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ringing me to you

Work Text:

 

 

 

 

想见你。

 

 

 

梦游一样,萨博用水管拨开长长的杂草,他被困在这座森林里很久了。闷热的空气令人昏昏欲睡又心烦意乱,他忍不住将领口扯得更开。即使是科尔伯山的夏天,这也热过了头。他似乎是抱怨地想着,又带了点朦胧的眷恋似的感情,仿佛他已经怀念了这里太久。可等他终于走到一处空地停下,萨博忽然意识到,自己从未去过一个叫做科尔伯山的地方。

 

不是你没去过,而是你忘了,萨博。有个孩子簇簇地分开草丛,从另外的方向走出来,望向他的目光十分严厉,连带着脸上的雀斑都满是不认同。“是吗?”萨博不知为什么有点心虚,只好扯开话题:“那你知道要怎么离开这里吗,小朋友?”

 

这下他更生气了。我不是小朋友!但没等萨博道歉,他又皱着眉,强横地抓住了萨博的手,别别扭扭地说:你走错了,我带你出去。

 

表情变化得好快。萨博这次真心笑出了声,小孩又瞪了他一眼,随即专心转向前面。

 

为什么要到这里来?萨博努力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只是注意的时候就已经来了。”小孩露出不赞同的神情,教训他快点回去。“那我也得能回得去啊。”萨博轻松地回应,莫名感到心情很好。他闭上眼,又听见心里响起的那个隐隐约约的声音。想见你。声音在黑暗中回荡,于是他说:“我大概是想来见一个人。”是谁?萨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是你说的吧,我忘了呀。”

 

那也没关系。小孩吸着鼻子,拨开最后一簇草丛说,你马上就能离开了,快点走吧。萨博跟在他身后,目瞪口呆。难怪这么热。森林是岛上的森林,岛是海上的岛,而海,这是火做成的海。无边无际,高过天顶,焰尖几乎要遮住太阳,就那么灼灼地烧着。

 

小孩使劲把他往海边拉,不顾他的挣扎,硬是把萨博往里面推。只是走出森林还不够,你还得穿过这片海!别害怕,不会痛的……而萨博大喊不是。“我来这里是想要见一个人!”他拼命想要挣开身后突然发力的小孩,莫名觉得这个几乎是随性的目的非常重要,“虽然我不记得我想见的是谁了,但我不能走,我还想要再见他一——”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早就见到了。”

 

小孩的手变成了大人的手,儿童的嗓音变成了他从未听过的青年的嗓音。他使劲一推,发愣的萨博便跌入火中。笨蛋,他轻轻地笑,快走吧。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火焰猝然间淹没了萨博。

 

如果记忆能有形体,他的记忆就是火焰。所有的,所有他所忘记的东西都在这里,如海一般在他最初的珍贵之物外熊熊燃烧。怎么会忘了呢。科尔伯山,山贼盃。他什么都想起来了,连自己也要一同烧起来。

 

确实不痛。有人会被自己的记忆烧死吗?

 

你不要哭,我最讨厌爱哭鬼。萨博听到他好像笑了,好像又有些苦恼。他能想象那个孩子皱眉的样子,却模拟不出他长大后的表情。应该也是差不多的吧?可他只有一张纸,不会动,不会哭也不会笑。他所知道的长大后的那个孩子的样子,永远都只会是那么一张纸。

 

悔恨,痛苦,悲愤,绝望。什么、任何事都没能做的羞耻。所有的一切通通燃烧。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他闭着眼,不敢回头,直到交握双手,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在颤抖。

 

萨博,不要回头。

 

就和那个传说一样吗。如果回了头,就再也回不去原本的地方,会永远、永远留下来。

 

可为什么不能回头,为什么不让我看你。所有的感情剥落,只有这一点格外清晰。想见你。想要再见一次,有那么多自己还不知道的事情,有那么多还没亲眼看过的样子。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

 

可以说吗?

 

“我好想……”忍住啜泣发出的声音好像快要窒息,他拼尽全部勇气:“我好想再见你一面……”

 

已经做不到了。

 

他或许是笑了。萨博,走吧。会再见的,但还不是现在,所以不要回头啊。

 

他轻轻说:真高兴你还活着。

 

不要回头!火焰推搡着他,好像是谁的手。太早了——现在还太早了,你还有要做的事情吧?

 

我还有必须去做的事。

 

“我没有哭。”他拾起帽子,起身往前走,流着泪反驳不知何时的话语。热气蒸腾而上,将他的泪水都烤干了。没有眼泪掉下来,那就不算哭。

 

所以不能是此时,也绝不应该是此时。兄弟之间不会撒谎,所以如果还能再见,如果能够再见。

 

再见面时,我想留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