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融于热恋

Chapter Text

“我们计划在五十楼放火,”那天的Lio说了不下十次这句话,让Gueira和Meis印象深刻到闭上眼睛都能看见那张图纸。“这样做应该就能分散Burning Rescue的注意了,希望他们能把这次行动当成单纯的火灾事故。我知道面对一个敌人的时候很难假装失败,但你们已经练习过很多次了不是吗?”
好在不管是Gueira还是Meis都表现出了应有的积极性,他们的目光跟随Lio戴着手套的手指在Foresight制药公司的内部图纸上移动。“当然,”Meis坚定的说:“我们都完美地调试了各自的盔甲,让它们在外表看不出来的情况下变得更脆弱、更容易被冻结枪击碎了。”
“很好,”Lio的带着一丝颤抖叹道:“我们得让这次的火灾看上去普通且真实,如果被他们怀疑我们别有企图,那我们都会被冻成冰块。而且万一中途出了岔子,我们将失去这次突破收容所的大好机会,那个时候我们只有撤退,另寻他法……”他咬住嘴唇,声音渐渐变低。备用计划也许不是必需的,但是这一次,Lio打算孤注一掷。
这可不是烧几栋大楼这么简单的事,他们要假装被抓住并带着镣铐被送往Foresight财团的Burnish收容所里。这次的行动没有退路,倘若Lio不能挣脱财团的冰冻手铐,那一切就全完了。他们将仅仅只是被抓捕,没有其他的计划和救援方案,并且极可能在专为强大的Burnish准备的可怕实验中被杀死。
一只搭在Lio肩膀上的手把他从沉思中唤醒,他看了看Gueira,后者脸上挂着迟疑的笑容问道:“在担心这次的任务吗,Boss?”
否认似乎毫无意义,Lio只是点了点头便继续回顾他的计划。“没理由会失败的,”他喃喃道,更像是为了说服自己而不是Gueira。“我们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在这座城里四处侦查,还观察学习了Burning Rescue的种种救援程序。他们应该能轻而易举地赶在Freeze Force之前将我们一网打尽,这样我们就有时间在摄像头面前把这场戏上演的更加逼真,计划中的所有流程都已经安排周密。”只不过这番话并没有减轻他们的焦虑。
因为但凡有一个环节出了差池,Lio都会失败,那他们就全完了。下场只会是和其他人一起被关进收容所,或者更糟,为了自保而不得不放弃他们。
Lio察觉站在另一边的Meis在来回踱步,“就像你常说的,Boss。”Meis靠在桌旁放松的说道:“我们去拯救被困的Burnish,如果计划失败了,那我们就换条路子再试一次。”
“况且这种如果的可能性很小,” Gueira开玩笑道:“Boss的安排向来滴水不漏!我有种预感,我们一定能行。”他捏了捏Lio的肩膀,道:“就算出了问题,我们也会让你全身而退,没问题的。”
Lio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他都告诫过Gueira和Meis好多次了,如果任务出了问题一定要优先考虑自己,他们总是听不进去。只是现在翻旧账也没有意义,为了保持计划的进度,他们得在一小时之内赶到Promepolis市中心。他们要先骑车四十分钟,尔后为了不被发现,还得花更多时间走路潜入,所以他们必须即刻动身。
Lio一言不发地将所有计划书卷起来放在掌心点燃了它们,青红色的火焰在数秒内将纸页吞噬殆尽。这是他们一个月来的所有工作和筹备,Lio决不能留下这种东西证明他们是假装被捕的。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们这次没能成功,也不会再需要用到一个已经进行失败的计划书。在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他安排了两位更信任的部下接管他们的村子,只不过除了Gueira、Meis和Lio自己,没人知道关于这次计划一星半点的消息。这一样一来就算他们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也没人能留下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我们得赶紧走了。”Lio十分坚定道。他迅速离开了房间,Gueira和Meis紧随其后。
他俩试图让Lio放松一点,但Lio看得出来他们在这方面同往常相比也没啥长进。两人都异乎寻常地安静,他们沿着熟悉的走廊拐角在废弃建筑工地走着,这个地方已经被他们改造成了一个家。
