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凡磊]秋日如何思念你

Work Text:

 

秋分,9月23日。太阳直射点在赤道上,昼夜等分,紧接着它就要向南移动,直到冬至日直射点在南回归线上,23°26′S,冬至日是近日点。

林磊儿看了眼手机屏保提示的节气,脑子不自觉地想了一大串。

根据万有引力公式F=GMm/R²和开普勒第一定律椭圆轨道,近日点时地球绕日运动的切速率最快。

虽然这并不意味着他将会更快见到方一凡。

 

 

9月23日,开学五周,军训了两周,离国庆还有一周。

林磊儿在床上翻了个个儿,点开微信,戳开置顶第二个的头像手指点点又退出,掀开被子三两下爬下了床。今天上午没课,林磊儿早就计划好要去图书馆,出门前还是不甘心地扁了扁嘴,摸出手机发了微信,“表哥,你十一回家吗?”没等回信,转头把手机扔抽屉里,走了。

 

 

骑自行车去图书馆的路上遇到一个下坡,紧接着是一个上坡。平常走了千八百遍也没想到过方一凡,今天像是刚被下了迷情剂似的怎么想都离不开方一凡似的——正在走的这条路,高中物理简化的动力学模型,明明这种题用能量守恒解三分钟就能做出来,表哥偏要用动力学公式,一道题绕来绕去十分钟也没个答案,嘴上答应的好好好这次记住了下一次遇到同一种类型题还是想不起来能量守恒,如果小姨知道肯定气得她把“能量守恒”四个字刻方一凡脑袋上,考试的时候按头给他照镜子。

 

 

方一凡方一凡。似乎今天只要闲下来就会不断想起表哥,林磊儿只能把自己扎进更深的知识的海洋中。逃避可耻,但是有用。

但是林磊儿不敢想他是在谁那听到的这句话。

 

 

等林磊儿吃过午饭再回到寝室,手机刚好弹出几条消息。

 

Wechat•9:40am

表哥

[8]表哥:[Audio]

 

拉开一看——

嗯?磊儿起这么早?

先吃早饭再去上课啊。

不对啊,你今天不是没早课吗,这么早去哪?

十一啊,十一我回。记得来车站接哥啊。

[Photo]

我老想护国寺的炸糕了,还有烤鸭。南京的烤鸭和家里不是一个味儿,吃不惯,等哥回来咱一起去吃啊,拽上英子、陶子他们,不管季杨杨。

[Audio]

 

林磊儿上下划了划屏幕,也没有刷出什么新的消息来,这才找出耳机点开 5" 的语音,听过之后熟练地加入收藏——“Add to Favorites”“Add TAG”“表哥”。

林磊儿回了个”好“字,绿色的气泡孤零零地挂在对话框里,有点赌气的意味在里头,谁让你要一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呢。但是他又忍不住去想,明明已经过了南艺上午的下课时间了,以方一凡手机不离手的性格,居然没有收到秒回。

林磊儿心烦意乱地关了手机,整理了下午上课要用的课本和作业,想起午睡的闹钟,只能不甘心地把手机拿出来丢上床,撞击床板发出一声闷响。

其实没有方一凡闹腾的时候林磊儿无论如何也不会睡过了头。

 

 

下午高数课,洛必达法则。

 

高中写在答题卡上的解题过程不让用没讲过的知识点,但是数学大题偷偷用过无数遍检验导数公式,一些小题也用它快速求解,适用范围和变换方式早已烂熟于心。

方一凡头一次见林磊儿用这个公式的时候还震惊了一下小表弟怎么求导的方式和自己不太一样,偷偷记下来下次数学小测的时候用了一下,结果被李萌拉出去骂了个狗血淋头,回了班级又着重强调了一遍不允许使用非课本的知识点,尤其点名了班里搞数竞的几个人。

傍晚回家时方一凡跟林磊儿讲起这个事儿逗他开心,林磊儿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下午李萌老师会在班级里再次提起这个事。林磊儿当然不会阻止表哥的求知欲,当天晚上就把“洛必达法则”的内容极为系统详尽地给表哥讲了一番,据说是参照大学课本讲的。方一凡手撑着下巴看了林磊儿一个晚上,尽管他什么都没听懂,既没脑子,又没心思。

 

 

同时异地,乔英子上在思政课,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听得我都要当场剃发出家得道皈依了”。林磊儿都能想象到乔英子一边发微信一边翻白眼儿的样子,炸出来好几个人,黄芷陶发了一长串的“哈”来嘲笑乔英子的比喻,紧接着季杨杨也冒了头,发了句没人看得懂的德语“Guten Morgen!”

