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iblings Or Dating?

Work Text:

一觉醒来,萨博被消息通知淹没了。除了来自同一条动态下的内容,还有许多朋友发来的调侃信息。

路飞什么都没说,大概还在忙棒球训练的事,月底他有个比赛。而艾斯……萨博握着手机在床上滚了一圈,另外半边已经没什么温度了。他今天肯定是有打工的排班,才会没等萨博就起床。毕竟,通常这种热闹艾斯绝对会第一个来凑,说不定还会把他晃醒,挑出来最有趣的部分读给他听。

他戳开与艾斯的聊天界面,最新两条的时间还停留在早上。

 

课题完成恭喜——再次的。今天就多睡会吧。

还有,早饭在桌子上;P

 

看来没什么要紧事。萨博慢吞吞地将手机正面朝下扣在桌子上,决定在查看剩下的消息前先爬去洗漱。

十分钟后,他成功阻止了克尔拉的第18次呼叫也成为未接来电的命运。

 

 

“天——啊,我还以为肯定要打20次以上了呢萨博君。”女孩精神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按萨博的经验来看,精神过头了。他开始觉得自己的脸隐隐作痛。

但克尔拉显然是因为别的事而充满了超然的兴致。“看自己的社交账号了吗?”

“嗯?还没有。”

“你昨晚到底几点睡的?算了——快醒醒,然后,快去看!你、火、了!”

“是吗?”萨博仔细回忆自己发过什么能令众多网友驻足观看的内容,成效甚微。最终他谨慎地询问:“我之前转发的那张猫真的有那么像艾斯?”

克尔拉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嗤笑。

不是。你的脑子是不是唯独在运行和你兄弟有关的内容时会突然走丢?”

萨博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你会打这么多电话给我,肯定不止因为这事。”

“听人说话!但是,好吧,有新资料,过来帮我一起归档。”

赶着他挂断电话的前半秒,克尔拉又飞快地加了一句:“快去看!!!”

 

 

一直以来,萨博都不喜欢在社交网站上浪费太多时间。他的sns账号仅用于关注路飞和艾斯,查阅时政新闻和社会热点事件,以及转发猫猫狗狗。对于最后一点,萨博的逻辑简单而朴素。所有黑毛狗狗都约等于他的宝贝弟弟路飞,同理可得,所有黑毛猫猫都约等于他最好的哥哥(尽管他们从没分过谁大谁小,但艾斯的生日确实更早一点)艾斯。

路飞不在乎,只要萨博还当他是弟弟就行,艾斯倒是表示过抗议,那之后萨博把黑猫换成了黑豹。“你是我的大动物。”萨博摸摸他的头安抚道,艾斯枕在他膝盖上翻来覆去,发出咕噜咕噜的闷哼,随后跳起来把萨博的头发搓成了鸟窝才算勉强满意。

但偶尔萨博还是会给一些臭脸猫咪偷偷点上收藏。

 

 

萨博给自己喂了满满一嘴培根鼓劲。没关系的,艾斯肯定没发现,也不会因为这个跟他生气。等他有点紧张地点开软件,才发现炸了的是自己一时兴起发送的小视频。

起因很简单。昨晚他完成了一个跨度有大半年的重要课题,艾斯带着几个朋友和他这边一合计,决定出去庆祝一下。

艾斯是最好的。萨博非常确信,尽管本项评价并未征询被他们吃掉的肉及自助烤肉店老板的意见。

吃到最后,聚餐从单纯的吃吃喝喝演变向娱乐游戏,少不了就有真心话大冒险。

萨奇抽中了国王牌。“现在,1号和3号打开你的手机,找个最近的热门趋势挑战,然后发出去。”

“我是1号。”萨博翻开号码牌,一口气喝干了杯中的酒。“谁是另一个?”

艾斯在他旁边凑得更近了点——是他。“最近的有什么?”