Lio在走进公共休息室的一瞬间就认出了他要找的人。“Hiroshi,”被他喊到名字的男人立马从五个人的牌局中停了下来并迅速站了起来。“把Ramona找来,我们不在的时候你和她将全权负责这里的情况。首先马上派人去放哨,每小时轮换一次。从现在开始算起,如果我们没有在三天之内回来,就把我们当成再也不会回来了。”
Hiroshi向他敬了个礼之后迅速离开了,其他人则齐声答道:“是的,先生!” Lio点了点头,转身挺直腰板,昂起头,走出了房间。
这些族人都依赖着他,他不能让他们失望。
一到外面,Gueira就叹了口气,把手指掰的咔咔作响。“至少在我们开车横跨荒野的四十分钟里,还有机会理清思绪,”他慢吞吞道:“恐怕再也不会有如此平静的时候了。”
至少Gueira说的没错,Lio选择了沉默,他不相信自己会开口接话。Lio闭上了双眼,把Detroit召唤到身旁,空气中的热流告诉他Meis和Gueira也在跟他做着同样的事。Lio一点点地给Detroit加上细节,他想象着每一个气缸、每一颗螺母和螺栓,在车把上雕刻出与自己的手指完美契合的握柄,当他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机车时瞬间松了口气。诚然,Lio可以选择用火焰飞行,但那只是为了吸引别人注意的法子。更重要的是,有了轮子,他就能尽力地去搞破坏了,这让他有了可以宣泄的渠道。
一只脚脚踏上车准备就绪,Lio用意念发动了它,Gueira和Meis紧随其后。他们三个飞驰在荒原的焦土上,Burnish的村子和旁边的火山迅速离他们远去。虽然这是段无聊的路程,但Lio放空的思绪有助于平息他内心燃烧的火焰。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几个月以来他一直在欺骗Kray Foresight和Freeze Force,并暗中分析他们的动向。该死的,Lio实在是为这次行动做足了准备。
约摸四十分钟之后,Promepolis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地平线上。Lio向右方打了个手势,Meis就离开了他和Gueira,独自向西。他们将分头潜入这座城市,随即在约定的地点会合,开展他们计划已久纵火行动。Lio等了几分钟后示意Gueira跟着照做,Gueira在他旁边停了一会儿,半讽刺地行了个礼,然后疾驰而去,穿过这片迅速由沙漠变成草地的土地。
Lio看着这片富饶的地方苦笑了一下,他想知道是不是由于那场全球性的大火灾,导致他们原来的地方不再适合居住,抑或是Foresight财团故意让它保持荒芜,这样Burnish就无处可去了。

他行驶在通往城市的干道上,眼见着越来越近了,Lio深吸一口气并坐直了身体。他并不喜欢改变Detroit的外表,但机车的形态很难让他保持低调,他得让自己看上去就像个普通市民。于是他改掉了所有的改装和配件,并迫使底特律减速到正常范围。没有人认识他,也没人知道干部组的长相,何况他们在燃烧的时候才会穿上盔甲。现在这种平凡的打扮也是一种保护,至少在Lio穿过Promepolis明亮的街道时,没有人多看他一眼。
他为这些公民感到难过,在Foresight财团的宣传下,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关于Burnish的真相。Lio在想如果这座城市里任何人都能在不被封杀的情况下对Burnish进行指责,那么他的平权行动还会进行地如此艰难吗。
那些有关于市民们的想法的思绪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眼前呈现的是一座无法想象的超凡建筑,但是Lio能一眼认出来,这就是Foresight制药公司大楼。他不由得眯了眯眼,尽管这也只不过是伫立在Promepolis地平线上的又一座摩天大楼而已,但Lio不得不承认,对于能拿下这栋楼他还是感到一丝满足的。现在他只需要等待Meis拉响火灾警报,让Burning Rescue前来为没能及时逃出的人员提供救助,这不过是件简单的事。
Lio灵巧地溜进大楼旁的巷子里,大楼后门和安全出口都在那里。如此一来潜入大楼就变得易如反掌了,人人都将急于逃生,根本不会注意到多进来了一个人。他停下Detroit,再三确认了一下门口的打开的监控摄像头已经被一小簇急速消失的火焰烧毁。
Lio站直了身子,调整了一下手套,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只用再过几分钟……他将会进行激烈的战斗,然后坐上一架直升机飞往Kray最偏远的Burnish收容所,这实在是再单纯不过了。

“Lio?”一道陌生的声音让他身体瞬间僵硬,他惊讶的转过身来,不得不抑制住一些冲动的本能。 “Lio……操,真的是你,我好担心啊!”
