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南瓜車

Work Text:

【網王】南瓜車(越前龍馬x龍崎櫻乃)

十二月二十四,平安夜。

街道上熱鬧得很,每個人都在狂歡慶祝,真是個普世歡騰的日子。然而越前龍馬卻踏著腳踏車,經過一張又一張陌生但掛著溫暖笑容的臉孔。寒風迎面撲來,幾乎把龍馬的帽子吹走。不過他只是身手敏捷地把帽子戴好,又再繼續全速前進。

對龍馬來說,這天除了是平安夜以外,還是他的生日。

雖然龍馬本人對於生日這種事並不太著緊,不過在爸爸南次郎的強逼以及媽媽倫子的安排下,龍馬還是在家開了一個生日派對。南次郎要龍馬開生日派對的目的其實十分明顯,無非是希望龍馬邀請漂亮的女同學們來到自己家中。

誰知龍馬邀來的,就只有青學男子網球部的隊員,這令南次郎非常不滿。

結果,南次郎趁著媽媽倫子忙於預備食物時,威逼龍馬:「你不邀請女同學的話,這個生日會的花費便要由你自己負責!」

不想向媽媽求助,龍馬不屑地擺擺嘴唇,便踏著腳踏車出去了。

東京的平安夜極為寒冷,這年的寒意似乎比以往更盛一點,再加上腳踏車的速度,刺骨的風把人的思考能力完全吹散。在沒有任何特別計劃下,龍馬卻自然地朝著某個方向前進。

穿過熱鬧的大街,攀過悄靜的斜徑,在咆哮的風聲下,龍馬終於到了。

門牌上標著“龍崎”二字,龍馬按下門鈴,應門的是一個紥著長長孖辮子的女孩。

龍馬低著頭,櫻乃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龍馬也沒有理會一臉驚愕的櫻乃,一口氣簡單地說明了情況。

本來正準備會合下班的父母,到街上觀賞燈飾的櫻乃,早已穿上優雅的裙子,因此撥個電話就能出門。然而一出門口,櫻乃仍恐怕這不過是自己的幻覺,禁不住要確認一下:「龍馬在家開生日派對嗎?」腳步連同語句停了半拍,幸好在未被逕自向前行的龍馬遺下前重新趕上,「我……可以來嗎?」

「嗯。」簡單的回話,卻足以使櫻乃額頭發熱起來,心臟比鹿車還要跑得快,直到龍馬領她到一部腳踏車前,她的神智才稍稍清醒。

「這腳踏車……」櫻乃總算回過神來,但還未能爽脆地說完一整句的話。

「啊,是桃前輩的。」龍馬一邊說,一邊用目光重掃一次車子,「我載你吧。」

來不及猶疑,龍馬伸手一拉,櫻乃一瞬站到龍馬的車的後座。捨不得鬆開那叫人心跳臉紅的微溫,櫻乃掃一掃長裙,側坐於龍馬的背後。

雖然在這一刻,櫻乃坐的只不過是踏腳車,沒有由老鼠變的馬匹,也沒有蜥蝪化身的隨從,愛幻想的少女還是能夠感覺自己是童話故事中的女主角,藉著仙女的魔法,身穿漂亮的晚禮服,正乘坐南瓜車向著浪漫的舞會出發。

舞會如童話中熱鬧,一踏進門口,櫻乃便看到在嘻戲談笑的菊丸和桃城學長;坐在一旁沉默著的手塚和海堂學長;挑著奇怪東西吃的不二學長;幫倫子媽媽拿食物的大石和河村學長;到處紀錄龍馬家居狀況的乾學長;以及發出不少嘈雜聲音的崛尾三人組。

「喝芬達嗎?」見櫻乃只懂呆著的站著,龍馬盡招呼客人的責任,遞來桌上的其中一罐飲品。

「呀,謝謝……」櫻乃正要為自己的發呆和吞吞吐吐感到不好意思,伸去接過芬達的手卻一個不慎踫上了龍馬的那一隻,一下如電流流過的感覺迅速傳達心坎,叫櫻乃下意識縮了縮,雙頰緊接熱燙起來。

雖然龍馬依然不大說話,不過有了一群學長,生日會的氣氛相當好,除了越前南次郎看見龍馬邀來的,竟是龍崎教練的孫女而賭氣留在房間。

說好了是生日會,自然有送禮物的環節。學長們很懂龍馬的心思,送上各式各樣網球用品,甚麼護腕、球拍、網球袋等等。龍馬一一向學長們道謝,這時櫻乃摸摸自己的背包。

禮物就在背包中,櫻乃抱著自己的那份,緊張地等待輪到自己送它給龍馬的機會,心裏面一直在想龍馬收到後的反應,不知道他喜不喜歡呢?要告訴他因為他的生日是在冬天,所以我選了送保暖的圍巾嗎?又要否告訴他這是我親手編織的?還是騙他是買回來的好呢?他會帶上它嗎?他會不會較喜歡那些實用的網球用品?

