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开车开车半路掉坑

Work Text:

奥利弗捂着宿醉的头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时只感到那么一咪咪的怪异,可能是因为明明身处酒店身旁萦绕的不是某位窈窕美人的淡香而是熟悉的火药味,就算他喝上头睡了位男士也应该留下古龙水,这种危险的味道让他的职业本能竖了起来。

第一步,从床上坐起来。

腰痛腿酸和腿间黏腻恶心的触感能够让暂未遇到威胁的超英偷懒一会儿。房间里没有任何人和其他异样的遗留物,他躺了回去,把手机抓到面前的那一刻想起来了昨天的一切。

丧钟会随身携带黑橙色的便利贴吗?

上面写着“愉快的夜晚,我会发给你链接的。”

他把便利贴撕掉,下面不停闪烁的屏幕上全是罗伊的“??????”,紧接着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奥利,奥利弗,我亲爱的老爹,你到底在想什么。”

他不觉得和斯莱德上个床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这甚至都不值得罗伊的惊讶,所以他做了什么……哦,对,他们抵着门板接吻的时候斯莱德说:“介意我在onlyfans上直播吗?”

罗伊也帮他想起来了:“onlyfans——丧钟——那个丧钟——你认真的吗?”

很好,至少他现在知道斯莱德竟然是一个尊重对方意愿的人了。

奥利弗翻了个身,睡意朦胧又满不在乎地回复道:“所以你有订阅他的频道?”

罗伊掐断了电话。

 

“愉快的夜晚”,确实,当他看着斯莱德难得人模人样西装笔挺出现在宴会上的时候他可没期待这个。又一个美好的夜晚要泡汤了,他确认了弓箭的位置,保证不管丧钟有什么计划都可以及时闪亮登场。

所幸当晚一片平静,这在斯莱德在场的情况下反倒令人生疑。奥利弗不是从监控里观察他整晚推理出目的的类型,所以快散场时他绕到放置武器的暗角,打算扛起设备跟上斯莱德。

“在找我吗?”

那人已经在守株待兔了,还把箭筒拎到了他的腿边。

“虽然我觉得你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秘密身份,奎恩,但你今晚看这个角落的次数过多了,友情提醒。”

“所以你今晚的目标是我?”

“你可以这么认为,我收到了一个要求……”

那一定很复杂,否则斯莱德可以直接杀过来而不是和他兜圈子。奥利弗警惕起来,然后斯莱德走近了几步,他听见那家伙说:

“……和超级英雄上一次床。”

 

变态。

兴致上来穿着制服就做并不罕见,但被要求着戴上面具可不是常见的性癖,奥利弗的手停在包里,纠结要不要真的听斯莱德的。

但他已经脱了上衣,该死,那对胸肌真的可以被称作奶子了,为什么这样一个白发邪恶雇佣兵的乳头是粉色的。奥利弗不和眼前的快乐过不去,他选了一个没有目镜的面具,熟练地解开皮带。

“操,你没有……阴茎?”

斯莱德的下体完全是女性,该是男性生殖器的位置变成了向下的弧度,完美主义的色情工作者剃得干净,但从一些茬子中还是看得出……

他的体毛自然也是白色的,难以置信。

“从我参加实验之后就没有,嗯哼,”那家伙的声调变得有趣起来,“你也多了个器官。”

而奥利弗不过是在会阴处还多了张嘴,没什么稀奇的。

超级士兵试验还有这种作用?“天生的。”奥利弗耸肩。

OK,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在奇怪的场合一拍即合。

斯莱德没说什么,架好了摄像头后坏笑着对奥利弗说:“那我的粉丝这次可是赚了,绿箭侠和他的小猫咪,我一般不喜欢做标题党。”

他们的寒暄到此为止,接下来就进入了奥利弗所不选承认的表演阶段。

他本以为丧钟有什么高级的手段来分享那个链接,结果他只是献出了他的账号密码(顺便一提他的账号是deathstroke_slade密码是19801279,79是SW九宫格的对应数字,他以为王牌雇佣兵能更有趣一些),用匿名号码过分随便地送出了信息,让本次共演者登录账户自己免费观看。奥利弗想知道斯莱德是不是对所有公演伙伴都这么做。

视察一下自己出现的色情视频非常正常对吧?所以奥利弗直接点开了最新的那个付费视频链接。

在众所周知的前奏之后出现了直白的女性性器官特写,好,他不应该感到吃惊,如果这是一个商业用途的色情视频,这确实是他们的买点,奎恩工业的老大虽然心系实为主业的兼职,但多少知道噱头的作用。

他眯着眼睛端详了一会,嗯……阴蒂更大些,虽然差不多粉(他们都是金发白人有什么办法),但形状还是略有差异,至少开头不是他的阴唇,奥利弗为斯莱德的绅士举止感到一丝欣慰。别嫌弃他的认真评价,现在是下午的晨勃时间,在休息日放纵一会儿算不上罪过。

奥利弗舒舒服服地把枕头垫到腰厚,扭了扭胯部,继续观看他主演的色情片。(要是斯莱德拍得不好他甚至可以考虑再试一次。他又不亏。)

好,斯莱德开了麦,配合一点实时讲解才是称职的camboy,不过他真的还能算得上camboy吗,camdaddy对于很多人来说也足够幻想着湿透床垫了。

“今天我兑现了承诺。丧钟总是一言千金的,所以我找了一位真实的超级英雄。我不畏惧事后算账,但如果有人看出他的真实身份,请多少保留你的评论,我只想看到一些饥渴发言好吗,感谢。”

奥利弗可不认为斯莱德是这么礼貌的人,他甚至用这种色色的语气玩弄一般市民,罪该万死。

但惊喜没有到此为止,斯莱德把镜头转到奥利弗的下体上时屏幕侧边被一堆没有意义的标点和拟声词淹没了。

也不赖,这多少算是一种惊喜,奥利弗有一种恶作剧得逞的快乐,他的远超夜店平均水平的肌肉也可以说明斯莱德的可信度。总之,所有人在看到他会阴处不应有的裂缝时都发出了“?操!”的感慨,奥利弗欣喜地可惜他当时没有更自信地张开腿,但他不应该像反派那样喜悦,所以他把脸板了回去。

认真的,他们做爱算是女同性恋还是根据他们作为男性的认同?奥利弗并不真的在乎,腿间的酸软和让他上下流泪的回忆告诉他爽过头的余韵。做爱或者说激素上脑的一夜情就是要达成这种效果,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