Lio甚至没来得及开口问他的名字,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男人突然朝他冲过来。他绷紧身体,试图躲避对方的袭击……出乎意料的是他得到了一个拥抱。Lio完全愣住了,眨眨眼,很快意识到这不是在做梦。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牢牢锁住他的身体,拼命的拥住了他。他张了张嘴但没发出任何声音,Lio会说什么呢?他会不会觉得是这个陌生人搞错了什么,但是他清晰的叫出了Lio的名字,他的名字,整个城里都不可能有人认得Lio的脸,更别说他的名字了。
他不舒服地往后退了退,但眼前这个男人发出一丝近乎呜咽的声音并将他抱的更紧了。与此同时,Lio感觉越来越尴尬了,很大程度上因为男人穿了件非常贴身的黑色衬衫,这让他俩更加紧密无间了,更别说Lio的脸还压在他的胸口上。
为了赶紧结束这尴尬的场面,他伸出手,尽力地拍拍那个人的背,“呃……没事没事?”Lio试图安慰道:“没什么好担心的,我现在很好。”时间已经如此紧迫,天知道现在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最后这个人还是放开了Lio,他笑着打量了一番Lio,眼角还闪烁着宽慰的泪光。但他发现Lio并没有很开心时他的笑容消失了,他开始疑惑起来,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Lio,发生什么了?”他眼里的流露出真诚的关切,并温柔地——非常非常温柔地——抓住Lio的肩膀问道:“不认得我了吗?我是Galo!Galo Thymos?”
这个名字对他而言丝毫不熟悉,Lio看了看他,笑容中带着一丝慌乱,慢慢地摇了摇头。“我很抱歉,我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也许是你认错——?”不等他试图说完,Galo就开始摇头。
“不,你就是Lio!”他坚持道,虽然这的确是事实。Lio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要把这个人放倒才能脱离眼前这种局面。“我们一周前才见的面!等等——你是不记得了吗?”Galo恍然大悟,警觉地眨了眨眼。Lio几乎可以听到他脑子里齿轮嗡嗡的转动声,“听着,我知道我说的东西很疯狂,但我们之前真的有见过面,你是Lio Fotia,Mad Burnish的首领,然后我——”
Lio脸上的困惑立刻消失了,他冲上去将拳头使劲地打在Galo的腹部,当Galo弯下腰时,Lio一把抓住他那公鸡似的搞笑的头发,切断了他痛苦的喘息,Galo想发出抗议的声音,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Lio就把他猛地往前一拉,同时脚下一绊,让他脸朝下地撞在了人行道上。他把Galo翻了个身,踩着靴子踏上他的胸骨,把他往回踢了踢。
“敢再大声一点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还可以把脚踩在什么地方。”Lio低声道:“你想要什么?”
Lio虽然表面上看丝毫不受胁迫,但实际上他心里非常紧张。这个人——Galo Thymos——他认识Lio的脸还知道他的名字,甚至清楚他在Mad Burnish中的地位,他还知道些什么?还有Meis和Gueira,见鬼,要是他先去找他们了怎么办?这样Lio大概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
“我不是要威胁你!”Galo头晕眼花地喘息道。不管怎么说,他确实一直保持着双手投降的姿势,就好像是在告诉Lio他现在手无寸铁一样。不过这一点Lio一眼就能看出来,除非Galo往他的降落伞裤子里塞了一整个军火库的装备。只是他的裤子太宽松了,以致于Lio一点都不惊讶于他的动作。

他完全没有减轻踩在Galo胸口上的力道, “不是威胁?”他问道:“那就开始你的解释,你只有两分钟。”Lio没有直截了当的去问Gueira和Meis的情况,至少现在还不行。如果这是一场恶作剧,他决不能让这个男人或者其他正在监听的人知道他们就在这附近,也不能暴露他对他对这件事的担心,这将变成一个可以被利用的弱点。
“那么,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即便是被Lio钉在路人回头就能看见他们的地上,Galo还是表现出很放松的样子,“我只是——听着,这真是奇怪的一天,我醒来发现手机显示的时间是一周前,然后我被叫去上班,干的都是干过的活。还有——还有我记得你袭击过这栋楼,以防万一我才过来确认一下,因为上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正在——”
“闭嘴!”Lio打断了他。他开始犹豫了,如果那个拥抱是真心的,那这一切应该都不带恶意,但是这仍旧不合理,而且Galo明显知道自己没认错人。他用手指捏了捏鼻梁,不情不愿地地把脚从Galo的胸口上挪开,道:“你在胡说八道,而且我现在没时间讨论这些。”
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Galo睁大了眼睛,紧接着一下子站了起来。当Galo又开始入侵他的私人领域并抓住他的手的时候,Lio恨不得再把他踢倒在地上。“你在说你的纵火袭击吗?”他急切的问道:“不行,你不能这么做,Lio。”
Galo竟然连这次的袭击都清楚!到底怎么知道的?Lio自嘲地笑了,他猛地把手从Galo温柔到不可思议的握力中抽出来。他愁眉不展,但仍反驳道:“你觉得你能怎么阻止我?”只是他忽略了这个普通市民能做到的大概还有很多事情,诸如提醒Freeze Force让他们早点过来之类的。
“阻止你?”Galo眨了眨眼,随即他的目光变得严肃起来。“我做梦都想不到,但你真的不能这么做,因为你只会让自己被捕,而我决不能让你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内。”
这番谈话开始把Lio的神经刺激的更厉害,“听着,我不认为你这样做会有什么好处,但是——”
五十楼突发火灾,除了十层楼外,所有的窗户都被炸裂了,附近的建筑物都在摇晃。Galo发出一声惊呼,Lio根本来不及阻止他,他就突然招呼都不打一声的踉跄着抓住Lio道:“小心!”
