弄了個大概的形狀,應該是這樣吧。
  然後,他掏出了火柴盒。

  「……。」
  頃刻間,腦海浮現起那夜亞雙義坐在窗台前抽煙的模樣。
  亞雙義一直苦惱著自己的使命。
  而他繼承了亞雙義的意志,踏足在這個地方。

  可是現在的他,卻甚麼都做不到。
  只是一個被禁足不能上庭的代理律師。
  能為亞雙義做的事,甚麼都做不到。

  「咳、咳咳……果然,」
  點起了香煙,輕輕吸了一口,還是忍不住喘了出來。
  但是比起那次已經容易吸下去了。
  雖然不太喜歡抽煙的感覺。

  但是,
  這是亞雙義身上的味道。

  感覺也開始麻醉了,吸著這個味道,意識彷彿回到那個時候——
  與亞雙義一起共度的時光。

  「果然……很苦啊,亞雙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