正當她思緒混亂的時候,菊丸的聲音響起:「櫻乃送甚麼給小不點呢?」

過度的緊張使櫻乃一時結結巴巴起來:「嗯……我……」

這時候,拿著學長們的禮物,龍馬忽然轉向櫻乃,說:「我很晚才邀她過來,她沒時間準備禮物。」

「啊……我不……」櫻乃想向大家解釋,其實自己早就準備好禮物,本來打算今天在學校送給龍馬,但又鼓不起勇氣,所以才留到了現在。可惜經龍馬這麼一說,學長們識趣地沒有為難櫻乃,把話題轉到別處去了。

剩下櫻乃呆呆的不知如何是好。在那一刻,電話神經質地響起──雖然平安夜的街上人山人海,但櫻乃的媽媽還是擔心女兒的安全,催促女兒必定要在十二點前回到家門;就如仙子叫灰姑娘,不可在舞會停留太久一樣。

當櫻乃把這個消息告訴龍馬,龍馬只是淡淡地說:「那你快點回去吧。」

舞會結束,童話沒有如故事書中所說的那樣結局,王子並沒有不捨得灰姑娘的離開,甚至沒有親自在大門處歡送。失望地踏著歸家的路的櫻乃,唯有抱怨媽媽在那個時候催促她回家,讓童幻連同浪漫的氣氛在那一刻被打破,回程時再沒有南瓜車接載。

裝成瀟灑的離去,然而長長路上的強風,加上天上飄來一片片矇矓的雪花,還是叫獨自步行歸家的她眼眶濕潤。眼前的景象愈來愈模糊,回家的方向卻愈見清晰。城堡已經從視線消失,灰姑娘只能專注步過靜默的荒野……

 

歌:薛凱琪 詞:黃偉文

那天專車駛到大門外 整車裝著愛
緣份到了 被熱戀接載出發向舞會開
誰知十二點剛剛夠鐘 融洽甜蜜難再
被你趕回來 浪漫完被踢開
先知我結局已慘遭篡改

如歸家的一刻 再沒南瓜車
就靠這一雙腿 散步返宿舍
遊玩過童話國 如幻覺遮蓋視野
可有盛載著我 重回現實班車

做過幾分鐘公主 搭著南瓜車
亦有過愛人來接浪漫度午夜
良辰 如沒有權續借
自行 回家不必撒野

那麼衷心相信著神話 應該給代價
還未算化 但遇到變卦 總要學會瀟灑
何必日日等橙色馬車 情感何用神化
被你追求時 日日門外有花 都猜到散席了只得雪花

幸福堡壘頓成荒野
情願我 沉實些 及早上路別來與你拉扯

如歸家的一刻 再沒南瓜車
地鐵不開通宵 仍能靠步行
流淚眼 能習慣 還是有一片視野
足夠認我路向 回頭截順風車

讓這灰色衫小姐 告別南瓜車
下次再有人來接 但願是新娘的花車
無奈半途下車 但求仍走得出曠野

 

「你不冷嗎?」冷酷但熟悉的聲音靠近耳邊,櫻乃轉身,看到王子和南瓜車竟然重現。

「圍上它吧。」櫻乃沒來得及反應,龍馬已把剛才櫻乃離開前故意放在几子上,等待龍馬發現的圍巾圏在櫻乃冰冷的脖子上。

「這是……」櫻乃再度想解釋,但龍馬打斷了她,「借給你用,明天記得還給我。」

不知何時,櫻乃已收起淚眼,轉而綻放燦爛的笑容,點頭說:「一定!」

當龍馬以腳踏車護送櫻乃回去時,櫻乃心想,雖然這次她還是必須下車,不過,她會等待王子下一次再來接她。

說不定王子再接她的時候,駕著的不是虛無飄渺的南瓜車,而是新娘的花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