他发现自己仰面躺在地上,Galo撑在他上面,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掉下来的碎玻璃。过了一会儿Lio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才发现自己被这个陌生人保护了,随即他一把推开Galo,恼怒道:“见鬼——!”
他伸出手来,一簇优雅的火焰从他指尖流出,上升了几英尺之后散发开来,像伞一样罩在了他们头上。火焰迅速硬化,及时的给他们挡住了玻璃渣,碎片从彩色的保护罩上弹落,像是无害的雨滴。这期间Lio直勾勾地盯着Galo震撼到无以复加的脸,无论他自我牺牲式的保护是否出于真心,Lio都要明确的表示:他不需要被人保护。
当安全出口的门被打开时他俩还坐在地上,Lio迅速撤掉了保护火焰,不过也没人注意到他。在一楼的员工尖叫着冲出大楼,一些人已经在手机上联系当局或拍摄视频。尽管这些人都慌乱的不行,Lio还是很惊讶他们都在避免尽力踩到他和Galo。
无视人潮,Lio站起身子并把Galo也拉了起来。“你的两分钟结束了,我要去别的地方了。”他朝门还开着的安全出口走去,只想把这件怪事远远的抛在身后。
然而他还没走出两步就被Galo抓住了手腕,“等等!”他喊道,绝望的声音让Lio停了下来。
“什么?”Lio怒火中烧,走回Galo身边猛地把手抽了出来。"你他妈的想从我这得到什么?我不认识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可没时间陪你胡思乱想!”
“听我说,Lio,我明白这一切听上去有多荒谬,但是求你,如果——”Galo咬住嘴唇,“如果一切像我记忆中那样发生,你到上面去会被抓住,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求你,留下来吧。”
Lio皱起了眉头,并不为所动,“后果不堪设想?能有多糟糕?”
不出他所料,Galo变得结巴起来,“那个——我那个时候不在现场,不过我知道你成功逃出来了,因为在那之后我又见到了你——”他自我挣扎了一下,道“但是几天之后,你——虽然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那个时候的你完全沉浸在怒火中,把半个城市都夷为了平地。”Galo的眼神看上去十分痛苦,“当时的你在哭泣。所以无论发生了什么,我……我知道一定是很可怕的事情。”
Lio思考了一会儿,但也只有一小会儿,因为他身后的大楼烧了起来。不管Galo说了什么,他的两位部下都还在等着他。
“我得抓住机会。”他直截了当道,与此同时Lio也转身走开了。
“我知道Kray Foresight在打什么算盘!”Galo没有再去拉Lio的手,但是他的话一样地让Lio停住了脚步。“我可以告诉你他想用Burnish来干什么,打算什么时候,在哪里利用——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告诉你!”