林磊儿实在没有什么情绪听课,看了眼老师确实没有抢进度的意思,点开了群组看他们聊天——

 

2:20 PM

大嘴英子:这思政课 听得我都要当场剃发出家得道皈依了。

小丸子樱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杨斯基: Guten Morgen,H&Q!

杨斯基:哦不对,按照你们的时间应该是Guten Tag

大嘴英子:哟,我们杨斯基这德语学得都快魔怔了。

杨斯基:我这叫学以致用

大嘴英子:那请我们未来的季大工程师给我们讲讲这都是啥意思呗?

Forest Lin:我猜Guten Morgen是早上好,Guten Tag是下午好的意思。

杨斯基:那你这可猜错了

杨斯基:一半

杨斯基:Guten Tag大概是白天好的意思,差不多上午十点之后就该用这个了

小丸子樱陶:诶,磊儿,你不是高数课吗,怎么没好好听课呢

Forest Lin:实在没心情。

 

话题又绕到林磊儿身上,几个人调侃乖宝宝林磊儿现在也学会不认真听课了,两个女孩儿说着说着又逗起了季杨杨,几个人算是把群里的人八卦了一圈,聊到方一凡的时候发现当事人居然没有参与大型互扒现场,于是更起劲地盘着乔英子询问不在场人士的现状,林磊儿作为“方一凡南京生活”的补充说明选手。

方一凡的出现使得这次八卦活动达到了又一个小高潮,倒是林磊儿在方一凡出现之后在群里销声匿迹了,不过本来他就话少,且还在上着课,几人也就认为是林磊儿收了手机认真听课去了。

 

坐在课室里的林磊儿只是抬头瞄了一眼老师——洛必达法则的例题,然后低头安静地看微信对话框里不断弹出新的消息。

表哥在去南京两个礼拜后换了新的自拍做头像,依旧很帅,就是不怎么爱搭理我。看着群组里一条条弹出“一凡懦夫”的消息,和空荡荡的私聊对话框, 林磊儿想着想着觉得有些委屈,也赌起气来,一定要等到方一凡先给他发消息。

林磊儿等到下课也没有消息,自然,方一凡也没有收到林磊儿每周的“体育运动定时汇报”。

 

 

“嘿!磊儿,今儿你还去跟着训练吗?”是学院篮球队的队长,刚下了课从楼上下来。

林磊儿想了想,眼神瞄向脚边,认真点了点头,“要去的,队里还是七点半训练吗?”

“嗯,今天队里分组对抗训练,你要不要一起来?”

“这样不太好,我只是蹭你们的训练…”

“没事,队里人你不都认识吗,而且我悄悄跟你说,小经理正考虑跟你说进队的事,她可喜欢你了,你考虑下?”

“这个…再说吧,院系际比赛我跟不了队…”

林磊儿确实是不爱运动的,上了大学想着熬过两年体育课就可以彻底和运动say byebye了,结果被方一凡按头报了个运动类社团——天知道隔着一千多公里林磊儿是怎么被方一凡按头的——第一轮被刷下来毫不意外——但“家里好歹有那么点儿运动基因”,这话自然是方一凡说的,所谓运动基因的来源也不言而喻——方一凡就说你去跟着蹭训练,一周至少两次从头跟到尾。于是林磊儿被方一凡一脚“隔空踹”踹到队长面前,变成了篮球队里蹭训练的小菜鸡。

至于为什么是篮球,那颗砸了脑袋又摔了手机的篮球可能对林磊儿来说很重要吧。

 

 