“‘兄弟姐妹还是……情侣’?”萨博慢慢念出声,随便往下翻了几下。看来就是个发送照片让不知情者猜测关系的小挑战,甚至都不需要他努力做什么:艾斯就坐在他身边。

“天啊,也太简单了。他们肯定一下就看出来了。”

“嗯哼。”萨奇不置可否。

于是萨博把手机随便丢给某个人,起身坐到艾斯腿上对着雀斑响亮地亲了一口,跟他碰了碰额头;艾斯则哈哈大笑着搂住他的腰——是他最喜欢的那种笑容——将萨博左脸的金发别至耳后,在伤疤上回了一吻。

负责拍照的马尔科抽动着嘴角。

“是的,肯定一下就看出来了。”他慢慢重复,低头看了一眼屏幕,语调冷静:“我按成摄像了。”

“没关系。”萨博接过手机重新坐好,只加了个#SiblingsOrDating的tag就发出去了。但姑且,他还是在评论里多此一举地附上了答案。

 

是兄弟,结义的;P

 

用了艾斯最常用的表情符号,因为这样很可爱。

关闭软件的那刻,萨博的胸中充满了自信。

除非有奇迹发生,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人觉得他们不是兄弟。

 

 

这样的奇迹可能在他的视频底下汇聚了至少一万次。

似乎是刚巧撞上热门博主正在播出挑战视频,萨博和艾斯的也被选中了。随后,受到冲击的观众顺势而来,挤满了他的评论,现在这里到处都是观光客。

 

天啊,天啊。我本来还想这么明显还需要猜吗。

我知道有些人会故意做些令人混淆的事,但你们根本不可能是兄弟好吧??

话,你是不是撒谎了?

确定是来参加挑战而不是在秀恩爱?

死gay!!!!!

我不相信你们没在约会

把你的手从你兄弟的腰上拿……不对,该死的,你们怎么能那么吻对方?!

…………

……

 

萨博有些困惑。他咽下所有培根才点开了那个视频,直接拖到自己的部分,看着那个人从自信地肯定“这百分之1000000%是情侣,不是我就吃掉我的键盘”,走向了绝望尖叫的世界。

他指着评论里的答案大喊,每一个字母都在萨博脑中砸下了大写加粗的印象。

 

“……好的,好的,让我努力理解一下。你们是结义兄弟,对吧?很好,那就说明你们没有血缘关系,是不是?很好,真的很好。所以、请你们、他妈、滚去、约会,OKKKKKKKK??????”

 

萨博现在真的有点受伤了。

但他点开了和艾斯的聊天界面,看了一会那个“;P”,感觉自己重新获得了力量。

于是他在对方的视频下回复道:

 

我允许你吃巧克力的。

 

 

 

又看了几次消息后,萨博肉眼可见地蔫了下来。安排他给另外一半资料分类的克尔拉,开始觉得自己刚刚无故踢了一只小狗。

“所以,你其实还是很在意的?”她小心翼翼地引导。

“什么?”对方迷茫地抬起头来,好似才被踢后又淋了一盆冷水。

“趋势,挑战,视频,艾斯。”克尔拉提醒。

“你说这个。”萨博的眼神愈发迷茫:“克尔拉,我和艾斯看上去难道不像兄弟吗?为什么他们都觉得我们应该去约会?”

克尔拉欲言又止。“你们是结义兄弟。”

“对哦。”顿悟的火花从他眼中一闪而过,但很快又变回了湿漉漉的狗狗眼。“但是那有什么区别吗?我们是没有血缘关系,这不影响我们比亲兄弟还亲。”

“但严格来说,你们的结义手段没有法律效益。虽然艾斯是被卡普收养了,但你和艾斯顶多只能算发小。”

萨博再次露出那种可怜巴巴的小狗表情。“克尔拉,原来你一直都觉得我们不是兄弟吗。”

明明每个字拆开来都听得懂,为什么组合在一起就不像可以沟通的人类的语言。克尔拉深吸了一口气,决定直接切入正题。

“那艾斯呢?你觉得艾斯怎么样?”

“我爱他。”萨博眼睛中的每一寸蓝都仿佛在诉说迷茫,世界上怎么还会有答案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存在。“如果你要问的是他的想法,是的,他也爱我。”

“像兄弟一样?”克尔拉冷静地问。

“爱就是爱,有什么区别吗?”