Lio慢慢地,迟缓地转过身来,现下只有他们两个人,说不准什么时候这条巷子里又会挤满了从楼上跑下来的员工。“你不要指望我会信你的鬼话。”Lio嘴上这么说着,不过他心里还是很想知道这一切。Kray的全部计划,以及被他一网打尽的Burnish们的下落……现在Galo只是想把这些都告诉他,这听上去简直美好的令人难以置信。
Galo摇摇头,道:“我没有骗你,这都是真的!他亲自给我看了他的计划,还解释了这一切。”Galo眼中的紧张无法掩饰,“我不能让他继续下去,他会毁了地球的。让我来帮你吧,顺便拯救这个世界。Lio,取消这次袭击吧,然后——然后我会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
这么长时间以来,Lio头一回被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Galo为他提供了他这些年来极力获取的一切情报。即便Galo所说的只有一部分是真的,万一Kray真的在计划毁灭世界,那……
他目光坚定道:“很好,一言为定。现在你跟我来。” Lio勾勾手指,当他们走近大楼时,他听到了Galo在他背后蹦蹦跳跳的声音。“我要告诉部下取消这次行动。”值得欣慰的是这个计划还没有发展到不可控的地步,如果Galo在撒谎,Lio只会把他狠揍一顿并踢回城里,然后另外找一栋楼放火。
对于十分担忧Lio人身安全的某人来说,Galo自然是毫无负担的跟着走进了大楼。“你没在骗我吧?”Lio诘问道。“你最好别把我带上去了,然后又继续搞你的计划。Lio,因为我不会再在上面跟你打了,所以这次的袭击不会有用的。”
Lio僵在了大厅里,惊狂的人群在他们旁边疯跑,互相踩踏着去做第一个到达出口的人,不过Lio没有放太多心思在上面。“那是什么意思?”他低声问道,并没有转身对着Galo。
Lio在余光里瞥见他耸了耸肩,道:“什么?哦,没什么重要的,真的。”Galo心不在焉地抓着下巴,道:“我只是突然想到我的Burning Rescue小队会被马上派遣过来。Ignis和Lucia留在底下,Aina驾驶着她的飞行器,而Varys和Remi则会去帮助那些被困住的幸存者……没人会出来跟你打架,毕竟,你看,这是我的工作,而我本人都还站在这儿。”

靠,妈的,见鬼,这人居然是Burning Rescue的,有那么一会儿,Lio真的很想发脾气,他居然连中两次奖。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他真的很想问,为什么一个新人消防员能够私下打听到Kray Foresight的救世主计划。
如果Galo预计的没错,他的队友的确是来灭火的话,那他自己就成了一个完美的人质。虽然Lio向来不会干出囚禁或挟持别人这种事,但是Galo才是那个一直粘着他不放的人。他只需要做个手铐出来把他拷在旁边,他自己就会发挥出人质的价值来。有他们的队友做“人肉盾牌”,Burning Rescue就不敢轻易进攻。
Lio发现他居然在笑。“好极了,”他道:“以防万一,我觉得我们应该在摄像头前稍微表现一下。” 说到这个,他开枪打坏大厅里的几个摄像头。这一层再没有其他人了,Lio深吸一口气,召唤出了他的盔甲。
跟制造Detroit的时候一样,这种感觉好比是从自己身上延续了一部分出来。他的身体就像是一种引导,他在意识里想象着盔甲,一寸一寸的甲片便覆上了皮肤。也许要多花几秒钟才能让盔甲的边缘完美生成,但他忍不住想在Galo面前炫耀一下。他的头被带有鲨鱼牙齿状的头盔盖住,三条突出的火焰从头顶伸出。Lio认为这套设计最棒的部分在于脚底,他就像是踩在尖刺上行走,他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踏出每一步都带来的兴奋和力量。
当他睁开眼,发现Galo透过他的面罩一直盯着他,就好像他能感觉到Lio也在看他。Galo的惊讶变成了笑容,他道:“这和我第一次看到它时一样了不起。”
这种称赞显然是没必要的,而且还在Lio意料之外,但是……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这样的表扬。Lio强忍着像孔雀炫耀自己翎羽一般的冲动,转而瞥了瞥眼。尽管现在谈话的气氛很好,但他还要赶时间。“我们得走了,你把手伸出来。”他隔着面罩说道:“这个可能会有点不舒服,但我不会让你受伤。”
然而Galo只是点点头照做了,Lio根本不需要进一步说明,就好像他完全信任Lio不会让他受伤一样。
说真的,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
Lio毕竟不是心理医生,他压根没深究过这个问题。他只是伸出双手,在满覆盔甲的指尖召唤出跃动的火焰。别烧,别烧,别烧,他轻声喃喃,伴随着火焰冲向Galo的皮肤并环绕住他的手腕。他颤抖了一下,仍旧保持一动不动。Lio并没有忽视Galo左臂上的医疗袖套,他必须是对Lio有着足够的信任,才敢让他对自己做这种事……除了Gueira和Meis,他无法想象会和其他人做这种事,更别说是和一个陌生人了,Galo到底觉得他俩认识有多久了?