晚饭却没有心思好好吃了,只随便对付了两口便坐在食堂的位置上心不在焉地翻聊天记录,尽管视频消息只剩下一条“Duration:1:29:43”。

半个多月前林磊儿跟方一凡视频时这个家伙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说“你有我的运动基因,肯定没问题”,林磊儿给方一凡表演了一个当场口算生物必修二基因型相同的概率:常染色体1/4、性染色体3/8,46条染色体完全不同的概率是0.99889。

末了理科人严谨的思维让林磊儿顶着方一凡想要说教又尽力克制的视线支支吾吾地补上了条件——不考虑基因突变和联会时的交叉互换。

方一凡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吐出,默念一百遍不要生气,扬起标准假笑夸奖林磊儿的榆木脑袋:“不愧是天才大熊猫,口算得真快!”

林磊儿只当表哥是真心夸奖,不好意思地低头抿嘴,一副小女孩娇羞的样子,“其实0.99889不是我口算的,我刚刚偷偷打开了手机计算器。”

 

 

没有好好吃晚饭就赶去蹭训练的体虚小男孩儿自然是躲不过胃痛的,虽然这一年小姨小姨夫顿顿看着吃养的稍微好了些,可痛起来的时候依旧绞得人脸色发白。球队经理手忙脚乱地翻胃药。

眼镜被摘掉,秋日的夕阳打下来,模模糊糊的人影明明一点都不像方一凡,可是林磊儿就是忍不住去想。

书香雅苑里的小篮球场,夏日的尽头方一凡出去打球还非要拉着林磊儿,季杨杨、乔英子有时也来,还有小区里高考解放的其他学生,唯独表兄弟俩是每日必到的,每晚八点钟是无声而默契的约定。

 

还有刚来北京的时候,不习惯北京的干燥还有吃食,方一凡翘了晚课背林磊儿回的家,童文洁加班方圆出门和乔卫东鬼混,痛得浑身没力气的林磊儿委委屈屈地和方一凡说想吃橄榄,妈妈在家都给吃橄榄的,吃橄榄就好了。方一凡急慌忙地点头说好,哥给你买,等一下,十分钟,不,五分钟,五分钟就好。

可九月份的北京夜晚哪有橄榄啊,方一凡最后去小区超市买了橄榄油回来,弄一小口到碗里让林磊儿生吞下去,嘴上还不消停地跟林磊儿解释说超市找不到,没有橄榄这橄榄油也一样的哈,先凑合一下,哥给你揉揉肚子,暖和了就不疼了,乖啊。

林磊儿就被方一凡搂着睡着了,童文洁回来看到饭桌上沾着油的空碗气得差点没打人:“方一凡!你就给你弟弟喝生油啊?!弟弟病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去医院也行啊,怎么就在家里自己倒腾呢?!”

 

 

林磊儿想吃方一凡买的橄榄。他吃了药从包里翻出手机。

表哥,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吃烤鸭。

你回来的时候我去接你,英子和你一起吗?

我今天早上去图书馆了,才起的早,下次会好好吃饭的。

表哥,朵朵…朵朵也想你了,小姨和小姨夫也是。我也特别想你。

 

 

 

秋日的太阳不似夏日焦灼,也不似冬日温润,干燎燎的却带着一丝幽幽的凉,落在身上照样是暖,没有光线的地方是初冬的温凉,而有光的地方是晚夏。年初的事情也变得遥远起来,在家里听他唱《我的太阳》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表哥站在小小的卧室里,小姨坐在小铁床的下铺,林磊儿放下手中的笔,倚着椅背看表哥的表演,及时送上最真诚的鼓励和感叹。记忆被镀了一层微茫的金色,男孩挺拔的身形,化作思念萦绕着林磊儿的思绪。

 

 

早秋清晨的风,正午暖而冷的阳,傍晚橘红带粉天边的狭带。方一凡,林磊儿在想你,想把风亲吻皮肤的触感,阳披上的温度,天映入眼中的美好,都一一传递给你。

 

 

-FIN-

 

[Audio]转文字的内容:先不说了,哥快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