谁来救救我吧。克尔拉捂住脸在脑中无声大喊。当她把手放下时,萨博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还是说,让艾斯坐到我腿上来会好一点?”

“啊啊,去哪了呢。”

“要找什么吗?”克尔拉发现他已经奇迹般地将大半资料都完美归档了,此刻正投来了关心的视线。

这到底算动摇了呢,还是没动摇呢。

她拼尽全力,送给对方一个白眼。

“我在找你的脑子。”

但萨博只是沉浸在思绪中,答非所问:“也许我该和艾斯商量一下。”

 

萨博的美名与恶名均包含一项行动力超群。因此在结束值班后,艾斯一推门便看到了路灯下严阵以待的结义兄弟。

“这么晚了。”他嘟囔着凑过去,发出一点高兴的哼哼声。但萨博并未像往常一样拍拍他的头,或是亲亲他的雀斑。

事态有点严峻。都怪那些人胡说八道,艾斯忿忿地想。萨博就是萨博,他们爱着对方,是兄弟还是情侣又有什么要紧,还能有什么问题吗?

他们在初春的冷风中分享同一条围巾。“我觉得……我们也许应该稍微考虑一下。”萨博慢慢地说。

“不要在意那些人,他们都胡说八道。”艾斯努力维持着平静。

“但也许他们说得有道理。”萨博停了下来,凝视着义兄弟的眼睛。

艾斯默默回应着他的注视。在灯光下,萨博的眼睛显得很蓝。

“我爱你。”萨博说。他说得很慢,却也很坚定。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他说出这三个字。

但艾斯急急忙忙地打断了他:“我也爱你。”他说得很快,仿佛他有太多同样的话堵在喉咙里,不得不先吐出一句才能继续。“但是……”

萨博耐心等待着:“怎么了?”

艾斯露出和他一模一样的无端被踢小狗脸。“那你不要我做兄弟了吗?”

萨博意识到自己显然遗漏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他飞快思索了一下,得出结论:“我们可以一三五做兄弟,二四六做情侣,周日上下午轮换。”

艾斯觉得自己勉强可以接受。“萨博,你是天才吗?”接着他又“啊”了一声,在萨博“怎么了”的视线中,掏出手机、摁亮屏幕,送到对方面前。

“今天是星期日。星期日的晚上怎么办?”

“因为我们刚刚还是兄弟,”萨博温柔地回复,以他们现在的距离,只用稍稍靠近一点便能将自己的嘴唇挨上艾斯的。“……所以现在可以先做恋人。”

他那么做了,而艾斯顿了一会。

“你喜欢吗?”他问。

艾斯用第二个吻回答了他。

在到达下一个路灯前,他们继续交换了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和第六个。

 

几天后,萨博将轮换的时间表告诉了克尔拉。后者还未来得及发表什么意见,来看哥哥的路飞已经一脸得意地大喊:“但我每天都还可以叫艾斯和萨博哥哥!嘻嘻嘻!”

“是是是,”克尔拉面无表情,“可喜可贺。”接着她发现萨博竟面露羡色。

“呃……你有没有想过关系也可以重叠?”她举了个特别傻,也不太准确的例子:“你是萨博,你还同时是人类男性。”

但萨博的眼神好像看到了天神。

 

其实不用克尔拉提醒,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了。还没到一个星期,艾斯和萨博已经开始频繁地遗忘哪一天该做情侣,哪一天该做兄弟,或者直接将两者混为一谈。以半夜十二点为界还是凌晨四点为界也是一个问题。毕竟选择前者的话,一些活动将会不得不提前停止,选择后者的话,又有点太晚了。

又过了一阵,萨博发现艾斯也在这一系列小小变故的起源——那个充满了尖叫和不可置信的视频下留了言。

 

我们现在是情侣了。但你还是要吃你的键盘——因为我们也仍旧是兄弟:P

 

对方的回复简单易懂。

 

去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