不管怎样,Lio之前也用硬质化火焰造过一些东西,诸如他的盔甲、机车、剑……都没有烧起来过。虽然花了点时间,但他的努力没有白费,Galo手腕上出现了一对单色手铐,他好奇的对手上的造物眨了眨眼。“你要在你的救援小队面前假装是我的人质,”Lio挺直了身子解释道:“其他人面前还是得做做样子。”
Galo狠狠的点了点头,道:“悉听尊便,Boss!”突然叫出Lio的名号已经很糟糕了,他居然还想向他行个礼,好在他终于发现自己双手被捆住的事实。Lio一点都不觉得这样很可爱,一点都不。
Lio并没有理会他,径直抓住他的腰将他扛在了肩上,至少肩膀上没有带刺的盔甲。有个人质在手上,他希望能让Gueira和Meis少问几句直接停止行动,毕竟中途改变计划并不是Lio惯常的风格,而且他真的不想去解释在大楼里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里……他也该上去了,还有一百多层楼等着他。Lio正准备上去,一声尖叫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向下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从安全出口窜出来,怀里还抱着个应该是她刚刚返回去拿的包。他轻哼了一声,普通人看到他这身盔甲以及驭火的力量只会被吓跑,但是Galo却朝他微笑着欣然伸出了双手。
真是个可笑的人。

Lio的足底喷射出火焰,他用意念让自己飞起来,并用没抱着Galo的那只手在天花板上炸了个洞。一楼完全烧了起来,Galo发出一声惊呼,他发现Lio帮他挡住了炸开的碎片,便开始叫了起来。随着Lio越飞越快,阵阵欢呼声消散在风中,这飞行速度快到让Lio发誓他俩已经紧紧贴在一起了。
他们冲出屋顶,立刻被火焰和浓烟包围。Lio挡住了火焰,但他还是好奇Galo如何适应高温的。他把还带着手铐的Galo放了下来,看到他涨红的脸还在流汗,不由得感到一丝担忧,他们必须尽快行动了。
“Gueira!Meis!”Lio喊道。他没在附近看到任何Burning Rescue的人,这种高度也没办法听到警笛声,看上去他们的观众并没有出现。
火焰四散开来,Gueira身着他那令人印象深刻的盔甲从火海中走了出来。“Boss!这里还有一群研究员困在了顶上,我们要不——?”他突然愣住了,终于发现了站在那边的Galo。他看起来一点都没有被周围的熊熊烈火和杵在那的两个Mad Burnish高层所影响到,Galo扭了扭被绑着的手腕,朝他挥了挥手。“呃,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Lio打算在安全下来之前先不去讨论这些细节,他直截了当道:“取消袭击,我们把他当人质然后撤退。”
就在此时,Meis戴着盔甲从浓烟中走了出来,恰好他也听到了这些,这对Lio来说就更方便了,因为他从不喜欢重复下令。“什么?”Meis几乎尖叫出来,“我们计划了整整一个月!就因为一个人质?你从来不会——这个人又是谁?”Lio不用看都知道此时Meis的脸色多难看。
“一会儿再解释。”Lio不容置疑道:“Gueira,你之前说这栋楼里还有人,我们得控制一下火焰,让烟小一点,这样救援飞机才能安全着陆。”他已经听到了头顶上的引擎声,只是还看不到它的身影,目前火焰的热度完全掩盖住了热信号。等火势降下来,Lio要确保他的"人质"从他们被屋顶上炸下来之前就一直站在中间。
然而回应他的是几秒钟紧张的沉默,随即Gueira一声大吼,Meis也长叹了口气,道:“如果不是以我对你的了解,相信之后会有合理的解释……”他没有把这无意义的对话说完便示意Gueira跟上他去完成Lio的指令。
火势几乎立刻开始减弱,Galo不动声色的哼哼道:“所以哪位是二把手?”他几乎是在主动搭话,“这些尖刺有什么作用吗?”
Lio开始有些难以置信了,他想知道Galo是被迫表现得云淡风轻还是他真的觉得这都不算事儿。“我说了一会儿再解释。”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说道。随着火势的减弱,烟雾也散的差不多了,虽然实际上是由于Gueira和Meis把烟都赶到大楼后面去了。他现在能在空中看到红色飞行器的身影了,相信里面的飞行员也能很快发现他们。“你演技怎么样?”
