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橘子

Work Text:

雪落得头发里都是。萨博抖掉了一身白芒,又甩了甩脑袋才踏入玄关。出门前他看了天气预报,谁想预计晚上才到的雨下午就下起来了。好在天气已经冷到足够将水滴凝结,最终落下来的,只是飘飘扬扬的白色雪花而已,他也得以从容地抱着采购的食材从商场慢慢走回来。
叫艾斯也看看吧?他心里想着,踢掉鞋子,还没有离开门边便提高声音:“艾斯!我回来喽?”没人回应。萨博往屋里进去。厨房没有人,浴室关着灯,房间里不像有人的样子,而客厅空荡荡,只有一场刚刚结束的棒球比赛还在屏幕上以很小的声音播放着赛后采访。

萨博顺手关掉电视,感慨冬日的雪天才到四点便已经昏沉得不成样子,时间似乎在这种时候显得格外粘稠。他正想着对方或许是雪刚下便兴奋地跑出去——想象那个场面令他“扑哧”地笑出声——准备把带回来的战利品一一归类,便望见昨天才掏出来的被炉的被褥下,隐约露出小半个毛茸茸的黑色脑袋。

轻轻掀开一点被子,艾斯整个人蜷缩在被炉里头,像一大只猫那样睡得日月无光。在暖气里蒸得久了,连靠近一点也能感觉到那种暖腾腾的热气。如果艾斯真的是猫,想必萨博早已经将埋在他的毛里了。

“艾斯,艾斯。”他小声喊道,却没有多想叫醒他,只是有种寻获宝藏的快乐。艾斯在他梳理头发的动作中含糊地发出毫无意义的哼声,无意识地蹭得更近了些,一把抱住了只是蹲在地上的萨博。萨博被他突然的动作搞到重心不稳,正想假意斥责两句,反倒被艾斯抢了先。

“好冷!”他咋咋呼呼地大喊大叫,猛地支起身子,“你去哪了,萨博!”

“只是出门买点吃的。”萨博顺着他的动作被艾斯抱着腰压在身下,“你让开点,我都够不到桌子上的东西了。”

艾斯置若罔闻,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往前凑到他脖子跟前嗅了嗅,才总算满意似的停下了动作。

“刚刚你闻起来不太像你,我差点没认出来……喂、你那是什么表情。”

萨博憋住笑意:“因为你很可爱?刚刚的话好像猫会说的台词——哇!”

艾斯气哼哼地在他脖子上又磨了磨牙才愿意松口。“我才不是猫。”

“不管你是不是,”萨博将他推远了一点,“这都很疼。”

刚刚还得意着的脸上立刻浮现了担忧。“真的很痛?我咬太过了吗?”

“也没有。”萨博想了一会,主动靠近道,“但我更希望接吻。”

有好一会,他们都像两只小动物那样凑在一起,亲亲这里又舔舔那里。萨博有意不和他深吻,又总是在艾斯准备离开时追上去,于是每次艾斯都要忿忿地咬他,又害怕真的咬疼了,咬完了总要小心地舔一舔。又过了一会,他们停下来,只是安静地挨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对方的头发。

萨博忽然想起刚进门的事情。“你知道吗?下雪了。”

“我知道啊,”艾斯好像又困了,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刚刚你身上都是雪味,但现在都没有了。”

还说自己不像猫。萨博想着,却没有说出来,坐起来去摸放在桌子上的纸袋。艾斯看着他的背影,有点想跟着坐起来,看看他在掏什么,又想留在原地,等萨博拿到手后,躺回来讲给他听。

“我买了橘子。”萨博往他们俩中间的空隙丢了几只橙色的水果,重新与他面对面躺在一起。艾斯眼神灼灼地望着他剥皮,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非常喜欢这个场景。

萨博自己嚼了两瓣,把剩下的整个都塞进他嘴里:“你怎么像只等饭的小狗的似的。”艾斯“唔唔唔”了一会,连皮咽下去后总算说出抱怨:“我在你那里为什么整天不是猫啊就是狗的啊。”

“你想要别的什么?”

“至少也得是……”艾斯也捡起一只橘子,“……金刚吧。”

萨博失笑:“差得也太远了!”

“可我像他一样爱上金发了啊,”艾斯轻松解释。“当然,金发以外的地方也爱。”

“我又不会像她一样丢下你。你要是掉下帝国大厦,我肯定也要一起跳下去。”

艾斯皱住眉头,有样学样地也给萨博塞了一整个橘子。“我才不要。”

“唔唔唔唔。”

“吃完再说。”

萨博擦了擦嘴:“你去哪里,我就要去哪里。”他揉开艾斯皱起来的眉头,“你不喜欢我爱你吗?”

艾斯隐隐觉得话题暗中跳到了别的地方,但这个问题他不能不回答。于是他说,“没有不喜欢”。萨博笑嘻嘻地剥开了下一个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