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罗马Assassin组织的钱也太好赚了吧

Work Text:

1

从前,在罗马有一个Assassin组织。这组织的人不多不少,但都爱假装自己神出鬼没。表面上说着行于黑暗侍奉光明,其实领头的一个最招摇,每每招惹一群警卫后,就在屋檐处伴随着鸽子消失。

这届警卫不行。艾吉奥拍着身上的玫瑰花瓣说。马基雅维利叹了口气,半真半假地提议不如我在给你写的书里加一句,稻草堆里放尖锐物体有助于领袖健康生长。艾吉奥说你说得有道理,但上至黎凡特刺客,下至我信仰之跃这几十年他们都没学会过,我觉得你的成功率也相当缥缈。

所以当他的背部接触到稻草堆里某个不同寻常的尖锐物体的时候,刺客导师甚至有一丝欣慰。

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2

千里之外,数百年之后阳光明媚的那不列斯,里苏特正在思考。最近他经常思考,他的小队兄友弟恭,和谐友爱,积极上进,还富有革命精神,如果不那么缺钱可能就完美了。然而最近那不勒斯表面一派风平浪静,暗地也疏于勾心斗角,暗杀市场相当萧条。再这样下去他只能沦落到打铁卖锅,让加丘卖刨冰的地步。梅洛尼说他还能卖小孩,但大家一致觉得他的小孩卖不出去,买了有生命危险。

不过这次的思考对象有别于往日的经济因素。

这个季节出现落叶堆多少还算正常现象。然而当里苏特试图在自己和门之间开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正常道路事,草堆里掉出了一个红白相间的兜帽男。

现在那不勒斯的树上已经可以长出人了吗。里苏特因植物的快速变异陷入了深思。

 

3

这是我从门口落叶堆里捡的。里苏特介绍道。

我们门口什么时候有的落叶堆?梅洛尼重点完全不对。随后他又抬头看了一眼,从茶几上拿走自己的杯子。

里苏特从善如流,把兜帽男放在了茶几上。

贝西。

什么?

普罗修特的声音缓慢而沉静,仿佛他深信接下来的话远比茶几上的新鲜男人更重要,甚至眼睛都没有离开计算着预算的显示屏一秒。

是贝西堆的。他说落叶的时候到了,自己什么都不会,但至少要把家门口的落叶整理干净。

那也不能就堆在门口。里苏特本想这么说,却因普罗修特话中隐隐散发的骄傲欲言又止。反倒刚和索尔贝手拉手进屋的杰拉德立刻兴奋起来:这是谁?谁杀的?多久了?新鲜吗?快去喊医生,我们把他器官买了。

里苏特纠正道:还没死。

那也成,进了屋也还是和杰拉德手拉着手的索贝尔说,我们敲他一笔医药费。

 

4

艾吉奥·奥迪托雷远在家乡千里之外醒来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这么一群如狼似虎的目光。他紧张了一下,随后发现他们都穿得十分……清凉,在感到格格不入的同时完全无法揣测其群体隶属,心也更凉了。

如果你们要医药费,他谨慎地说,我有的是。

随后他就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因为所有人眼神都微妙了起来。只有刚刚被吵起来、从镜子里探出半个身子看热闹的伊鲁索震惊当场:他在说意大利语。

只有一部分是,霍尔马吉奥指出,剩下的是英语。

而你们在说日语,艾吉奥帮他补充,为什么我们能交流?还有为什么我知道那叫日语?我们不都是意大利人吗?难道这也是苹果的——

一直低着头没出声的梅洛尼打断他,决定放弃思考这和某种红色、甜蜜、脆脆的水果有什么关联。

我们还是谈谈哲学问题吧。

然后再敲诈你,他在心里补充,手里拿着这个月的账单。

 

5

你是谁,我是谁,你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在梅洛尼可靠的引导下,他们终于冷静下来互相进行了自我介绍。

艾吉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

冰。火腿。烩饭。蜜瓜。奶酪。鱼。

艾吉奥觉得有点饿。里苏特觉得舌头有点打结。

所以你们也是刺客,刺客导师的职业病隐性发作,艾吉奥的眼中浮起一丝沉痛。刺客做成这样是不可能行于黑暗的,如果在街上遇到这群人,他敢保证自己的眼神会情不自禁地黏上去,并且直至生命尽头还在猜测那些布料的颜色搭配,与肌肤露出度的意义所在。

但是随意对别人的爱好说三道四是不礼貌的,于是他顿了一下:我觉得莱昂纳多会喜欢你们的……衣服。

剩下的就交给艺术吧。

 

6

如果你们缺钱,艾吉奥积极地提议,我们可以谈一谈合作的问题。

……你的提议我们会考虑,但是一时还无法定下结论。里苏特最后总结:罗马非一日建成。

艾吉奥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深有感触。我知道。

加丘啧了一声:你知道你知道你知道个什么,又不是你建的。

艾吉奥说:我正在建。

所有人沉默了。

所有人沸腾了。

你他妈真的是刺客组织的头头吗?!

我还在攒钱买万神殿呢。艾吉奥愉快地摊开手说。

 

7

艾吉奥对替身的功效叹为观止,虽然严格意义上他看不见替身。

而亲眼见识过艾吉奥空手攀爬十层高楼,纵身跃入落叶堆后毫发无损,暗杀小队开始觉得他不是人。

最后他们研究得出,连接两个世界的道路是同时放在xx堆里的草叉,普罗修特就去教育贝西不要随意摆放尖锐物品了。

里苏特谨慎地询问了艾吉奥最后一个问题。

你是怎么赚钱的?

艾吉奥陷入了深思。

投资。

然后?

然后银行里的钱就一直涨。

里苏特也叹为观止了。罗马Assassin组织的钱也太好赚了吧。

他想去罗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