Galo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有人在跟他讲话,他抬头对着Lio笑了一下道:“我记得你说过把问题留到之后再解释。”
谢天谢地Lio还戴着头盔,这样Galo就看不到他拼命忍笑的表情了,他是真的深刻体会到了Galo的粗神经。
“说得也是,我们直接开始吧。”他对另外两位Burnish说道。如果这个人能够兑现他的承诺……那么Lio的选择就算不上是一种错误。

他伸出一只手抓住Galo后背的衬衫,小心翼翼地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像抓着小猫后颈一样带着Galo有目的地前进。救援飞机降落在了楼顶上,现在没有火和烟了,人们正在往里爬。他能感觉到Gueira和Meis就在后面,将身形隐藏在火焰中为他护航。然而Lio却完全暴露在外,揪着他那胡乱挣扎的人质凌驾于众人的视线之上。
当救援飞机的的驾驶员突然毫无防备的从飞行器里跳出来的时候,Lio就知道他已经被人发现了。这是一个Lio完全不认识的人,她有着泡泡糖一般粉色的头发,却愤怒地用一把无害的冷冻抢指着他的胸口。“Galo!”她喊道:“你怎么——?放开他!”
为了让对方明白他的意图,Lio把手抓的更紧了,虽然他的手指离Galo还有段距离,但某位人质强硬着挣扎的表现很具备迷惑性。Galo怒视着他,尽管Lio才认识这个人十分钟,但他觉得这种在痛苦面前顽强反抗态度,完全符合他的性格。
Galo搞出的动静让另一位飞行员脸色大变,她的表情充满了惊惧和愤怒。至此,Lio为了加快进度不得不让事情变得简单一点。
他状似满不在乎地把Galo扔在一旁,虽然Galo落地的声音是实实在在的。当Gueira从火焰中走出来默默地把Galo毫不温柔地扶起来时,Lio感到一阵隐隐的愧疚,至少这一幕他没有作假。Lio在这最后几秒改变了对干部组的策略,他决定回去之后好好教训他们几个小时。
“回你的飞机上去。”Lio用他那不容置疑的声音说道,每当他用这种语气开始说话,屋子里都会瞬间安静下来。Lio把手伸进身后的火焰中,召集了一簇火焰并硬化成一柄锋利的剑。他轻松地挽了个剑花并将其对准了Galo,这期间Lio一直留意着底下的那个女人。“做完你自己的事,不要妨碍我们,虽然我知道他对你们救援小队来说很重要。”没有威胁,语气甚至称得上是温和,但Lio清楚这个消息会让他们成为其他人眼中巨大的威胁,或许还会传出更多无稽之谈来,他已经尽力不去刺激那些反Burnish民众了。
“Aina!”Galo喊道,这让Lio意识到那可能是她的名字。“你走吧!我没事的。”他脸上那洋洋得意的笑容就好像被铐住的是Lio他们三人而不是他自己一样。“你还得把这些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
她终于痛苦的缓缓放下了抢。“Galo……不,我不要就这样——”Aina突然愣住,碰了碰她的耳机。Lio觉得那是队长在给她下达命令了,毕竟周围的摄像头他早就注意到了。“队长,不!我不能!Galo的——”
Lio已经厌倦了这场戏,他转身对干部们点点头就离开了楼顶。他走的时候听到身后的Aina还在大喊着留下,不过她没开枪。Lio抓住Galo被绑住的手腕再次将他扛在了肩上,好在他驾驶Detroit已经十分熟练,不然要带着Galo安然跑路恐怕有点困难。
不过说到底Detroit就是他本人的意志延伸出来的产物,如果Lio不能在任何情况都完美驾驭它,那只能说明是他意志力不够坚强,而不是开车技术不行。
他召出Detroit,然后优雅得像坐上王座一样骑了上去,随即发动了引擎。当下情况不甚理想,在Freeze Force赶来之前他们只剩几分钟时间了,但如果他们停下来再威胁一下Burning Rescue,没准他们就会对Lio的去向守口如瓶了。
Lio直接从屋顶冲了出来在前面带路,整个过程中Galo都表现得十分安静,直到他们撞在路上发出刺耳的声音,Galo才发出一声压抑的叫喊。这时Lio才发觉他自己一直在欢呼,于是不由自主地笑了。

Lio在城市干道上飙车,灵活地避开其他车辆和行人。他知道Gueira和Meis在城里骑车并不会这么小心,但他们还是遵守着他的准则。被他的飞车擦身而过的行人尖叫了起来,听上去就像是回声,他只来得及听到个开头便已驶出老远。
他从前都开的很快,一旦出了城市地界,便愈发地放飞自我。其实他只想赶紧远离城市里的探查范围,这样他就可以停下来将Galo稍作调整,顺便找到路回去。而且,一路狂飙也能使Gueira和Meis心情好点,等回头来不至于想掐死Galo。
进入荒原几分钟后,城市已经变成了地平线上的一个斑点,Lio停在一块凸起的岩石旁下了车。Detroit放在身边,随时准备再启程,他把看上去晕头转向的Galo放了下来,并解开了手铐。
“抱歉。”Lio对他说,此时覆在他身上的盔甲渐渐消解成一缕缕彩色的火焰环绕在身边。“你在你同事面前的表现得不错,现在没人追上来,你可以安全地坐在我的车后座了。”
“搞什么啊Boos?” Gueira率先追了上来,还没停稳就跳下了车,身上的盔甲也没完全消散,他满脸不解的走到Lio旁边,尔后的Meis则不像他那样夸张地刹了车。“整个计划全白费,现在居然还要把他当成你毕业晚会的舞伴一样老老实实地带在身后?你不打算跟我们解释一下吗?毕竟在我看来他像是跟人质完全沾不上边。”
表面上也确似如此,因为Galo此刻笑得像个进了糖果屋的孩子一般而不是被绑架的倒霉蛋。Lio朝他俩叹了口气,伸出手来试图安抚道:“我能理解你们现在沮丧的心情,我也不喜欢意料之外的发展。”说着他瞥了一眼Galo,后者一脸茫然的望着他,好像不知道他们是在讨论自己。“话虽这么说,但是Galo给我提供了关于Kray Foresight计划的宝贵情报,如果事态真的像他说的那么严重了,我们不听他把话说完的话无异于自杀。”
Gueira和Meis对视了一眼,在他俩之间,Lio辨不出谁更恼火一点了。但经过一分钟口齿不清的嘟囔和(Lio几乎确定是对着彼此的)翻白眼之后,Meis叹道:“嗯……我对于一起进收容所也没太大兴趣。”他撅了噘嘴,“但你是我们的Boss,我们会追随你去任何地方。”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们不会在Boss面前发出抱怨。
Lio笑道:“我知道,谢谢你们。”
跨上机车前,Gueira戳了戳Galo的胸口,然而后者比他整整高出四英尺的事实多少打消了点他恐吓人的气势。“你最好别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他语气不善道。
Galo笑了下,既没有生气也没有被Gueira刺激到。他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说道:“是这样的,整个地球已经危在旦夕了,还有……”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次我保证绝不会再让Lio死去。”
Meis一条腿都跨上了车,突然被他的话吓得没法控制脚下,他猛地回头,不在乎被头发打到了脸,焦躁地挽在了一边,瞬间拉近了距离问道:“你刚说了什么?”
Gueira看上去像是要立马给他一拳头(或者更像是要喷出一束火焰),Lio见势不妙赶紧站在Galo和他的两位干部中间,道:“冷静点!”他尝试去安抚,可说出来的话就像窝着火一样。“我很好,我显然没有死,Galo也许是搞错了。”
“我没搞错!”Galo突然反驳道,把Lio打了个措手不及,他转过身去瞪了他一眼。通常情况下任何人见了Lio这番表情都不敢再出声,但Galo只是回瞪了过去便继续道:“在那栋楼爆炸的之前我就想告诉你了,我开始觉得我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忽略这句话有多荒谬,Galo手舞足蹈地大声道:“我记得你袭击了那栋楼,我记得是我让你被捕了然后在你逃跑之后却又碰到了你!只是这些都发生在一周前,还发生了一些很糟糕的事,但是——但是我俩最后是在一起对抗Kray,我和你一起。”他伸手指着Lio。自己居然是跟一个陌生人而不是Meis 或Gueira共同对抗Burnish最大的敌人,这个消息令Lio感到一阵纠结,这期间一定是出了什么严重的问题。“这是我最后的记忆,我当时想救你,可你……”Galo平静下来道:“你化为了灰烬,Lio。Kray把我杀了,然后我醒来发现躺在床上,一切都还没发生。”
Lio此刻无言以对,把Galo的回忆当成是一场梦境很容易,可这无法解释他是怎么知道Lio以及怎么找到他的,也解释不了为什么一些从未出过城的笨蛋会知道Burnish死后会变成灰烬。
他死过一次,Kray杀了他们,把他们两个人都杀了。Lio回头看了看干部们——Gueira面色苍白,Meis的表情拒人千里之外。
“我们得马上回去。”Lio平静道。
那个时候,无人再有抱怨。